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夫为君纲

卷三 百世劫:莫莲生卷第四十四章 情窦绵心

[更新时间] 2018-11-09 11:31:57 [字数] 3090

见莫莲生身处险境,那名俊子心急想救,却只见凌空飞落一个白衣的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踩住刺客的剑,飞脚一踢,把这个刺客踢晕过去了,十分厉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落在地上,走过去扶住颤颤巍巍的莫莲生,轻轻拍着他的背,轻柔道:“莲生,莫怕,我在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莲生只点头,不说话,他已经说不出这种心潮澎湃的激动心情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终于制服了所有刺客,南安寺也安定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援军才迟迟赶来,那名俊子把他们狠狠训斥一通,他却是莫莲生想见的太子龙俊遥,他正想找莫莲生致谢时,莫莲生和宣漓都双双不见,心存疑惑,把南安寺整顿好,捉住剩余的活口,准备严加拷问,问出缘由,其实他不用问得太清楚,他心里已经有了那个人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离开南安寺的的宣漓背着惊吓过度晕过去的莫莲生,半路遇到柳窍,他并没有去南安寺,直接去的京兆尹府通知他们,他本已猜透了宣漓的意思,就不打算去打扰宣漓和莫莲生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看见宣漓背上的莫莲生,脸色苍白,他正要怒问,宣漓却一本正经说道:“他被南安寺的景象吓到了,今天晚上恐怕说不好了,我同他睡在一起,看看他有无异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窍咬牙切齿道:“占我家公子的便宜,宣漓公子也不要这么明目张胆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乐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宣漓竟也不反驳,直接承认,把柳窍气得够呛,他实在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他家公子可算是栽在这个人手上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到客栈,宣漓把莫莲生抱回房间,放平在床上,给莫莲生打了一盆热水,关上门,给他擦洗身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柳窍被关在门外,他气鼓鼓地坐到楼下喝茶,眼睛不时瞟向楼上莫莲生的房门,里面动静几无事,他还是比较担心莫莲生,只是没想到宣漓竟然会屈尊给莫莲生擦身,说起来,莫莲生的这一位表哥对莫莲生着实不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莫莲生的房间中,一盆热水不时蘸弄,宣漓解开莫莲生的衣襟,露出他的上半身,给他擦拭身体,他心绪平静,只当做在做一件寻常事情,莫莲生十分乖巧,在安睡中一动不动,任宣漓摆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这种事情,宣漓真的从来没有做过,所以下手不知轻重,拿着布仿佛在刮着莫莲生的身体,莫莲生也不由得颤抖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宣漓看他眉头紧皱,心想着他不大舒服,便轻声问道:“是不是我太粗鲁了?我轻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莲生也点头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宣漓这时候才慢慢柔柔地擦拭莫莲生的玉体,见到莫莲生眉头舒展便是好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身擦拭完,宣漓给莫莲生褪去外裤,仍是尽心竭力给他擦拭,他边说道:“我那时听到你心里在喊我,所以我就赶过来救你你,幸好及时。我往后也不会再让你冒这种险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莲生轻轻应了一声,在朦胧之中他听到宣漓熨帖他心的声音,他忽然想明白,宣漓之于他是一种怎样的感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以前他曾经想过顺从莫公的意思,与楚依依嫁娶,平凡地走完这一生,只是后来的遭遇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他失去了所有,失去了对外界感知温暖的心情,心门封闭,叶非欢是破门而入,却也只是浅尝辄止,而宣漓轻轻推开他的心门,为他迎来一束光,照亮他灰暗的角落,驱散了他心头的阴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前,他是不敢想象,他会把一个男子放在心上最重要的位置,他原本应该遵从世俗男女的约定,娶妻生子,但是若是身边这个人开口,海角天涯他也追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本在尘埃里颠倒,终有人将他捞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宣漓细心帮莫莲生擦拭身体后,坐在床边,给莫莲生整理衣衫,衣冠楚楚,一丝不苟,连衣角也掖平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莫莲生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一双晶莹的桃花眼转向宣漓,溢出丝丝的柔情,他眼中微有闪烁,却一把抱住了宣漓,把自己整个身体贴上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莲生嗫嚅道:“宣郎,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已情动,却不知该如何说出口,那句话就在喉咙里上下,只待一个契机说出口,才能算落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宣漓微微一笑,把手按在莫莲生的头上,微有扎手,却不舍得放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莲生,说出来,我想听你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莲生俊脸微红,把头埋在宣漓的脖颈处,一时脸红如烧,他又不敢看向宣漓,只是心里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喜悦之情,想