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弃妃翻身:太子爷,请注意

正文第十八章 榭姝

[更新时间] 2018-10-13 12:36:29 [字数] 3581

“慧—妃—娘—娘—,你在为自己谋害凌家的事而发愁吗”沉思中却听道尖锐凄惨的叫唤,这声音仿佛是来自深幽的寒洞,森冷,阴恻恻、恐怖;似乎是从厉鬼的口中发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谁?是谁?”慧妃额头渗出了几滴汗水强装大胆,内心她却是十分的害怕,难不成凌家的冤鬼来索命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慧—妃—娘—娘—,谋害凌家,你可心安理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本宫没有谋害何来害怕,你是谁,快出来”慧妃心跳到嗓子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慧—妃—娘—娘—你可真会说谎啊,凌将军夫妇惨死几个时辰,还不到一天娘娘就不承认了;太子被你残害不成,已逃出宫外,你是怕皇上日出醒后治你的罪?还是害怕冤魂缠身啊?哈哈!”笑声如血雨腥风般充斥着慧妃的听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谁你出来,我不害怕,你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就在你后面”,慧妃转过身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形,细细回想,二十多年前的小白鹤,蒙面白衣女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你?”慧妃长长吁了一口气,便想起来很多年前自己同恐怖声音主人的渊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时她还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心底善良,活泼可爱;雷雨过后初晴,却见一只白鹤被雷击受伤很重,瘫倒在地,奄奄一息;她觉得可怜想救下它,顺手抱在怀中。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只白鹤是我射下来的,你还给我”手持弓箭的汉子凶气涛涛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能给你,你拿回家就会把它杀了,我不会给你的,而且它好像被雷击到受伤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怕我杀了它,我不杀它我妻儿全家就得挨饿,不杀它也可以,那我就把它卖个你”汉子说道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你说多少银两我买下便是”泷雪卉急切得说。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少也得五十两银子,这可是白鹤不是野鸭”汉子敲诈了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五十两?我没那么多钱,二十两可以吗”肯求 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行、就五十两,你要是不买,快给我、拿回去杀了我儿子还等着吃呢”说完便过来抓白鹤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五十两我给你,我这只有二十两,这支发簪最少也值三十两呢吧给你”说完取下递给了汉子。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现在白鹤归你了”汉子接过发簪一看便知是很值钱的,眼前的女子是泷家大小姐泷雪卉,她的佩饰怎能会是次品?汉子走后小女孩抱着白鹤回家包扎伤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鹤呀白鹤、我救了你,你该怎么报答我呢”白鹤便是寒界再次历劫受伤的宫主榭姝所幻化。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日醒来睁开双眼,见一袭雪白裙衫蒙着面纱的女子站于面前,看不清样貌,感觉有股阴森森的气息。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女孩泷雪卉惊恐道“你是谁,怎么会在我的厢房?”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姑娘别怕,本宫是昨日你所救的白鹤”声音嘶哑沧桑,有种让人听了作呕的感觉,似乎是一个年过百岁的老人从喉咙低传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妖~妖怪!”泷雪卉吓得魂不附体惊叫一声。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姑娘别怕,本宫乃是寒界新继任宫主,昨日便是本宫飞行渡劫之日;因一时粗心大意被雷电击中,后因伤势严重又被弓箭所伤、幸好姑娘及时相救;今日到无大碍了。姑娘就命之恩无以为报,这令牌请姑娘收下他日定会在姑娘最需要的时候出现。”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泷雪卉不动声色又道:“此令牌姑娘拿着;他日有求于我寒界,便对着令牌滴出中指血,说出‘弑魂寒令’四个字,本宫便会差寒界之人过来帮你。令牌隐藏其他秘密,如若姑娘与我寒界有缘,细细揣摩便可知晓它的奥妙,”这些话泷雪卉吓得颤抖着一句也没听进去,所以就没后续之事了,直到太子成婚的时候榭姝自动找上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将令牌欲放入泷雪卉手中,泷雪卉接过东西却看那蒙面女子的手白骨森森,溃烂着血浓,想必是渡劫雷电所烧;惊吓过度一声惨叫将令牌撇出去只听咣当一声摔了个粉碎;与此同时,那寒界宫主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泷雪卉面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我,寒界的宫主,今夜慧妃娘娘用摄魂丹感觉用的很开心啊!不过本宫今夜想帮帮你,我们交换个条件”二十多年过去,寒界宫主依旧蒙着面纱一袭白衣,窈窕的女子身形,带着令人作呕的声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帮我,你有什么条件?”慧妃在寒界宫主榭姝面前气势被淹没,已经不敢自称‘本宫’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 看看本宫的容颜,你自然知道了”榭姝边说,边取下了蒙在脸上的白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幅脸型区扭,面目全非的女子,那是她泷雪卉看见最恐怖的样子,白森森的两排牙齿外露,脸上的肌肉被火烧的溃烂不已,她的五官已经残缺不齐。慧妃毕竟是妇女,没有见过妖魔鬼怪,眼前突然出现这么长相丑陋,恐怖的家伙,便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慧妃晕倒,榭姝施妖法手指了慧妃一下便醒过来了,惊恐的喊道“你,你是谁,你是妖怪,你别过来,你要干什么,来——”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的那个“人”还没有说出口,嘴巴就被封了起来,连张嘴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喊侍卫来救驾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慧妃娘娘,本宫主的面貌对你来将真有那么恐惧么?