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迷津渡

正文第三章 离怨匕

[更新时间] 2018-11-06 20:19:16 [字数] 6304

“所以,你就把她带到这里来?”夏睿轩扶额摇头,她上次带宠物来本以为是给过她教训,谁料这次她胆子大到敢在深夜公然带回来一个亡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来今天叶青璇休假,就和室友去市中心玩,玩的太尽兴一时忘了时间,直到11点才想起要回宿舍,急匆匆的她们搭上末班地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之前听说这末班车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最后一班,我们下去以后还会有一趟空的列车专门接送阿飘”看来室友是不想直接说那个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末班地铁里本就没几个人,有又来自地下凉飕飕的冷风,叶青璇生怕自己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说了,怪瘆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青璇别过头,室友也觉得不该讲这个但并没有新的话题,也没有再说话。时值午夜,困意袭来,离目的地至少还有十几个站,叶青璇就靠着座位沉沉睡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醒来的时候地铁还在行驶中,可是室友已经不了踪影,偌大的车厢里就只剩她自己和对面那个一直低着头的女孩。不对!这车没有声音!她开始犹豫是否要问对面的女孩,因为那女孩飘荡的白裙下没有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不容易出来休假,还碰到鬼,叶青璇动也不敢动,那女孩突然起身,应该算是飘起来,来到她面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鬼姐姐,我不是坏人,没做过坏事。你别害我,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叶青璇蒙上眼,念念有词,这时她希望真的有佛祖来保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求求你,带我出去”声音满是悲戚和急切,随后她听到一声空灵的叹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青璇从手指的缝隙中看到女孩的脸,除了病态的苍白,眼圈的乌青其他和常人无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出去?去哪?”叶青璇觉得莫名其妙,她自己都被困在这个诡异的空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要去救他”女鬼仍在可怜乞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我现在也困在这里怎么带你出去?”哈?这鬼还有神经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要你同意,就能带我出去”女鬼继续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呐,我同意以后你可不许害我,我可是认识会抓鬼的人”叶青璇突然想起了夏睿轩,那个冷冰冰却很特别的老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虽为鬼魂但我也懂得知恩图报,更何况如今我连实体都没有又怎么会害你?”女鬼说的真诚,叶青璇也不好再拒绝,她也想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我带你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璇!青璇!再睡就错过站啦!”室友迷迷糊糊听到一个熟悉的站名,摇醒还在熟睡的叶青璇,在站门关闭之前跑下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好我听见报站名,不然我俩真得露宿街头”白天带的钱已经花的差不多,要是错过站台,她俩估计就要在车站过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终于到了,我刚才做了个梦,我梦见……”叶青璇揉着眼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梦?”室友看到叶青璇看着自己身后把说了一半的话咽回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叶青璇的眼里,室友的身后正是方才梦中的女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额,梦见,梦见我被扣工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室友疑惑的看了一眼身后,什么都没有,只是觉得背后有点发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这个鬼跟着自己出来,就这么回寝室,总觉得怪怪的,不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璇,你们那老板真不是人,这么晚让你去点货,你小心点,我要是你早就辞职不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嗯,怪不得我刚才做梦梦到扣工资,我没事的,我晚些回来,你先回去”周末寝室不会锁门,先把这个麻烦解决她才能睡得安稳,谁愿意在睡觉的时候旁边还飘着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求求你,我要去救他”女鬼怯懦的哀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在和我谈条件?你知道来我这里的结果”夏睿轩完全不为所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给我三天,给我三天就好,三天后我任凭大人处置,只要大人能让我在他面前现形,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女鬼流下眼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代价?你是病死的,灵力弱,我能得到什么?”夏睿轩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这让叶青璇很是反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本就会到我这里,如果不是你自己放不下,逃出鬼界,你也不会困在那个介于人界和鬼界的空间”夏睿轩走到女鬼面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补天石。”