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探案女侍郎:侯爷小心有鬼

正文第十四章 处罚

[更新时间] 2018-10-12 08:08:48 [字数] 3298

唐景若本瞧见宋翼遥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想安慰他几句,不过一点小伤,不用哭成那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被秦疆几人抬走,安慰的话也没能说出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医匆匆忙忙的来了好几个,又是金创膏又是清血化瘀的内服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喝完药唐景若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醒来的时候好像已经夜深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床边趴着一个人,可不就是白天哭成了花猫的那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喝水么?”宋翼遥本来在发呆,见唐景若醒了,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他语气跟往日无异,但是唐景若还是察觉出他在生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浑浑噩噩如同浆糊一般的脑子想不明白,为什么呢?他扯住了宋翼遥要去倒水的衣袖。眼神迷茫又确定的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生气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衣袖本就宽宽大大,被他这么用力的一扯,差点把宋翼遥的外衣给脱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侯爷你醒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外面等着的老管家推开门问,恰巧撞见这一幕。这才想起了宋大人在。笑了笑,又忙关上门退了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心中默默感叹,自家侯爷果然看上了风光霁月,温润如玉的宋大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翼遥在心里默念三次,不跟病人计较。从唐景若手中扯出衣袖。把外衣整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生气了。”唐景若又重复了一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音未落就感觉到一只冰凉的小手贴到了自己的额头上,紧随而来的,是宋翼遥那张放大了的小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长得真好,无论怎么看都很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景若迷迷糊糊的脑袋沉醉在了宋翼遥的容貌之中。两边脸颊更是止不住的泛红。没了往日的冷峻,反而有些,可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是发热了。”太医本来就嘱咐过,唐景若晚上可能会发热。所以降温的东西和药都准备好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翼遥拿开手,想去吩咐人煎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景若却舍不得那只冰凉的小手,一把抓住,又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因为发热并没有几分神智。宋翼遥也不能同他计较。只好就这样喊人煎药取水忙活了大半夜,小侯爷的体温才降了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早上,唐景若悠悠转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昨夜做了一个梦,梦见宋翼遥竟然在他房间照顾他。这梦做的奇怪,他心情却出奇的好。想要起身,突然感觉到手上还抓着什么东西,软软的,侧头去看,竟是一只白皙修长的小手,手腕和手背上还因为他握了太长时间出现了青白的淤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最近经常被某位无良的人吓你缘故,唐景若心中一下子想起了几十个鬼故事,他汗毛竖起,赶紧松开,半撑着坐起才瞧见坐在地上趴在床边的宋翼遥。原来不是鬼,原来也不是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早上的又闹什么?宋翼遥本来困的睡着了。手被他猛的一扔,吓的清醒了几分。沙哑着嗓子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醒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你这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翼遥困的睁不开眼,扯了扯唐景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景若一头雾水的起身,下了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翼遥眼睛又闭到了一起,顺势一倒,就去找周公下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双双缺席了早朝。反倒佐证了伤势严重这个说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温甫堂当时被处罚时,李相一党落井下石,找各种证据事情把他拉下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今风水轮流转,李相家里出了事,三皇子五皇子等人自然乐见其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宋翼遥不用去,就可以预见结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朝堂之上,难得热闹。因为这件事,其他什么折子都被往后推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文官们吵的不可开交。武将们也都参与了进来。各个气愤填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把柄同借口都已经送上门三皇子同五皇子罕见的站在了同一战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一本我一本,把李典做过的那点事都扒了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相被气的头发都白了一半,看着可怜极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典竟然做过这么多天怒人怨的事,唐绍眉头越皱越深,愤怒值一直积攒,马上就要到顶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相最擅长揣摩心思,哪里看不出来自家陛下的想法,一着急,就当堂晕了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大臣们掐人中掐回来之后,李相非说梦见了先祖责骂他教子无方。又表示儿女都是父母前生的债,把一众有了孩子的老臣说的感动不已,继而表示愿意拿出自己的免死金牌,求唐绍再给他一次机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免死金牌是李相曾救了先帝一命的奖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典这位没脑子的纨绔公子哥,最终是把李相最大的底牌逼了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结果可以说是很出乎意料,又喜闻乐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三皇子同五皇子极有默契的乘胜追击,虽被顶了一命,李典最终还是被判了两年,打了三十大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铭远侯府,沉墨端着金疮药翻墙过来,正巧撞上在院中的唐景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侯爷好。”沉墨淡定的行礼打招呼,丝毫没有偷偷翻墙被主人抓住的愧疚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拿这些东西做什么?”莫名觉得这个场景有些眼熟的唐景若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沉墨再次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真心的感谢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昨天小侯爷您为了救我家大人受了伤。沉墨在此谢过小侯爷。昨天大人他为了找出凶手四处奔波,后来又一直在您这守着。腿上的伤怕是到现在都没有包扎。所以我拿药过来让大人包扎伤口。