不过你的话还真多,本宫是来帮你的,你不知道感谢本宫就算了,你叫人干什么;现在你可以说话了,要是在大喊我就让你永远闭嘴”,榭姝挥了一下手;慧妃张了张嘴巴,确保自己还能说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想干什么?你要我帮你做什么?”慧妃被这寒界宫主的样貌已吓的语无伦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问那么多干什么,本宫是来帮你的,解你的忧愁,你解本宫主的忧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为什么帮本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宫只是来帮你的,至于信不信由你,不信本宫就走了,已是黎明时分了,等日出后皇上从摄魂丹的迷惑和失心疯中醒来,你就慢慢给皇上解释你是怎么谋害凌将军,残害太子,太子逃出宫的事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怎么帮你?我~怎么相信你的话”慧妃听着那诡异的声音看着这样貌,十分恐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真多,就凭你曾经救过本宫,既然娘娘不领情那本宫就告辞了”说着便有离开的架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我信你,你怎么帮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很简单,北洲国不是有一块堪称国之魂的驻颜镜吗,娘娘只要拿过来,本宫主借用一小会就还与娘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驻颜镜?驻颜镜可是北洲国之魂,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动的,它铅封在北洲国命脉位置,记得大祭司曾说驻颜镜要是有半点差池,北洲国将会民不聊生,改朝换代;这么重要的东西,本宫怎么会拿到?”,残害北洲国忠良大臣觉得罪也够深了,如今做破国央民的事她还真有点难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慧妃娘娘可真会说笑话,驻颜镜你拿不到谁人拿的到?就算驻颜镜导致了改朝换代也是你的天下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宫的天下?这话怎么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慧妃瞬间幻想如若自己真是北洲国一代女皇那是该多威风,也不枉她泷雪卉这一生了,以前只想让自己的儿子做未来北洲国的皇帝,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自己做皇帝那不是更好吗,身份比她日日夜夜想做的皇后尊贵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界宫主见慧妃神情便知已对皇位动了心,又推澜助波“慧妃娘娘,可知本宫为什么帮你呢!不久前本宫观天象得知北洲国将有一代女巾帼统领,原以为是那凌家之女,后知原来是娘娘,因此便来帮娘娘解眼前之 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多谢宫主,可皇上那边你怎么帮本宫呢?”慧妃所十分迫不及待,但表情显得有许些迟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让皇上直接癫疯痴傻这北洲国还不是娘娘和二皇子的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那是宛若登天,本宫一介女流有什么能耐何以在皇上有那口气的时候指点江山。”泷雪卉急切问道,若是她真能一揽万里山河,凌家灭门不光她可以摆脱罪名,也许她灭了皇上的心智还真是北洲国的一代幕后女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娘娘大不可急,事成了江山的命脉就在你手里了;另外,本宫主拿到了驻颜镜,自然会传输给娘娘如同我寒界八成功力和修为,那时我们都达成了意愿不是更好吗”榭姝自然阴险胜过慧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宫主,您的意思是,我也可以有寒界宫主一样的修为”慧妃有些兴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了,娘娘有我的八成功力,整个北洲无人能敌,可以无所欲为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慧妃又一想,天下没有掉馅饼的事,寒界宫主是何等的厉害;怎能会无缘无故借一小会驻颜镜和她交易?便问到“宫主,那您能否告诉我,您要驻颜镜有何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寒界宫主凄惨的一笑,脸上溃烂的浓血流出来了,肮脏又臭味熊天;泷雪卉硬是没忍住,哇哇呕吐了一会;后又觉得不妥当,压住五脏六腑的翻腾,便强颜欢笑道“宫主,您这伤也太重了,怎不医治,每日却受这样的疼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界宫主开口道:“本宫何尝不想有着健全的五官,只是五十万年前我渡劫失败,本是要成功了;可一时疏忽大意,中了雷击,本以为侥幸逃脱了雷击的;那料,云中火因雷电交加而燃着,将我烧与云中,万幸我从万里高空抛了下来,才捡回来一条命,只是容颜已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顿了一顿又道“十多年再次渡劫,已经成功,可被人一箭穿心,凡间我已没有实现全部修为的能力,只能转你之手。后面的事你也知道,是你及时救了化作白鹤的我,只可惜,本宫原本有一张倾城倾国的容颜,如今却是这般可憎,丑陋不堪。这世上唯一能恢复容貌的法器便是北洲国的驻颜镜,你放心,本宫恢复美貌,自当还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慧妃在心里思量着如若不拿驻颜镜交换自己也难逃罪责,轻则自己打入冷宫,重则元照也会被牵连,本是为了他,可最终是害了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驻颜镜藏匿的地方泷雪卉只是道听途说嵌衔在皇上寝殿的龙床之下,可那龙床是是整块玉石所凿雕,如何翻动去找?她一个女人根本没有办法,以眼前的局势凶多吉少,思前想后便答应了,等日后打探找出驻颜镜给寒宫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榭姝拿出一粒丹药道“娘娘趁皇上没醒之前,将此药让皇上吞下;这不会要了皇上的性命,只会让皇上有中风之症,神志不清,至于寒界的八成功力,娘娘是否参透血令呢!若有所悟,自然会给你我的寒界的八成功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慧妃听后便大喜过望,可她确实不知道驻颜镜存放的地方,便对榭姝低三下四“宫主请放心,我定会竭力找到到驻颜镜还您倾城容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