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凡女修仙记

正文第一百一十九章了吾

[更新时间] 2018-11-05 10:49:46 [字数] 3604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您是丹神,是牧羊星域的丹神 吗”张灵雅疑惑的问,她之所以好奇要看,也是因为丹神精要录这几个字吸引了她。满心欢喜的以为自己发现新传奇。没想到到头来弄了一个人进来。还把她身上的灵力榨干。她也是心有余悸的问罢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者沉吟半晌才微微的摇头道:“我乃是古月宗一名金丹炼器师罢了。”张灵雅听到这里,她也有点失望,丹神没出来,出来了一位炼器师,而且还是个金丹级别,看来修为也不怎么的。忽而她抓住重点古月宗,上古修仙圣地,上古啊,难道这位活了10万多年的老古董。她更加疑惑,更加好奇了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刚想要在问些问题,就被不知名的痛,让她不得不提前退出游梦株。她神识退出,睁开眼,就见一个横眉竖目的师兄,两眼冒火的盯着她,似乎要吃了她才能解决心中郁气。张灵雅看到他比划,大概意思让她跟他出去,她这才想到,对了这里还是典藏室,她忘记了。于是赶快起身,一脸微笑的跟在这位师兄后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口只有两位师兄在闭目打坐,张灵雅心里也轻松了些,看来她不是最后一个。没过一会另外一个师兄急吼吼的冲了过来。似乎火气很大,张灵雅想,我们都等你,你还好意思发火。不过大家都很默契的没有在里面逗留之意。交了玉牌,5人出现在典藏室外围,门口的老婆婆,头也没抬,在门口老僧入定般打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出典藏室,那名进来的时候讽刺张灵雅的师兄发话了:“你别仗着你爹,无视他人,殊不知,大道渺茫,修道也有道轨。小心日后心魔反噬”说完扬长而去。其余3人或许有事,出了典藏室便驾驭飞剑飞走了。唯独这位刺头师兄,说完毒话,也不给她辩解的机会,也扬长而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句话可谓是对于修道之人,是很强的诅咒,逃脱生死轮回本来就牵扯因果,在加上自己的偏执偏解,或许因为某人的一句话定论了你的命格,从此落下心魔烙印,恐怕比杀她还要可怕。目前她无所谓,但因为她没有那样的心思。但该听的心魔话,余音绕耳久久不散。人和人和睦相处还真难,她苦涩的摇了摇头。驾驭飞剑回到了太安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师祖闭关3年,如今才过几个月而已。院子里的小家伙还是如此,不过这些小家伙长得速度很快。她才在典藏室呆了几天,怎么这些小家伙个个长大了不少。刚刚被诅咒 ,心里也不爽,她还惦记着云梦株里的老者。所以迫不及待回了自己屋子。打坐入定,分出一缕神识进入云梦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者见张灵雅出现在这里,他飘了过来。一脸的喜悦开口道:“缘分,缘分,上天果然待我不薄”张灵雅一脸的不知所以。老者又开口道:“小友,这个河里是不是种植这一颗七星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灵雅心中想不是九品穿心莲,怎么又是七星莲,她没有开口,老者扶着胡须兴奋道:“这下我有希望了。多谢恩公出手,否则我又不知何日苏醒,不知还有没有来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灵雅听的云里雾里,但大概也明白了几分。她摸了摸鼻子道:‘这位师叔,这不是九品穿心莲吗,为何你说这是七星莲,这两者之间有何区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者闻言,直起身子咳了咳道“七星莲,也就是七魄莲,它结子共7枚,每一枚可以容纳一魄,而她的根茎结成3断可刚炼制成人的法身,从此脱里轮回,不受三界管理,无影无形,九品穿心莲,只是炼制静心丸的主药罢了,以此壮大自己的神魂,在修行上或许九品穿心莲很重要,但器材方面七星莲更为珍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者顿了顿继续说道:‘丫头,你这里种植的是七星莲,不是九品穿心莲。这两者你看他们的叶子便知。’张灵雅顺着七星莲的方向望去,她眨巴了几下眼睛,实在看不出这到底是什么,因为九品穿心莲也好,七星莲也好,她以前一个也没有见过。听到老者这样说,她直觉告诉她,七星莲更加珍贵。于是开口道:‘那你说七星莲贵还会九品穿心莲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显然老者没想到张灵雅问的问题会是这样。她愣怔了半刻,立刻道:“各有各的妙用”因为他那个时代修行者,大家都感悟天地,都是以物换物,哪里需要衡量价值多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灵雅听得云里雾里,直觉告诉她,七星莲比穿心莲珍贵。她心中难免愧疚,毕竟这枚种子得来不是那么光彩。她轻咳了一声道:‘师叔您看,我这七星莲多久能成熟。’她想说,师叔啊,你帮我把这个七星莲赶快催熟。结子我好还人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者微微沉吟半晌道:“如果,我做一个时光加速法阵的话,或许需要5年,以目前的形势看,这七星莲少说也需要500年,500年也未必开花结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灵雅听到耳朵里,只觉得嗡嗡作响。她试探的说道:‘师叔,你没发现我这七星莲还有这些灵药放置了时光加速阵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者呵呵一笑道:‘丫头,你的这些法阵也就是改变时光而已,并没有起到真正的加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我放置的那么多灵石去哪里去了”张灵雅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者摇头,他仰望游梦株这片空间,再次感叹岁月不饶人,他似乎很感伤,时光总是过得太匆匆,当年的道友或许飞升的飞升,神消道灭的投入轮回挣扎,在看看自己,人不人鬼不鬼,被莫名其妙吸附在玉简里无法脱困,如今得救又被牢牢的掌握在这片不知名空间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发现,除了这片区域他能靠近,靠近中间区域云雾缭绕,幻阵重重,根本无法靠近,想着想着不由得长叹一声,转头看向眼前的这位后辈,他目光如炬看着眼前的丫头,气运尚可,眉间还是有丝丝黑气缭绕不散,难道已经有了心魔之苗头。