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诡秘18月

正文第四十七章 发烧

[更新时间] 2018-07-12 04:16:09 [字数] 3152

“小辣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辣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辣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能感觉到,时兰妍正在叫我,那是她给我起的名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还没起床呢?要迟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听到时兰妍在跟我说话了,但是,我的身体已经不能再支撑我,坐着跟她聊天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躺在床上,连翻个身,都觉得困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是不是?不想去上课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想回答时兰妍的问话,但是,嗓子突然哑了,说不出话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该不会是生病了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啊呀!好烫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一动不动的样子,脸通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样,我给你跟我们田老师,请个假!好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眼睛睁开一个小缝儿,很努力的点了一下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去到我们寝室的洗漱间,给我拿来了,她的毛巾,是一个黄色带有小白点的,可爱桃心形状的毛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不是我去超市时,最喜欢的那条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这个有点贵,我没舍得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难道?时兰妍真的是自己说的那样,家里很贫穷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了!昨天从时兰妍的双肩书包里,翻出的那张冥币,还放在我的抽屉里呢,我想要问她一下,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的双手,跟着我的前脖子,一起蜷缩着,我很冷,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将毛巾弄湿后,搭在了我的脑门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真的感觉,好了一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的左手扒开一点被子,左手的食指,指着我床旁边的抽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是想要我帮你,拿里面的东西,是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竟明白了我的想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又一次点了一下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想到,时兰妍开始唠叨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看你到底是怎么了?俺看你,就是普通的发烧而已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终于能体会,邓邓说的那种感觉了,我是病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且,时兰妍看我没有力气说她了,又开始说起了家乡话,幸亏不是那种,我听不懂的词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此刻,还在我的面前站着,手比比划划的样子,丝毫没有要帮我拿抽屉里,我想要质问她的东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行了!小辣椒!你先在这儿待一会儿,俺上完课就回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怎么要走了?她收拾了她的东西,从时兰妍的床底下,拿出了一个黄色的双肩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背在了身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个双肩包,明明是红色的,这一点我很确定,因为我是夜盲,并不是色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时我会想,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有这么多的这个盲,那个盲的,为什么这个世界,不能是完美的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个人的答案,我非常赞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说,这个世界本是完美的,不完美是因为,存在追求完美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换句话说,追求完美的人才是世界最大的不完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辣椒!俺先走了!中午回来给你带饭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走到了门那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这一次,又换成右手点了一下,我书桌的方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门关上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难道昨天的那个红色的包,不是时兰妍的,而是阎灵桃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门又有动静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谁在开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开了半天都开不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过了几分钟,又有人在开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次,门终于开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辣椒!俺差点忘了!你昨天写到半夜的东西,俺要帮你交给田老师,要不然,你不是白写了吗?还好俺看见,俺们隔壁的那个漆雕芙了,我让她先去帮我占个座,如果我去晚了,再顺便帮我答个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现在,我很想问下时兰妍,几分钟前,开门的,也是她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反正也去晚了,俺刚才都到楼下了,突然想起这事儿,又回来了,俺够意思吧!你看你也不表扬俺!放哪了?快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看我想说也说不出来的样子,只好自己找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终于快找到我旁边的书桌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找到了!你把电脑放地上,干嘛?拌人专用啊?现在每天都在寝室睡觉的,也就你和俺两个人!亏我对你那么好了!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一边跟我开起了玩笑,一边按了开机键,打开了我的电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密码在哪?噢!找到了!”