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每天都在与一柄破剑争女友

正文第十五章:雪漠荒原,追杀?

[更新时间] 2018-10-12 21:56:01 [字数] 3210

景源秘境里自成一个小世界,当秦止歌出了红枫林时见到的就是一片被无边大雪冰封的荒原。不似之前红枫林里的寂静,在这片荒原中,你甚至还能看到几只“温顺”的雪兔时不时的抬头用充满好奇的黝黑眼眸看看突然到来的陌生人。*-!+*首发www.zongheng.com|#|-+

与之前的红枫林相比,倒是显得很是“生机勃勃”。秦止歌敛去眼中的怀疑,身上周围围绕的灵气自动隔离着荒原之上飘下的雪花。而就在她走过雪兔群的时候,一只全身雪白,眼神灵动,显得十分软萌可爱小雪兔似是好奇般的蹦跳到了秦止歌的面前。*-!+*首发www.zongheng.com|#|-+

秦止歌的亦缓亦行的脚步不由得停了停,然后看着眼神无辜可爱的雪兔缓缓的弯下了腰。地上维持着无辜眼神的雪兔,见到面前的人类女修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它那被毛发遮挡着的脸上诡异的隐含着笑意,果然人类就是好骗。*-!+*首发www.zongheng.com|#|-+

只不过就在雪兔的心情随着那双纤细修长的手指距离它越来越近,而越来越激动时。那双手连碰都没有碰到它,就只是用灵气把它拨到了一旁。之后它就看见那可恶的人类在把它往旁边拨了过去之后,就毫不犹豫的越过它离开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雪兔看着离开的秦止歌,可爱的面容顿时变得狰狞起来。“那个人类竟然敢忽略它,它一定要让她尝尝噩梦的痛苦。”越过雪兔的秦止歌想到刚才看到的雪兔后耳上几乎看不清的月形标志,所以说之前的感觉时对的。*-!+*首发www.zongheng.com|#|-+

秦止歌带头看去,天空中依旧灰朦朦的,让人感到无端的压抑。只不过联想到之前看到的月形图案,秦止歌聚气灵力,似乎只是随手一划般的就用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的手中的浮生向这天空挥出了一剑。*-!+*首发www.zongheng.com|#|-+

春日诀-繁花,秦止歌身后的雪兔看见离开秦止歌突然停下,下心中突然心悸了一瞬。然后下一刻,这雪兔就发现了停下的人类手中挥出的那一剑所携带的破除一切幻像的力量。*-!+*首发www.zongheng.com|#|-+

而在这一剑挥出之后,荒原上杀机顿现。伴随着幻界破碎的清脆响声还有秦止歌身后传来的的杀意,秦止歌感觉到了身后明显的杀意后,甚至看也未看的就向后挥出了一剑。*-!+*首发www.zongheng.com|#|-+

这一剑不强大,去刚好消融了向秦止歌袭了的魔气。秦止歌转回身去看到依旧大雪覆地的荒原,以及一袭白衣去依旧挡不住身上浓重煞气的清隽男子,眼神中带有几分凝重“果然是魔吗?”*-!+*首发www.zongheng.com|#|-+

魔分三六九等,若是刚才没看错的话,能制造出这般仿真的幻境还带有月形标志。应该是与她之前遇到的任玉一般的高级魔族,而且时魔界最为神秘的十大家族之一的夜魅族的族人。*-!+*首发www.zongheng.com|#|-+

知道了眼前的男子的身份,秦止歌反而更加冷静。眼中的凝重隐去,身上的气息越发平和“听闻魔界的夜魅族作为十大家族之一,以幻境杀人而闻名。但是近年来却越发神秘,已经多年未曾出现与人前。不知这位魔界的道友阻拦我的去路,是何意?” *-!+*首发www.zongheng.com|#|-+

雪兔,不夜子游看着眼前这个不知底细,知道他的底细却又毫不畏惧甚至还将他的幻境破去的女修。身上的杀意逐渐的消散,传承秘境的进入方式还未找到,现在与她为敌不智。*-!+*首发www.zongheng.com|#|-+

因此,夜子游拿着手中不知何时出现的白扇,笑得越发温柔,甚至眼中还带上了几分似有似无的情意。一身白衣,在搭上那风度翩翩的气质。不知道的人,怕是会以为这是哪里来的大宗门弟子,而非是手中不知沾染了多少人的性命的魔族。*-!+*首发www.zongheng.com|#|-+

只不过秦止歌没有在意眼前,温柔俊美的男子眼中那十分迷惑人的情意。看着男子,秦止歌内心的警惕心却从未消失。因此,秦止歌只是在一次温和的问道:“若是道友无事,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首发www.zongheng.com|#|-+

看到秦止歌再次无视他,夜子游的心中越发的愤怒,但是温文尔雅的面上表情却依旧十分自然。他既不回答秦止歌他为什么会阻拦的问题,也不对秦止歌的话做出任何反应。他收回手中的扇子,探扇浅笑这问道“吾之名,夜子游。”*-!+*首发www.zongheng.com|#|-+

秦止歌看着自说自话的夜子游,拿出来在秦国是面对那些贵族子弟的态度,然后眼睛也不眨的报出了自己并不长用的道号“我名为鹿苑,夜道友可还有其他事?”*-!+*首发www.zongheng.com|#|-+

夜子游看着眼前的一身青袍,自有一番风骨的秦止歌,内心却没有什么触动。反而恶劣的想知道如果这人有朝一日落入凡尘,那时不知道她还会不会有这般风骨。*-!+*首发www.zongheng.com|#|-+

