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镜画碎月

正文相知

[更新时间] 2018-08-24 10:42:36 [字数] 2054

杨柳青青着地垂,杨华漫漫揽天飞;初春乍现,清晨的第一声鸟鸣牵起了飘渺的琴韵,酒肆里飘出淡淡的茶香似与轻缓的琴声交相缠绕,缓缓地往外扩散,过往的茶客无一不浸泡在这淡雅的和韵中。跨过这不及一寸的门槛,偌大的酒肆尽收眼底。方正的红木桌旁坐着数个闭着眼睛,侧着耳朵的听众,似在捕捉着什么。穿着褐色粗布衣的送茶的人在这静谧的气氛里穿梭,往里望去,可以清晰地看见这中央有一个别致的小亭子,而厅内之人便是这琴声的演奏者。一位青丝如瀑,着淡青衣束的女子;纤指划过琴弦,可见其手如柔荑,肤如凝脂,脸如蝤蛴,齿如瓠犀。因其所传,总有茶客愿能与她结缘,许定终生,然而终然无果,只得离去。唯有一位,纵然无果,也常说,来日方长,姑娘于我而言又并非急于此刻,正值年少,为何不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如往日,他着一身白衣,在亭外侯着,侧耳细听,仍是着熟悉的琴韵。待奏停,她欲转身上楼,他便越过屏风,阻在她面前,对她淡淡一笑,做个敬礼,道:“今日的姑娘又美了。”再起身,低头看着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点了点头作为还礼,又道,“公子言之过重了,月辞不过一般长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把脸微微向她靠近,仍是笑着,道,“不,月辞姑娘此话过谦了,且余某此生唯钟爱如你长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承蒙余公子的厚爱,月辞不胜感激,只是,我只愿平淡此生,素来不去多想情爱一事,可莫要耽搁公子的前程才是。”说完,她侧身一过,越过他,相背离去,耳边只有鞋踏阁台的声音。他不语,也只是阔步向前,直至跨出门槛,走出酒肆,离开这一条街;殊不知,在阁楼之上,她的面带微笑,轻声一句,“愿你此生安好,不负年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待他回到余府时,只见余父坐在正堂,一脸肃容,双手抵着太阳穴,连声叹气。见状,他俯身向前做个敬礼,道,“君陌给父亲请安,父亲可是有何琐事烦身?”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事在人为罢了,何来烦呢?”他父亲压着声音,极不耐烦地看着他,挥了挥手,又开始自言自语地喃喃道,“且罢且罢!黄口小儿之谈,何会有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君陌便去准备早膳了,愿父亲莫要过度操劳。”说毕,他便直起身,径直走向偏房。心中暗想,怕只怕又是那个在朝中做事的兄长闯出了些什么事。想必这家中可是又要闹出些什么人来了。片刻,偶遇走廊上一个家丁和一个丫环,两人神色紧张,想必是被父亲好好训了一番。想着想着便不自觉地摇了摇头,笑将起来。路过他们时,两人竟匆忙将他拉到一个角落处,吓得他有点手足无措。“到底所为何事?怎能如此毫无礼数。”他责备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少爷呀,这老爷今日大早一回来就火冒三丈,对着我们训!”家丁抱着手,压低了声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呀。本来嘛,我们下人也不应该多想,去怀疑主子的。可......”丫环看着他的眼睛,有些犹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底是何事?”他不明所以,只得无奈地对两人苦笑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唉!是这样,听说朝中的那位贵人少爷出了些岔子,便写信回来央求老爷让你尽快进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他大惊,“这......为何方才父亲不跟我说。”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宝你真是的,明白人也不说个明白话,少爷呀,我这说了,你只管听,别往深里捉摸。” 见了他点头, 丫环便深吸一口气,继续道,“老爷其实就是想让你去给那不知名的贵少爷替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听后,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倒是父亲的作风.......也是有劳两位留心了,君陌不胜感激。”说毕,便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哦,对了,尽快备好早膳,送到我房里。”其实他早已料到,会有这么一天,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本来自己的出身就不比朝中那位兄长,更别说待遇了,但他却从未曾埋怨过,毕竟人生本就苦短,若然事事计较得失,未免就太耗时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回到房中,推开窗,望向窗外,若有所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回到阁楼中,接过侍女手中的发簪,淡淡地笑着,便挥手示意她关门。关上门之后的那一刻,总觉心里有些难过和失落,每当想起他来,就会这样。她何曾不明白,只是不应该,也不能。在如今这时势,与歌女相熟终究不是一个予人为好的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在床沿坐下,细细看着手中的发簪,白玉为之精美,雕工可与宫中女官的相媲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片刻,门外侍女唤她,道,“姑娘,楼下余公子在侯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她正犹豫着,急忙把发簪塞到枕头底下。准备起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外便一阵骚乱,只听见侍女的喊声。“诶,公子!姑娘在里面,你,你不能进去啊!公子!......”下一刻,门已经被推开了,她显得有些慌乱,不刻,侍女见状只能关门出去,房内留下他和她两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余公子.......不知所为何事呢?”她背过身,走到窗边,随手把窗关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姑娘,我今日确乎是有些冒犯,只是想与你说几句话。”他走到她的身旁,看着她的背影,有些无奈和痛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愿闻其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在下,心悦姑娘已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了,你可是明白?” 他再走近一步,恰好可以看见她的侧颜,他一生所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不语,也没有转头看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余某有些些唐突了吗?” 他有些恐惧和惊慌,生怕她会生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月辞自当是知道,可……那又如何?” 她终于转头看向他,似有些无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看着眼前之人的双眼,竟忍不住上前搂住了她的腰,轻轻地把她拥入怀中,这一刻他等了太久太久,似乎已经不忍放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余公子,可月辞不能。”她没有推开他,只是轻声在他耳边说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若有了肌肤之亲呢?”他松开她,趁势吻过她的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木然不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