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段誉

正文段誉-高中篇

[更新时间] 2018-06-09 15:30:43 [字数] 5854

“砰”,段誉一甩手关上了房间的门,复读的日子是不好过的,段誉无限伤感的拖着行李走入了他那本该结束的高中生涯。&!@+&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对于当下的教育模式,段誉是不喜欢的,甚至说是有些讨厌。&!@+&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韩前辈曾说过:“我们最终需要的人才是专长于一类的,当然我们也要有各科的基础,不能从小学一年级就专攻什么,为直达目的扔掉一切,这就仿佛准备要去公共浴室洗澡而出门就一丝不挂;但也不能穿了棉袄洗澡。我曾从《知音》杂志上看见一个处境与我一样又相反的人,他两次高考数学物理全部满分,而英语语文不及格,最终他没能去大学,打工去了。所以,现在教育的问题是没有人会一丝不挂去洗澡,但太多人正穿着棉袄在洗澡。”“数理化语文英语全很好,音乐体育计算机都零分,连开机都不会,我还是一个优等生。但如果我音乐体育计算机好得让人发指,葡萄牙语说得跟母语似的,但是数学英语和化学全不及格,我也是个差生。”“学生给我寄来一份试卷,里面有一道题是用我的文章作分析,问我的文章到底选自以下那个大赛:A:全国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B、首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C:新概念首届全国作文大赛。你说这是什么玩意儿!考试的目的是什么?我们的语文教育真是伟大!”&!@+&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对于韩大侠,段誉并不如某些童鞋那样崇拜,甚至觉得他有些激进,但激进的人的见解又往往是切中时弊的。所以韩前辈的那些话依然是在段誉的心里扔了块巨石,掀起的波涛要花相当久的时间才能平复。 &!@+&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曾有人说过:“当上帝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往往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段誉甩手关上房门的那一刻,注定了他今后要得到些什么,也要失去些什么。&!@+&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应该说段誉的父亲为他选的学校还是不错的,天龙书院,软件硬件都还可以:老师是从外地名校挖来的,各种现代设施都很齐全。但最最重要的是那是一封闭式管理的学校。段誉一直以来都是个极其乖巧的孩子,但这并不代表他是一个让父母放心的人。他也会经受不住某些诱惑,去某些好学生不该去的地方。&!@+&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上的第一节课,枯荣老师就提了每个高中生都会遇到的问题——早恋,“我知道楼下的荷塘月色挺不错的,我们的同学们呢,兴致来了,就喜欢手牵着手下去走走。可你们也注意下影响,毕竟你们是学习来的!”听完这席话,初来乍到的复读生们知道了——原来这学校里还有“恋爱圣地”。对于早恋,段誉记得那位激进的韩大侠说过:“不管老师处于什么样的用心,我觉得这都是很可笑的事情,并且侵犯到人权。最最至少的,你可以不提倡,但是你不能够打击。我实在不能想象当两个人很相爱的时候,突然会出现一个既不是我爸妈,也不是对方爸妈的人说:不行,你们不能在一起。”这时的段誉总是在想:“我们真的懂什么是爱情吗?”&!@+&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真的不好说段誉的性格是内向还是外向,因为他在自己的圈子中是极其活跃的,但这个圈子是极其狭小的,甚至不超过10个人。这也导致了段誉来学校一个月了,竟还不能认全班上的同学,但全班都认识了段誉。&!@+&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这天,段誉一如既往的看着窗外发呆,这是他每天最最爱做的事情。突然,后面传来一阵哄笑,段誉习惯性的回头看了看。最是那蓦然回首,段誉看到了多少年以后都无法挥却的影像。他看到了,看到了那个微笑着的女孩,他从来没见过一个女生可以笑得如此美丽:月牙儿一般的双眼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上扬的嘴角是那么的沁人心脾。那一刻,段誉的世界里除了那个女孩,所有的一切都已物换星移:几缕阳光透过树叶泼洒下来,如茵绿草随微风轻轻摆动,段誉周身毛孔似乎全打开了,双脚慢慢的、慢慢的离开了地面,飘向了树下微笑的女孩。&!@+&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上课了,发什么呆呢?”