要告诉宣漓,就要说出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莲生:“宣郎,莲生念你,不敢妄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宣漓:“我不是一开始就说了,我心向你,绝不放开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莲生一愣,他嘴角微扬,低头索吻,就吻在宣漓的脖子上,本只是蜻蜓点水,却让宣漓发觉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宣漓见此,拉开两人,他倾身往前,含住莫莲生柔嫩的双唇,深情吮吻,两人缠绵在一起,竟难舍难分,忘情忘我,不分彼此,只觉得这一刻脉脉含情,深情不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吻而止,莫莲生脸色大红,他大赧大羞,随即卷过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不肯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宣漓这回知道,莫莲生是实实在在害羞了,他嗤嗤一笑,不再说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他情窦初开的年纪也被容樾挑弄,但都是点到为止,他们从没有像现在这么亲密接触,他知道那些事,但他都并不动情,只是他毕竟已经成年许多年,但他一直想吻这个人,这个人是容樾,也是莫莲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晚整夜,莫莲生就这么闹着别扭,宣漓也和自己闹着别扭,一夜枯坐而过,所有的情绪都如过眼云烟,但只有今晚,那些莫名的情动都是刻骨铭心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日下午,莫莲生与云如贺约定在客栈楼下喝茶,却不想宣漓、柳窍两人也要跟着一起来听故事,云如贺并无介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这里,云如贺也说出了自己是央夏国使者的身份,在云如贺心里,那一段尘封往事已经有四十年之久,但他仍然历历在目,只因为他曾经惊吓失疯,记不得许多事情,只记得龙纹玉佩和聂子英,后来被云辰唤醒,他对这件事情更是铭记终生,他又一遍地说起自己对聂子英的敬仰和敬佩,只是后来聂子英经历太多,无故失踪,他再找到他的坟时已是一座枯冢,云如贺追寻着像聂子英一般强大,也追寻着像云辰一样坚毅,如今他走出半生的岁月,才有些悟到当年的事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莲生和柳窍听故事听得津津有味,也不由得感慨往事不堪回首,莫莲生也说了自己的故事,道出真实身份,一时唏嘘感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后分别时,云如贺再把龙纹玉佩赠给莫莲生,莫莲生难以承受,“我已经有玉,使者如此贵重的东西我也收不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收下也无妨,只是我如今已经不再需要这个东西了,我曾经欠他的便还在你身上,我也心安,但愿这块玉佩能帮上你的忙,你有了这块玉佩,便是我央夏的贵客,如若你官场,两国周旋之中,你拿着这块玉来找我,我定会帮你的,也算我们相识一场,相识本缘,前世今生都难遇到的。”云如贺说道,莫莲生也只好收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多时,央夏和慈昂两国结盟,一消前仇旧恨,共同对敌西蛮。后来太子派人到客栈邀请莫莲生,两人交谈十分和谐,互为知己,莫莲生在太子府中做卿士,在玉州城太守和灼婪(叶非欢)送来莫家之案的翻身证据后,太子帮莫莲生平反,莫莲生也谋得一官半职,借此引出皇子龙俊迟种种罪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终龙俊迟处死,他的侍妾楚依依也自缢身亡,有人唏嘘楚依依情至追随,有人唏嘘楚依依是无颜愧见莫莲生,楚依依死之前莫莲生都不肯再见她一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冬去春来,生气满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莫莲生的府邸中,他和宣漓种下满庭的桃花都开了,他原先光秃秃的头也生发长出许多头发,两人一如往常,有时品酒桃花树下,有时嬉戏温泉池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某日,桃花谢落,桃果初结,宣漓怅然而立,莫莲生走进道:“你是不是要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快了。一年之期。”宣漓点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天之期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早就知道你不是我的表哥,你是我的梦中人,那个人是我心往而不能及的人,如今能遇上,只能说,仙缘有时,劫定终生。”莫莲生坦然笑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走后,你可过得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试才知。不过,我们纠缠不清,我撇不清,你也别想撇清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莲生摘下才半青不熟的那只桃子,自己咬一口,便把这个桃子递到宣漓面前,宣漓笑而不语,低头吃完莫莲生手中的桃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分桃为结,永结同心。如今我也是你的人,你也是我的人了,可不许赖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莫莲生突然有了一股容樾的气度,宣漓自然点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宣漓离开回到仙界后,莫莲生辅佐太子登基为皇,治理国家,平匪患,治水渠,结交央夏,富百姓,莫家重振,修私塾,他年仅二十八岁便出任宰相,天下太平,两年后莫莲生未过三十岁大劫,不治身亡,死因不知,举国上下,万人哀悼,流芳百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脸红]
《韩非子·说难》:
弥子名瑕,卫之嬖大夫也。弥子有宠于卫。卫国法,窃驾君车,罪刖。弥子之母病,其人有夜告之,弥子轿驾君车出,灵公闻而贤之曰:“孝哉!为母之故犯刖罪。”异日,与灵公游于果园,食桃而甘,以其余鲜灵公。灵公曰:“爱我忘其口味以啖寡人。”及弥子瑕色衰而爱弛,得罪于君,君曰:“是尝轿驾吾车,又尝食我以余桃者。”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