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致无涯岁月里的爱与梦

夏日尽了,是秋风1997年 12月(四)

[更新时间] 2018-11-06 19:03:20 [字数] 4728

元旦舞会的那天清晨,安媛和顾冬打赌,然后就互不理会各走各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外人看着奇怪,但心里都没当回事所以没问。奶奶从始至终把闹矛盾当大事,想问个明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冬儿那家伙怎么了?一早上急急忙忙的,不等你就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场的有三个人,奶奶的那声“你”问的实在模糊,所以三个人都没有回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能是安静太久,奶奶回头看问口的三个孩子,又问:“怎么都不说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奶奶回过头后,安夏就一直在找她的焦点,无奈他近视而奶奶眼睛又太小,还是不知道她要问的是谁。仔细想想,觉得不可能是自己,于是索性继续当哑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反倒是季西,看见奶奶回头,连忙用脚踢了一下正在蹲着系鞋带的安媛“奶奶问你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媛半蹲本来重心就不稳,又被季西那厮在屁股那踢了一脚,导致整个人向正前方的鞋柜加速秒冲。还好她反应够快,双手及时按地快速刹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要死啊!”愤怒的语气带着愤怒的拖鞋向季西飞来,季西被砸得一脸懵,等反应过来怒气冲天,正准备骂人,奶奶却骂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踢她干嘛?我问的就是你啊,傻孩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季西尴尬的笑,摸了摸刚刚拖鞋砸中的地方,怒火未消,底下又踢了安媛一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也不知道啊!”季西抢着回答,以掩盖安媛的惨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干嘛又踢她?”奶奶把一切看在眼里,想不通他们怎么永远长不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媛不是好惹的,奶奶说完话她的鞋也穿好了,起身就拿着奶奶做鞋的鞋板发起她的攻击,还念叨:“叫你踢我,叫你踢我,老子屁股都被踢青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季西好欺负只限于顾冬,对于安媛他从不手软,于是拉扯着安媛的头发,他也念叨着:“叫你拍我,叫你拍我,老子的脸都要成拖鞋味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夏开始碍于穿鞋的缘故,一直在门外等待。但没想到两人就打起了,再也顾不上弄脏地板,连忙介入阻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别打了,别打了……啊~阿圆你打到我了……别…别揪我头发、我头发短……啊~”可事实证明,安夏也被迫加入了打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给我停手。”奶奶丢掉手中的毛衣,拍着大腿喊道,但没人理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不下去,奶奶急急忙忙的从卫生间里找出搓衣板,对准季西的屁股一记,然后再对准安媛的屁股一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啊~啊~”叫骂声停止,只剩惨叫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让你们打,看看谁能打!”奶奶嘴里喊着,下手却一点也不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上,安媛丢掉鞋板,季西放开抓头发,嚷着喊着上蹿下跳最后争着抢着地扒着门框逃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于解决这件事,奶奶可谓是最在行了——那三个孩子从小打到大,但每一个都降服在奶奶的搓衣板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两都跑了,只剩下安夏还懵在原地——生平第一次,看一向温和的奶奶动武,场面异常“血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还在这啊!”回头,看见安夏,奶奶又是一记搓衣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夏吓一跳,却发现一点都不疼,刚想叫“奶奶”,第二个“奶”字还没说出来,就被奶奶抢先道:“快走吧!要迟到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哦!”安夏有点受宠若惊,急急忙忙背好书包出门,突然为奶奶打他而兴奋异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奶奶可以像教训安媛顾冬季西一样教训他,以后也会像疼爱安媛顾冬季西一样疼爱他。安夏简单的想着,抬头就到了叶南的家门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刚才还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个人,现在又像没事人一样,在叶南门前你一声我一声地叫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瓜宝宝!姐姐带你上学啦!”“小南子,快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这么叫是没有用的,”安夏走上前,大喊:“叶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二楼的窗户被打开,有人探出脑袋“原来是你们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妈妈好!”三人难得乖巧的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南一早就和阿东上学去了。”叶南的妈妈似乎很满意三人的礼貌,不用他们多问就说出了他们想要的答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恶的大冬瓜!”安媛握拳,恶狠狠地骂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见安媛如此,季西再也忍不住了,急忙问:“你和他到底打什么赌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夏也想知道,期待的目光投向他此刻变得异常镇定的妹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先表白谁就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来可以晚点去学校,一大早就被顾冬从温暖的被窝拉起来。本来可以坐公交,却被他按在自行车的后座,喝了一路的冬北风。问他原因,只是缄口不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即使宽容得像叶南一样的人,在听到最后的秘密时,也会忍不住发火爆粗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做不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冬也吓一跳,好像第一次听叶南说脏话,第一次被他这么直接的拒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呦!