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夫为君纲

卷三 百世劫:莫莲生卷第四十三章 浑水摸鱼

[更新时间] 2018-11-08 08:00:01 [字数] 3370

等柳窍从京城中打听消息回客栈后,他便到莫莲生的房间中,宣漓也过来一同商量了解京城这半年来发生的事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自从皇子龙俊迟从玉州城带回一个曼妙娆丽的女子楚依依,便每天花天酒地,他动用私权抄了莫家,自以为做了一件顺心的事情,在京城之中愈发肆意狂妄,出入花楼,暗筑钱坊,强抢民女,私养娈童,府内美女男宠无数,无所不为,他的花花之名早已传遍天下,若不是他背后的家族撑腰,谁都想把龙俊迟给踹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过,楚依依跟随龙俊迟到京城,自始至终都没有名分,只是以一个姬妾的身份相随,她心里亦愁苦,可怜她年纪轻轻,就要面对明枪暗箭,她在这泥海沙淖中挣扎,慢慢也与之同流合污,便得十分凌厉,前几天在京城中龙俊迟惹出大事,打死了一人,楚依依借权摆平,才了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人,不再是从前的人,等到墨染心湖,早已面目全非,只能说一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龙俊迟却丝毫不在意声名之事,只是百姓中早有怨言,无可奈何,他看似花天酒地,不理太子储位,只是放浪形骸,挥霍无度,亦惹得朝中大臣不满,龙俊迟也曾受过刺杀,只是都一一躲过,安然无恙,让人气愤不已,民间谣传他是天命转世,正因如此,当今慈昂国的皇帝也颇宠爱他,只是太子等人已视他为眼中钉,欲除之后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连柳窍也小声道:“这皇子也真是命大,如此招人嫌,胡作非为,竟然次次都活下来了。”柳窍却都说轻了,许多人恨不得龙俊迟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默然思索,莫莲生不解:“明明龙俊迟是众人之敌,我们为何不能和他们结成同盟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龙俊迟是一介皇子,不是普通人,暗地里其实不是什么好名头,明面上的才能让人口服心。我们连着玉州城的事情,将他这数年来的恶行串在一起,借由太子之手,才能瓦解他,先在还差一个导火线。”宣漓说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宣漓起身走到窗边微微推开窗户,在楼上这一片窗户望去,客栈外车水马龙,热闹的队伍在游街表演欢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匹快马冲开人群,黑色的信使驰骋跑向皇宫递送加急的信件,暮色沉沉,南面不远处传来的一声磬磬钟音让宣漓猛然抬头看向寺庙的方丈,这时候法会还没有停止,那钟声却十分不正常。*|?!+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宣漓回过头看向柳窍问道:“柳窍,你可打听到今天太子在哪里吗?央夏国和慈昂国两国僧侣的法会在哪个方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今天太子代皇上主持法会,应该和两国的僧侣在一起,在南安寺中,在那个方向。宣漓公子,有什么事情吗?”柳窍惑然,起身替宣漓指明方向,正是他眺望的地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或许有大事发生,”宣漓沉吟,立马拉起莫莲生,他对柳窍说道:“我和莲生先过去,在南安寺会合。”他抱起莫莲生,捂着莫莲生的眼睛,飞窗而出,飞檐走壁般,十分轻盈,几步便横越过街道,跳到另一处房屋,莫莲生讶然大呼,不解宣漓的意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柳窍见宣漓带着莫莲生着急赶往南安寺,都要飞过去了,他心里也想同他们一块过去,只可惜宣漓只偏心莫莲生一人,不带他一起,他只好自己跑过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看着宣漓抱着莫莲生飞远,他嘀咕道:“宣漓公子太凌厉了,这么心急,难不成发生了什么事情?索性公子同他一起,也出不了什么事情,我安心些就可以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飞檐走壁,凌波轻步,宣漓一手抱过莫莲生,捂着他的眼睛,十分轻快,莫莲生无辜问道:“捂我眼睛做甚?难不成我恐高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宣漓微微一笑:“我怕你反应不过来,你还是不要看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偏要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莫莲生掰开宣漓的手,看到脚下凌空的土地,眼中掠过一丝惊慌,不由得抱紧宣漓,片刻才缓过神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问道:“我们要去南安寺做什么?难不成太子会在南安寺会遇害,我们要特地去救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真是一猜即中,我们要去救你未来要效忠的人,此时若能出一份力,他必定对你青睐有加,何乐不为?其实慈昂国京城暗蕴风波,我刚才出去走了一圈,也觉得风云涌动,而且央夏国使者并没有住在驿站,而是在我们客栈,你应该还见过他。”宣漓说道,细细说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怎么知道我见过一个人?他是央夏国使者?”莫莲生大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怎能不知道,只是那名央夏国的使者,或许察觉到什么,才在此就宿。你听我说来,慈昂国京城十分凶险,暗潮涌动,有许多未知的危险,在皇家,刺杀遇险都是家常便饭,他们时时刻刻提防着,所以我看到一处快马加鞭的急信,听到南安寺不平常的钟声时,我就知道,危险来了,你的机会来了。虽说皇家的事情不要掺和,但你若不以此为契机,就很难翻身,我不会让莲生你陷入险境,危险的、不快的事情我都会替你做了,就当......