当然,现在的夜子游更为关心的问题是秦止歌怎么知道的自己的身份,以及怎么发现的而这是幻境。素来不懂得考虑他人想法的夜子游自然不会顾虑秦止歌的想法,虽然他知道现在眼前的女修想要离开。*-!+*首发www.zongheng.com|#|-+

可是那又如何,夜子游毫无顾忌的便询问了秦止歌这些问题。所以说魔就是魔。任性,自我而且冲动。丝毫不会为他人着想。*-!+*首发www.zongheng.com|#|-+

秦止歌纵使脾气再好,也会被这三番五次的阻拦惹恼。因此虽然秦止歌的面上依旧带着笑意,但是眼中的笑意却慢慢消失。“不过是看的书多了一些,不值得提起。”*-!+*首发www.zongheng.com|#|-+

夜子游看着已经默默地重新握上了剑柄的秦止歌,也知道她的耐心已经快耗尽了。因此也不再拦路,做出一副风度翩翩的温润公子模样,就让开了“那么,鹿苑道友就此别过。”*-!+*首发www.zongheng.com|#|-+

秦止歌见此也看似放松般的松开了手中的浮生,然后毫不犹豫的就回过头离开。而留在原地的夜子游看着在风雪中渐行渐远的秦止歌,不知为何突然失笑起来。*-!+*首发www.zongheng.com|#|-+

然后就只见夜子游面上的温润消失不见,身上的白衣也变为一身玄衣。不过一瞬就从一个温润如玉的贵公子变成了气质诡秘的夜中鬼煞。*-!+*首发www.zongheng.com|#|-+

顿时间这一片雪原中就只剩下一句意义难辨的“鹿苑吗?”*-!+*首发www.zongheng.com|#|-+

离开得足够远的秦止歌,面对夜子游时的淡然消失不见。看着手中有了感应的木偶人,秦止歌许久不曾变化过的表情染上了几分焦灼。如果是刚才离开的夜子游看到此刻的秦止歌的表情,就会知道刚才秦止歌表现出的不耐的情绪有多么敷衍。*-!+*首发www.zongheng.com|#|-+

当然,秦止歌是不会顾忌夜子游的想法的。她看着过去这么久却依旧能清晰的看出眉眼的精致的木偶人,压下心中复杂的情绪。重新变成了那个冷静而温和的秦止歌之后,才拿出浮生顺着感应的地方快速赶去。*-!+*首发www.zongheng.com|#|-+

对,她一点都不急。只不过是为了速度快一点,节省一些灵力才不顾之前的考虑御剑飞行的。只不过究竟是使用御风诀妖耗费的灵力多一些,还是御剑飞行要耗费的灵力多一些。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且不提这边看似冷静去少又的焦灼的秦止歌,那边的言钰的心情也不见得有多平静。*-!+*首发www.zongheng.com|#|-+

言钰此刻早已经脱下了斗篷,换上了一袭耀眼的红裳。而言钰那惑人心神的相貌,在这一袭红裳的衬托下越发精致。“夭夭李桃花,灼灼有辉光”,这般相貌又有谁不会心动。*-!+*首发www.zongheng.com|#|-+

但是言钰却无暇顾忌周围那些冒犯的眼神,随着时间流逝。听到言术回来禀报人都已到齐,一切也都已经安排好了之后。言钰反而诡异的安静了下来,依照止歌的性子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首发www.zongheng.com|#|-+

而他那几个兄弟为了一击必中,派出的狗实力倒是不错。即便是以止歌的心智,应该也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因此看着周围等待命令的下属,言钰换上了一向漫不经心的表情“既然都安排好了,那就开始吧!”*-!+*首发www.zongheng.com|#|-+

因此,等到秦止歌赶来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被一群黑衣人围攻,然后已经重伤血腥味浓重,因为一身红衣分不出是血还是衣裳颜色的言钰。*-!+*首发www.zongheng.com|#|-+

那一刻,秦止歌违背了她修行多年了的道。还未分青红皂白就已经上前加入了战场,还好她还尚存一丝理智没有使用寂灭诀,而是使用了秋日诀-神伤。*-!+*首发www.zongheng.com|#|-+

言钰看着一袭青衣毫不犹豫的挡在了他的身前,虽然多年未见,但是那背影却依旧让言钰感到了难言的悸动。在秦止歌看不见的地方,言钰对着她的身影露出了如同真正的野兽一般对于猎物那种势在必得,以及强烈而晦暗的占有欲。*-!+*首发www.zongheng.com|#|-+

秦止歌看似温和不设防,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自从父皇母后仙逝之后,她就再没有真正的相信过任何人。就算时后来可算得上她的养父的国师,她看似与他亲近。但是始终没有真正的相信过他。*-!+*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样说虽然显得秦止歌太过薄情多疑,可是皇家的血脉加上父母离去时,她的周围亲属的步步相逼。即使是跟了她父皇多年,看着她长大的大太监在最后也背叛了她。*-!+*首发www.zongheng.com|#|-+

因此国师虽然救了她,甚至抚养了她,但是内心怀疑的种子已经种下。即便后来在相处中,秦止歌想要放弃做一个如同整日猜忌别人会伤害他的胆小鬼,但是她已经做不到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她痛恨这样的自己,因此随着年级渐长,她表现得越发的温厚。甚至是一副全身心的信任这国师的样子,但只有秦止歌自己知道她从来没有变过。*-!+*首发www.zongheng.com|#|-+

秦止歌如果国师,秦霄他们有危险,她可以为了他们付出一切代价去救他们。但若是说能够有谁可以让她放下最深处的防备,那大概就只剩下了看透了她内心猜疑,用整整十年时间陪在她身旁的言钰。*-!+*首发www.zongheng.com|#|-+

只不过,言钰看透了秦止歌,去始终不相信他自己。*-!+*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