女鬼说出三个字,“在我的墓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这三个字,夏睿轩愣了一下,若有所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来你还打听得很清楚,进去吧”夏睿轩把储物间的门打开,示意女鬼进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青璇探头探脑看着储物间紧闭的大门,这俩进去两个小时一点动静都没有,该不会那座“冰山”看上女鬼要上演一出跨越阴阳的绝世之恋?补天石?我还《轩辕剑》呢!叶青璇在脑袋里YY各种可能,还不时自言自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过了半个小时,门打开,白衣女鬼已经能幻化出双脚,面色也红润了不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鬼向她道谢,又向老板鞠躬,然后离开店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小姐,你若再找这种麻烦回来,恐怕我这小店是再不能容你”他把一份合同往柜台上一扔,让叶青璇收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叶青璇尴尬的笑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时间太晚,你就先在店里住一晚”夏睿轩拿了一把钥匙给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叶青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老板还会关心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走夜路万一再碰到几个鬼魂野鬼带回来,我可承担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知道这个老板不是什么好人。夏睿轩望着叶青璇的方向,眉头一皱,或许他真的不应该再为那个不可能的梦执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志远,你看我穿这件好看吗?”面前美丽的女孩穿着婚纱对着镜子转了一圈。女孩的五官精致,气质端庄,是个准新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天后就是聂志远大婚的好日子,看着面前美丽的未婚妻,他觉得很幸福,可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感觉心空落落的,像是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似乎从上次生病后,就忘了很多,身体状况也不乐观,最重要的是,他也不明白如今的他爱情事业两者兼备的他为什么内心没有快乐。陪着女孩试了一上午的婚纱,聂志远有些疲惫,下午公司开会,他把一张信用卡和一把车钥匙留给她,就独自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在路上,眩晕来的突然,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的病床上,旁边坐着一个陌生的女子,温柔的眉眼中满是焦急。“你……”好熟悉的感觉,头再次疼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志……聂先生,你醒啦?”女子声音婉转动听,如一股暖流流进他的心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这位小姐带你来医院的”隔壁床的大婶好心提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多亏了你,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会发生什么事,请你留一个号码给我,等我回公司就把钱汇给你”聂志远发现自己没有把支票带在身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要钱!”女子忽然反常的大叫,突然意识到自己失态,连连说了三声抱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我从来都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如果不要报酬我心里也会过意不去”聂志远为难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非要感谢我,今晚请我吃顿饭可以吗?”她看起来很犹豫但最终还是说出了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可以,小姐你住哪里?今晚我让公司的车来接你”他其实有些意外,很多人都会借着帮助的名义来勒索报酬,而面前的这个女人只是让他请一顿饭,这对于身为益思集团董事长的他来讲简直是一件微不足道小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了,我到你公司找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这样也好,我的公司在金杏大道35号”这姑娘好生奇怪,好好的轿车不坐,要自己到公司楼下等他,聂志远如是想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今晚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晚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晚是夏睿轩第一次带着叶青璇出门,叶青璇很意外,还在揣测到底是去哪里的时候,“静宁公墓”四个字出现在她眼前。大晚上的来这种地方?这老板可真是不走寻常路!不过之前好多诡异的事她都经历过,倒也不觉得有多害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来迟一步”夏睿轩走到一座墓前停下,用手悬在墓的上方感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青璇隐约记得之前女鬼提到的补天石,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凉意,还没来的及回头,夏睿轩一把扯过叶青璇,抱在怀里,黑暗中叶青璇听到了衣服撕碎的声音,还看到一双血红的眼睛和月光下闪闪发光的獠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噬魂兽?我说最近为什么多了那么多尸体却不见灵魂来报到,原来是被你这家伙吃了。”夏睿轩把叶青璇放到安全的地方,用手祭出一个结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世有古法,妙法还清,阴阳维系,轮回刻印,破!”一道金光打在噬魂兽身上,那东西疼的嗷嗷乱叫,又突然大笑,“主人会替我报仇,哈哈哈”一声巨响后噬魂兽四分无解化为齑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哇,老板你好厉害!”