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她,是巫女

正文第三十九章 敌人

[更新时间] 2018-11-08 23:21:31 [字数] 3249

是夜,黑云遮月,一眼看不见星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A大教学楼上方闪现出一道道红光,原本只要不是暗巫的能量波动,顾清婉是不会在意的,但这次顾清婉清楚的感觉到这道能量她是认识的,似乎就是乔诗韵的,于是顾清婉抱着怀疑的心思往A大的方向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她赶到能量最强的地方——教学楼时,她果然看到了乔诗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诗韵最擅长的是幻梦术,她能改变梦境,也能根据对方的人生创造出梦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时,安子衿像是被什么控制住了,一步步地走向楼顶的边缘,顾清婉想要拦住他,却被一层结界阻挡在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诗韵!你在做什么!”顾清婉隔着结界喊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诗韵没有理睬她,继续引导着安子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清婉试了几次都无法破解结界,眼看着安子衿就要从楼顶上掉下去,她拼命地喊道:“安子衿!安子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子衿似乎停顿了几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子衿,快去吧,你的父母正在等着你呢。”乔诗韵加大力度引导着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子衿又继续向前走去,就当他的一只脚踏空的时候,顾清婉拼尽全力大喊道:“安子衿!快醒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次,安子衿竟然清醒了过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诗韵不甘心,以很快的速度冲向了安子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子衿!小心!”顾清婉喊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婉,这个结界是专门为你而设的,我来帮你!”茗薇突然出现,手中飞出了一张塔罗牌,虽然塔罗牌并没有打破结界,但结界上裂了一条细小的缝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清婉利用这个缝隙,拼尽灵力,终于将结界打破,直奔向掉下楼的安子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清婉紧紧地拉住了安子衿的手腕,成功地把他拉了回来。如果她要是再晚一步,后果就不堪设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诗韵每次进攻都被茗薇完美地挡住了,看到安子衿安然无恙,乔诗韵气红了眼,她大吼道:“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妨碍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把泛着金光的长剑出现在了乔诗韵的手中,她握着长剑冲向了安子衿,完全不顾周围的情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时的乔诗韵处处都是破绽,茗薇手中飞出的塔罗牌轻易地扎进了乔诗韵拿剑的那只手,穿进了肉里,甚至刺断了骨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咣当”剑掉在了地上,乔诗韵受伤的手不禁微颤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诗韵似乎不怕疼痛一样,硬生生地将扎进手里的塔罗牌拔了出来,鲜红的血顺着塔罗牌流了下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你?原来是你要杀我!”安子衿不敢相信地看着乔诗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错,就是我!”乔诗韵伸出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指向顾清婉,狠狠地说,“因为,我要让你尝尝,失去最重要的人是什么滋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这是什么意思?”顾清婉疑惑地看向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凌恒难道不是被你害死的吗?”乔诗韵冷冷地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清婉瞪大了双眼,诧异地问:“你知道顾凌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我孤独无依无靠的时候,当我被人日夜拷打的时候,当我看着身边的族人一个个死在我面前的时候,你在哪儿!”乔诗韵哽咽了起来,“是他救了我,给了我重生的希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我都不知道?”顾清婉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是他南下经商的时候,我在逃跑的路上被他所救,与他在南方渡过的那半年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我想要走进他的心,而他的心里却装着另外一个人。”乔诗韵说到这儿,安子衿不由得有些感同身受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半年后,他跟我说他要回去,因为那里有个人在等他。他答应过我,他一定会回来的,可是,我终究还是没有等到他。”乔诗韵一扫悲伤,目光变得凶狠起来,“那时的我怎么会知道,原来他已经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清婉的表情多了些落寞,她想解释但所有的解释都显得苍白无力:“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敢说,顾凌恒不是被你害死的吗?”乔诗韵就是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让顾清婉亲口承认自己的罪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我,是我害死了他。”顾清婉没有否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会这样?”安子衿看着顾清婉,从她悲伤的表情中,他找不出一丝隐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够了,这不是她的错,你知不知道她这几百年付出了多少……”茗薇实在看不下去,插了一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懂什么!”乔诗韵冲她瞪了一眼,“你和她认识多久,你怎么知道她是不是骗了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茗薇一时哑口无言,她确实是后来才遇到的顾清婉,对于她过去的事,也只是听她说过而已。按乔诗韵的说法,顾清婉确实有可能对她说谎。但不管怎么样,茗薇始终会站在顾清婉这一边,哪怕她从一开始就在骗自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要为难茗薇,这是我们两之间的恩怨。”顾清婉站在了茗薇和安子衿的面前,坚定地看着乔诗韵,“如果你想报仇,就不要伤及无辜,堂堂正正地来找我报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子衿在你心里的意义一定不简单吧,本想着如果看到自己最重要的人死在你面前,而你却无能为力,你会变成什么样,没想到还是被你们破坏了我的计划。”