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道长,有兔不吃非礼也

正文第三十八章 相随篇一 启程

[更新时间] 2019-02-12 22:36:26 [字数] 3222

一个白衣女子踏空飘然而至,衣炔飘飘,宛若谪仙。头上系着的发带末端的风铃铃铛随风摆动,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白衣女子双脚落地,动作轻柔,没有发出任何脚踩在地上的声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仔细看的话可以发现她的脚距离地面还是有着些许距离的,可以说这白衣女子看似走在地上,实则凌空脚不沾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衣女子缓缓靠近,看着倒在地上满脸血污的苏愿和奄奄一息的白梓,一脸淡漠,眼里似压抑着怒火。她一挥袖转身要走,本以为她不想管倒在地上的两人,谁知突然从他的袖子中窜出一条白绫裹住了他们二人,一把拖着他们飞离而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衣女子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夜空中,随风传来的铃声也渐渐淹没在阵阵沙沙声中。一道光芒突然来到了这早已一片狼藉的竹屋,光芒散去,一粉衣女子现出身影,赫然就是白梓他们刚进入紫竹岭遇到的花妖。花妖一步步的走进玉竹身边,看着倒在地上毫无生气的尸体,她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心情。她抱起玉竹的身体,一转身便化作点点光辉消失不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不容易“热闹”的竹屋现人去楼空,只余满地的断竹与划痕,院里的石桌早已在玉竹和苏愿二人的打斗中被毁得不成样,棋子七星八落的散落在地,棋盘也被震了个粉碎。整个院子杂乱冷清,原先住着一个妖还有那么一点生气,现在只剩无尽的死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云雾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温暖的阳光从窗户斜射进来,照在床榻上。苏愿醒来睁开眼的一瞬就被阳光刺得又闭上了眼睛,待他眼睛适应了阳光后,才打量起他所在的地方。只见这个屋子简洁宽敞,一点多余的东西都没有,就是连桌子板凳之类的都没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难不成来个人都坐踏上?还是都席地而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醒了?”一道女子声音传了过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苏愿立刻警惕了起来,他居然没有发现这里还有其他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白衣女子从屏风里走了出来,面色冷清的看着苏愿:“白梓的师傅——白清铃。劣徒承蒙关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愿脸上的惊讶一览无遗,因为眼前这人可以算是他在世上为数不多的亲人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姨母……”苏愿双眼隐隐泛红,他失控的那一晚发生的事他隐约有点印象,他父母逝世的这是他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原本他还抱有一点他父母尚在人世的希望,但是现在这点希望也彻底破灭了,现在见到这个跟自己血脉最为亲近的姨母,自己的心情不知该是喜还是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是你姨母?别再这乱叫!”白清铃语气中略带着愠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愿:“……”对了,我好像还没有介绍自己,舅母不知道自己是谁,才会这么说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愿刚准备介绍自己,白清铃的一句话堵得他把要说出口的话都给吞了回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你是谁,不必说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是不是会读心术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愿不明白为什么白清铃不认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打破这尴尬的气氛,他突然想到了白梓,还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虽然他知道既然白清铃都在这了,白梓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但是他还是不太放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姨……”苏愿的“姨母”二字还没叫出口,白清铃就眼神不善的瞪了他一眼,他只好连忙换了个称呼,“前辈,阿梓现在怎么样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清铃听到苏愿叫的这么亲昵,嘴角抽了抽,没好气的道:“你还好意思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愿听到白清铃这样说,顿时心里咯噔一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难不成白梓的情况很糟?”苏愿连忙翻身下床,险些摔倒,快速的连滚带爬的到了白清铃的面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清铃在苏愿快要碰到她时,后退了一步,躲了过去,一脸的嫌弃。但是她也明白了苏愿是真的很在意白梓。她在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暗道:“真是孽缘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早就没事了,现在正在休息。倒是你……”白清铃没有再说下去,可是苏愿也明白她要说的是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贸然动用那股力量的。”苏愿右手抚上胸口,那里显出密密麻麻的红色咒文。原先那里光滑白梓什么都没有的,但是由于苏愿强行破除封印所以咒文显现出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知道就好,我用法力压制了你的妖血,但是持续不了多久,你要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要轻易就失控了。”