叶青璇第一次看到老板施法,简直超牛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璇,差不多该回去了,我们……”老板倒在地上,叶青璇上前,发现从夏睿轩的手臂处有道见骨的伤痕一直贯穿于胸腔,冒出黑色的血,她急得掉眼泪,都是因为自己才连累了夏睿轩,手忙脚乱中,不知哪里来的劲,把夏睿轩背到自己背上,艰难的朝回迷津的方向走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晚的聊天还真是愉快”聂志远发现这个女孩很和自己谈的来,不仅知识渊博而且连想法都和自己不谋而合。女孩微微一笑,那笑容看起来都恰到好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时间不早了,我的未婚妻还在家里等我,小姐,我们下次有机会再见”聂志远抬手看了手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天可以吗?过几天我就要离开这里,再也不会回来”不知怎的,这样的请求勾起聂志远心里最柔软的一面,这个女人的举止言谈都给他特别亲切的感觉。他郑重的点点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冒昧问一句,小姐你贵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姓杜,杜鹃花的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岚,快点!”柜台前的小岚看到叶青璇背着浑身是血的老板跌跌撞撞的进了迷津。小岚和叶青璇一起把夏睿轩扶到房间躺下。叶青璇明白,这种非自然情况下受到的伤害送去医院也是无济于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办?怎么办?”给孟雨霏打电话!这是叶青璇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小岚跑到楼下将通讯簿拿给叶青璇,孟雨霏经常换手机,上面有关孟雨霏的号码至少有十个,她不停按着手机,终于最后一个号码接通,里面传来极为慵懒的声音。“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孟姐,老板,老板他为了救我被怪物咬伤,我该怎么做?”叶青璇语无伦次,那边大概了解一下情况,用很无所谓的语气回答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咬伤就咬伤呗,明天就能好,你也不想想睿轩是什么人,瞧你那胆子,我现在在度假,别来烦我!”对方极不耐烦的挂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青璇觉得自己要有这样的朋友,友谊的小船迟早都会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孟雨霏其实并没有真的像叶青璇理解的那样毫不在意夏睿轩的死活,而是她太了解夏睿轩,几百年来能让夏睿轩有危险的东西几乎不存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的没关系?”夏睿轩已经开始发烧,但伤口却以惊人的速度在愈合。叶青璇拿着毛巾擦着他头上的汗,夏睿轩迷糊中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的人焦急的神情,心中一动,不受控制的拉过叶青璇的手,叶青璇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夏睿轩捧着脸亲了下去“青璇,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聂志远为了感谢恩人特地抽出了一天时间陪杜小姐,他们一起去了公园,去看场电影,又去了游乐园,傍晚的时候他们坐在河边的草丛中看日落。在旁人看来他们是一对甜蜜的情侣,明天就要自己就要结婚了,还陪陌生女子做这些只有情侣之间才会做的事情,更匪夷所思的是,他觉得这些事情做得理所当然。他觉得自己对不起未婚妻,可偏偏他感受到这几个月以来前所未有的快乐,昨晚做梦他还梦到了面前的女子坐在杜鹃花丛中对着他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聂志远忍不住问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还是想不起来?”对方的神情中有一种难以掩饰的悲凉,让他的头又开始疼起来,他提醒自己不要去想,从口袋里递给她一张请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明天是我的婚礼,希望你能来”聂志远逃似的离开,他不想再和女孩谈下去,他怕再说下去他会抛弃未婚妻和她在一起,如果当初早一点遇见她或许自己真的会更快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留在原地的女子呆呆的坐在原地,看着手中精美的请柬,默默留下眼泪,她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那是一把匕首,刀鞘雕刻着缠绕而生的牵牛花,柄上镶着一颗蓝宝石,她把匕首紧紧握在手里,痛哭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陪我去把东西拿回来”现在叶青璇看到夏睿轩脸羞的通红,一天前的晚上面前这个人趁着生病居然亲了她,不光如此,复原之后还是一如既往冷冰冰的态度对她,还光明正大的来宿舍找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去哪儿?”叶青璇看着别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了你捅的娄子”夏睿轩觉得是该让叶青璇看看她带回来一个多大的麻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A市最豪华的酒店里婚礼现场布置的美轮美奂,一对新人正等待着司仪主持仪式,大厅里的宾客还不时赞叹着新娘的美貌,和新郎的帅气英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青璇头一次看到这样豪华的婚礼,夏睿轩不知从哪里变来的请帖,带着她坐在贵宾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想到,她竟然是为这个”夏睿轩闭上眼感知到一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叶青璇嘴里塞满蛋糕甜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哼,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夏睿轩一脸嫌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新郎聂志远,你愿意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关心爱护你的妻子直到死亡吗?”