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香蜜沉沉烬如霜

正文第三章

[更新时间] 2011-05-25 09:59:52 [字数] 2241

“你这小妖,谁与你说我是乌鸦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目瞪口呆看了他半晌,讷讷道:“难不成,难不成是只喜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鸟儿脸色铁青扫了我一眼,便不再搭理我。我私以为这便是默认了。心里盘算,我将他当乌鸦,他将我当妖怪,倒也十分和谐地平衡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长臂舒展,照空一拂站起身来,身上已是多了一件赤金色的锦袍,耀眼夺目堪比初升旭日,我端详一番,觉得他除了眉毛比我浓些,眼尾比我上挑些,鼻子比我挺拔些,身量比我高些,还有就是身上多了个不明之物,倒真真没看出个所谓的“男女之别”别在何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有泉水?”锐目一扫,最后居高临下停在我的脸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道友且随我来。”纵然这鸟儿脾气不是很好,但是我们做果子的自然不能和一只鸟一般见识,从善如流乃是正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庭中有一方清泉,终年氤氲缭绕,老胡常赞:“桃桃这里倒实是堪比天宫仙境。”虽然我以为老胡未必上过天宫,却对自己这泉池亦是十分满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喜鹊见了清泉,脸色方才好些,伸手一招,手上便多了个白玉耳杯,舀了半杯泉水,品茶一般望闻问切一番方才入口,良久道:“这泉水尚且甘冽,勉强入得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仔细听他说些什么,只是看他这样随手一变便可变出这样精美的杯子十分羡艳。我虽懂变换之术,却终需凭借个草啊叶啊什么的,凭空是变不出来的。老胡也不行,长芳主倒是可以的。足见这喜鹊不但是个仙,还是个品阶颇高的仙。委实可叹我当时动作不够迅速,不然趁其昏迷之际取了他的内丹精元,说不定此时我已位列仙班了,如今,偷鸡不成反蚀把米,还得委屈自己伺候于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嗟三叹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忽觉头上有异,抬眼一看却是那喜鹊捏了我的发髻把玩,话说起来,我的发髻就如此好玩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恋物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小妖,叹的什么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喜鹊看来记性比老胡还要不如许多,张口闭口唤我小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兀自坐在泉边,除了鞋袜,将脚泡入泉水之中,沁凉舒爽十分惬意,踢水踢得正是欢畅,却见那喜鹊黑了半边脸,“这泉水是做甚用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十分纳罕,“泉水自然是洗足沐浴浣衣用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那喜鹊脸色又由黑转红,捂着嘴便开始干呕,半晌后怒气冲天冲我道:“蛮荒小妖,龌龊不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解,方才说“甘冽”的是他,如今说“龌龊”的亦是他,喜鹊真是喜怒无常啊。着实令人不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喜鹊以手抚额,捏了捏额角,道:“罢了。”继而环视了一下四周,问:“此处可是花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至此,我大体概括得,喜鹊是一种脾气古怪、记性差、恋物、喜怒无常且反应迟钝的鸟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瞥了我一眼,伸手招来一朵七彩祥云,眼看便要踏云而去,我方才反应过来他这便是要离开花界了,抓了他的袖口甚是委屈,“道友还未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似笑非笑抱了手问我:“哦?不知恩公想要我如何报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绞着手指想了想,“你若带我出得这结界去天宫,这恩情便当是勾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音刚落,我便又被他现了原形,正待愤慨,那喜鹊却将我放在掌心掂了掂,道:“如此带着倒也不碍事。”便将我于袖袋中一搁腾云飞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他飞了多远路,我只知自己在他的袖袋中从左滚到右,又从右滚到左,从上滚到下,又从下滚到上,滚得晕头转向好不难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停下,便听得一个惊喜的声音道:“二殿下回来了!二殿下回来了!快快通报天帝陛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紧接着一阵五味杂陈的花粉香扑来,几个声音齐齐道:“凤君这是去哪里了?可真真急煞奴家们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去外界转了一两日,叫美人们受惊了。”喜鹊的声音我是识得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绵软嗔怪的声音接道:“凤君真坏,可吓坏奴家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恭贺二殿下涅磐重生。老仙等护法不利,请殿下责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涅磐?我虽被禁在水镜之中见识不多,但典籍还是读得颇多,故倒还晓得只有凤凰才有“浴火涅磐”这一说,不免有些震撼,如此说来那鸟儿竟是只凤凰神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羽毛乌黑的不一定是只乌鸦,它还有可能是只烧焦的凤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阵静默,花粉之味渐渐散去,方听得那凤凰幽幽应道:“此事原怨不得燎原君诸仙,只有百年做贼的,没听得百年防贼的。凡人这句话我以为甚是有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殿下是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未听出个所以然来,我一个打滑骨碌碌从那袖袋之中掉了出来,化作人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疼得眼泪汪汪抬起头来,却见一个花白胡子的老神仙看着我一愣一愣,好半天道:“这、这是哪里来的小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凤凰鸟儿却不甚在意瞟了我一眼,“不过是个要报恩的小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神仙捋了捋下巴上的长须,“殿下仁善,己方遇难,仍不忘兼济天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愤愤地剜了那鸟儿一眼,怎的不说清主谓宾定状补,叫这老儿倒误以为是我要报恩于他。正要开口辩解,门口飞来一个仙官,拖了长音一板一眼宣道:“天帝陛下宣火神速速觐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旭凤领旨。”焦凤凰虚虚俯身抱了抱拳,转身与那老神仙道:“燎原君且随我同去吧。”又与那仙官道:“惠行者且前面带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行人三下两下走得空空散散,只余我一个坐在这偌大的厅中央,与那厅首匾额“栖梧”二字相看两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拍拍衣裳站起身来,出了门外左右瞧瞧,难不成这便是天宫?左右看着也没甚稀奇,只是多了层层缭绕不散的雾气而已,将那地面遮掩得若隐若现,反倒叫人看不清路,深一脚浅一脚,走得好生艰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彼时,我尚不知但凡神仙出门从来都是用飞的,走路乃是委实落魄之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说这凤凰的园子实在大得很,只是花草却单调乏味,数来数去,统共三种花:凤仙花、凤凰花、玉凤花。乏善可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绕了一圈,在火红如荼的凤凰花落英之中看见一团隆起之物一起一伏,远看并不真切,于是近前去将那层层花瓣剥离,却见得一只毛皮火红的小兽,蜷作一团呼呼睡在其中。露了半只尖尖的小耳朵和一只毛茸茸的爪子在外。甚是有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伸手捏了捏那爪子,中间有个软绵绵的小肉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我又捏了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