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仙剑奇侠传三后传

正文仙剑奇侠传三大结局、谁言别后无悔

[更新时间] 2018-09-25 12:57:12 [字数] 4076

景天大喊三声“我不想走”以后,就定在原地,在漫天飞雪中,身体缓缓的倒下,一双眼睛却还迷茫迷离的睁着,似乎是留恋着尘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雪见娇嗔着一脚踹在景天身上:“死菜牙,起来了,装什么死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期待中的和她对骂的声音并没有出现,雪见俯下身子去搀扶景天,却感觉到他的身子异常的坚硬冰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菜牙,你怎么了菜牙,你别吓我……菜牙……你醒醒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雪见把景天的身体抱到永安当房间里,就那么在他身边守着,哭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哭到泪干了,一头长发稀稀疏疏的掉光了也毫无所觉。她本是千年圣果,一到冬天满头黑发就会尽数脱落,但是此时的她两眼无神,根本没有丝毫的动作,她只期盼着眼前的人能够醒来,哪怕是继续骂她,打她,跟她吵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许久以后,永安当的门被推开,金银财宝永远嫌少的赵文昌走了进来,亮出他的嗓门儿吆喝了一声景老板,却没有得到人的答复,待他看清楚地上躺着的景天以及跪在身边的雪见时顿时吃惊地瞪大了眼睛,连滚带爬的跑过去,一边嘴里嘟囔着:“景天啊,你怎么就这么走了啊,你可是打败了邪剑仙的大英雄,你这一走,这永安当不知道要损失多少生意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跪在一边绝望的雪见听到邪剑仙这三个字的时候全身轻轻一颤,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似的,呢喃着道:“邪剑仙……蜀山,蜀山,去蜀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理会赵文昌,雪见就那么背起景天,朝着蜀山的方向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纵入云的蜀山栈道上,一个女孩正背着一个男人,一步步的向上艰难的爬行着。即便在寒冷的冬天,雪见依旧顶着风寒,保留着最后一丝神智,只要登上蜀山的大门,找到徐大侠,或许才能救活景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雪见毕竟是血肉之躯,终于还是在半路上晕倒,就在他和景天一起要滚下山崖的时候,一道红光从天边飞来,那是一只大鹏鸟,通体漆黑,身上覆盖着一层淡淡的红光,它用翅膀拖起雪见和景天,载着他们上了蜀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雪见醒过来的时候,是在蜀山的一间房间里面,景天就躺在她的身边,保持着离去时候的姿势。雪见第一时间跑出了房间去找徐长卿,当她终于找到已经成为掌门的徐长卿的房间的时候,她却在房间外面停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房间里传来徐长卿和常胤二人的对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常胤,真的没办法救活景兄弟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掌门师兄,景天的身体状况实属罕见,既无外伤,亦无内伤,但是生命力却流逝的一干二净,哪怕是天神下凡,也不可能救得回来,除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除非什么?景兄弟有大恩于我蜀山,我们一定要救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掌门师兄,我翻遍六界全书,世上只有一物能救景天,就是神界神树千年一结的圣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雪见就在房门外,她没有再听二人谈论什么,因为对她来说,知道这些就足够了,她没有丝毫犹豫,转身跑回放着景天的房间,两行清泪流下,但是她是笑着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那躺在床上自己心爱的男人,雪见低头吻了一下景天,此时的她不是那个玩世不恭的大小姐,她只是景天的妻子。雪见摘下腰间的玉佩,珍而重之的把它放到景天的手里,握着景天的手怎么也不肯松开,嘴上露出一抹笑容:“菜牙,这样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再也不会分开。”一边说着,雪见的身体在空气中消散,化为点点红光,散落在景天的身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另一个地方,一个曼妙动人的紫色身影在雪中起舞,这是一个美妙动人的女子,有着绝世的容貌,以及一头代表着消亡的白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忽然间一个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为什么你宁愿消失也不愿意接受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紫色女子身影停下:“魔尊重楼,我的事不需要你管,我从来没有爱过你,以前我接近你,只是为了利用你,仅此而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重楼收起一双翅膀,问道:“紫萱,可是我爱你,为什么不能接受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紫萱看着他,似乎是自言自语:“魔堕凡尘,难遣流年老,人间道,天涯芳草,依旧多情好。重楼,你不会懂,因为你是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这些,紫萱的身影渐渐变得透明,就那么在天地间消散,当新一代女娲后人成长的时候,就是上一代女娲后人回归自然怀抱的时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啊啊啊啊啊……”重楼嘶吼着,张开双翼,直上云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神界,天池神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夕瑶靠在树上,回忆着与飞蓬的种种过往,痴情的她脸上还是带着一如既往的冰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来了。”夕瑶缓缓起身,看向飞来的魔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重楼飞到神树前停下,问夕瑶:“吃了这树的果子,就能轮回成人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夕瑶没有说话,向他点点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重楼哈哈一笑,用尽全部的魔力,灌入神树催生,许久以后,一颗淡金色的果实缓缓成型。夕瑶将它摘下,递给重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重楼问夕瑶:“爱一个人应该怎么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夕瑶答:“爱一个人就要真心为他好,哪怕他不喜欢你,甚至是不认得你,都没有关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愚蠢”重楼说道“我竟然连被她利用的资格都没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夕瑶没有说话,因为她知道,要真正明白这句话,光有悟性是不够的,还必须经历很多很多事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夕瑶忽然说:“我想请你帮飞蓬一个忙,重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夕瑶捧出一个盒子,里面放着那柄魔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复活龙葵,他现在需要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醒来以后,当即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和身体。随即看向四周:“诶?我记得不是在下雪吗?怎么一眨眼到床上来了,而且这里还跟白豆腐的房间这么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站起身,就要往房间外面走去,刚好迎面撞上走进来的徐长卿和常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豆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兄弟?”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徐长卿和常胤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一愣,大大咧咧地道“白豆腐,常交叉,你们俩怎么有空下山来看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徐长卿来不及制止,常胤脱口而出:“景天,这里是蜀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一愣,神经大条的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如遭雷击。他下意识攥紧双手,却发现手里多了一个东西,那不正是雪见留给他的半块玉佩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猪婆,猪婆,猪婆在哪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常胤和徐长卿都低下头,没有说话,徐长卿自然是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安慰道“景兄弟,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给我闭嘴!”