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谋士在上

正文第十三章 嘴?怎么用

[更新时间] 2019-02-12 10:24:13 [字数] 2643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承宣的拳头在雪间横扫,拳风震开了落在嫦婷额头的雪,不过却并未真砸下去,不然嫦婷这丫头的脑袋瓜子必然会被杂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错,最终还是曲承宣技高一筹,嫦婷输得心服口服,她本不喜欢曲承宣这人,觉得高高在上的荣国皇族都不是好东西,可通过这次交手,她却对他有了改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人回到厅中,二话不说痛饮杯中酒,嫦婷爽朗的笑了笑,屏退众人,这才对曲承宣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宣王殿下果然名不虚传,战场上下来的男儿,嫦婷佩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敢当,若姑娘是男儿身,气力上不输,本王也难取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输了就是输了,虽仍是不服,但嫦婷看得出来,殿下已经让了我不下五招,佩服!这次嫦婷心服口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二人放声朗笑,畅快非常,苏正青这第一步棋,算是落实了,对症下药,缓和了二人的关系,为以后共事打下了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正青无聊似得摇了摇空酒壶,打断了这二人的笑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倒是打舒坦了,把我扔在这,怎么好好的歌舞成了打架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不是苏正青出声,两人怕是就忘了他了,曲承宣向来不愿意在他们这些读书人面前打打杀杀,一时有些难为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今日这般真实的宣王,苏正青是真的喜欢的紧,让他想起了皇后还在时,那个看着嚣张跋扈,实则重情重义,真诚待人的傻小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畅游在过往的回忆中,苏正青却突然觉得胸口一阵剧痛,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随后脸色越来越苍白,随后渐渐发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旁的嫦婷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他的异样,几步走上前来,还不等问什么,苏正青就“哇”的吐出了一口黑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先生!”曲承宣大惊“毒?先生怎么会中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话一出,嫦婷的冷汗瞬间密布全身,苏正青为什么会中毒?为什么?自然是她清风寨的人搞的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已是夜半,扁恶早就睡了,可被曲承宣从被窝里拖出来后却不敢有半点怨言,倒不是他有多怕曲承宣,而是他怕苏正青有个三长两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扁恶救人,不愿旁人在场,曲承宣和嫦婷自然只得等候在外,二人都怀着同样的心事,却不敢明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都知道苏正青身中秋庭剧毒,却不确定此刻发作的毒到底是不是秋庭,因为他们对秋庭的了解,都仅仅是一个名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承宣虽然见过被秋庭毒死的皇后,可他到的时候,皇后已经没了气,身边并无其他人,所以中毒后有多痛苦,他无从知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乎整整一夜,扁恶都没有出来,直到天际泛起亮光,屋中传出了苏正青凄厉的一声嘶吼,那声音令闻者胆寒,二人再顾不得其他,推门而入,然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后就见苏正青赤luo着上身,在榻上痛苦的挣扎着,身上的经络清晰可见,就好像要冲破皮肤爆开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一声,苏正青就禁闭上了嘴,不再出声,嫦婷忍不住向前走了几步,却被曲承宣拦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承宣没说什么,转身走出了屋子,嫦婷紧握着双拳,随后跟了出去,曲承宣知道,她也知道,苏正青是骄傲的,那么狼狈的样子,他定不愿旁人看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那之后,屋中便偶尔会传出苏正青的嘶吼,不过却很短暂,显然是熬不住才痛呼出声的,有那么一刻,曲承宣觉得自己的母后是幸运的,最起码她的痛苦……是短暂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到太阳落山,屋中才彻底安静,扁恶和少女一出来,屋外的二人瞬间迎了上去,就连林安也露出了焦急之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扁恶的脸色很是难看,疲惫至极,他喘了会气,这才缓缓开口“是秋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会突然发作!”嫦婷顾不得其他,此刻的她只想知道苏正青到底怎么了,而她这样的反应,却让一旁的曲承宣记在了心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扁恶沉默了片刻,问:“他之前吃过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嫦婷早已命人把苏正青当晚吃过饭菜以及喝过的酒备下,扁恶一一闻过,眉头紧锁,随后还用银针试了一遍,皆无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怎么可能。”