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傲娇夫君,不禁撩

正文第五十三章:出状况了!

[更新时间] 2018-11-09 20:52:53 [字数] 3285

白梓清点了点头,说道:“这一拨人,并没有想除掉我们,他们或许是给我们提个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墨淡淡一笑,说道:“我现在啊!没有什么想法,但是他们若是,把我逼急了,我不介意做点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人相视而笑,随后就原路返回,找到了杨荻荣和萧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承看到二人回来,就上前说道:“刚刚那一拨人,不是皇上派来的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梓清点了点头,杨荻荣说道:“这些人,应该是藩王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梓清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是藩王的人,这些人的脖子上,有黑色的印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墨摩挲着手,说道:“看来这京城内,该泛起涟漪了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哼!这件事情,我们就当作不知道,既然皇上,敢把我们支离京城,就一定会想到这一点,至于他最后怎样,那就不管咱们的事情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墨看着白梓清,有些疑问,就说道:“狐狸,你这话什么意思?这次漠北的瘟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杨荻荣和萧承,看着顾墨,默默的点了点头,白梓清说道:“就是你想的那样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墨双手握紧,此刻的他很是气愤,于是就说道:“漠北虽是边远地区,但是也属于永定啊!为何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杨荻荣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孩子,他的残忍,是你所不能想象到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后又看着白梓清问道:“可是他知道藩王要谋反,可是为什么,要让我们离开京城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怕我们结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萧承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有这个可能,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在赌,他赌的是,藩王不挥明目张胆的谋反,赌的是我们几人,都会死在漠北,无一人生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墨深呼吸了一口,接话道:“既然这样,那就给他施加点儿压力吧!让他尽快的知道赌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几人沉默,接着就各自上马,开始了赶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路上一行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赶着路,顾墨此刻离白梓清,两个马身,白梓清慢慢的赶上了顾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梓清知道顾墨是什么意思,就直直的看着顾墨,说道:“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墨眼神微暗,说道:“不然要怎么办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国家的主人,伤害百姓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这样的人,留着还有什么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梓清抿着嘴,看着顾墨,说道:“既然你是这样想的,那你答应我,若真的要行动,你不许出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墨抬着头,看着白梓清,笑着说道:“傻梓清,我又没有说,要我们自己出手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梓清挑着眉,说道:“那你的意思是···藩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墨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完全可以用他的手,来解决了皇上,但是这件事情,若成功的话,我并没想过当皇上,所以这个皇位,还是属于他们李家的,若失败,大不了一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梓清看着坚定的顾墨,说道:“阿墨,只要你想做,我就陪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墨看着白梓清淡淡一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几人连着赶了三天的路,在这天下午的时候,萧承支撑不住了,忽然晕倒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几人就找了家小客栈,落了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在几人进入客栈的那一刹那,杨荻荣就感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就回头看着白梓清,见白梓清点了点头,才慢慢的抱着萧承,进了房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梓清和顾墨等人,刚进房间的时候,楼下就出来了一位老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长老,神女已经安顿好了,就在您隔壁的房间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位老人听后,就问道:“这几天小娜,有没有再出现,之前的症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个人支支吾吾的,不想说出来,老人就眸眼微睁,看着这个人,说道:“若她有一点儿意外,那么你们就等着陪葬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人当着很多人的面,一下子跪了下去,对着老人说道:“大长老,这···这···不是我不想说,是神女不让说啊!他怕您再担心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长老叹了口气,说道:“你起来吧!我自己去看看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人迈着步子,上了楼,来到了小娜的房间,老人看着床上的人,再次的叹了口气,说道:“孩子啊!你的命可真是苦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罢就抬起手,运着自己体内的真气,灌输到女孩身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人突然发现,自己的真气与她体内的真气,产生了拉扯,她体内的那股真气,拉扯着老人体内的真气,想把真气拉到自己体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人连忙收回手,惊喜的看着她,说道:“难道,你要苏醒了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来占星师,这次是正确的啊!