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我和月老谈恋爱

正文第十章:接踵而至(一)

[更新时间] 2018-11-09 08:15:13 [字数] 3109

不说话就算了,司缘尘这一开口就能吓死个人。三言两语之间就将自己放在了话语的主导权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啊,仅仅是这样有什么资格问他们讨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冥鬼顿时有些语塞了,花了几秒钟的时间调整好自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又开始质问起司缘尘,只不过这一次的底气没有之前那么足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们也不能就这样轻易地离开,必须和我回去接受调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萧皱了皱眉,那个苏莹还在等着他们回去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要知道她现在是怀有身孕的人,把她一个人留在那里不太好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司缘尘则是不愿意跟冥鬼回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堂堂的一个仙界的上仙,居然沦落到被一个冥鬼看守调查?不可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即便是抛开个人因素,司缘尘也不可能跟他回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们才来冥界第一天,不可能和他们有什么交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明摆着就是陷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跟他们回去,就完全陷入被动了。更加不可能洗清冤屈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办?难道要动手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司缘尘淡然地脸上难得有些动容了,如果此刻动手不就是告诉别人自己做贼心虚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动手就这样逆来顺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算去请好友的支援,似乎也需要时间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当司缘尘犹豫不决之时,又有一道声音传了过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都给我让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冥鬼有些蒙了,这个节骨眼上到底谁来捣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来是冥界的冥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司缘尘也不了解来人是谁,不过看到他一副来者不善的样子,就知道对方肯定也是来找茬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司缘尘将手放进了自己袖子里,微微变换了几个手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道透明的灵气就这样飞到了天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觉察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场的人最多就是一些跑腿的小喽啰,司缘尘对于他们的忌惮,也仅仅是因为冥界的关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关本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释放一点他们无法察觉的灵气也是很正常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人涉嫌杀害昱城王女儿,是一个杀人凶手。我们必须带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冥捕十分准确地指着季萧说到,那模样似乎是不带走季萧绝不善罢甘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又是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萧又一次被别人莫名其妙地指责罪证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场的人再一次哗然了,本来还以为司缘尘和季萧是被冤枉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想到此刻居然又出了一件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独有偶,这么看来这两人是真的不是什么好人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敢和我们冥府抢人的!”冥鬼眼看着即将到手的鸭子就要这样飞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说,是本王向你要人呢?”一道浑厚的声音从冥捕的身后传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人的到来直接把季萧给吓了一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以为牛头马面就已经是冥界最恐怖的了。没想到居然还有更恐怖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见此人的身体异常的高大,浑身带着煞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让人瞩目他的不仅仅是因为他那样的身材,还有他那张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说像牛头马面那种完全张了一张鬼脸,那多看几眼也就能够勉强接受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问题是,眼前的来人却是一副半张人脸半张鬼脸的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鬼脸也没啥惊奇的样子,不过就是季萧在现实看到的那种恶鬼的形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不过还有半张人脸着实就让人恶心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萧头皮有些发麻,身上也开始有些盗汗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到季萧这幅样子,司缘尘默默地向前走了一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伸出手挥了一挥,做出一副保护者的姿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再看此刻的季萧,好像有一阵春风拂过。让他安心了不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人微微打量了一下司缘尘,便抱手行了一个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下是昱城王——李鬼,不知道阁下能否将你身后杀害我女儿的凶手交给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句话说的可谓是极其客气了,看得出这个昱城王也是一个有眼色的人。能发觉司缘尘的修为地位,比他高出很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是我座下的客人,不能就这么让你带走了。”司缘尘的袒护之意已经很明显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他也能明白这个李鬼不会善罢甘休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既然他能够看出自己的修为在他之上,还能提出这个要求,显然是做好了十足的准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萧此刻默默无闻的站在司缘尘的旁边,不知该如何是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来,没有力量是真的不行,这是季萧此刻最大地感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麻烦一个接一个来了,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是平时,司缘尘已经能感受到季萧的不对劲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不过现在四面楚歌的形式让他无暇顾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季萧的心里埋下了一棵要强大自己的种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静静地等待它生根发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昱城王大人,可是有什么证据吗?”