那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却被打断,正是杜小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能和她结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不是那个……”叶青璇的嘴被夏睿轩堵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厅里的宾客开始窃窃私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不是聂总在外面留下的风流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女的挺漂亮,可聂总不是这样的人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知人知面不知心,更何况是男人,哪个男人不爱偷点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聂夫人也挺漂亮的,聂总真不知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面对这种场景,聂志远不知该怎么面对,可一旁的未婚妻却显得镇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要钱我给你就是,何必来破坏我们的婚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要害志远,我绝对不允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厅里的温度因为突然变低地上居然有层薄冰,时间也随之凝固,除去台上的三人和夏睿轩叶青璇两人,其他人全部都停在了上一秒。夏睿轩依旧低着头吃饭,毫不在意,左手还捂着叶青璇的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志远,你难道真的忍心忘记我?忘记我们的曾经?你忘了我们在花园里一起种下的杜鹃花?还有我们在一起的每一刻?我是杜雪,杜雪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志远你别听这个女人胡说”一旁的新娘握着聂志远的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志远她是个恶鬼!你醒醒!你好好看看她!她是要害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雪?谁是杜雪?头好痛,可头脑中的画面却越来越清晰,记忆中那个女孩的脸不是未婚妻!他看向旁边的未婚妻,她哪里还有什么美貌可言?全身腐烂,穿着浑身是血的婚纱,拉着他的手也仅仅只有白骨,聂志远下意识的甩开她,对上一双怨恨的双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差一个,我就能投胎,无论如何我也要吃了你的心!”恶鬼张着血盆大口朝聂志远扑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离怨匕!你……我杀了你!”叶青璇睁开眼睛就看到杜雪将一把匕首插进恶鬼的体内,恶鬼气急败坏打了杜雪一掌,然后就在不甘心的嚎叫中化为一缕青烟被吸入匕首的蓝宝石中,而倒在地上的杜雪身体开始变得透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雪,阿雪,为什么?为什么?”,他想起来了,全部都想起来了。他想起那个杜鹃花一样热情可爱的女孩,他想起公司楼下的初遇,想起他们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想起他们许下的诺言,想起那个女孩在他们订婚后不久提出分手又离奇消失。这两天只不过是他们往日时光重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病了,我不想拖累你,对不起”女孩默默留下泪,因为灵力的消失飘在空中,不用说聂志远也知道他最爱的人现在是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要走了,好好活下去”女孩不舍的看了一眼聂志远,匕首的蓝宝石再次发光将她的魂魄也吸进了进去。聂志远急忙想去阻止,那里却早已空空如也。他茫然看着地上的匕首,突然想起什么,拿起匕首就朝自己的胸口刺去,就在那一瞬他感觉一种巨大的力量抓住自己的手腕停在半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既然放弃轮回不顾后果来救你,想必是极其希望你活下去,你如此这般岂不是白白辜负她对你的爱意,更何况我这离怨匕是沾不得人血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连叶青璇都没看清夏睿轩是怎么从50米开外瞬移到新郎面前,她只看到老板抓着新郎的手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匕首落地,聂志远觉得面前这人似乎有一种让人无法违背的特殊力量,夏睿轩捡起匕首拉着发怔叶青璇走出酒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这么多问题?烦不烦!”夏睿轩皱眉,他已经给她讲明白那天出席宾客的记忆已经被他抹去,可她还是不问出原因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罢休的模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杜雪是因为身患癌症才离开聂志远,而聂志远却误会杜雪,整日酗酒,埋怨,从潜意识里将自己最爱的人忘记,这才引祸上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恶鬼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杀了聂志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恶鬼名为‘媾‘,生前因婚礼之夜惨遭丈夫杀害,化为厉鬼无法离去,因死亡形式限制,所以要不断重复婚礼,必须要等到婚礼当天才能害人,我记得她生前也是个善良美丽的女人……可害人的鬼哪有能投胎的道理,投胎之法也不知她从哪里得到的……”听到这里叶青璇眼眶里隐约有泪痕,这两个女人看似一善一恶宿命却是如此悲凉,夏睿轩仿佛注意到她眼里的泪水继续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世间本没有善恶之分,全都在一念之间,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执念则死,放下则生。”夏睿轩这话明明是在说杜雪的事情,可叶青璇总觉得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未等她想明白,夏睿轩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又说他累了让叶青璇把离怨匕收好做好记录,就一个人上了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青璇拿着商品记录图册和匕首走进储物室,当她拿起匕首时,她好像看到匕首上镶嵌的蓝宝石又闪起幽幽的蓝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肯定是看错了,赶快登记好,下班!”叶青璇喃喃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离怨匕,青铜淬成,以朝颜雕纹饰之,嵌上古天幽蓝冰石,可辩阴阳,除厉鬼,化邪气,故名为离怨。出鞘必可净化邪灵,入鞘时需用者魂魄祭之。匕不可沾血,若沾之,则其灵力尽皆失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