同桌虚竹的一记手肘让段誉从空中重重地摔到坚硬冰冷的地板上,段誉极其郁闷的看了看这个不懂风情的假和尚,那幽怨的眼神让身处盛夏的虚竹汗毛倒立,虚竹很茫然很无辜地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我做错什么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后来的日子里,段誉知道了那个女生的名字——王语嫣。语笑嫣然,段誉觉得这名字很清新脱俗,就和她人一样。&!@+&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朱丹臣是段誉的室友,就坐在王语嫣的后面。打那天过后,段誉就有事没事去朱丹臣那坐坐。“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段誉在这一来二去之间,也就和王语嫣认识了。如果说当初的段誉只是为她外貌所吸引的话,那么之后的段誉已经深陷王语嫣的世界无法自拔了。他发现王语嫣同样是个矛盾的人:她显得有些孤傲,但她其实最害怕孤独;她表现的很洒脱,但其实对很多东西放不下;敏感、细腻,是她的优点,也是她痛苦的根源……&!@+&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王语嫣有个习惯,放学后喜欢一个人留在教室里。她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真正的了解她的,她很孤单。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但王语嫣却不得不承认她很孤独。从此,段誉也多了个习惯,他总是倒数第二个离开教室。每天放学后,段誉都会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多留10分钟。那一刻,段誉觉得这个世界里只有他们两个,虽然他们中间隔了四五张桌椅!段誉觉得那些桌椅很强大很邪恶,因为他心里有很多话却无法越过它们直达王语嫣的内心。离开的时候,段誉都会给王语嫣一些零食,这时王语嫣会对他报以微笑,这是他们在这10分钟里唯一的交流。有时候段誉觉得自己可能有些太贪心了,能每天看到她对自己微笑,该知足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枯荣老师或许是觉得全班同学交流不够,将全班座位进行了一次小调整。对于此,段誉感激的几乎想亲枯荣一下:他和王语嫣的座位很近——中间只隔了条走道。当然,段誉希望那条走道最好都不要存在,这让他们二人所有的活动都暴露阳光之下,虽然他们还没有达到见不得光的程度。段誉只是说一些笑话或是做某些事逗王语嫣笑,他很喜欢看王语嫣笑。没多久,全班人都看出来段誉对王语嫣有那么些意思,就连一向只好埋头看书朱丹臣见到段誉都会问句:“兄弟,什么时候也该表白下了吧?”段誉也觉得该做点什么了,只是苦于没有合适的时机。&!@+&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天龙书院是间封闭式管理的学校,平时没什么活动,所以格外注意节庆时候的文娱活动,也算是丰富了学生的课外生活了吧。元旦那次,学校给了同学们两天晚上狂欢。&!@+&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第一晚,同学们以班级为单位自行组织活动,段誉献唱了一首小虎队的“爱”,还获了个二等奖。那晚,月朗气清,是个很烂漫的时刻,段誉很想对王语嫣说些什么,可每次说出口后都变了味道,成了“今晚的月光还不错”、“食堂的包子馅好像多了些了”诸如此类。王语嫣虽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出于礼貌还是笑了笑,甚至还“啊?”“恩。”“哦。”的应了几句。弄得段誉回去后郁闷的在作业本上狂鬼画符。弄得同宿舍的鸠摩智数次怀疑:“莫非这就是他们段家的‘六脉神剑’指法?”从小患有心绞痛的鸠摩智早就听说过,他们段家有一门叫做“六脉神剑”按摩指法,能治各种疑难杂症。他数次好奇的想上去看看,但都被段誉那复杂眼神吓退了。据当晚鸠摩智所言:“这货好像不是段誉!”&!@+&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第二晚,是一次全校性的文艺晚会。天龙书院中有很多艺术老师和艺术生,说实话,当晚的节目还是不错的,就连校长无崖子都上去表演了把架子鼓,虽说中途他把鼓槌给击飞了。但是,段誉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用眼角观察旁边的王语嫣。不知道过了多久,王语嫣对段誉说道:“我们出去走走吧。”段誉慌不迭地答应了。就这样二人步出了礼堂,将那片热闹的莺歌燕舞抛在了身后。&!@+&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路灯下,段誉和王语嫣围着校园一圈一圈的走着,一句话也没说。段誉突然觉得,这学校也挺大的,他抬头看了看天,明月高悬。“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段誉想,苏轼要是看到他们俩这样会不会羡慕死,最好就这样一直走下去,永远不要停!