孩子,你这次算是因祸得福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长老自言自语的说着话,这时候女孩的眼皮动了一下,随后,手指慢慢的活动着,就在大长起身,想要给女孩掖被子的时候,女孩猛的睁开了眼,手一下子抓着大长老的脖子,眼神一片空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长老惊喜的看着她,艰难的呼吸着,脸憋得通红,女孩的手,猛地一松,大长老倒地,床上的女孩,也瘫倒回了床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长老醒过来后,看着床上的人,满眼都是欣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大长老守在床边,直到女孩再次醒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这边白梓清等人,看着床上的萧承,有些手足无措,白梓清用自己的真气,喂养着萧承,帮萧承压制着,体内蠢蠢欲动的蛊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杨荻荣看着萧承,说道:“他的这个情况,有点像上一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梓清点了点头,说道:“他们应该也在着家客栈里,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找他们,好好的商谈一下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墨和杨荻荣点了点头,顾墨思考了一会儿,说道:“还有个问题就是,他们肯不肯与我们商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梓清垂眸,说道:“先过了今晚再说,这件事情,我们急不得,而且既然我们知道到了这一点,我想他们当中,也会有人明白这一点,比如上次,杨荻荣说的那个老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人点了点头,想着先过完这一晚再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另一边的大长老,却是有些急,只见他喊来了,这几日照看小娜的人,问道:“神女是从什么时间,开始出现,现在这种状况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人哆嗦哆嗦道:“今···今中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长老思考了片刻,说道:“你下去吧!继续照顾着神女,没有我的吩咐,你就呆在屋内,不要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仆人连忙点了点头,就退了下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长老站在屋内,看着窗外,喃喃道:“看来是要挑个时间,去找一下那位小伙子了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夜很黑,天空中的月亮和星星,用他们柔和的光,温暖着黑夜中,不安的人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着漆黑的夜里,一个漆黑的人影,从一见屋内出来,而后又进了另一间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这间房内,已经站立了一人,只见这人,举着手中的火折子,点亮了屋内的蜡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后转过身,看着黑衣人道:“还请阁下, 以真面目面对我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黑衣人一愣,眯着眼睛看着白梓清,说道:“哈哈哈~~~,好那老夫就以真面目面对你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随后,黑衣人拉下自己脸上的黑纱,白梓清看着这个人,眼睛眯了起来,双手交叉,鞠了一躬,说道:“原来是乌疆的大长老,晚辈这厢有礼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长老看着白梓清,皱了皱眉头,说道:“小子,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梓清直起身子,说道:“晚辈姓白,先生可否记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长老皱着眉头,看着白梓清,而后又说道:“当年那个被劫持的孩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梓清点了点头,说道:“难得先生还记得晚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长老深邃的眼眸,听着白梓清看,白梓清不甘示弱的,看了回去,大长老看着他叹了口气,说道:“当年,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能把你给救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梓清笑着,说道:“先生不必心中存有愧疚,先生虽然没有救我出来,但是却在我最灰心的时候,给了我最大的鼓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长老垂着眸,看着自己的衣角,而后又抬起头,说道:“今日我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梓清看着大长老,犹犹豫豫的开口,说道:“我知道您来的意图,我也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在这里等着你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长老看着他,叹了口气,说道:“最近这几日,为了小娜的事情,我是心中很不安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知道她中了蛊毒,但是这东西一直留在体内,是有一定的危险的,我虽然知道几种印出来的方法,但都是很冒险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梓清皱着眉头,说道:“引出蛊虫,不就只有一种方法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长老看着白梓清,说道:“方法有好几种,只不过大部分书上,记载的只有一种,其他的有生命危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一种就是放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梓清看着大长老,示意他继续说,大长老看着,一脸求知的白梓清,说道:“所谓的放血,就是说在手腕处,割一道口子,然后引导着蛊虫,让它随着血液的流动,而流出体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要注意,在引导的时候,不能出任何的意外,还有当蛊虫,开始露头的时候,就要用和血液一样温度的水接着,不然的话,蛊虫会再次回到体内,从而对这个人的身体,造成二次伤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梓清垂眸,说道:“这个办法,我自己想过,我没有敢对我朋有下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长老点了点头,说道:“幸好你没有去做,不然的话,万一出个错,你的朋友的性命,可就没有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梓清点了点头,而后又问道:“先生,关于我朋友,和你们神女,什么时候见一面,然后开始引导蛊虫流出体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长老眸色微暗,说道:“这件事情,是我要给你说的一件事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梓清看着大长老的态度,立马正经了起来,说道:“先生您说吧!只要我们能做到的,我们尽力帮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