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金玉良缘:少主,太痴情

正文第二十一章

[更新时间] 2018-10-13 01:05:46 [字数] 1934

九方朔还记得第一次看见云墨安的那次是初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值髫年之时的云墨安笑的就像早春的玉茗花一般,凌驾于皇室之上的气质亦是让他印象深刻。那日他本是随着九方玄墨一同上寺庙祈福,九方步涯亦一同前往。再说那九方步涯与他并非感情深厚,所谓兄弟一称,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因而在九方玄墨等人在前面大殿上完香后随寺院住持前往后厢房细细解说手中签时,他没有叫上正在寺院前吩咐事宜的九方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就是在九方朔寻觅九方玄墨时,遇见了正随家人前来还愿的云墨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眼误终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后的十二年,他记得当时的飘落的每一片玉茗花瓣,天空飘过的云朵以及……云墨安嘴角翘起的幅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是此后十二年里,再未有人能笑出的样子。时间一长,记忆模糊,可是那种感觉却是如同葡萄美酒一般,愈发醇厚。同样回味无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方朔那时常常会想,他的念念不忘,会不会是所谓喜欢。只是在听到云墨安大婚的消息时才发觉,自己只有对她的祝福。或许钻石绣原是一直感激那时她的引路之恩,亦是长久压抑暗空中的微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选择好好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好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瞧,你总会自己想事吧,为什么总是站在被动的地方任人摆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动起来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奇怪了,一个四岁的小孩子,怎么会说这样的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此想来,那林宗选择与云宗联姻,还是有缘可窺。九方朔觉着奇怪,却也无从考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罢了罢了,他摇着头笑道,这种事他担心什么……无论怎样,还是那个云墨安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然如何坐稳第一绝色的位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倒是十二年过得真快啊……”他喃喃道,这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现在想起来,仿佛昨天才刚刚遇见云墨安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此番归来,仅仅是因为九方玄墨的密函。他一个人快马加鞭,终于是在今日夜间赶回了帝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为何先前九方步涯完全不知其情,就连九方朔归来的消息,都是云清卓告诉他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先是发配边疆历练,再是秘密诏人归来,就是傻子也应该明白,九方玄墨心里想的是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算算时间,十二年的时间,十二年的试探,十二年的观察,想必皇上也明白到底谁有能力,是生性仁厚却碌碌无为的九方步涯,还是几经沙场屡次胜利的九方朔?现在……看起来他选择了后者。只是现如今四国关系紧张,龙潭需要的不是一个凡事以和为贵的君王,而是一个有着绝对领导能力与反客为主的君王。眼下,九方玄墨考量的事……便是尽快将九方步涯的太子位废除,另立皇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九方朔到达皇宫时正值深夜,外面下着瓢泼大雨,电闪雷鸣,接连上了几乎无人的帝都……在这雨夜中就像一座死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一个人迹罕至可以概括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方朔心道不对,披着斗笠一路向着皇宫奔去,皇宫外的守门人看着他笑了笑,竟并未多加阻拦。九方朔余光扫过那人,只觉着那笑里还有些其他的东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他的心里开始愈发不安。皇宫一反常态,眼之所及处,一片死寂。就好像所有的人都离开了这里,而且还是悄不无声息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着实显得诡异异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在正殿停下,拍拍马头示意它自己离开,而后他将腰间的长剑渐渐握紧,看着漆黑一片的正殿,脚步镇定的向前走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到被黑暗完全吞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云墨安感到心咯噔了一下,只是又想不出是什么原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抬头,看着玩着杯子的苏木,想了想问道,“近日,可有什么大事发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事?夫人是指哪类大事?”苏木手上的动作一停,他想了半晌,开口道,“倒是有一事……不过不算是大事吧,”他抓了抓头发,“近日,玄幽王秘密回归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方朔?”云墨安笔尖一顿,险些在纸上染出墨花,“……而且还是秘密回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啊,这事很奇怪,”苏木道,“只是那日路过少主房间,听见云三公子对白大人和少主说的。若夫人想要知道细节,恐怕只有去问少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自是会问。只是你偷听一事……该问怎得算?”云墨安言间有低头写着书信,权当没看见苏木一下子就涨红的包子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夫人……我知道你不会说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夫人……你别写啊你听见我说话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夫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九方朔大步走向正殿,一路上除了走廊里还有几个用来照明的灯火晃着微光以外,连个侍卫都不曾瞧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天空显得愈发阴暗了,似乎在路上清冷的气息也随之变得变得愈发诡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离店只有几米时,他停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在离正殿还有几米的距离时,她完全没有看见本应该的灯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九方玄墨患有严重的眼疾,若需要等候或者是做什么事情必须得亮着灯火,否则就如同盲人一般无法行动,看不见任何东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会在这正殿等候他的时候完全不亮灯呢?……说不通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脚步渐渐放慢了,不动声色的将缠在袖口缠在手腕上的袖箭准备周全,眼神换上了当年在战场时的锐利,加上他天生带着绿色的眼瞳,在夜色中就像狼的眼神一样,冷漠无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原本是觉得奇怪的。只因前几日九方玄墨告诉她要前往九方步涯的府邸,说是商量要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几日他仍在边疆并未归国。而那日之后的第二日晚上,他收到了九方玄墨的密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关于废立储君之事。接着……他回来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色如墨,暗而危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