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囚爱之镣

正文第三十八章 恶魔之名(2)

[更新时间] 2018-11-13 15:27:03 [字数] 5314

安静的医院病房里,泛着冷光的浅蓝色窗帘,四周雪白的墙壁,整一派冷冷的色调,给偶尔走过的病人或者家属一片森然的寂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间,窸窸窣窣的说话声渐渐的没入正时浑时醒的我耳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这样下去真的不行,如果十哥知道了肯定也不会同意的……”一个略显压抑的女声首先传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萨铃,这些我都知道,可是如果不这样做,那就没有人能阻止了,那些悲剧你都见过不是吗?我们真的不能再这样经历一次了,真的……受不了。”另一个男生接着响起,似乎是在极力劝说着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简卡!可是他有什么错?你告诉我,他有什么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阵沉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让十哥自己做决定吧……”终于,那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语气中带着接近痛苦的无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房间里除去窗旁之外的一片白,似乎能感觉到我的身体越发的不好了……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明明来到这里我的身体有明显的好转,可是现在……似乎一切又在不可阻止的往相反的方向发展,我无奈的坐起身,看看自己扎着针的左手手腕,已经有些紫红的痕迹,伸出右手,轻轻的按了按,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着刚刚简卡和萨铃的对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声音的干涩着实吓了我一跳,才意识到自己的口干舌燥,桌上的那杯橙色果汁适时的出现在我的视线中,突然觉得,十哥太过体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在我打算伸手时,门开了,随手关门的萨铃慢慢的向病床边走来,一脸的倦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缩回了手,清清嗓子,朝着萨铃笑了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醒了?”萨铃这次的开口,竟是没有用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呵呵”我轻轻一笑,“你终于让我感觉到自己年轻了一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萨铃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的神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终于不说您了。”我开口,有些好笑的看着眼前的萨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的身体好点了吗?”萨铃没有接上我无聊的话题,而是将话题转向了我的病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点了,没什么感觉,不晕,现在很清醒。”我还是抬手拿起了桌上的果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的嗓子听起来几乎没什么问题。”萨铃一笑,伸手夺过我的果汁,“刚睡醒,就算再口渴,也不应该喝果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的嗓子刚开始是有些……”我抬起空了的手指,轻轻的碰了碰喉结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萨铃将果汁放在远处的托盘上,没有回头,淡淡的开口,“只是药物的副作用,不用担心。”说完就转身出门打水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一会萨铃就拿着水杯回来了,眼里的不悦竟是一闪而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了?”我接过水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事。”萨铃抿抿嘴,“简卡说他在左一那里看到了迟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我吃惊不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迟辰是在被左一打算练尸的时候救过来的。”萨铃喃喃的开口,“林青陌做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底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林青陌要动迟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迟辰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一惊,想起了那个躺在林青陌身上的女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真的杀了人?真的像简卡说的那样,他是嗜血族?他是会残忍的吸食人生命的饮血之人?”我的声音有些颤抖,喃喃的询问着面前的萨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人,他总是沉默,我模糊的潜意识里,总觉得他不应该是这个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天后,我来到左一的家里,其实我也没指望左一能对我和颜悦色,甚至我觉得左一能给我开门已经是非人的大度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脸色不怎么好的左一,我尴尬的笑笑,说是来看看迟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左一什么也没说,转身带我走进了那个不算小的房间,四面整齐,左一的风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有想过,有一天,我和左一还有迟辰可以和平的共处在一个房间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迟辰原本萎靡的神色在看到我时竟是流露出一丝的委屈,在他转头朝向左一时,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迟辰脖颈处的那两个深深的齿痕竟是毫无保留的呈现在我的眼前,有些血肉模糊的感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背脊一片的冰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都说,那是林青陌留下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先是左一,再是那个女孩,最后是迟辰,下一个呢……会不会是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愿意再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们回到了祭祀皇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去的第二天,祭祀皇族全城追查林青陌的下落,而我,被安排负责整件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据说林青陌杀死的那个女孩竟是失踪已久的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泉,就是祭祀皇族最有机会继承祭祀皇族王位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几乎没有人见过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既然是可以杀死能力卓越的人,那杀人者也不会弱到哪里去,这是十哥安慰我的话,不错,一个月下来,林青陌的一根发丝我也没有找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接近黄昏的时候,门口的争吵声随着玻璃砸落地面破碎的声音停止了,打开门,才发现是简卡和萨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奇怪了,自从回到祭祀皇族,两人的战争就没断过,尤其是在我的面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地上是十哥送我的橙色果汁,我有些不快,“你们到底怎么回事?