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诡异秘境:懒惰镇

懒惰镇篇第12章 芙蕖,对不起

[更新时间] 2018-11-08 21:00:01 [字数] 3790

夜晚的沙漠,气温骤降到零点,我们几个人蹲在沙坑里,互相拥抱取暖。本来已经不短的路程,因为懒惰亲自集结人马出镇搜寻,我们不得不绕了更加远的路,不知不觉东躲西藏地走到了深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抬头望去,来到这里以后,是我第一次凝望这无边无际的星空,一轮弯月悬挂在天边,冷漠地注视着这片荒凉境地,无数的星光互相辉映着,勾勒出黑夜的轮廓。我看着眼前这浩瀚无垠的宇宙,它好像有一股魔力一般,将我的视线牢牢地定住,想移开却越看得沉醉,真是太壮观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在这么绝美的星空底下,就只有我一个人看着夜空发着呆,老许、莫清言和顾城子很默契地各看一个方向,观察懒惰人马的动向。我们蹲在一个比较隐秘的沙坑里,大概有一个多小时了,一阵冷冽的风吹过,我们同时打了个冷颤,可连一个喷嚏都不敢打,只能死活捂住自己的嘴巴。我冷得实在有点受不了了,就问老许能不能生把火暖和一下,老许很斩钉截铁地拒绝了,毕竟这荒凉的沙漠漆黑一片,点一把火等于暴露了自己的位置。顾城子把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给我,我不好意思地穿上,实在是太冷了,为了取暖我们四个人手搭手互相抱在一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几次,懒惰一行人走得十分的近,我们赶紧将自己埋进沙子里头躲避搜寻,奇怪的是懒惰他有那么多先进的机械,这一次却没有带出来一件,而是拿了一束普普通通的火把。按照他们几个人最坏的打算,如果懒惰真搬出他的机械,我们就算躲在远他都能找得到。可是为什么他就拿了一束普普通通的火把出来呢?这个问题也让聪明的莫清言一时语塞,他只是摇摇头放下了手中的匕首――就在刚刚,只差那么一点,他就要跳起来和懒惰一群人殊死搏命了。不知道为何我们每每说起懒惰,莫清言的眼睛里就会充满愤怒,即使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里,我看不到他脸上具体的表情,但我仍能感觉到他全身在用劲,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沉重,甚至听到他微弱的有一点撕裂感的心跳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时间好像慢悠悠地在我的耳旁走过,它走得越慢我的心就越发的紧张,但随着懒惰一群渐渐走远,我们总算松了一口气,赶紧用手扫开身上的沙子,忍着被鞋子里的沙子磕着的痛,加快脚步往基地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晚的沙漠黑得吞噬了时间似的,不知道走了有多久有多远,我们总算回到了基地了。回来后,老许和莫清言第一时间把我身上的装置拆掉,随着一阵肌肉的酸痛和灼烧感,我终于变回了自己的模样。顾城子一路上神情十分凝重,话也没有讲一句,就默默地跟着我们,懒惰的一路搜寻,我们也没有空闲去安慰他。不过,他见了变回原样的我,一时间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要不是老许推了一下他,他还没有醒过神来,一个踉跄跌过来,脸都要贴上了。我们两个近得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了,他眼睛眨得越来越快,隔了很久才从嘴巴里吐出几个字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你叫什么名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叫秋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叫顾城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之前不好意思,让你受惊吓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没有啊,没事,我还琢磨雪姨怎么会亲自跑过来了呢?原来不是真的雪姨,害我好紧张。不过仔细一想,你和雪姨还是有点不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有哪里不一样了?你说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额,我……我觉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城子的脸越说越红了,红得像一个柿子似的,老许看状况不对,就从背包里拿出一叠衣服,是我本来的衣服和雪姨为我做的新衣服,然后他唤我赶紧回去换衣服,雪姨的衣服比较小,我变回原来的身子,衣服就显得很紧。我低头看了一看才发觉大事不妙,立马拿衣服挡在胸前,往自己的房间跑。老许也带着顾城子去熟悉一下基地里的环境,而莫清言一回来就去找芙渠了,早就没了踪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终于好好地梳洗了一下,也试了一试雪姨给我做的新衣服,真是太好看太精致了,有些是日常穿的上衣和裤子,还有些内衣裤和宽松的睡衣裤,不仅如此竟然还有一条蓝色镶金丝的礼服,这满满一床的衣服我爱不释手,我小心翼翼地将他们叠好放进箱子了。到了这里我什么也没有,这些好看的衣服就是我最宝贵的财富了吧。我瘫坐在床上,经过这些天的折磨,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正当我思想要放空的时候,老许带着顾城子过来,我心中不免有点焦虑,这都大半夜了,真想好好休息一下,可别再有事情搞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打开了房门,只见门前站着的不仅是老许和顾城子,姜蔓也在,估计老许一回来她就黏着老许不让他离开自己半步了吧。老许过来问我,要不要去吃点东西,这两天都没好好吃过饭。我听他这么一问,才反应过来自己好久没有吃过东西了,肚子都不自觉地“咕噜”叫了起来,老许笑了笑说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看来你是很饿了,快过来吃点东西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对,琼,你也一起过来吃点东西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城子很不自然地搭起了话,手也很不自然的挠着头,不时地傻笑一两下。看到他这个样子就好像,在他家门口第一次看到他那种感觉,这个人怎么好像没个正经的样子。我穿好鞋子就跟他们一起走去食堂,姜蔓一直抱着老许的胳膊好像整个人都黏上去一样,我和顾城子跟在他们的后面,气氛越发觉得尴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山山~那雪姨说了什么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山山~那秋琼怎么办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山山~这也太危险了吧,你下次不能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山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姜蔓边走边问老许一路上发生了什么,老许也十分有耐心,将我们一路上发生的事,看到的东西一五一十地跟她说,说到紧张的地方她跟着紧张,说到逃出生天的时候她也跟着松了一口气,她甚至问老许我是怎么想的,老许很无奈指了指后面,本尊就在后面怎么不直接问本尊呢,她笑了笑说,想听山山讲嘛。