乔诗韵不屑地冷哼一声,“乔诗韵,哦不,应该是顾清婉,下一次见面你我就是敌人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诗韵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就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那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顾清婉看着安子衿,简单了交代了几句:“你赶快回去吧,别让你的朋友等着急了。”然后看向茗薇,茗薇会意地点了点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顾清婉追随乔诗韵的身影,安子衿不禁有些迷茫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还不走吗?”茗薇面无表情地看向安子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子衿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我走。”茗薇转身正要离去,安子衿却突然开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谢你……”安子衿顿了顿,继续说,“小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茗薇一愣:“我可不是为了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但还是要谢谢你救了我。”安子衿平静地说完,准备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等一下!”茗薇突然喊住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安子衿奇怪地看向茗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我的目的不是为了救你,但看在那声谢谢的份上,我再额外告诉你一个秘密。”茗薇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乌云密布,寒风吹来,茗薇的长发被吹了起来,她看着安子衿,眼底尽闪过一丝惋惜:“我曾算过你的命运,你活不过二十五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狂风的呼啸声在安子衿的耳边传来,这个消息宛如晴天霹雳,让安子衿好久没有回过神儿来,待他回过神儿时,茗薇早已不见了踪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安子衿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半了,此时宿舍管理的阿姨正准备关门,安子衿一进门,阿姨就开始唠叨了起来:“这位同学,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不知道门禁时间吗,你是哪个宿舍的,来签个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子衿一直沉默着,连阿姨都提不起数落他的劲儿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安子衿沉重的背影,阿姨自言自语道:“这一帅小伙儿怎么没精打采的样子,难道跟女朋友闹矛盾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然后阿姨锁起了门,感叹了一句:“年轻人还是要以学业为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子衿一进宿舍门,燕飞扬赶紧奔了过来:“哦呦,我的大哥啊,你买东西买到月球去了吗,现在才回来!我们差点就要出去找你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好意思啊,回来晚了。”安子衿一脸茫然的样子走了进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燕飞扬上下打量了安子衿两遍,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突然说:“安子衿,你买的东西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燕飞扬,这个时候你关心的竟然是东西?”余辰躺在床上,无奈地说。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安子衿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这不是为了活跃一下气氛嘛。”燕飞扬走到安子衿身边,关心地问,“你怎么了,一回来就发现你怪怪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安子衿笑了笑:“没事啊。”随即向往常一样,整理桌子,准备洗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燕飞扬还想再问点什么,却被唐翰飞来的本子打到了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捡起地上的本子,燕飞扬气冲冲地向着唐翰喊道:“你干嘛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不小心,手滑。”唐翰甩了甩手臂,有点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信呐!”燕飞扬把他的本子又扔了回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是这样的夜晚,顾清婉站在一座大厦的顶楼,看着灯火通明的城市,茗薇从她身后走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有找到她吗?”茗薇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的能量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这儿。”顾清婉回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之间的误会一定能解开的。”茗薇安慰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吗?”顾清婉叹了口气,她看着满目的高楼大厦,心里不由得感叹道:乔诗韵,你究竟在哪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时的乔诗韵刚回到家中,她手上的血已经流了很多,她有些虚弱地开了灯,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既然搞得如此狼狈。”沧漓不知何时就站在窗台边,语气带着笑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让你随便进我的家?”乔诗韵不满地看着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都受伤了,还这么凶巴巴的?”沧漓走到她身边,眼底尽是怜惜,“我帮你疗伤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诗韵嫌弃地侧过脸:“不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沧漓一把抓起她的手,略施法术,止住了血,他颇为无奈并认真道:“我可不想看见你受伤,我会心疼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诗韵猛地抽回了手,不想再去理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沧漓自讨无趣地笑了笑,正准备离开,突然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神秘地笑了起来:“对了,我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你想不想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想。”乔诗韵丝毫不给面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别这么着急拒绝我,我觉得你会喜欢这个礼物的。”沧漓朝着阳台拍了拍手,喊道,“出来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人隔着窗帘,高大的背影投在地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乔诗韵看着走进来的人,脸上不由得露出了震惊的表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