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惹鬼上身:这个鬼夫有点宠

第一卷第四十七章 灾难

[更新时间] 2018-10-13 00:17:33 [字数] 3185

有了手中指引的APP地图,两个人不过会就找到了山洞的出口。进来的时候是强行被拖拽来的,出去的时候居然一路上顺畅无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修翰手指把玩着小石像,语气带笑:“还是有点不小的收获的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本以为离开时候会出现点关底BOSS来阻挠,手中的法宝灵器都招呼好了,没想到居然都没有派上用场,心里还有点小小的失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山洞之中白修翰出尽了风头,临走之前还嘲讽了一下道然派三流道术毫无用武之地。谷乐本想帅气的来个收魂渡鬼一类的,却的拳拳道行毫无用武之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到了山洞口明暗交至的地方,谷乐有点恍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不会又踏进另外一个时空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修翰沉默了一会,说:“你别被他们误导了,那只是鬼怪的一点小伎俩而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还想再问,白修翰已经闭紧嘴巴,明显不愿意再多说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踏在结实的地面上时,谷乐才有种的重新活过来的感觉,似乎一切都变得真实了起来。算上这一趟酸爽的旅途,除了防备心过于弱了点,遇到了不少奇葩的队友之外,一路上走下来居然毫发无损,真是一件稀奇的事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修翰往前走了两步,见谷乐呆立在地上不动,不由奇怪的回过头来:“不走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一怔,突然又想到自己是被白漠以法事的理由邀约到这里来的,连忙“哦哦”了几声,提步追了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这里到周家不知还有十几里的路程,周围都是荒凉的土地和几人高的树木丛林,谷乐绕了小半个林子之后,这才找到了通往大马路的一条道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站在这大马路周围,看到空旷无边的沥青路,谷乐心里一阵没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道今天就要露宿街头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就在这时,不远处靠在路边的一辆车突然连按了几下喇叭,车灯还频闪了两下。谷乐似有所觉地转过头。正巧,那车的窗户被降了下来,露出一张带着墨镜的青年的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看到这人凭空变出来的一辆车,心里涌起了不小的风浪。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年摘下墨镜,露出一张好看的脸。深刻的五官,略带点柔和的脸部线条,是一张正处于青涩与成熟的分界线的脸。看着步履款款走来的那人,那双亮晶晶的眸子化为了一弯新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犹豫了一下,一转步子走了过去。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修翰将副驾驶的门推开,将车座后的一个毛绒外套往她身上一丢,:“怎么,还想在这能打到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试试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刚将手握在车把上,心里有点犹豫了起来。经历了一场大风大浪之后,她是要回顾家去还是白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现在都可以算是她的家,却都在心里没什么归属感,还不如前世师傅的那个暂时小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修翰看到她犹犹豫豫的模样,挑高了一边的眉毛:“怕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心说你不可怕,可你的阴晴不定的心思让人捉摸不透,才是最让人不放心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她还是畏惧大神一言不合将她丢到这种穷乡僻壤里面,还是垂头讪笑两声:“我以为向你们这种讲究的人,副驾驶的位置是不能做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白修翰系安全带的手一顿,好笑的问道:“我们怎么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当然是亲近之人的位置了。”她其实还蛮想说一句洁癖的,可惜总觉得这话一说出口应该会引来不小的暴风骤雨,于是默默的闭了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不回答的,白修翰也早已见怪不怪,往这边斜了一下后弯下半个身子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猝不及防的靠近到是把谷乐吓了一跳,两人靠得极近,彼此呼吸都交融在了一起。近距离的那人精致的五官,还有梦中才能肖想的饱润嘴唇都是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他浑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几乎花光了自制力才克制想要退后的动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修翰将谷乐安全带系上,挑高了一边的眉头,似笑非笑:“怎么这么紧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又不会吃了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就有点轻飘飘的,平日克制律己的表情都有了个难得的中空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发什么呆呢,往旁边去,”白修翰拍拍他的肩膀,谷乐身体僵硬了一瞬后,干笑着打开了车里的排风扇,“车里面太闷了,我缓口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修翰也不怎么在意这回答,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之后,便发动了车子。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车里的气氛一阵压抑,谷乐左右张望了一会之后,确见白修翰没有任何开口的意思,心里不免生出几分失望的心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看白修翰在一心专注开车,渐渐有点无聊,耐不住性子的开口了:“你拜师修行了多少年啊?