弥补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宣漓难得多话,却有些废话,莫莲生迷然地看着宣漓,心生疑惑,没有问出口,只是依偎在宣漓的怀里,浅浅的笑靥在莲生的唇角绽放,灿若春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点步飞移,宣漓极为轻快地抱着莫莲生来到南安寺的山坡上,在这里他们已看到南安寺已经乱成一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突然闯入的一批批刺客在宁静祥和的南安寺大开杀戒,把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僧人和平民杀掉,滥杀无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这里镇守的太子领衔的御林军没有及时发现,死伤惨重,御林军紧急调军,却迟迟不见援军前来,央夏国和慈昂国的僧侣有些会武功,奋起反抗,终究不敌杀手的狠厉,他们退守大殿之中,还有些零落的僧人在他处躲藏,不敢应敌,太子率众围成的三道防线已经破了两道,如若突破了最后一道防线,在南安寺的所有人必死无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时已经容不得多想这些人来自何处,太子的人也没有多少,只能勉强反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山坡上,宣漓进入南安寺之前嘱咐莫莲生道:“莲生,你不要乱走,就在这里呆着等我回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嗯嗯,宣郎你千万小心!别太担心我,我也不是那么笨的。”莫莲生回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宣漓只轻轻一笑,他便飞身进入南安寺中开始清理突如其来的刺客,他武功高强,身法出神入化,即使不使鸣空剑,他也能匹敌万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正在南安寺中清理刺客时,莫莲生唯恐自己被刺客盯上,他从山坡上滑落下来,从偏门进入南安寺里,南安寺内血流成河,血与雪融在一起,更为怖人,再没有一个寺庙应有的安定祥和,他见血不适,心里十分害怕。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莫莲生本也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他也不似宣漓一般会武功,有万钧之力,但他在高处观察,比旁人看得更清楚,他记忆惊人,已然记下刺客的行动轨迹和藏身之处,若能帮上一些忙,将这些情况告知,他就算不是无用之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才走几步,一群人朝这边走过来,粗声隐厉,莫莲生战战兢兢,不敢动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只见一个衣衫带血的俊子执剑领着几个穿铠甲的将士,愁眉苦脸,为杀入南安寺的刺客而苦恼,他们走近看见形单影只的莫莲生站在原地瑟瑟发抖,以为是落单的南安寺的和尚,无处躲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个俊子看着莫莲生声音轻缓说道:“这里不是你久留的地方,沿着这条路过去,躲到大殿里,你或能无事,在外面十分危险,不要到处乱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莫莲生压下心慌,他一个弱弱书生,斗胆开口:“多谢......我......我刚才在山坡上看到刺客的行踪,我知道他们的掩藏之处,他们出其不意,我们必须攻其不备,眼前情况迫切,可否.....允许我给阁下带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不知道自己语出惊人,让人眼前一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俊子沉眸,他不愿意弱者为他冒险,他见莫莲生弱不禁风,又不知他话的真假,不敢轻易冒险。*|?!+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其他人心切,劝阻俊子一试,莫莲生说道:“援军未到,若不快些行动,我们还能撑多久也未可知,若是太子殿下得知,想必也会一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嗯。”*|?!+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俊子终于应允,他召集在南安寺中可以调动发动攻击的御林军,大约有十几人左右,都是精兵强将,由莫莲生带路,他们绕过重重防备,那些刺客竟也未发现,俊子问起莫莲生姓名,他只说自己的法号善尘,但他现在一举一动都已不是和尚的模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俊子轻哂:“你不是这家和尚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让阁下见笑了,我原是在扶微寺出家,如今才还俗,准备在京城扎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俊子问道:“南安寺出事,你怎么会在这里?比其他人还洞察到呢?”他心疑,未敢全信莫莲生。*|?!+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实不相瞒,与我同来的还有我一个朋友,他武功高强,早已先去清除刺客了,我比不上他,只觉察到刺客的掩藏之处。到了,阁下率人从此处分三路突袭,必定能够擒下刺客,留下活口,问清他们的来处,看看是谁敢在这种时候扰乱法会,伤及太子殿下。”莫莲生说道,十分坦荡,不同其他人前去,俊子非要拉着他一起,莫莲生无奈只好和他们一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正如莫莲生所料,这里的隐蔽之处聚集着大量刺客,准备发动第二轮攻击,攻陷南安寺,彻底绞杀里面的人,御林军三路突袭,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些刺客大多被斩杀,不敌齐心协力的御林军,捉住了活口刺客却服毒自尽,尽主之忠,这种死士最让人头疼,稀稀零零的,刺客被杀的落花流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个刺客看见角落里的莫莲生,翻身跃过御林军握剑刺向孤单的莫莲生,莲生僵住,无法动弹,以为是自己的死期将至,他心里惶恐万分,脑海里只想到宣漓一个人,嘴唇不由得轻声念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