“我们去那边坐坐吧。”王语嫣指了指旁边的池塘。“额……额……好!”段誉看了看周围,乐了,“这不是枯荣当初说的‘荷塘月色’吗?这里可是恋爱圣地啊!”“这时候要还不敢表白,那也忒不是男人了!”“恩,氛围不错,是个好时机!”“失败了怎么办?会不会连朋友都没得做?”“表白了还有50%的机会,不表白可就100%的失败了!”“哎呀,想这么多干什么?快表白啊!”段誉好容易鼓起了勇气,正准备表白,王语嫣开口了,“知道吗?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了,喜欢他很久了!”在表白前被告知她有喜欢的人了,段誉不知道自己该庆幸还是该伤心。&!@+&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他叫慕容复,”王语嫣继续说道,“是理科班的,我也是因为他才来这所学校的。我和他从小长到大,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吧!”段誉觉得胸口被一杆大锤猛敲了一下,她的话好像是从另一个不知名的空间飘过来的一般。&!@+&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他的眼睛很深邃,装着很多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也包括我……”说到这,王语嫣很黯然地低下了头。&!@+&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王语嫣说了很久,段誉也听了很久。听完之后的段誉突然觉得很轻松,就好像死刑犯被宣布判了死刑一样。“我一个朋友也有类似的经历,”段誉咽了口唾沫耸耸肩接着说道,“他是在一次偶然的回头时遇到的,就那么一回头,就刻骨铭心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王语嫣看了看面前的池塘,倒映着天上凄冷的月亮,一阵寒风吹过,吹皱了湖水,模糊了月亮。听着听着,王语嫣的泪水似断线的珠子一样落了下来。她知道段誉说的是他自己,但似乎又不仅仅是他自己,那么还有谁呢?&!@+&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学生还是应该以学业为重,上次月考,我名次好像退了一些。往后要好好努力了!”段誉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接着道:“回去吧,要不待会儿枯荣要发飙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王语嫣点了点头,露出了微笑。段誉觉得这次的微笑似乎很熟悉,但又有些陌生。&!@+&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往后的日子,段誉似乎比以前更活跃了,只是看着窗外发呆的次数明显增多了,放学后也是第一个离开教室。同时,段誉也是第一个去教室的,那时候王语嫣已经去吃饭了,整间教室只有他一个人,段誉开始很享受这种感觉。王语嫣也是因为很享受这种感觉才这样的吧?段誉想。&!@+&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这一天,天下着大雨,很大很大的雨。“这是个伤心的天气。”段誉想着,照例第一个去教室。刚到教室,段誉后悔了。他看到王语嫣和一个男生坐在一起,王语嫣笑得很开心,这笑容是段誉以前没见过的。段誉没见过慕容复,但他很确定——他就是慕容复——“他的眼睛很深邃,装着很多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也包括我……”段誉想离开,但他已经被他们看到了,现在转身明显不合适。于是,段誉一声不吭地把伞放在教室后面,然后去座位上假装拿了什么东西,离开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看着外面的大雨,段誉想起了那句:“当窗外的风雨来了,我们有房屋,当心中的风雨来了呢?”愣了会儿神,决定回寝室的段誉突然有些想哭——伞落在教室了!“唉——淋就淋吧!”正准备走时,王语嫣出来了,她是来上厕所的。她在门口停了下,对段誉微笑着说道:“他走了,其他同学也来了。”看着她的微笑,段誉有些黯然……&!@+&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听王语嫣的好姐妹阿朱说,王语嫣和慕容复在一起了,“这么好的女生,谁会拒绝呢?”段誉想。慕容复时不时地会来班上找王语嫣,段誉有些记不清慕容复的样子。每当慕容复来班上的时候,段誉都会把头埋进课本里。慕容复第一次来班上找王语嫣时,和她在门口聊了半个多小时,段誉虽然埋着头,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想象,这半个小时对段誉来说几乎是一种受刑。当晚,段誉将满胸的伤心全部发泄在了跑道上。段誉是学校里的短跑冠军,号称“凌波微步”。那晚,段誉跑了多少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后来的速度和爬差不多。