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皇子对我不怀好意

卷一 谁家年少足风流54 子长

[更新时间] 2018-11-09 19:39:14 [字数] 2486

淑妃再度有孕,生下了比儿子齐璟小三岁的昭阳公主齐瑶,皇帝宠爱小公主,时时探望,这便偶然见着了在此处照看弟弟的秦淮,惊讶问这个品貌端正的秦家长子怎的年已九岁都尚未入御书馆,秦淮自不好言遭家中忽视,只道父祖怜惜自己性子内向怕与人往来便耽搁几载,自此奉皇帝之令入御书馆念书,与谷夫人所出二弟秦潇一道,于诗书一道上颇有天分的秦淮甚得先生青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年后除夕家宴,已经五岁的秦洵据说随母亲林初回林家赴宴,而说来讽刺,秦淮身为秦家长子竟是十二年来第一回有资格踏入祖父所居的安国公府共宴新春,却遇上了个不知有意无意安排的尴尬境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除夕宴上的入座次序有着严格的尊卑长幼之分,而他们孙辈中最上的两个座位,一供嫡,二供长,本该供与长子的座位原本因秦淮从未到场过一直是秦潇落座,此番秦淮在场,秦潇并不好落座长子之位,然秦淮也并不妄动,此番祖父既吩咐父亲携他来此,他想看看祖父作何打算,至少要等祖父当着众人的面亲口让他落座长子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长兄不动,秦潇也不宜先动,兄弟二人并排而立,尊位上的祖父却迟迟不出声,兀自垂眸将盘中炸得酥香的花生米一粒粒夹入口中,间或饮上一口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哥,莫与祖父僵持,入座吧。”身旁十岁的二弟低声劝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不动,无声紧盯那刚眉硬目的老国公,自是不甘先服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哥哥!我们快去坐吧,站在这里做什么?”谷夫人所出之女秦渺拉扯着秦潇的胳膊便要将他扯去长子位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潇阻止妹妹:“不可,那是长兄之位,待大哥入座你我坐在下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往常不都是哥哥坐那里,为什么这回不能坐?我偏不!还有那个秦洵既然不来,为什么还要给他备个位子空着,多费事!大不了我去坐!”秦渺撅着小嘴不乐意,什么长兄,母亲说那人就是个低贱舞姬生出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渺不要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个座位,吵闹拉扯,像什么样子?”祖父总算开了口,语气不悦,却依旧未明说座位如何分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渺闭口立好不敢多言,虽然母亲与同母哥哥一贯宠溺她,她还是不敢在严厉的祖父面前多造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边孩子嚷声刚止,那边欢快的童音混着哒哒脚步声从门外渐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哥!”糯团子一样的秦洵进门一头扑进了秦淮怀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淮诧异:“洵弟?你不是在定国公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洵皱着小鼻子:“舅舅家新添的小弟弟哭得好吵哦,我就来这里玩了,小孩子好烦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淮心道你婴孩时候哭闹起来可是震天响,哪来的脸说人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洵还算守些规矩,朝尊位上沉默不言的秦傲见了礼:“孙儿拜见祖父。”说完便不管不顾地挽了秦淮的胳膊往并排的嫡子位与长子位去,“快坐快坐!我好饿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渺跺脚急道:“那是我和哥哥的,你在做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坐什么?坐位子啊。”兄弟二人落座完毕,秦洵双手撑着两边腮颊无辜地眨着大眼睛,“我为嫡,他为长,我二人坐不得此处?你又是谁个生的,敢同我嚷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了!一个两个的,吃个饭都不安宁,振海,你教的好儿女!”秦傲明显动了怒,一众主仆噤若寒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他并没有制止秦洵所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洵晃晃脑袋毫不在意地笑,老头子想训的其实就是他嘛,见不得自己在他老人家面前张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儿子失职,父亲息怒。”秦振海忙安抚父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淮瞥了眼身旁笑嘻嘻的三弟,低声道:“多谢洵弟。”他知道他是来解围的,从定国公府回来大约是林初的授意,这对母子在某些时候如出一辙的敏锐澄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弟扬着天真的笑靥看他:“啊?大哥说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做儿子的显然还擅长装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什么。”他道,转头去受了二弟秦潇代妹妹致歉的敬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月初几日林初留府,将军府在严寒冬日里炖了热腾滋补的鸡汤,往林初处送来了一整只鸡,恰巧秦淮拜谢安国公府除夕宴时林初授意秦洵解围之事,林初便留他一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将军客气,我住处有的。”虽然送去给他的不会是什么好部位就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先这处喝些,不妨事。”林初说话总是给人一种冷淡的感觉,但长久相处下来,秦淮知道她其实待人挺和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谢了一谢,依言坐在了秦洵身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洵双手捧着碗往母亲面前举,林初接过他碗给他盛汤,他便抱着小脸满是期待的模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我跟你说,姨娘家的归城表哥可好了!昭阳跟我抢东西他都替我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要总欺负昭阳,一个男孩子,跟比你小的姑娘家争抢什么?”林初教训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洵不服气:“是昭阳总爱欺负我,你问大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淮思忖了一下:“昭阳公主的确性子活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看吧。”秦洵得意地晃着小脑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洵弟也大差不离。”他话出口时愣了一愣,似是没想到自己竟然脱口开这样的玩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见没有?”林初将搛进了只鸡腿的一碗汤放到儿子面前,顺手往他脑门上敲了个板栗,拿过秦淮面前的碗给他盛了同样的一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淮微怔地看着碗里一只冒着热气的肥美鸡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俩一人一个,不争不抢,都有份。”林初这样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淮舀了口热汤入口,含了半天才咽下喉,忽然觉得鼻头有些发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能默默无闻,也不甘默默无闻,秦淮本就于诗文书法一道上天赋异禀,多年沉淀,于十五岁那年以一篇鸿丽的《长安赋》出手得卢,惊艳四座,连皇帝都听闻风声讨去一阅,观其描宫城处文辞藻丽,摹风光处刻雾裁风,且一手书墨画沙印泥行云流水,不禁啧啧称奇,赞此子惊才绝艳,实为雄文大手,埋没可惜,当下便下旨将堪堪十五岁的秦淮拜为礼部郎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秦淮领了旨,秦振海奉命带其进宫觐见一回,皇帝问起其表字,秦振海愣了愣,这才记起这个忽视已久的长子似乎并无表字,正思忖是否当即思一个出来应与皇帝,却闻长子从容应道字唤子长,他皱了皱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出了宣室殿他问长子:“你这是埋怨这些年府上冷待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十五岁的少年舒眉朗目妍若好女,朝着自己父亲微微一笑:“子长并不责怪旁人不将我作将府公子相待,只未免寒心十五年来父亲第一回正眼看我这个儿子。”语罢他再不理会父亲,独自离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一回正眼看他的还有祖父安国公秦傲,听闻上将军长子秦子长拜为礼部郎中,他也不拖延地当即差人将秦淮叫去了府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国公目藏锋芒地冷冷看他:“秦子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亦毫不示弱地微笑回视:“同萁之豆,舍丰逐柴,长子末置,是为子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他将表字“子长”末字念作“长短”的长,因而非有心之人并不会反应为这是在倒反“长子”一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祖父恼怒地扔来手边茶盏,正中他额侧,力度之大,茶盏应声而碎,碎片散落一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真是了不得!”他闻这上了年纪的老者沉嗓中起伏涛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笑了笑,毫不在意额上细流而下的鲜血,从容理衣,朝祖父行了一礼离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