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罪证难逃

第一卷 双生第一章 云城暗涌

[更新时间] 2018-08-31 11:09:31 [字数] 3254

爱因斯坦曾说过:“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知识是受限制的,想象力则包围着整个世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楼耸立在市区正中央,女孩儿单薄的身影被狂风吹得颤颤巍巍,稍不注意就会从顶层天台上掉落摔成肉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孩子,什么都好说,就是千万别做傻事啊!”又是熟悉的场景,千篇一律的情节,烂大街的开场台词。警方已经在下面耗了半天,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队伍愈发庞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各部门注意,疏离人群,气垫准备……”警方拿这个大喇叭,撕心裂肺地吼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停在路边的警车里刚出来几个人,有警员见状立马跑过来,神色慌张,“莫队,顶楼的门被锁死,材质特殊一时半会儿打不开,她家里人在下面劝了半天,屁用都没有,这大热的天气耗了快将近半小时,再这么下去那孩子都该中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称为‘莫队’的男人抬头看了一眼上面的情况,压低声音:“来个力气大的跟我上去,其余人在下面听候指令,安祈祎你留在下面……”他侧身用余光瞟了眼,余光还来得及收回又猛地定在身后的位置,那里空荡荡一片,他转头问道:“安祈祎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问话的警员有些怔怔,“好像……”后面的话在莫良信灼热的视线下,的他没敢再说,抬手颤颤巍巍指了指大楼入口方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疯子……”来不及管其他的,抬腿就往那边跑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建筑物顶楼一点能遮蔽的地方都没有,四十多度的高温下暴晒得人几近晕厥,跳与不跳显然已经不是一心求死之人应去纠结的问题,不过在死之前还是得好好告别一下,这个过场还是得有的!不过这个天也忒热了点,要是来场大雨才能衬托得一切刚好才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孩儿摇了摇头,好不容易让自己神智恢复了几秒,眼皮子一番眼前一黑,说真的,她快被晒死了……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喘气声,她真的不喜欢这种被人侵入领地的感觉,不过门都被锁死了,谁还能上来?也大概是她意识模糊出现的幻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看向楼下那对名义上的父母,眉头一紧:“真恶心,没有了血缘关系的亲情真的会存在吗?抛开血缘不说,值不值得才显得比较重要,而我显然是不值得的,把爱这个名词粉饰得富丽堂皇,用来掩盖着内心最恶毒的目的,真的很恶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孩儿干涩的声音淡淡传开,微弱得就快被狂风吹散。刚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来的安祈祎,迅速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扯了扯牢牢挂在身上的吊绳,正打算上前把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不点儿给揪下来,却在听到这番超出年龄范围的话后停住步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孩儿颤抖着握紧了拳头,从兜里拿出了一个玻璃球向楼下一扔,转瞬就摔得粉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祈祎拧着眉不解地看着小不点眼眶里掉出来的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孩儿捂着胸口,哽咽着哭出声,“妈……我真的撑不下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祈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耀眼的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女孩儿模糊的身影脆弱不堪,狂风将女孩儿的长发吹起,而她伸长了手臂,“再见了……”闭上眼睛,身体向外翻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呀!”安祈祎轻巧地纵身向前,想也不想地就向着小不点儿的方向冲过去,好不容易稳稳抓住女孩儿瘦小的手臂才翻了个白眼,“跳个楼急什么!说个再见就没了?我还在那里等着你抒情呢!要死好歹给我个寻死的理由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女孩儿忽然睁大了眼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祈祎两只手用劲把人给往上提,好在小不点儿够轻,要不然她刚才可就跟小不点儿一起双宿双飞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用劲儿把人从阳台外扯回来后,安祈祎才松了口气,为了防止二次事件发生,而且她也没有力气再英雄救美一次,果断把小不点儿紧搂在怀里抱回天台中央,“怎么样,我厉害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耳边的风声呼啸,女孩儿根本听不清面前的人开合着嘴在对她说什么,但那人脸上自负得不可一世的得意笑容,却生生叫她看迷了眼,那是她一直都不曾拥有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祈祎单手拖着女孩儿的后颈,“听说一心求死的人灵魂得不到救赎,你逝去的妈妈不会谅解你的,我不是飞天小女警可以救你很多次,也不想掺合别人无聊的家常,自杀这种事情没试过的话玩一次也就够了,要是没了活着的意义就去寻找,比起得到爱,选择去爱相对更有意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的话还没说完,门被人生生撞开,入眼的就是莫大队长冒火又略带担心的神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祈祎,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莫良信张口就要开骂,安祈祎手腕却突然一沉,没心没肺地扭头:“她好像被晒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闹剧只供茶余饭后的闲谈,要是渗入生活也就显得太多管闲事,没人想要知道那个跳楼女孩儿是谁,她即将拥有怎样的人生故事?