司缘尘静静地看着李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局势没有明朗以前,只能想办法多拖一点时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等好友前来解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定是有人亲眼所见,”李鬼很是给面子的提醒:“他那一身衣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司缘尘的脸色瞬间变了变,那一件月尘风华是自己晋升上仙的时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天帝赐给自己的礼物,整个三界也就只有那一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来阁下也知道那件衣服绝非凡品,这下没有什么可言的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萧听着李鬼的话,心里十分的不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就是一件衣服吗?你还想怎么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司缘尘的传音又一次阻止了有些激动地季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季萧心里十分感动司缘尘待自己的好,将如此重要的衣服给自己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们都不知道你的女儿姓甚名谁?怎么可能伤害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季萧十分冤屈的大声反驳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鬼对司缘尘客气,并不代表会对季萧这个“杀人凶手”客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休要狡辩,是不是你,回去一查便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边的冥鬼说我们偷盗了冥界圣物,你这里又说我们杀害你女儿。我们究竟应该和谁走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要继续争辩是不太可能,司缘尘立刻将话题卷入了一个新的漩涡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知道季萧有没有发现,司缘尘话里话外用的都是“我们”这个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现在的季萧心里十分的不安,出于局势,司缘尘不可能明目张胆地安慰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都不许和我抢!”冥鬼一听瞬间爆炸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要知道这次如果带不回这两个人,他的脑袋可是不保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不过就区区的昱城王,怎么能和关乎整个冥界的魔凌草做比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鬼也露出自己的獠牙,没有了刚才的有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魔凌草虽重要,但本王的爱女在本王心中更加重要。你不过区区一个士兵,竟敢对本王指手画脚。好大的胆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能被称为“王”的人肯定是有几分本事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股威压从李鬼的身上喷涌而出,让冥鬼这些低修为的人有些瑟瑟发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咬了咬牙,冥鬼似乎不打算轻易地放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兄弟们!”冥鬼一声令下“必须将那个人给我缉拿归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冥鬼带来的士兵们瞬间振奋了起来,各个挺直了腰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武器砸在地上发出一阵阵有节奏的轰隆隆的声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两人是打算为了争夺季萧开始战斗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鬼一点都不想和冥鬼这些人战斗,并不是打不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如果这个时候开战,会很难处理和冥府的关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毕竟自己再怎么强大也只是一个昱城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严格意义上来说,只能算一个藩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司缘尘心知这一招并不能拖延多久,从昱城王李鬼那副搓搓逼人的样子,就能知道他肯定不会妥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我们各退一步,这两人你可以带回冥府,但是我必须跟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让李鬼放弃这件事是不可能的,这已经是他所能容忍的极限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冥鬼怎么说也是一对鬼士兵的队长,见好就收的本事肯定是有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我答应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相互对视一眼,算是成功地达成了一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局势又渐渐地平稳了起来,司缘尘眼底有一缕暗芒划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还不来?难道真的要动手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带着季萧的缘故,司缘尘有些束手束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必须在不伤害到季萧的情况下,给予敌人一个迎头痛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鬼和冥鬼逼得越来越近,眼看着大战即将开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道声音就这样传了过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请各位先等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难道还有人来找季萧和司缘尘的麻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场的人中,仅仅只有司缘尘稍微放心一点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人就是刚刚自己发灵气请他来解围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在冥界的好友——秦广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秦广王现在的状态并不是特别好,在司缘尘给自己发信号之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在闭关修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得到消息之后匆匆忙忙地赶过来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幸好他闭关修炼已经进入了尾声,不然强行出关恐怕会引起反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不是秦广王吗?”李鬼寒暄了几句“听闻您此前在闭关,可是已然出关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闭关?司缘尘想到了,便你对秦广王细细打量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果不其然,虽然秦广王看上去没有什么大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甚至看起来有些满面红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在衣领那里有一些的凌乱,甚至呼吸的都有些紊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来自己这是打扰好友修炼了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知道你面前的这个人是谁吗?”秦广王稍微调整了一下气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鬼微微皱了皱眉头,抱拳道:“敢问他是何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可是仙界的月老,你们怎可如此失礼,还要将他抓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句话就点名了司缘尘的身份,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堂堂一个天界上仙,居然出现在冥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觉得他有必要做那种卑劣的事情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秦广王的话让在场的众人都陷入了深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