兄弟救急,你就帮帮我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不是救急的问题,这是道德人品的问题。”叶南认真的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冬却听的很费劲,好好的一个表白怎么会牵扯到道德人品上呢?顾冬讨厌叶南的假正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底帮不帮!”顾冬看着叶南离去的身影,最后一次请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喜欢她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喜欢怎样?不喜欢又怎样?表个白而已,很严重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你那么随便。对不起,我办不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哼!”顾冬冷笑,这一次他是真的动气了。“随便?对啊,我的确随便。我家里既没有将军老爸,也没有教师老妈,没人管我规矩,教我礼貌,所以我随便。比不上你——叶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来已经走远,可能是风的原因,这些话还是完完整整的传人叶南的耳中。声音不大,但足以刺痛叶南的耳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有那个意思。”叶南愧疚解释,他突然怨恨自己的口不择言,不小心伤害了自己最珍贵的朋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冬当然知道叶南不是这意思,其实当叶南说出那句话时,心里就已经原谅他了。可是,顾冬做不到叶南坦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有他的倔强和骄傲,所以,他选择头也不回的离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这次换叶南在后面喊他,“教学楼在这边,你要去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耍酷也需要考虑天时地利人和,然而此时只有“天时”符合,顾冬顿时觉得耍酷也是一件麻烦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就这么回头——顾冬不甘心,更拉不下面子。但就那么继续走下去,走出校门吗?那今晚的元旦舞肯定没指望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顾冬正纠结犹豫的时候,叶南又说:“你至少告诉我原因吧!就这么懵头去表白,我是做不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声音越来越小,但叶南越走越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顾冬一声惨叫,回头便撞见了笑得一脸狡黠的叶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把冰冷的手放进我的脖子里?”这是冬天里最让人讨厌的玩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又不是你的专利。”叶南轻松地说。难得见到叶南如此,顾冬阴暗的心情瞬间明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顾冬说着,还在用微暖的手抚摸刚刚被叶南“冰冻”的脖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是怎样?”叶南真是难得的厚脸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冬没说话,低头笑了,只是下一秒他迅速地将手插进叶南的衣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叶南第一时间想到躲开,但马上感觉到那双手暖暖的温度,便也不反抗,任顾冬“取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告诉我。你和安媛一定又在搞什么鬼!”顾冬如此异常,肯定又和安媛有关,叶南很想知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冬仰天笑“我输了,”然后抽出手再顺带邀着叶南,“不过安媛也没有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叶南更加不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夜,”顾冬顿了顿,似乎马上从他嘴里吐出的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安媛要向她的蔺大夫告白。”说完,便大摇大摆邀着叶南向教学楼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蔺大夫”叫蔺希川,是市数学竞赛第一名的获得者是高二学生会连任会长更是高二(3)班即就是顾冬所在班级的班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他还是学校医务室蔺居安蔺主任的儿子,是前天为安媛涂药包扎被安媛亲切地叫做“蔺大夫”的蔺希川。不过这些,只限于昨天之后安媛的记忆范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昨天之前,蔺希川这个人物标签,就是和叶南一样有名气的级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说高三有一个叶南,那高二与之相媲美也只能是蔺希川了。两人就是各属年级的吉祥宝,老师们都恨不得揣在兜里呵护着,更别说他们在学生中的人气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对于安媛,如今蔺希川是比“南瓜宝宝”还要好玩的“宝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之前安媛只要去高二(3)班找顾冬,就会顺带地对蔺希川“调戏”一番。不过这孩子和叶南一路货色,甚至比叶南还要迟钝冷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昨天以前,在安媛眼里蔺希川只是一个对男女之情死不开窍,并且一如既往地冷漠的书呆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就在昨天,安媛却发现了蔺希川的另一个身份——蔺大夫。而且 安媛还发现自己,真是越来越喜欢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天,叶南风风火火地拉着安媛到学校的医务室,计划着第一时间进行包扎再去市医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没想到,医务室里空无一人——除了正在里房写作业的蔺希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哇哇哇!疼死了,为什么没有人,我会死的啊啊啊~”安媛因为疼痛而哭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样喊是没有用的,只会更加疼,你安静点行吗?我们现在马上去市医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要我不要,这么疼在路上我就会被疼死的。蔺居安在哪?蔺居安!蔺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媛正放肆地叫着,蔺希川就从里屋走出来,一脸冷漠地打断:“我,不允许你,这样称呼我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爸?”