你真的特别厉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题如石沉大海,白修翰眼神专注的看着前方,并没有回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谷乐以为自己的问题得不到回答的时候,白修翰突然沉声开口说:“记不清了,也有十来年了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心里一喜,原来他不是懒得搭理自己,只是在思考计算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了个好的开头之后,谷乐的话匣子也渐渐打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从小和师傅学习,也有十来年了,只是学习都是皮毛的问题,师傅嫌弃我的天资太差,不肯多教我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白修翰丰富的知识库存,谷乐的眼中闪过一丝羡慕的神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修翰看在眼里,主动开口表现自己:“以后我教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闻这话,谷乐的眼神明显一亮,看向白修翰的眼神中似乎闪着光,像是在盯着一块美味的糕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修翰看着好笑,一打方向盘:“倒时候可别哭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车行了一段路,谷乐的心情轻松了许多,话题骤然转到以前随着师傅漂泊除鬼的日子,白修翰他喜欢听她讲话,而谷乐也乐得听大神点解自己道行中的一些误区,对于那些随口点出来的指责或者夸奖也乐意照单全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得不说,比起以前接触过的人之中,白漠虽然冷漠寡言,但心底却异常柔软温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在两人交谈气氛正浓的时候,搁在挡板处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是一条短信。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眼睛却跳了一下,心里隐约觉得会出点什么大事。拿起来看了一眼,刚才还舒展开的眉头又紧紧的皱在了一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修翰隐晦的瞄了一眼,又不动声色的将视线给收了回去,似乎在等待着谷乐主动开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车内一时没人说话,白修翰投过去一个疑惑的眼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没有开口,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继续点着。白修翰下意识的以为她在回复刚才的短信,正巧有个红灯,就好奇的过去看一眼。这一眼,却看到他正打开APP软件搜索着附近的美食。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想订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手指一顿,有点心虚的不敢抬头。他含糊地嗯了一声,挨个翻着平时常吃的菜,一个个点进去看看店家的评分和下面的晒图评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表面在认真的看,内里被盯得脊背都挺了起来。过一会,她才慢吞吞地说:“不想回家做饭,我们在外面吃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修翰只觉得好笑,一思索就发觉了这事的源头出在了哪。他就近找个停车位,脸上虽还有淡淡的笑意,但是语气确是不容置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家里出了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无他法,谷乐撇了撇嘴,只能老实交代:“家里的人起了……点争执。”中间明显停顿了一下,眼神还带了点微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修翰很快捕捉到了他话的那点东西,想了想家里几个终日不安分的人选,排除了几个远至国外的人之后,统计了一下剩下可以搞事的人选,大约猜到了让白家鸡犬不宁的关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家私生子,白瑾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修翰眼神暗了暗,追问道:“一点是多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觉得家丑外扬有点丢人,但对于没有归属感的白家,又一想瞿妍在短信里面刷屏的咒骂,短信里面全是“碧池”“小三”“丑八怪”一类愤愤不平的话,最后还特意交代道“这个狐狸精不好对付,我去搬个救兵,你可千万别回来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一想自己尴尬的身份,不想在这个时候见到那个被自己带了绿帽的白瑾时,自然有多远就躲多远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干巴巴的开口:“呃……就差点扔出家门了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修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谷乐将头撑在车前板上叹气,一脸的无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愁吗,愁死了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与之同时,白家真正是乱成了一锅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沙发上靠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女,她的五官出挑,只是眉宇间还带着一股逼人英气,配合着那头金色的卷发格外扎眼。剧烈的违和感称出他的几分桀骜和乖戾来。而那对人颐指气使的态度,让人的好感直接降了三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如此,但一旁的仆人仍格外恭敬,鞠躬道:“沈小姐,我们马上把您的花给搬进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萧萧翘起二郎腿,往嘴里塞荔枝,嘟嘟囔道:“地上那么多破衣服搁在我的柜子里面,她肯定是不要了,直接包了碎瓷片扔垃圾桶里面。”她指挥着这帮佣人们,语气里满满都是不耐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动作到是快点,都扫干净一点啊,扎到瑾时哥我就把你们跟这堆垃圾一起扔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佣人看着地上堆积的各季新款服装,不敢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虽然也讨厌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主人,但没有主人的允许,在旁边干看着不阻止已经是犯了错,还怎么敢乱扔主人的衣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们也只能挑着几样看着破旧些抹布和床单,包着碎瓷片一起处理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