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收个反派做徒弟

正文第017章

[更新时间] 2018-11-08 22:20:14 [字数] 2205

“把他的头发都剪光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皇子府,清露台,连清一如往常斜靠在一颗木棉藤枝上,手握着鱼竿静坐垂钓,而他身后的不远处并排放了两个蒲团,并两张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丫居右,她小身板笔直如竹,蹲坐在几前,小脸十分的端肃的写策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小夜居左,他面前的几上并排摆了一盆清水,一方棉帕、一把铁制小刀,一把梳子以及一些婴儿拳头大小的白瓷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与中国古代历史上的居做为尊,右为尊下,这个时代讲求男左,女右,左为卑,右为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小夜也就是连清从武原接回来的小孩,连清想起了他上辈子(姑且称为上辈子吧)的人生遭遇,特特为他娶了个很有意境的名字,夜听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辈子夜听风并不是叫这个名字,确切的说,他似乎真的没有一个像样的名字,他在武原县当小乞丐时,人们唤他小乞丐活着小癞子,而等他声明大躁时,又因为身边总是跑着一头黑狼,而被人“狼头”,“狼头”的叫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到死去之迹,他生命都是在枕戈待旦中度过,犹如惊弓之鸟一般,似乎从来都没能睡过一个安稳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听风,夜里听风,既暗含了上辈子他的惊慌状况,也希望这辈子他能够获得足够随顺,可以心怀意致在夜里聆听风的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夜很喜欢自己的新名字,一双隐在狗啃一般的乱发里的眼睛亮亮的看着他,像是一个罪民在叩拜救赎他的佛陀,很静,很忧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不得不说的是,因为这个名字,拈酸吃醋的小丫再次跟连清闹了一通,理由就是她的大名‘宁丫’没有‘夜听风’挺起来霸气有涵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连清觉得,她真正介意的是小夜的名字是由他取的,而她的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连清理解她这种小孩子心理,可小丫耍脾气的时候,恰巧她的礼仪师傅前来拜访连清,看了个正着,当即狠狠斥责了她一通,说她身为女子,不着眼于大处,反而无容忍之量,无理取闹,实是辜负她对她诸多期望云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众被训斥,九岁般大小的小姑娘早已有了羞耻之心,当晚她把自己关在房门里,没吃没喝大哭了一通,任管家素在一旁如何安慰劝解都不顶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连清知道这一回,小丫头对于小夜因为同病相怜而生出的丁点儿好感,再次化为乌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个老叔端来一盆热气腾腾洗澡水,用剥橘子一般的粗暴方式,三下两下将小夜蜕了个干净,小夜惊恐的挣扎,嘴里发出类似困兽一般的“啊——啊----”的叫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几次老叔的手都被他挣了开去,小夜就光溜着身子,两只灰扑扑的爪子羞耻的捂住下身部位,如一只滑稽的猴子般满院子的乱窜,一时间清露台上人扬马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连清咸咸看了两眼,见他们虽然动作粗鲁,好在没有伤了那孩子去,便也不再在意,继续专心在手中的鱼竿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他听到“啪——”的一声,这声音是从右侧方向传出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丫,她难道又要发威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连清恋恋不舍的放下了鱼竿,轻撩了撩衣摆,转了个方向,看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见小丫将笔拍在案几上,滕的站了起来,几个猛冲,翻越,人就到了小夜身后,双手灵蛇的探出,就势往后一扭,一按,小爷整个人就呈一只半弓着的虾子一般狼狈的无法动弹,那先前被他当宝贝一样死护着的小鸟也露在空气里一阵的乱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满脸的屈辱和狰狞,眼里的狠劲,浓烈的灼伤人眼,却听小丫道:“大家不过是想给你洗个澡,也不看自己身上这腌臜恶心劲儿,真当人爱摸你咋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叔,你们尽管大胆的洗,这小子,我替你们按着,早洗干净,也省的他污染了咱们清露台的空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这...奴等哪里能劳烦小姐动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呀!啰嗦,真想为主子分忧,就动作麻利点,再说你们能制得住他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遵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丫说的没错,小夜的身上却是当的上一个腌臜的称谓,满头赖疮不说,他的身上疤痕落着疤痕,有些是蚊虫咬的,有些是棍棒打过的痕迹,还有些则是烙铁和鞭子抽打的痕迹,从头看下来,连清甚至找不到一寸完好的皮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穿上衣服时,还没发觉什么,这下脱光了衣服,连清才发现小夜身上的问题所在,头大的过分,脖子也似乎有些中大的迹象,相对而言就是那似些骨头尖锐的几乎可以透过薄薄的皮刺出来的身体,又瘦又小,搭配在一起,整个一个畸形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连清看的就有些发酸,原本他以旁观者的身份,目睹文字世界千万人的悲喜命运,也不过就是看了一部长电影后多发了一些感慨而已,如今亲自看到了一个人真真切切的在经历着那些悲苦,他才觉得命之玄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眼中的虚幻,别人却在真真实实的经历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许,孰真孰假,并没有那么严格区分的界限,庄生梦蝶,还是碟梦庄生,都在于一个念,信之为真,信之则假,全在心态。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夜被一群人如一只即将蜕毛的鸡一般被按在圆木盆里,热气将他的脸熏出了一层红,趁的他那双黑黝黝的眼睛越发的漆黑粹亮了,他死死地盯着小丫的脸,眼皮一眨也不眨,像是在要将她的样子刻印在自己的脑袋里似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连清不免好奇的想,“这小破孩难不成将来还要把这份仇回报回去?”还真是个固执又记仇的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丫对于他的这种没有实质杀伤力的眼神攻击混不在意,对她来说,记恨与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比你强,你就得给我老老实实的趴着,等到将来真有还报的那一天,孰胜孰负还待将来再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切看真实本事说话,没本事的,就休要瞎吵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终,阿叔们终于成功的将小夜那一头狗啃的头发给剪了个干净,露出头皮上密密麻麻的脓包,小丫不经意的一个回头,“啊——”的尖叫了医一声,被毒蛇咬着了一般缩回了手,跳到溪水边,将手按在溪水里来来回回的搓洗,边搓,边用她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地方俚语说道:“要死唻,恶心死老娘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那些负责给小夜清洗的阿叔们夜一脸吞吃苍蝇般的便秘表情,只碍于主人面前,发作不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连清再也没忍住,他被这几个两个活宝脸上鲜活的小表情给逗乐了,对低垂着头,样子很委屈的小夜招了招手说道:“小夜,到这边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