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兄弟装不认识我怎么办

正文第五十一章 英俊

[更新时间] 2018-11-09 11:47:00 [字数] 3121

韩钰顿时暴跳如雷,“你说什么呢?找揍是不是,别胡说八道!比试还没结束呢,谁输不赢不一定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孙平翻了一个白眼走开了,林知返想说,刚才你还不是确定江源会输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韩钰就这人,自己可以说,怎样说都行,但是别人不行。林知返知道他这一点,“护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钰转身对林知返说:“竟瞎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知返说:“看比试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台上陆战气势汹汹,好像要把江源整个吞掉,没了木剑江源也没了防守的武器,招招受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在林知返担心时,江源纵身而起,在空中停下,凝神聚气,陆战惊呆了,这家伙有点小看他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战从下往上窜上去,手持木剑,剑指江源。就在要剑尖止住江源的一刹那,陆战无论如何再也动弹不得,由于处于下风,又在江源的下面,陆战不得不后退,重新想办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源没有了木剑,却用结界做防守,他个年龄丢了一半性命不说,这样了还可以设下结界,陆战果真是轻敌轻的太鲁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战下去后,江源并没有给他踹气的机会,直飞积下向陆战劈去,江源的一掌不轻,陆战当场吐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陆战在台上吐了血,韩钰好像放心了似的,对着孙平“哼”了一声,孙平灰溜溜的逃走,留下一个仓促的背影,可想而知,比试这个主意是孙平提出来的,陆战肯定会给他秋后算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战虚弱的站起来,嘴角带着一抹不可思议,道:“是我小瞧你了,今日我认输,总有一日,你记得,我会打败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源双手环抱,潇洒洋溢,道:“等你修炼强大了再说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战气急败坏的走下台,在人群中环顾了一周,最终没有找到想要的身影,陈泽靠近过来,关心的问:“陆师弟,没事吧,我早说你打不过他,你还笑话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泽露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好像被人误会后的失望,陆战朝他怒吼了一声“滚”,陈泽便低着脑袋自言自语的说:“好心安慰你,还这么对我,真是狗咬吕洞宾,怪不得伯父不看重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战没有听清他说的是什么,但是此时的他暴躁如雷,梦想破灭不说,当初还信誓旦旦的口出狂言,到了这般地步才是陆战生气的,看着周围人的指指点点陆战分不清楚也听不见他们说的什么,他把这件事归到孙平身上,如不是他背地里蛊惑,陆战也不会上当。所以一定要找到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边,林知返和韩钰正等着江源,看他步履轻盈的走来,林知返的心也舒畅了大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知返正想问他渴不渴,把手中准备好的水递给他,施乐的手却突然先伸过去,声音美妙动听,像是优美甜蜜的歌喉一样,道:“小源,给你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知返默默的把手藏到背后,江源看见了,眼神中出现一丝隐忍,道:“我不渴,不用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钰拍着江源的肩膀道:“看不出来啊,江兄,你这身上蕴藏的潜力蛮大的嘛。有机会也传授给我,让我过得了这成年测试,我到时候必当重谢,如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源把他的手放下,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我有一条规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规矩,你说。”韩钰着急得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英俊者才可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不英俊吗?我告诉你我可是我们冯唐第一帅,第一风流倜傥,第一无人能敌!”说完韩钰还向旁边人求证,第一个离得近的便是林知返,“林兄,你说,我长得不帅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韩钰着急不信服的眼神,林知返也好意思伤他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道:“韩兄今日多用功读书,想必是日夜不休所致,如何调养两日肯定能恢复往日英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想到韩钰对林知返的话还挺信服,道:“林兄说的极是,我就是没有休息好,这样说来,我几天都没有照过镜子了,施乐姑娘,你们女孩儿家不都随身携带镜子吗?借我照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施乐摸摸口袋,说:“哎呀,我今日忘带了,真是不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有。”尹嫦祎掏出一枚小镜子,银色花边,雕刻牡丹图案,韩钰接到手中,没有立马照镜子,而是对着尹嫦祎发了好一会儿呆,林知返扯扯他的衣角,提醒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韩钰才缓慢的把视线转移到镜子上来,韩钰好像突然被镜子里的人吓了一跳,散乱的头发,额前飘扬的碎发,还有发黄暗淡的皮肤,重重的黑眼圈,这个跟自己差别太大了,但稍后又表现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对着镜子道:“嗯!