对了,我家大人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景若瞧了一眼自己的房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把东西给我吧。我去给他包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见他的眼神,沉墨也猜出了大概,默默的把东西放在了石桌上,告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翼遥睡了一个时辰便醒过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入目所及的东西都陌生极了。她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为何在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坐起身,掀开被子想要下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巧唐景若推门端着金疮药和纱布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翼遥连忙关切的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侯爷伤势感觉如何?还疼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昨夜的小情绪早就被丢到了爪哇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起了昨夜自己都做了什么的唐景若神情复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受得伤没什么大碍,倒是你,沉墨说你腿上的伤一直没有包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翼遥瞥了一眼小腿和脚踝,不以为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是一点小伤,一会儿就自己愈合的。再说了总要把事情闹大,留点谈资。才能整治得了那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景若心中弥漫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他不愿见这人如此作践自己。赌气之下,蹲下身子,直接抓住了他的脚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你干什么!”宋翼遥再怎么说也是个女孩子,猛的被人抓住脚踝,又疼又羞,脸颊一下子红了个通透,往后想躲。声音也因为被吓到有些尖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是给你上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翼遥伸手想要去推开他。裤腿却被某人直接撕开了。带着伤口的萤白小腿一下暴露在空气中。两人均愣住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翼遥伤在了脚踝和小腿上方。因为一直在生气和担心唐景若,所以她从没在意过,只是隐隐约约的觉得有点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今被唐景若撕开裤腿,倒是头一次看清了伤口。寸长的伤口已经结疤,只是四周青紫红肿了一大块,就连脚踝也肿的像个发面馒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景若抬头看他,带着怒气的眼神中的意思很明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条腿不想要了是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昨天没这么严重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翼遥弱弱的辩解了一句,她一直没有觉得有多疼。所以才没当回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忍着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景若端来水盆跟毛巾,细致的帮她擦拭起了伤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毛巾和温热的手掌混着时不时的刺痛,传递来一种很神奇的触感,好像在心里发酵了一般,心跳不受控制的加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翼遥忍不住倦起脚趾,瞧着他认真专注的神情,目不转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窗外的阳光洒在他细长的睫毛上,投下一片扇形的阴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如同对待这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一般,小心翼翼的为她上药包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俊逸尔雅,目若朗星。宋翼遥第一次看见了面冷嘴毒小侯爷的内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个犹如阳光一般温暖的人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于昨日发生的事,宋翼遥心中疑问万千,却不知该从何问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来气他奋不顾身,可是自己有什么资格生气,别人相救,是恩情,怎能再埋怨。她犹豫了许久,才说了一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昨天的事,是我连累你了。多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唐景若恢复了他一张口就欠揍的本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侯爷现在是你的侍卫,做这些事不过是理所应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午,宋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越识一言不发的呈上两封书信。齐钰在一旁解释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大人,已经查出了宫里的刺客是谁了。并截获联络书信两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倒是比预想中还要快,看来能力不错。宋翼遥接过书信,翻了翻,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道:“不错,你们辛苦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钰纠结的看着那书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什么疑惑的地方,直接问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人好像并不诧异,月昭仪为何会是南田的细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昭仪,土生土长的皇城人,父母均在。竟然是南田的细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昭仪进宫五年,除了刚开始的两年会同家人见面之后,接连三年都以生病为借口躲开家人的会晤。你们觉得会是因为什么原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钰捂住自己差点惊呼出来的嘴,压低声音,“你的意思是,月昭仪已经不是月昭仪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翼遥点头,默认了他的说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田来的细作在宫里玩了一出偷梁换柱,冒名顶替。虽然难,但是一旦成功,就不会有人怀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昭仪是出了名的美人,她暴露的可能性很大。三年,这么长的时间,她怎么藏这么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齐钰心中还有疑惑,他是个案痴,每次遇到不明白的点就是昼夜不歇也要想明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若是查了,就会发现,月昭仪接连告病,已经许久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平日宴会一律不参加。陛下也不会去她那,安安生生的在后宫里待着。自然不会引人注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翼遥话中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但是齐钰听完他的话,恍然大悟的同时还是忍不住自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调查应做的再全面些才是,毕竟很多时候遗漏的地方很可能就是关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