这都第几次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最近都有些上瘾了,这果汁的口感真的不错。可是连着好几次了,他们总能争执着打碎我的果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起。”萨铃开口,脸上却是没有任何道歉的意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简卡这次没有争辩什么,简单利索的哼了一声转身离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黄昏时分,简卡来找我,说是要一起出去走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去了一家酒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有些不舒服,呱噪的音乐和舞池里不停扭动的男男女女让我有些烦躁,不悦的皱皱眉,“为什么带我来这种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什么为什么。”简卡拿起一杯翠绿翠绿的对我而言完全没有饮之冲动的不知道叫做什么的酒,放在鼻子跟前嗅了嗅,“试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摇了摇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默云,最近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吗?”简卡看着我,像是有些随意的开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什么…就是现在对面的那些男男女女…男男女女!我……我能分得清楚性别了?”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呢?比较明显的。”简卡似乎早就知道了一样,“其实吧,上次我和萨铃就发现了,你晕倒后说的那些梦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晕倒了还会说梦话?!”我觉的简卡在骗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先不说这个,你知道你说了什么吗?你说林青陌杀死了那个女孩……”简卡褐色的眸子暗了暗,似乎有些难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或许是因为太吃惊了,所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改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你说起来了,我发现自己最近想不起来的事情越来越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或许有人想让你彻底的遗忘一些东西。就像那个世界里的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世界?什么意思?”我有些奇怪的看向简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忘了!?”简卡大叫。“连这个你都忘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于简卡的大声叫嚷,我竟然感觉到有些无辜,我也不想啊,可是现在我能有什么办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人看了过来,对着我和简卡指指点点,我侧身跳离高脚凳,打算离开吧台,我还是不太喜欢他人的目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来了,别那么早走呀……”白色高领毛衣外面一件松松垮垮的限量版马夹,像是洗的有些发白的牛仔吊裆裤与上身极不相称,我后退了一些,微仰起头,才看清楚刚刚挡我路的熟悉面孔,与狱里简直判若两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钟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看见我出来了就这么的诧异?不想我出来?对了,我想问一下,迟辰他还好吗?”钟硕笑出了声,原本面目凶煞的长相竟变得有些柔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唔!”我原本想说的话被一颗褐色药丸给堵了回去,我反应过来后,开始猛烈的咳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他妈干什么呢!”简卡原本漠视的坐在旁边,突然的变故让他吃了一惊,急忙跳下高脚凳,顺势推了钟硕一把,眼神死死的盯着钟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简卡是吧?这个东西你应该清楚呀,它叫速忆丸啊。”钟硕不在意的挑挑眉,有些轻蔑的看着简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什么东西?”我终于停止了咳嗽,看向身边的简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简卡没有说话,一张惨白的脸色上,尴尬,愧疚,还有愤怒正在以一种奇怪的速度不停的交织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一声女人的尖叫从酒吧门口处传来,这一声尖叫吸引了酒吧里不少人的视线,其中就有我,钟硕,还有简卡,一个熟悉的人影走进来,身后的一群人里,为首的赵丘便是令那个女人尖叫的罪魁祸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练尸?”钟硕喃喃的开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小子竟然是练术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次的练尸的数量是上次的两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酒吧里安静下来,似乎没有人像那个尖叫的女人一样将自己的无知表现的那么直白,有人害怕,也有人惊奇,但是都没有过大的反应,不出意外,左一的前面空出了一条顺畅的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左一看了我一眼,并没有什么表情,像是在寻找什么一样,将头转向了他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还在怪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角落里人影一动,有人从左一的身后走向了门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练尸们像是已经闻到猎物的警犬,迅速的警觉,转身,攻击,几乎是一瞬的间隔,门口处已经传来拳肉相搏的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当我有些困惑的时候,身边的钟硕像是看到了什么,迅速向门口冲去,一拳打在了赵丘的头部,赵丘一个踉跄,后退了几步,竟还是不痛不痒的击向刚刚的目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练尸们的目标没有练术师的命令是不会改变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不管吗?”简卡出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我有些奇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看不出来那是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谁?!”我有不好的预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人面带黑色口罩,卫衣套头的黑色上衣,不,还有黑色的裤、袜、鞋,几乎和那些练尸的装扮一模一样,只是身形有一些偏瘦,但因为这个原因,速度上也是快了很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这个人……我看不出是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来祭祀皇族的时候天天混在一起,现在都认不出来了?”