时兰妍还自问自答的,找到了我的很多密码,都统统写在了,我书桌上面的一个小本子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完了,我晚上太困,居然忘记把它,收进箱子里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是你哥的生日,这个是你姥的生日,这个是你妈妈的生日,这个是你爸爸的生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坐在了我的椅子上,翻到了第一页,读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脑袋,原来那么笨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刻,我真的很想跑过去,然后,扣住我的本子,不给她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是你电脑的密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输入了几个字母后,终于打开了电脑,进入了桌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是你家密码锁的号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嘚嘚咕咕的,又数落了我一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傻呀?你这个都往这上面写?你还长得那么诱人?你不怕别人去你们家,偷袭你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闭上了一下我的眼睛,又睁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实,我是想让她知道,我对她说的话,到底有多无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是你邮箱的密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完了,这下子,我这邮箱的密码,她也知道了,看来等我身体,稍微一好点了,就要马上改了,倒不是因为那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只是不喜欢没有隐私的我自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慢悠悠的样子,让我猜想,她会不会是?不想去上课?才会故意拖延时间的?又或者是,她有那种新生开学的恐惧症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辣椒!这儿怎么还有一封,你自己发给你自己的邮件啊?还有18个月,这是什么意思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眨了眨眼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18个月后,你还能上哪去啊?你不上学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的嘴开始像机关枪一样“嘟嘟嘟”的没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俺看啊,你应该自己给自己发,还有36个月,那才能读完俺们的三年研究生呢!你这一年半够干啥?难道你想要一年半就毕业?俺还有可能,俺看你这智商,怕是费点劲儿啊!怎么地?你瞪俺干嘛?你是保送生,了不起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还有,你咋不说还有36计呢,那我还有36变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哪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开始在我电脑的桌面上,寻找我写的观后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有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可能,我明明写了的,而且还写得还很好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才是笨蛋,我桌面一共才几个文件夹呀,她居然都找不到,看来当黑客,她都当不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的眼睛,都快贴到电脑屏幕上了,我很想说,要不然,就把黑色的眼镜框架拿下来吧,是不是影响视力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不顾我的叹气,还是很认真的样子,在仔细的,一个一个的,点着,每一个文件夹里面的文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事实上,直接找名字不就得了,还是她想要偷看我写的什么文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终于找到了!你气人呢啊?人家让你写观后感,你写什么影评啊?你真以为你是什么大神呢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这到底是,在帮我还是折磨我啊?我可是病人,需要休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行了,俺已经把你写的,作为附件从你的邮箱,发到俺的邮箱里了!等下,俺就去帮你和俺的,一起打印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实,时兰妍并不需要登录我的邮箱,她只需要登录自己的邮箱,然后我写的文件,作为附件再发到她自己的邮箱里,不就可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刚听她的意思,好像还要去打印?那她上午,应该就不用再去上课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昨晚还在跟人家朱韵说呢,什么都到研究生了,一定要好好学习了,什么她娘让她读这个学校,借了全村子的钱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她不管怎么样把自己包装成,那种负担很大,有很大抱负的学霸的样子,终究还是个贪玩的孩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况且,最重要的一点,她是女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要是女孩,就总是口不对心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还这么烫呢?要不要去医院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又一次背上了她的黄色双肩书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现在正帮我,去洗漱间重新弄了下,给我放在额头上的,那条黄色带有小白点的,可爱桃心形状的小毛巾。+@&$-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来,她是这么喜欢黄色这个颜色的女孩,看来昨晚我在阎灵桃床底下摸到的那个包,确实不是她的,这也就可以解释冥币的事情了,应该是阎灵桃的,那个叫什么晨的未婚夫,给放到里面的,可能是觉得阎灵桃既然在这儿住,就可能去上学,也可能去吃饭,所以要给她带点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着想着,我的身体又有点冷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却又一次的站在了门口,嘱咐我好好照顾自己,要是等下中午回来,我还这么难受的样子,她就带我去医院看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担心,时兰妍待会儿,是不是还能再开门进来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我自己在寝室,不开心,确切的说,我是很害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喂!哪位?湛叶现在生病了,不能接听你的电话,你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时兰妍一遇到陌生一点的外人,就可以自动转换成标准的普通话,这个能力,就算是一种特异功能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不再想让她改口音了,只要她愿意,说哪种话我都可以接受,因为此刻的我,才发现,病人为什么除了需要静养,还需要人来陪,因为孤独会让人感到无比的寒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的!我知道了,我刚好下午要去力萱市的新人路那边,办点事儿,我去帮她拿外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曾做过一个梦,惊悚恐怖,里面的人,让我帮帮她。
我是写命师,磐生莲儿。大石头上,重生的小莲花。
命,是一点一点写的。人,是一秒一秒活的。
我,在努力的写着。你,在拼命的活着吗?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