安媛叶南异口同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面对他两的惊讶蔺希川还是没有表情,只是走过来的时候向旁边的叶南点了点头牵了牵嘴角。面对安媛时,马上一脸冷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了?”这句话的前半部分,蔺希川还是很淡定的。到了后半部分明显看见了伤口就显得不淡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确的来说安媛不淡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这个被她“调戏”很多次后还是冷冷的男孩,今天居然盯着安媛脸俯身一点一点地靠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媛的心也一点一点的膨胀——平生第一次被一个男生这么近距离注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况且还是个帅哥而且自己并不排斥他,放谁谁都会少女心炸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即使真相是——显然是,他被伤口所吸引——而不是那个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距离产生美,距离产生美。”此时的叶南是气氛破坏者最好的诠释——他及时伸出双手拉开了这段本可以再近一点的距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膨胀的心突然被戳爆,安媛有种一口气提不上来的感觉——她恨死叶南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蔺希川倒是很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对叶南说了一声:“对不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媛正想着,接受道歉的不应该是她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边,蔺希川又板着脸问道:“你怎么弄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磕在桌子上了,”叶南帮着回答,安媛不甘心就这么错过与心上人的对话,连忙补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我哥弄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回头看一眼她,意识到是一条完全没有价值的信息,又连忙转过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媛还是不甘心,又抢着说道:“疼死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南这下心知肚明,没说话。蔺希川一边找药,一边冷冷的回答:“忍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切准备就绪,蔺希川说:“因为,”然后把一推瓶瓶罐罐的东西推到安媛的面前,终于换了语气,“接下来会更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痴的安媛把那种语气解读为“心疼”,后来脑子清醒了才知道,那是“同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至少那天晚上,安媛的脑子还没有清醒,花痴也很严重。以至于她在顾冬面前毫无保留、搜肠刮肚地寻找四字词语赞美他的班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温文儒雅、温润如玉、玉树临风、一表人才、才华横溢、唇红齿白、白面小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停!打住。”顾冬实在听不下去,看着安媛的花痴脸,觉得匪夷所思:“你怎么了?头不疼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疼,疼死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忘了今天下午你在医务室的‘壮举’了吧?刚刚脑子居然还可以想出这么一连串的词,你脑子真没毛病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媛听出来顾冬的讽刺,她当然还记得今天下午蔺希川给她包扎时,她是多么地“失态”,三个男生都招架不住的“失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了,”顾冬继续盯着安媛,安媛受不了,抬手拍上他的脸别过他的头,并叫道:“看什么看,不许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蔺希川可以看,我不能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冬语气古怪的说,安媛再一次恨死了叶南——一定是他绘声绘色地告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安媛不掩饰,又上前对顾冬的后脑勺,大声地说:“他可以,你不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就说喜欢他呗!”顾冬没有回头,依然保持着刚刚别过头的姿势,不屑地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媛想蔺希川相貌好成绩好,虽然人冷冰冰的,但会包扎伤口,喜欢他似乎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安媛再一次肯定顾冬的说法,“对啊!我就喜欢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去告白啊!”不假思索,顾冬背着安媛,说的轻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来打个赌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凭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冬终于回过头,一脸怒容看着安媛:“我发现你的脑回路真的——很奇怪。是不是我提议任何的事情,你都要唱反调,就不能正常地和我说一句好话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能!”安媛明明已经看出顾冬在生气,可还是抵不过多年的习惯,开口就要怼死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了好久,顾冬什么都没说,径自走下了屋顶,不理不顾安媛在后面的喊叫“喂!还没说完呢!到底赌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先表白谁就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1997年12月31号清晨,天微亮,顾冬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又闭上继续睡觉。然而下一秒,他从床上弹起来,看见床前的穿着睡衣的安媛——惊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愿赌服输。”安媛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一次他们打赌,输的人在新年的第一个月完全听从赢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规则是:在元旦舞会的那天,对指定的人表白,谁先表白谁就赢。而且不计后果、不限方法,只让指定的人知道——他/她喜欢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媛的指定对象是蔺希川,顾冬的指定对象是周梓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