生活依旧继续,闹剧永不停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云城在大多数人记忆里算得上是最漂亮的小城之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市中心繁华的商圈把这座城一分为二,展布出不同的异样风情,却又相得益彰。南区的人非富即贵,而西区却多了一些难以形容的杂乱。坐落在西区的盘水小镇,一幢幢房子接壤在一起,白墙红瓦,拼凑出这座城市最精致的凹凸节奏。茁壮的栾树密密匝匝,这些墙见证了年轮的消逝,如今已变得残破不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午时分,七月天把这儿罩在了蒸笼里,突然刮来一阵稀薄的寒风,抬头的时候,灼热的阳光毫不留情的穿透虹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喧嚣不断的汽笛声一声盖过一声,混杂着司机们烦闷的咒骂。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出租车司机把头伸了出来,对着前面大声叫道:“到底要不要走?一条路就这么大点儿,一个个非要挤进来添堵才高兴是吧!”说完后他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抿着唇把手里夹着的烟凑近嘴边狠狠的吸了几口,下一秒,男人吐出的白烟一直盖过他的头顶,视线里是一片烟雾缭绕,他嘟嘟囔囔地开口:“这什么鬼天气,真是见鬼,热得要命,老天爷能不能下一场雨冲冲晦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不等出租车里的气味散尽,他便把手往车外一甩,带着火星的烟头抛物线落在马路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街边传来的是声色各异的吆喝声,叫唤着什么……当地特产,绝无仅有。定眼一看才是让人哭笑不得,原来所谓的“当地特产”都是一贯的陈词滥调,哪家的特产会是红色编织绳?这也忒丢面儿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街边的水果摊木板上,放着一个老旧的收音机,竟是高调的唱着“我要送你日不落的想念,寄出代表爱的明信片,我要送你日不落的爱恋,紧牵着心把世界走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坐在街边正在帮客人擦鞋的女人,锈迹斑斑的手上孬足了劲儿地擦拭着,耳朵却竖起老高,听着客人手机里转来的声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昨天夜里凌晨,盘水小镇的某个市场出现一具女尸,警方最近表示,请各位市民提高警惕,注意出行安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啧啧,谁家姑娘这么倒霉,不过……我们这里的人一向都很不错,一定是最近来的那帮外地人作案,前些日子盘水小镇来了个包工头,找了一大帮外地人修房子,那个灰啊飞得到处都是,搞得乌烟瘴气的,附近居民受不了去跟人家吵过几次,这不是他们还能是谁?”擦皮鞋的女人手舞足蹈的比划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客人是一个身材修长的年轻男子,头发有些长一直盖到了耳朵上,身着一袭正装,带着一副金属材质的框架眼睛,抬眸撇了女人一眼,听完她的话并没有要搭话的意思,自顾自换了一个频道接着看新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转眼间,原本被擦得亮铮铮的皮鞋上渍起了一滴不明来处的水滴,擦皮鞋的女人眯着眼仰头一看,有些不确定地说道:“下雨了?”女人的话音未落,大滴大滴的雨滴便迫不及待朝着地面砸落下来,谁说在这个艳阳高照的七月,不会是个多雨的季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跑就跑,把我梨子撞掉了算个什么事儿?你看看你看看……这还能卖出去吗?”水果摊的老板哀怨的眼神紧紧盯着那个已经跑远的身影,脚上毫不客气地跺了起来,就好似是要把那个撞掉他梨子的人抓过来跺几脚才解气似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停哀怨着,出口成脏的出租车司机看着窗外顷刻间就变得瓢泼的大雨,眼神微颤,抬手搓了一把鼻子,“……呵,我这嘴真他妈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与此同时,一家杂货店里走出来一个上了些年纪的中年女人,撑着伞对着街头的车辆来回张望,风把她的裙摆吹得来回晃动。女人身形修长,齐肩的长发在风中张牙舞爪的飞舞着,她一只手掌着伞把,一只手拼命的按住头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黑色的大众汽车英雄救美般地停在了女人前面,里面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鼻音很重,“请问是段蕊兰小姐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您是?”女人歪着头弯下腰看了一眼里面的人,眼神顿了顿,男人穿着高领的大衣,帽檐遮住了他大半张脸,不知为何她竟觉得男人莫名的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您是不是经常去做心理咨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阵疾风刮来,女人冷得一个哆嗦,声音不由得谗谗:“没……没错,您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和你的主治医师梁医生是朋友,向他了解过你的病情,先上车吧,外面雨太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伸长了手臂,侧身去开副驾驶门的时候显得尤为艰难。他的衣领很高,遮住了大半张面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