景天一把推开二人,冲出房间,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猪婆,我要去找猪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徐长卿赶忙去扶他,看到的是景天那想要杀人的目光,一直以来他都知道雪见那样的喜欢景天,直到此时徐长卿才明白了雪见在景天心中的分量。一个多不正经的人就会有多深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啊猪婆你在哪里!”景天大喊着,大叫着,即便是面对邪剑仙时他也能平静的心在这时犹如火山爆发一般。他后悔自己非要当什么大英雄,后悔自己为什么当初答应清微老头非要去当什么救世主,如果,如果不是这样,就不会有后来的一切的一切。他恨自己。他用尽全力,使劲的捶打自己的胸和头,直到吐出一口口鲜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到一抹蓝光划破天际,一柄长剑降落在蜀山,化为一抹幽幽蓝影。那蓝影的主人用尽全身力气从身后抱住景天,叫了一声:“哥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龙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年后,一座青山脚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男子一掌打飞一头凶猛的野兽,仿佛是做了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似的,一手拿起丢在地上的包袱,另一只手拿起一个木牌,径直朝着远方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木牌上写着“爱妻唐雪见之灵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忽然,景天一怔,回过头来看向一株大树,问道“是谁在哪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那大树后面探出一个娇小的脑袋,一个黄色身影闪了出来,走到景天面前定下,原来正是偷偷跟随景天出来游历的花楹。当景天下决心要带着雪见的灵位踏遍天下的那一刻,她就已经认可了这个主人的男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问她:“为什么不在永安当跟龙葵一起,反而要跟我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楹反问景天“你为什么不用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没有说话,抬头看着天,又看看自己的手,不禁想到了白豆腐教自己学习御剑术的情景,口中也喃喃念叨起来:“剑本凡铁,因执拿而通灵,因心而动,因血而活,因非念而死……我已经不想用剑了,剑是别人的,只有身体才是自己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楹问他:“那你为什么一个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看看她:“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缘深缘浅,很难预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楹不死心,又问他:“那你为什么这么难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难过吗?或许因为这些日子来都是一个人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呵呵一笑,抚摸花楹的可人的小脑袋,问她“还有什么要问的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楹:“只有……只有一个问题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是什么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楹:“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向她伸出手,微笑着说:“好啊,来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楹跟了上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转过头朝着前方大道走去,花楹跟在他后面看着一路的繁花盛草,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回头看看她,问她:“你为什么总是一副长不大的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楹的回答简短而坚定:“从,今,天,起,就会长大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年后渝州城,永安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正在坐在门前洗衣服,而龙葵正在里面做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道身影走到景天面前,景天抬头,冲他点点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人也冲景天点点头,一头红发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但是难掩饰他眼神中的忧郁。这正是重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忽然问道:“红毛,你有爱的人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重楼一怔,脑海中不由自主想起那道紫色,然后看了景天一眼,说道:“没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叹气一声,“真羡慕你无忧无虑做你的魔尊,我爱的那个人,她已经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到这里,景天抬头看着天,似乎回忆着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重楼把一个葫芦丢到景天面前,说道:“陪我喝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拿起葫芦,起身道“你找我不是来打架的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重楼背过身去,久久无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只想喝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天晚上,重楼坐在锁妖塔顶,手中捧着一个淡金色的果实,右手还拿着一个酒葫芦,当那酒葫芦最后一滴酒也被他喝完以后,重楼哈哈一笑,道:“飞蓬,你羡慕我,我又何尝不羡慕你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重楼眼神一冷,张开口将那金色果实吞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让我看看,人有什么了不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就是这天晚上,龙葵做了一个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梦中的她在照镜子,不过镜子外面的她是一身蓝色衣服,镜子里面的她是一身红色妖艳的衣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你要走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当初在锁妖塔里我是为了保护你而产生的,现在已经有他保护你了,我也应该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不可以不走……红葵姐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镜子里的红葵摇摇头:“龙葵,你要学会长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红葵接着说“他是景天,不是龙阳,喜欢他,就去跟他说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龙葵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神界,天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夕瑶望着天池水面,终于下定决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要去陪她,从今天起,我不再是夕瑶,我是……唐雪见,他是我的景天,也是我的飞蓬。只要能陪在他身边,自己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渝州城,永安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正坐在门口擦拭着手中的古董,突然一个声音问道:“请问这里是永安当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空突然飘起了零星的雪,点缀着整个渝州城,擦着古董的景天停下来,看了看天。随意的回答道:“这不是废话吗?这里当然就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天的话忽然停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无声对视,许久,许久,相拥雪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