白清铃提醒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愿见白清铃虽不认他这个外甥,但是对他还是很关心的,不由的心里一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有什么打算?”白清铃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愿一时没反应过来,细想过后才明白她问的是关于他父母的事他有什么打算。他毫不犹豫的回道:“我当然要替他们报仇了,虽然前辈你已经替他们报过仇了,但是罪魁祸首还没有死,这次就让我自己去做个了断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清铃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只是在那站着看着面前这个立志报仇的少年。她其实早就知道了黑窟那个老家伙还活着,但是她却不急着去赶尽杀绝,他想到了那两人还有个儿子,至于要怎么处理就交给他们的儿子吧!如果他们儿子置之不理或是搞不定她再出手也不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至于阿梓……能别告诉他么?”苏愿握紧了拳头,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继续道:“我知道我的能力不足以保护他,这一路上我总是让他置身于危险之中,此去报仇的路上不知有多少危险,我怕我护不住他,这样他有几条命也不够用。所以……能请前辈好好的照顾白梓么?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会来找他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是我徒弟,我当然会好好照顾他!”怎么搞的跟生离死别似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愿听到白清铃答应他了,心里有一瞬的高兴,但是又被席卷而来的悲哀给淹没了。正当他沉浸在要和白梓分别的悲哀中时,一个停留已久的人影从屋外离开了。但是苏愿却完全没有发现,而白清铃早在他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只是没有说破而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愿在这里休息了一日就收拾行李准备启程,其实根本就没什么东西要收拾的,他在这里休息一日也是为了再画一些符咒,在紫竹岭的时候也花了不少,是时候补充一点,途中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多准备点也不是坏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愿用完午膳就早早的下了山,白清铃施法用雾气给苏愿指引了出云雾岭的路,以防他几天几夜都在里面打转。苏愿在云雾岭的这一天他没有去见白梓,有也只是在他房外远远的看上一眼,他怕自己和他见面了会不忍心与他分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且更奇怪的是白梓也没有去找苏愿,白清铃也觉得自己的徒弟不对劲,从那次他从苏愿房外回来后,就没有提苏愿了,像是在赌气。正当白清铃想要去安慰安慰自己的徒弟,却发现早已人去楼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真是兔大不中留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清铃一气之下决定去兰室,兰室有一个阁楼,那里是她平时闭关的地方,而兰室还连着一个密室,那是白清铃的藏宝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清铃习惯性的去藏宝室查看一番,谁知刚一进房间,就被里面的景象给气得炸掉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死兔崽子!!!你给老娘滚回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清铃的声音响彻云霄,云雾岭的飞禽都被惊得齐齐飞离避难,连赶路去追苏愿的白梓也不由得一个哆嗦。只有那些早已习惯了白清铃怒吼的才能处事不惊,一副该干嘛就干嘛的样子。白清铃怒气冲冲的走到了崖边石桌旁,她沿路一直释放着冷死,沿路许多花草都被她给冻成了冰块。石桌旁的柳树也被她身上的寒气给弄得一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清铃在距离柳树一丈远的地方收敛了寒气,冷声问道:“你为什么要把钥匙给那死兔崽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鬼鬼祟祟的来偷摘我的柳叶,被我发现后,就苦苦哀求我,我见他一片痴心,一不忍心就答应了他。”柳树逛了逛枝条,像是有点心虚的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你……你知不知道他做了什么?!!”白清铃被气得不行,不知道究竟是被谁气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说他只是进去拿一两件法器护身而已,你也别这么小气嘛!”柳树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两件法器?他这么说你就相信了?你怎么这么蠢啊!你知不知道他把我的藏宝库都给掏空了!!”白清铃吼完后,叹了口气,道:“……我的错,是我把你想的太聪明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这样说还不如直接骂我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清铃摇了摇头,道:“算了,反正真正重要的东西没有被他拿走。”她边说边走向石桌,轻声坐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侍女凭空出现,摆上茶具,提起茶壶为白清铃倒了一杯茶,就退下了。白清铃又拿出一个茶杯倒了一杯茶,一根柳条伸了过来端起茶杯把茶往树根处一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白清铃默默的端起了自己的那杯茶喝了一口,只觉得普普通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说他们两会怎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怎么样?他们怎样关我什么事?”白清铃一口喝干杯里的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口是心非!”柳树晃了晃枝条,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微风轻轻的吹拂着,一根柳条轻轻的抚上了白清铃的头,不知是被风吹的,还是柳树自己做的。但是白清铃却并没有生气,像是完全没有发现似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风继续的吹着,而这一人一树就这样在这风中静静的呆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