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繁华轻如雪

正文第三卷 烟火·相思万年

[更新时间] 2018-10-23 22:53:26 [字数] 3175

面前是一面高耸的城墙,砌墙的石头也是坚硬无比的黑曜石,神乐南央推开厚重的城门,一座座精美的宫殿如春笋拔地而起,发尾轻轻吹起,有风吹过,带着丝丝凉意,拨开沉沉的烟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阿离,高一点啊,啊~哈哈”少女清脆的笑声如银铃吧在风中回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神乐南央循着笑声前行,各色的刺蔷薇开的正盛,白的无暇,红的热烈,粉的烂漫,紫的高贵,少女坐在缠花的秋千上,冰蓝的长发荡出无忧的弧度,精致小巧的小脸上,纯澈的蓝眸笑成弯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哦,皎皎明月啊,纯洁的精灵,给我,翅膀”荡在高空的少女张开双臂,高声吟唱,华美的光翼在她身后展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女煽动光翼,轻快的打了几个璇儿,骄傲的俯视着站在让繁花黯然失色的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异变突生,一瞬,光翼碎成星光散落,地面在眼前快速拉进,少女慌乱闭上眼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预想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她小心睁开一只眼睛,在睁开一只,看看一拳之距的地面,重重呼出一口气,深蓝的眼眸飞快划过一丝狡黠,像得逞的狐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啪,砸在地上。“阿离”少女生气爬起来,喊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上男子含笑无奈的眼神,不满大喊,“不许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不笑。”男子从善如流,好脾气答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长落?神乐南央看着男子的模样,心下一惊。不,虽然是一样的面容,一样的尊贵,却还是有很大不同的。至少,她印象中的长落,是强大又冷漠的,从他身上南央感觉不到生气,就像一具冰冷的傀儡,让人不自觉畏惧,亲近不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一定会成为最伟大的月神的”少女大声宣誓,不满扫了他一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我信。”男子紫眸染笑,清冷的音色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柔,一头银发如蝴蝶轻轻舞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切在南央眼前变得模糊,宫殿,秋千,蔷薇,以及那一对绝色璧人,都消失在弥漫的烟岚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思绪,乍然回笼,南央惊醒,狭长的拱形甬道,蓝色光晕如烟如雾,缱倦温柔,眼前是一副冰冷的壁画,画中繁花盛开,少女嗔怒看着对面唇角含笑的男子,璧人风华,烂漫无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竟是环境啊,她曾听闻画技的最高境界是造境,没想到竟是真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无意外,这应该是一座神墓,南央心下苦笑,她这是什么运气啊。馅饼大了,也是会砸死人的。以她这种实力,闯神墓,无异于要小孩儿去和猛虎搏斗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往前几步,画风多了几分凌厉,铺面而来的肃杀之气让人心底不由生出几分寒意,枯木瑟瑟,秋叶零落,还是先前两人,却是执剑相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第三幅,一黑一白两张王座,背对而置,本应携手的两人背道而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第四幅,是别离,天人永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第五幅,是无光,全然的黑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视线蓦然开阔,是一间石室,石室中央是一口冰棺,冰棺之前立着一张横置的石台,石台雕刻着不知名的纹路,看起来很是古朴庄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像你的信徒,痴痴仰望,目光随你流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蓝色光影如轻纱舞动,神乐南央看着面前横置的石台,梅花小篆娟秀清隽,轻声念道,“许多时候,就只想静静看着你,什么都不做也好。眼中有你,我就感觉好满足,就像拥有了全世界。我的目光追寻着你,就像困于黑暗的人追寻着光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许多时候,就只想静静看着你,什么都不做也好。眼中有你,我就感觉好满足,就像拥有了全世界。我的目光……”轻柔的声音带着无尽的悲伤,神乐南央震惊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长落,银色的长发随着步伐微微摇动,紫色的眼眸失了光彩,有光芒在他眼中滚动,转瞬,像星子,坠落,一颗又一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直到一天,我再看不到你。雪域,山川,边海,荒漠,我走过好多好多地方,却再也找不到有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存在的痕迹。我立于旷野,任阳光灼烧身体,我藏于冰谭,任流水淹没呼吸,我行于雪原,任寒风吹彻灵魂,却,再无人怜惜。我失去了我的光。”蓝色的光晕像暴乱一般,疯狂搅动着,长落痛苦捂着头,泪水一滴一滴砸落在地上,一字一句念着石台上的文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咚”很轻微的声音,落在神乐南央耳里却不啻为惊雷,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给了我生的力量,却夺了我活的希望。曾经的温柔甜蜜成了如今最残酷的刑罚。每一刻,都像有钝刀划在心上,血肉模糊,又在忆起你眉眼时被温柔治愈。反反复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别念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天,又是“咚”的一声,神乐南央震惊的看着那缓缓打开的冰棺,露出里面平躺的绝美的人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老不死,是你对我最美好的祝愿,却也是我对这世界厌恶的源头。没了你的世界,只剩痛楚,只余孤独。