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少侠出没,请注意

正文第073话 出乎意料

[更新时间] 2018-11-09 21:43:27 [字数] 3061

随着王子登基日子的临近,王子的老师也越发来得勤快了,他过来是要告诉冠松等人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总是叫嚷着自己无力回天的挫败感,这一次,他过来是要告知王后他们拿着兵符要调集王国周边的守军,还描述了大致的守军位置和王后召集的人和时间,却没有说是否要让冠松等人去破坏王后的行为举止,哪怕是去偷兵符。也聊起了王子登基工作的一些准备事宜,也只是聊聊而已。说一会儿话,也就告辞回去了,这一下让冠松他们顿时云里雾里,不知道王子的老师是要等待时机还是什么,他分明不乐意看到流血事件的发生,却没有请求冠松他们去阻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一日,晴空万里,无云有微风,风吹动了皇宫外面的锦旗,将士们密密麻麻地围住了整个皇宫,这些将士都听命于王后。王子刚戴上王冠,王冠前的垂须在微风中摆动着,他尚且稚嫩的脸庞上虽然有着坚毅十分,却看着着千军万马,无可奈何,这里的人并无一人听命于他。这些人马首是瞻的是他背后的那一个硕长的女人,发髻高高盘起,不苟言笑地站在那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此刻,皇宫下在马上叫嚣的是一个年轻将领,“趁早打开宫门,免了血洗皇宫。”他手上的长枪高高举起,枪尖儿就对着王子。王子紧抿着双唇,没有说什么,今天清晨才戴上的王冠,从来没有在什么事情上树立过什么威严,却已经要被一个匹夫指着鼻尖叫嚷着退位。王子无言以对,身后的母亲并没有发出什么言语,没有表情,没有举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子期待的目光扫过了他的母亲,母亲神情冷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的目光看向了他的老师,他的老师满脸的关切,却是欲言又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只能是紧闭宫门,闭门不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子焦急地在皇宫中走来走去,王位上放不下他焦作不安的身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后一直不言不语,不声不响。^=~@+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诸位大臣也都是屏住自己的呼吸。^=~@+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冠松看到王子的老师,向前移动了半个脚掌,却又缩了回去,他有事要说,却欲言又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样压抑的气氛一直延续到了夜幕的降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大殿之上,玉袍皇冠在烛光下色彩鲜明,朝臣的衣服都格外地艳丽,衬得每个人的脸色越发暗沉无光。 冠松轻移着自己的脚步,慢慢地挪到了王子的老师身后。“接下来会怎么样?”冠松小声地问。 “被困三日之后,皇宫内的粮食紧缺了,再过三日,弹尽粮绝,只能大开城门。”王子老师的眼色紧了紧,却没有再发出什么声音。“打开城门之后呢?”冠松追问说,王子的老师看了看王子,又看了看王后,再没有理会过冠松。^=~@+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现在距离宫门打开只有六天,王子的老师即使不能改变什么,不是也应该多说一些关于之后发生的事情吗?冠松百思不得其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冠松走出大殿,登上了宫殿的城墙,城墙下的士兵都是满身戎装,站的笔挺,就在不远的地方,有一些士兵就地安营扎寨,他们早有预备而来。王子的老师看来所言非虚,攻不进城门,也能够困死你在宫门里,让你自己不得不出来接受你自己的命运。被困六日,弹尽粮绝,王宫里的血腥要再一次重演一遍历史。^=~@+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要怎么样才能解决这一个危机呢?”冠松无奈地在城墙上吹着风,看着营外的火把在风中热烈地燃烧着自己的生命。“如果宫门被破,自己和冠峰他们会不会也有危险呢?这破阵一说到底是要保护皇宫呢?还是其他的什么?”他轻轻地长叹了一口气,王子的老师只是告诉自己要发生的事情,说着自己无法解开这时空循环的懊恼,却从不开口说起何时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解决了这一场悲剧。“难道他并不想终结了这一场他自己导致的迷梦吗?”冠松摇摇头,对于自己突然冒出的这一个想法他感到十分地困扰。他分明又想起了王子的老师请求帮助时的眼睛和他跪下来的膝盖,还有他近乎癫狂的叫声和奔走的样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冠松无奈地摸过了自己的眉头,那里纠结着自己的不通思绪。^=~@+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一双手轻柔地放到了他的肩膀上,捏了捏,冠松回头一看,是杜鹃和香玉他们。