在观之似乎有若有似无的紫气萦绕,夹杂黄光似乎在眉心隐匿。不仔细看,还真分辨不出是皮囊包裹的是德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灵雅被老者盯得看有点不自然,她咳了咳自我介绍道“我叫……”话说一半犹豫了,她现在名字忒多,不知哪个才是她的道名,忽而想起师祖在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曾经赐名灵清,于是她道“师叔叫我灵清即可,太玄宗,合成座下,你呢师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者的思绪被打断,他负手而立半晌才缓缓的开口道:“灵清,叫我了吾吧,过去已逝,如今还需要多多依仗灵清道友。”说完还躬身朝着张灵雅要行礼。张灵雅立刻上前阻挡。她心里嘀咕道,没想到几十万年前的古人,她可受不起,按照年龄或者修为都在她之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了吾阻挡张灵雅开口抢先道:‘灵清道友,实不相瞒,我如今已经失去肉身,现已是出窍游魂状态,好在我3魂七魄聚全。如果出了这里,无合适的肉身可栖身承载。了吾自认为还有些炼器天赋。’他停顿片刻,续而咬牙道:“请灵清道友请允许了吾在这片空间暂且修行照顾七星莲,待七星莲成熟,炼制一幅身躯歇息。了吾定将涌泉相报。”说着他一个金丹老人,硬生生的跪倒在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她献祭灵雅被这一幕惊得连忙躲开老者的大礼。她在思量,她有没有这个能力做这件好事,要知道周氏一族,要不是子云师兄,她就会被软禁在那片山谷。完全是他们的输出工具,在加上后来,虽然是离开后的嘱托,但其用心之险恶。所以她需要考虑。她是否有能力接下这此事,有能力帮助这位素未相识的万年老古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者见张灵雅不语,只是在一旁的犹疑。更多的是探究。他苦笑,没想到当年在太古宗也是天纵奇才曾经一度也是赫赫有名的炼器宗师,也会有今日之困局。他反复思量,这里是眼前的这位道友的私人空间,他向来不喜欢占别人便宜,如今看来,七星莲也是该道友,自己栖身还要仰仗她,于是压抑住心里的酸意正要再度开口。却被接下来的话让他心情愉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我没问题,只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道友但说无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是,我这个空间种植的灵药那就多多麻烦您照料。”张灵雅准备用傻笑掩盖她的企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问题,灵清道友,了吾还有个不情之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灵雅一听心里有点惴惴不安,能是什么事。她尝试性的开口道:‘师叔但说无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想做一个简易的时间加速器,需要一些材料,不知灵清道友可有”说着他在地上准备写字,张灵雅一听是时间加速器,她心中喜不自胜,一定可以加速灵药生长。以后再也不用愁灵药年份的问题,于是她快速的取出自己身上空白玉简交给了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了吾又刻录了些他刚入门的炼器基本法诀。张灵雅接过玉简看过也不言语,心里还嘀咕,他怎么知道自己有炼气的底子。虽然做的是杂役,但也受益良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说开了,她这个人也就不再客气,把空间里的灵药管理和怎么规划完全丢给了了吾,自己则拿着那枚玉简出了游梦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白被凤庆派去不知干什么去了。一连半月不见踪影,说真的她还有点想念小白卖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手里拿着那份制作时间加速器所需的材料,其中好几个,她听都没有听说过,何况说知道。所以尝试联系了凤庆。凤庆还是那副高傲的模样,张灵雅实在想不通作为一只凤凰,为什么总是摆的高傲鄙视的样子,让她这个主人看见也是不爽,每次碰面就想揍扁感觉。它仰着脖子道:‘找我什么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给,这上面的材料你认识几个,都给我寻找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凤庆大致扫了一眼,它昂着脖子,很不屑的用翅膀指着道:“这个是天方石,也就是现在镇运石,还有这个,是开方石,索玉石,然运石”一长串,张灵雅听得两眼放光,这些石头改了名字,还好都不贵。她心中暗自盘算,就听见凤庆道:‘这些石头都不值钱,关键是这纸符,不是普通的纸符,而是取自云霓兽精血与皮肉炼制而成的空白纸。我从来没见过这种纸符。所以你不要做梦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高傲的躲着鸡步走了。只给张灵雅留下余音久久未散。张灵雅原本以为最简单易找的反而是最困难,她又想做个时间加速阵。于是进了游梦株找了吾谈谈,看看能不能换一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了吾眉头皱了又皱,他思索再三缓缓的开口道:“要知道这符纸在我们那个时候,可是很平常,所以也没有想过用什么来替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