扁恶变了脸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承宣沉声问“秋庭之毒,不会自己发作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出‘秋庭’二字的时候,他刻意看了嫦婷一眼,只一眼,他就明确,嫦婷也知晓这秋庭剧毒,这唯有邹邺皇城才有的……秋庭剧毒!而且这般的关心,实在是反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立刻便将嫦婷和苏正青联系了起来,只是现在苏正青性命堪忧,他并未细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扁恶薅着胡子,沉声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秋庭剧毒下,本应无人生还,苏先生既然能活下来,就说明秋庭已经被压制,绝不可能自己发作,除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除非什么?”嫦婷急声问,她分明是在害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除非有其他毒做引,宣王殿下,老夫记得你说苏先生曾中过鹤顶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承宣点点头“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就对了,之前老夫就觉得奇怪,苏先生脉象平稳,分明不像是中了风寒,可是却高热不退,又恢复的那般迅速,现在想来,应当是那鹤顶红太烈,牵动了秋庭,只不过两者药性并非极冲,所以才只是高热不退,正是因为毒性散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嫦婷低头看着让苏正青徘徊在痛苦中的一桌饭菜“什么样的毒,可以引发秋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穿肠草!”随后,扁恶还强调了一句“只有这一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扁恶带着少女匆匆去煎药了,正厅之中只剩下曲承宣和嫦婷二人,曲承宣的心中十分纠结,不其实并不想怀疑嫦婷和苏正青之间的关系,他甚至想过不要无谓的猜测,直接问出来,可那无疑是愚蠢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终,曲承宣只是冷冷的看向嫦婷,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王要一个解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罢,他便离开了,没有片刻停留,他来到苏正青屋里,那撕心裂肺的嘶吼他依稀还能听到,看着苏正青昏睡中还痛苦的神情,曲承宣越发的不安,也不知道是因为反复不定的信任,还是担心眼前的人撒手人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罢了。”曲承宣坐下来,一边帮苏正青擦着身子,一边苦笑着自言自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王既已认了你,再反复便成了小人,苏先生,你可不能负本王,不然,本王就算是舍弃了那皇位,也会让你生不如死,付出代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承宣这话,一字不落的落入了门口少女耳中,那少女原是没什么表情的,可近日这表情竟丰富了许多,有了一点人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又站了会,才走进去,淡淡的跟曲承宣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你也会照顾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曲承宣有些入神,少女出声才注意到她,伸手接过了她手里的药碗,可苏正青好像是昏睡中也剧痛难耐,牙关紧咬不松,根本喂不进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可如何是好!”曲承宣有些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有个法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闻此言,曲承宣看向少女,可谁料少女竟轻轻吐出两个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用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嘴?”曲承宣一时没反应过来“怎么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少女接过了药碗,仰头灌入自己嘴中,然后在曲承宣惊讶的目光中,附身靠近了苏正青的唇,苏正青一开始似乎还在抵触这陌生的触感,不过很快就接受了,温顺的就像孩子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这一幕,曲承宣想起了自己的母后,他记得的事情不多,唯独深刻的就是自己儿时病重过几次,吃不进去汤药,恍惚见就见母后如鸟儿喂食幼鸟一样喂他喝药,正如此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从未认真看过少女,此时一看,才发现这少女竟有几分像他的母后,只不过过去太久,画师画的小象也失了神作,他也细想不起母后的样子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药其实也没什么用,他说了,只能自己熬,你多看着他一些便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着,少女便要离开,曲承宣突然叫住了她,竟是询问她的名字,少女的脸上再次浮现了茫然,只是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叫我阿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