^=~@+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出来透透气,不想这破阵却赶上了云彩国的灭亡之期。”冠峰颇有些无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们说这一阵法阵该怎么样去破除呢?”香玉问道。“应该是要终结这一逆天道术导致的时光倒流和循环往复。”杜鹃分析说。“说得很有见地,只是我们并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解开这时间的谜团?”冠峰的眼睛看向了冠松。^=~@+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冠松沉吟半晌,“王子的老师也一直想要终结这一场迷梦,但是他并不能,因为他说过,他不能影响到事情的任何走向和结果。所以我想,如果宫门没有破,王子没有死,或者这变化就能够打破这循环,让事情出现一线转机。”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敌强我弱,皇宫里储备粮食并不多,宫门肯定会被攻破。主动投诚才是唯一出路,那样也算是改变了事情的发展。”冠松加上这样一句话,确实,这是无奈之举中最为上佳的选择了。“可是应该怎么劝说王子主动放弃王位,保全自己的生命呢?而且这道术本来就是逆天之举,王子如果活下来,也就是一个不存在的人堂堂正正地出现在了阳光下。”冠峰的担心不无道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王子现在的生,即将的死或者即将的生,都是一个错误,他就已经消失,就好像云彩国也已经不复存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大家正讨论时,王子的老师款步走来,他沉静,并不像刚见冠松等人时的那样激动。他知道所有的事情是已发生,将发生的已发生。他想改变却说自己不能更改半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他走到冠松的面前,指着下面的兵营说,“等一下,有一只火把会被风吹倒,点燃了一个兵营的帐篷,然后有人来灭火。”话音未落,一只火把如同王子老师所说,帐篷着了,火也很快被灭了。“六十多年前,也是这样的时间,这样的晚风,这样的皇宫,士兵们把这里围得水泄不通,再过三天,只有王子和王后和一些将领能吃上饱饭了,再过六天,皇宫门打开,王后满腔欢喜地准备再当上女王,可是,王子被杀,自己也不例外。紧接着,内讧的群臣纷纷站队,最后血流成河。云彩国的皇宫里只有尸体和鲜血。”他的声音平和地没有语调,却让人听了不由自主地心中冷。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时你在哪里?”沉默的众人里,冠峰突然问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吗?”王子的老师自嘲地笑了笑,“我一直在这里,看着云彩国的点点滴滴,看着皇宫里的王子,王子就死在了我面前,他的眼睛信任地看着我,我一直把他护在身后,只是那一刀劈下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躲开了,王子的王冠上也沾满了鲜血。”他说得很是沧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说自己不能改变任何事情,做什么都是无用功?你为什么不去偷兵符,为什么不阻止或者改变登基的日子呢?”冠松顺口说道,可是王子的老师并没有回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或者皇宫内有没别的地道出口,你把王子带到别处先躲上一会儿,也可以避开那把刀呀。”说话的扎髻童子,他一个小孩都明白的道理,王子的老师不知道吗?难道事情真的想他说的,没有办法改变吗?王子的老师并没有回答,只是脸色越发地阴沉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其实,我想到一个办法。早点投诚。”冠松对王子的老师说,“这样在一瞬间就终结了时空循环,即使结局不圆满,但是也瞬间改变了这时空的运行规律。”冠松看着王子的老师,他希望能得到王子老师的肯定。可以并没有回答,王子的老师低着头,一直低着头。突然,他抬起头,嘴里呵呵地冷笑了两声,紧接是大笑声,他又变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觉得你能做到吗?你能理解我为我的梦付出了多少吗?虽然是残破的旧梦,但是也是我唯一的心念了。就算结局不完美,可是你要让我仅剩的这一些时光都消逝得无影无踪,再无一丝的接触的可能吗?”王子老师的声音悲凉凄厉。他的手中突然亮出了一把银色三叉戟,劈头盖脑地就往冠松等人的身上戳去,嘴里还不住地叫嚷着,“我宁愿每日里看着自己的云彩国覆灭,也不愿意连梦都要失去。”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冠松等人好不容易躲了开去,这时心中才明白,不是终结时空循环困难,而是施展道术的这一个人他压根不后悔自己施展的这一道术,哪怕明知是梦幻,明知会是悲凉的结局。如果有机会,他一样会一样的事情。冠松等人对视一眼,手中纷纷亮出了兵器,玉剑,软鞭,双刀,巨斧还有暗影,杜鹃就站到了最后排,手中紧紧地握住了石块。一对多,王子老师并不见得能讨到便宜。^=~@+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