简卡冷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一惊,下意识的想到那个过于漂亮的娃娃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我反应过来打算上前时,一个练尸竟是快速的击向了青玉的面门,那样的力道就算不一击毙命,也会重伤,我着急的大叫,“青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玉讶异的向这边看来,也是这一小小的动作,让青玉险险的躲过了那一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酒吧里的人早已躲了开去,门口空出来的空间很大,青玉和钟硕被练尸们逼退到了一个角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快速走过去,左一却是冷冷的挡住了我的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左一!青玉是我的朋友!”我不可能朝左一动手,只能焦急的喊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我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愣了一下,看着左一没有一丝表情的脸,心底的愧疚决堤而出。“可是……可是你要找的是嗜血族,不关青玉的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跑了!我的哥哥生死未卜!青玉是唯一的线索!”左一的声音高起来,有些崩溃的声线冲击着我的耳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练尸中间发出一声闷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快速的看去,却见青玉惨白的面色满是痛苦的神情,身形也开始不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左一!把事情弄清楚好吗?拜托!不要再连累无辜的人。”我抓上左一的肩膀,无措,紧张的看着左一,“求你,不要伤青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我以为自己不得不出手对着自己最重要的朋友时,门口突然出现的高大身影将差点倒地的青玉一把扶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青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动手!”简卡突然向前攻去,随着他的一声命令,刚刚舞池里的一半人数迅速的脱去了伪装,齐齐的向林青陌出手,左一也是发了狠的发出命令,练尸们迅速的换掉了攻击的对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倒吸一口冷气,林青陌,你到底是得罪了多少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罪魁祸首出现,青玉的处境便是好了很多,等我再寻向青玉的身影时,才发现钟硕已经扶着青玉出了酒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林青陌的身形几乎是快到了极点,练尸们的层层围攻达到的最好效果只能是围住林青陌,可是简卡他们的加入终究让林青陌处于寡不敌众的情形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看着身边的左一操控练尸的样子越来越吃力,不由的有些担心,听说练术师过多的操控练尸可能会疲累致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我以为林青陌可能要败下阵来的时候,混乱的人群中突然风一样的人影已经到了左一的面前,“让他们停下,否则我会拧断你的脖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句话说完林青陌的双手已经抓起了左一的脖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着急的出手,狠狠的击向林青陌的脖子,林青陌一闪,放开左一的同时狠狠的将他摔向了吧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左一的嘴角已经有了血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惊叫一声左一,快速的抵挡着林青陌的反击,我以为几秒后我可能就要死在这个不太相熟的人手里,可是没想到的是,像是潜意识里动作,竟是招招狠辣迅速,对着面前的人,就像是演练过很多次一样,甚至可以说是习惯性的动作一样,几分钟后,林青陌的攻击慢了一些,有些奇怪的眼神看看我,终于在练尸们再次打算冲上来时,飞快的侧身变换角度,击向了原本角落的左一,我一惊,飞身前去,突然,回身的林青陌腰间明晃晃的什么一瞬闪到了我的眼睛。就在我眯起眼睛的间隔,一只有力的手掌挽向了我的脖颈,一手手指狠狠的掐住了我的喉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默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默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声叫唤让我明白了自己被骗,并且此时的处境很不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脑海里闪过一幕似曾相识的画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样有意思吗?’一个清瘦的身影严肃的反问着身后擒住自己的人,动作和我现在几乎一模一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我很喜欢这个样子的你。’说着身后人竟是吻向了被自己擒住的年轻男子,只是慢慢的,那人的勃颈处竟是淌下两道血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愣愣地,这么相似的画面到底……在哪里出现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简卡和左一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时,酒吧的门竟是咯吱一声打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反应的我以一种身不由己的状态被林青陌类似绑架的带离了酒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恍惚中,一些画面跳跃着冲进我的脑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片暗黑的地下停车场,一身黑衣着装的背影静静的站立着,地上匍匐着一个被捆绑的结结实实的男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有些奇怪,那男人的长相与我竟有几分相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头发散乱,一脸的不可置信,嘴里不停地哀求,“你不会杀我的!我是你亲哥哥!你怎么能杀我!母亲她说可以保我的!不!不!是母亲,就是母亲让我这样做的,十弟他…十弟已经原谅我了,你凭什么!你凭什么!你我父母亲各有派系是不错,可是毕竟、毕竟我们还有血缘关系……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声惨叫截断了那人的话语,停车场安静了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黑衣背影站起身的同时用力的扯出了那根快要没入头颅的根钉,参杂着血液的脑浆瞬间喷发出来,甚至有几滴溅在了那人的皮鞋上,马上,旁边的一个高瘦的男人低下身去用湿纸巾将其擦拭干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真的没关系吗?”旁边的另一个人问起,眼里闪过一丝忧色,“毕竟,祭祀皇只是要求将他带回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黑衣背影似乎伸手触了触眉间,冰冷的声音响起,“母亲不是也说过,要动她的儿子就让我陪葬吗?你们说……我的这位母亲大人会不会实现自己的诺言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声凛冽的笑声响起,几乎挑战着我的所有脑神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声音……这个声音……明明就是我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似是有意,黑衣背影在笑完后竟慢慢的转过了身,像是知道有人在偷窥一样,冲着某个地方竟是诡异的一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终于,我不受控制的身体开始颤抖……那是……那是我的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