我听着起了一手鸡皮疙瘩,只见老许摸摸姜蔓的头接着跟她说了下去。看着他们忽然好生羡慕,在这个环境下,竟然还有那么浓烈的感情存在,而且姜蔓还能保持一颗单纯的心,真的好不容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过多久我们就来到了食堂,取餐的地方已经放好了四份饭菜,有三份是现吃的,有一份是打包的,我以为打包的是姜蔓的,可姜蔓表示她不想吃。我想到老许跟我说这里的饭都是提前算好的,怎么会多了一份,于是我便问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许,这多的一份是谁的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份是给莫清言的,他呀,一回来就去找芙渠报告了,估计没个一时半会是出不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噢,是这样啊。欸,不对啊,那怎么会连我这一份也做了呢?我本来也没打算过来吃东西,你们叫我,我才过来的,你们的机械已经厉害到连我想不想吃都能计算出来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当然不是啊,你是不是傻,这些饭都是我刚带顾城子到处走走的时候见他饿了下的指令而已。你的饭呢,只是我忽然想起我们这还有一个大闺女没吃饭呢!就顺便,注意,是顺便帮你下的,我就猜到你会过来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咦,原来是这样啊,那谢谢大爷您嘞,还以为你们的机械那么神通,吓我一大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哈哈,这可不一定哦,我们的机械虽然是以人的意愿和行为为基础的,但是如果你一个动作重复一定次数,我们的机械就会计算你再做这件事的概率,按照这个概率的大小提前运作,总之就是比你决定得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姜蔓一脸崇拜的看着老许讲解基地的运作,而顾城子却脸色凝重起来,也停下手中的筷子,一脸疑惑地环顾四周,然后出了神地看着食堂门口,老许看状况不对,便问起顾城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城子,你怎么啦?是不是不舒服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大哥,我还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起什么倒没有,可是,许大哥,我好像对这里有种很熟悉的感觉。我以前是不是来过这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熟悉?唉,城子,你不用着急,这几天你就回去好好睡一觉,好好休息,过几天我们再帮你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许大哥,我以前真的来过这里吗?真的好熟悉。但是我真的没印象来过这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城子摇着头站起身来,走向食堂的门口,手慢慢的伸向凹凸不平墙体上一块稍稍平整的岩石块,在他快要触摸到的时候,突然蹲下身子抱着自己的头,惨烈的叫了起来,老许直奔过去把他搀扶到一边,并对他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城子,你没事吧!我就跟你说了,急不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大哥……许大哥……不是我急,是那些记忆,在撞打我的脑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事的,没事,深呼吸,先平静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控制不住啊!好多画面在我的脑袋里!啊!好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琼,你过来搭把手,把他抬上桌面。一,二,三,起!你先扶好他,我去拿镇定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你快去快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看着桌面上挣扎着的顾城子,他一手抱着头一手扯着自己的衣服,痛苦的呻吟着,汗如雨下,青筋暴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扶着他翻来覆去的身子,避免他从桌子上翻下去,可是他一个男的力气太大,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把他按在桌面上。很快,老许就拿着镇定剂跑回来了,二话不说将镇定剂打近顾城子的手臂。过了一会儿,顾城子的呼吸就平稳了下来,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我们把他扶了下来,坐在椅子上,他的头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有气无力地看着食堂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芙渠和莫清言已经站在了食堂门口,而此时,芙渠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她和莫清言走了下来,在我们面前停住了脚步,她低头眉头紧皱地看了顾城子几秒,然后转身问老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怎么样?死不了吧。”芙渠说话仍然很寒冷,让人听了整个心好像被冰冻起来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队长,应该没事的。”老许很无奈地回答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出息,等他好了再来告诉我吧。小蔓,跟我过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的,芙蕖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芙渠看了看顾城子,又看了看我,没有对我说一句话,转身就走了。姜蔓松开了挽着老许的手,跟着芙渠走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不忘对老许挥挥手,真是恩爱极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他的人就地解散去忙自己的事情了,他们或许听不见,可我听得清清楚楚。顾城子搭在我的肩膀上,非常微弱地说了一句话,像是用尽自己最后一口气也要说出来一样,说完之后接着就闭眼睡过去了。老许和莫清言两人过来将顾城子扛在肩上,一人一边把他扶回自己的房间,而我还在琢磨顾城子刚说的一句话,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只说了一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芙渠……对不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每天晚上九点准时更新噢~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