还是这么帅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一灰溜儿的跑了。留下一行人咯咯的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知返发现陈泽一直在旁边看着尹嫦祎,瞅瞅陈泽也没有发现,看似并没有什么好意,更何况嫦祎曾经说过家里曾经准备为她订下婚事,而这婚事就是与陈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知返提醒尹嫦祎陈泽在看她,尹嫦祎道:“小返哥哥,你们在这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尹嫦祎走了,施乐问:“听说嫦祎妹妹跟小返有婚事是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知返说:“还没有订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施乐又问:“嫦祎这么好的姑娘可不好找,小返你可要用电心了,别让别人抢了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源在看着施乐,施乐发觉到,然后闭口无言,林知返也没有接下去,因为这要怎么说,自己和尹嫦祎真是八字还没一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边,看见尹嫦祎主动的走来,陈泽的欢喜之情溢于言表,开口道:“嫦祎,嘻嘻,你怎么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尹嫦祎看他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样,不禁心生厌恶,道:“我过来就是告诉你,你不要再对我有非分之想了,我跟你没有可能,况且我喜欢的人也不是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泽听到这句话,如同心受重伤,道:“为什么?我们母亲已经商量好了,说把你许配给我的,你不能不同意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泽有点呆,又有点贪心,但总个体看来没有大害,尹嫦祎道:“我已经给母亲说好了,改日会亲自登门致歉,至于伯母为何还没有给你说,我想怕你伤心。所以今日我说了,你便懂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陈泽伤心的离开了,尹嫦祎松了口气,在她心中对林知返早已是暗下钟许,如此这般又怎可与他人再牵扯上关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尹嫦祎走回来,看着林知返的眼神,也感到了安心,心里也充满了幸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把尹嫦祎送回家,林知返回到了清幽居,沈兰和林枫正在准备启程用的物品,林知返道:“父亲母亲,时间这么急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枫道:“是啊,孩子,你看看需要带什么,赶紧装进包裹里面。明日一早,我们就启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知返回到房间内,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好像还真没有什么可以带的,就去两三天而已,父母擦亮了宝剑,带上了银两,还有通关文牒,因该没有什么可准备的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知返回头,看见桌子上的销魂静静的躺在那里,好像很久没有碰过他了,林知返找来一块干净的抹布,仔细地把它擦干净,然后插回剑鞘内,又从怀中掏出一方丝帕,那块江源送与自己的丝帕,林知返决定带上这两个物什启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前程茫茫,每个人渺小的就像一粒细沙,如果不努力恐怕这个世界没人能记得你,如果不拼上一次,如果不把自己逼上绝境去历练一番,让这大千世家睁开眼睛看看这世界上每一个渺小的人,他们虽然渺小,但是精神很强大,他们不甘被时间的洪流埋没,他们不甘就这样度过平平淡淡的一生,日子不好过吗?那你拼搏过吗?如果没有,那你就没有资格说不好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晚上的风声很淘气,时不时发出犀利的声音,就像鬼哭狼嚎一般,若是搁在一般,有江源在身边的时候,林知返肯定会把头蒙在被子里,然后江源就轻轻的抱住他,告诉他别怕,风就像人一样,人有团聚的时候,所以风也有团聚的时候,风的声音越大就证明这个时候是最安全的,因为风找到了家人,他们在庆祝,他们不会对任何事物不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知返问他,为什么大风会吹倒大树?江源说,因为他们与家人分开了,所以很伤心,伤心的失去了理智,所以搞破坏,但是小返别怕,因为有我在,风就不敢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知返就这样很坚定的相信了江源,即使风声很大,但是有江源在的话,总是一夜好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林知返还没有睡意,并不是害怕风声,林知返在想是否还有那么一天,在一个有风声的夜,江源也还在身边,然后说着他那哄小孩的话让林知返别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呼呼的风声中,林知返很清醒,不会有那么一天了,因为风把树吹倒了,树却从来没有站起来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睡觉的时候,林知返把丝帕和销魂放在枕边,这两个物品好像有神通广大的能力一般,林知返看着竟然有了睡意,随着风声增大,林知返的脑海里的画面也剧烈的变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次日一早,天刚刚露出鱼肚白,林知返便被叫醒了,出门后,来到清心殿,林知返发现,这次去古都长安的其实有好多人,韩钰告诉他,大多数人其实是冲着去古都长安,开眼界才去的,路途遥远,跟着长辈也安全,所以他们不去宫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