我在悲伤的河流中挣扎,黑暗,再没有尽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回来了吗?”少女清清冷冷的声音似因着多年未开口有些沙哑,带着些初醒的迷蒙。她坐在冰棺中,冰蓝的发柔顺披落,深蓝的眸子凝视着一旁的长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长落抬头,紫色的眸子黯淡一片,像失了魂魄一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神乐南央清楚看到那“少女”深蓝的眸子由一瞬的明亮逐渐灰暗,而后阴沉像堆积了一层又一层的乌云,“该死的蝼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抬手,冰蓝的光团带着迫人的威压袭来,速度快的不容躲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刺眼的光芒闪过,少女呆呆坐在原地,冰冷的蓝眸划过一丝哀伤,喃喃自语“不会等太久的,对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满室寂静,无人应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漆黑的夜稀稀疏疏挂着几颗星子,夜风吹过,带着透骨的寒意了,神乐南央睁开眼,居然没事啊,呼,不过这经历她可不想再体验一次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似乎已经快要立秋了呢,不知不觉已经出来两个多月了呢。不知道那老头儿怎样,嗯…还有岚意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到岚意萧,神乐南央不由叹一口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哈,想那么多干嘛,这里可不是个过夜的好地方,她还是先找个地方度过这个夜晚吧。呼,真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转身,忽的,顿了脚步,不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腰身向左弯折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一道黑影自她上方飞过,险险擦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神乐南央稳住身形,正对上一双绿油油的眼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掌心翠光一闪,暗刺握在手中,狠狠缠上狼颈,贪婪的吸食着灰狼的血液,殷红的花朵也是一勾,没入狼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神乐南央看了看眼这耕牛大小的狼躯,这……还是已经初开了灵智的狼妖,默了。这运气,真是绝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灰狼吃痛,竟不顾身上暗刺,直直朝她扑来,神乐南央脚步一点,飞快向一侧飞去,手上用力,狠狠撕下一块狼肉。血如飞花,朵朵绚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哈,真是错眼了,竟是个外强中干的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玩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暗刺,穹花顶,千钧”粉嫩的薄唇轻扯,勾出一抹嗜血的笑意,脚下一点,腾空而起,碧绿的花藤狠狠下劈,带着千钧之力,呼啸落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呀,落单的狼,又有何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喏,蘑菇”童稚的声音清脆明亮,蓦然响起,在这寂静的稀木林,像晨曦,明澈温暖,与这暗色的夜格格不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三七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年狼狈趴在地上,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般,他昂头,眼里是不屈的倔强,淡漠扫过周围或可惜或愤怒的目光,一如当年他初站在这片土地上时。他毫不怀疑,如果不是司戒长老在此,一定会有人想冲上来打他几下,以示他们对自己的不屑与愤怒。就像对待那些游街的死囚一般。不同的是,不会再有人眉眼含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不会再有人在意他是否受伤。历史或许可以重演,而时间永不能逆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他先离开的啊,可是……他并不后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与其永远追逐,慢慢迷失自我,倒不如从容转身,走自己该走的路。他始终相信啊,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的最初,都带着各自的使命,只是途中,有人忘却,有人坚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决定以魂祭阵时,他便已预料到如今的结果,只是,从未后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是大秦的王,如果连自己的子民都不能庇护,那么他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日,西斜。面前突然出现一团黑影,遮挡了阳光,岚意萧不适抬头,那人逆着光,他看不清他的脸,却认出了,是卓明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能起吗”卓明然半蹲下身,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说呢?”岚意萧未抬头,许久未喝一滴水,嗓音沙哑。地上凉快吗,能起来他躺地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可以逃啊”卓明然看着这般狼狈的他,不敢想象这是大秦最尊贵的王上,伸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能逃?”他不屑嗤笑,却未拒绝,手搁在卓明然手心,一个使力,借着他向上拉的力道起身。身体晃了晃,终究还是稳住了,没有跌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岚意萧这话说的有些奇怪,卓明然确是听懂了,只要他放不下大秦,就一定逃无可逃。况且,拿人魂魄祭阵太过残忍,更是对秩序的挑衅,往大的说已经违背了人冥两界规则,便是人族放过他,冥界也不一定善罢甘休。岚意萧的身份啊,太过特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或许散了灵力也是好事呢”他抬头,看着有些刺眼的阳光,脸上挂着毫不在意的笑,“我是五灵根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散了,也就不会痴心妄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