凄冷的月光下,空旷的足球场上,段誉双手撑在草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寒冷的冬季,段誉觉得自己的手冻得好像要裂开一般,身上却像挤压过的海绵似的挥汗不止。跑步的时候,段誉的眼泪就一直在眼眶里打转,他本以为发泄之后是可以忍住的,可他忽视了我们伟大的“万有引力”,双手撑地的他,眼泪最终还是一滴一滴地落了下来。这不能怪他,他是文科生!段誉开始觉得老师、家长阻止学生恋爱是对的,他们玩不起这东西,这比尖刀伤人更重。可是爱情这东西哪是自己想不要就不要的呢?它是世间最不受控制的东西啊。“至少这泪水可以滋润下草坪吧?”段誉安慰着自己,可他最后仔细看了看,发现那是人工草皮,根本不需要灌溉,段誉觉得有些浪费,就哭得更厉害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回到寝室后,段誉两眼空洞地坐在他下铺朱丹臣的床上。朱丹臣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听说隔壁班的木婉清一直就挺喜欢你的,再换个呗!”段誉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朱丹臣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他明白,段誉的问题,不是他三两句劝就可以解决的。段誉不太清楚那晚朱丹臣睡在那儿,因为第二天,段誉是从朱丹臣的床上爬起来的。但他什么都没问,就好像前一天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从那天起,段誉见谁都会笑,上课时也格外认真,还会和王语嫣说些话,只是不再说笑话逗她笑了,或许她根本就不需要。所有人都以为段誉好了。只有朱丹臣看见他上课时曾捶打自己心房,厕所里对着水龙头的汩汩流水出神。朱丹臣摇了摇头,喃喃说了句:“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时间是最最公正的,不论世间如何发展,日子还是一天一天的过去的。离高考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有的人格外拼命,有的人却选择了放弃,高考是一场综合实力的竞争,真是一点都没错。段誉发现王语嫣最近不太爱笑了,听阿朱说,她和慕容复分手了。段誉记得“他的眼睛很深邃,装着很多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也包括我……”慕容复出生在一个小土坑中,却注定是要上青天的,他不会为任何人滞留脚步。听到他们分手,段誉心中一丝窃喜,但随即就深深责怪自己的邪恶,“喜欢一个人,是希望她幸福,不是吗?”&!@+&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你可以换一下座位,和我做同桌吗?”王语嫣突然这么对段誉说。段誉感到诧异,但还是点头同意了。“我是不是可以再追她了?”段誉偷偷地想着。如果那晚段誉没有做那个梦,他也许真的会重新追求王语嫣,但世上从来就没有如果!那晚,段誉梦见自己和王语嫣走在一起,有说有笑。突然一个男生冲了上来,慕容复!他一把拉过王语嫣拥进怀里,深深吻了她。段誉想上去做些什么,但他看见王语嫣笑了。这一笑,说明了一切。段誉除了离开还能做什么呢?惊醒的段誉吓出了一身冷汗,这是他此生作的最可怕的噩梦。段誉突然觉得当初的感觉再次袭来:有些呼吸困难,胸口隐隐作痛。他很害怕,真的很怕,索性起床去厕所洗了把脸,水是个好东西,尤其是凉水,会让人迅速冷静下来。段誉想明白了很多以前未想明白的事:有些人、有些事是注定了的,任你再怎么折腾也改变不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段誉和王语嫣坐在一起也并非什么都没得到,至少他们开始互助互进,互相学习。虽然段誉并未在王语嫣那提高多少英语成绩,但在段誉的帮助下,王语嫣的数学成绩确实提高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毕业后,我一定会给你打电话的!”王语嫣笑着对段誉说道。段誉觉得她的笑容以前好像在哪儿见过,他有些记不清了!于是,他也笑了,笑得很伤感,比当初甩手关上房门准备来天龙书院复读时还伤感。&!@+&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可能只是你的蓝颜知己,但你却是我此生红颜。”段誉觉得有些不公平,但他也明白:爱情——从来没有公平过!&!@+&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当上帝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往往会为你打开另一扇门。”段誉甩手关上房门的那一刻,注定了他今后要得到些什么,也要失去些什么……&!@+&首发www.zongheng.com!%*-=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