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五夫临门:萌狐要出嫁

正文隐瞒

[更新时间] 2018-10-11 20:11:15 [字数] 3307

药水很快起效了,我脸上的伪装一点一点褪去,那些棱角一点点化开,成了柔和的线条。我的五官也更加精致起来,淇万开始认真打量我,问题是他还一本正经的,我想想刚才做的事(遭了,要是被淇万认出来,哥哥怕又要来教训我了),急忙一个闪避,到了惜姐姐身后,只余一双亮晶晶的眸子。但就是这个出买了我,淇万一个锐利的眼神扫过来,这个动作,不是公主那小丫头经常看见他做的吗?(因为淇万在的地方,一般哥哥也在,而且十有八九都是来逮我的,一见到他的反射性动作长大后也没能改过来,单独面对淇万我当然不怕,但怕的是他身后的哥哥啊!)他的脸也僵了,反应过来时急忙半跪行礼,那些禁卫见统领都行礼了也赶紧跪下,只是还有点懵。(这小少年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可以让统领行此大礼。)淇万的声音响起“臣等刚才冒犯公主,请公主定罪!”而他旁边的那些禁卫都像被雷劈了一样“什么,什么,那个小少年是公主吗?”(我刚刚回宫,他们没有那么快知道。)再想想刚才公主与统领打斗之时,他们都在一旁袖手旁观,而且他们都看得出来公主的手下留情,在统领暴走之时,他们其实就算是站于江湖道义上,也应阻止一下,但他们却因为有身份上的顾忌只能站在一旁。(要知道,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皇族啊!)再想想宠爱公主的王,一切为公主扛的大殿下,完了,完了,被他们知道的话,他们这一群人不但会被削掉职位,还会赐死,这还是轻的,更甚者会受尽三十六刑,凌迟而死,可别提意图伤害公主的淇万了。“请公主定罪!”他们又异口同声地提高了音量。惜兰见他们这样,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且她刚刚看见了我手上的红痕,也在我面前跪了下来“公主,这件事也是我没有说清楚,是我的错,要罚罚我。”(呃,怎么弄得我像坏人一样。)~?&=@首发www.zongheng.com!?++?

既然已经被认出来了,我就也不遮遮掩掩的了,我将惜姐姐拉起“大家都起来吧!”他们得到命令后齐刷刷地站了起来,却见一双纯净之眼,加上白暂细腻的面庞,高挺秀丽的鼻梁,微微上翘的樱唇划出好看的弧度,他们都呆住了,公主虽着男装,但却完全不影响她的倾国之姿,连惜姐姐都呆住了,公主,越来越让人移不开眼了。我见他们一群人呆住了,双手拍了拍“咳咳。”他们回过神来,我大概也知道他们的想法了,我笑着拍了拍惜姐姐和淇万的肩“我都说了好多次了,你们都是我的朋友,不用对我行此大礼。”又面向其他禁卫“你们也做个样子就可以了,我又不会吃了你们。”他们听到公主清灵的声音,心里的慌乱平静了许多,看来,公主与小时候还是一样的,虽喜欢捉弄他们,但却从来不会将他们当奴仆对待。(但有些场合还是要装装样子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我又笑嘻嘻地看向淇万“冰块,今天的事是我引起的,而且我罚你的话,惜姐姐可是要说我的,惜姐姐你说是吧?”我用手肘轻轻碰了碰惜姐姐,她的脸上又染上绯色“公主!”而淇万却很坚持“请公主责罚!”(唉,还是那么古板。)我又转向其他禁卫“你们也不用受罚,这件事是我心血来潮弄出来的,与你们没关系。你们可是我们狐族花了大量时间培养的,可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让你们付出代价,另外,这件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还有,如果你们以后再遇到这种事,对面你们如果认定了是敌人的话,就一起上啊,眼见淇万被我压制,你们还在这一动不动,这可不好。”(哈,这些对公主来说是小事,公主在外这些年受过多少比这个还严重的生命威胁? 我:在外的确面临了许多威胁,习惯了,习惯了…… 众禁卫:公主还想我们一起上来打你?)他们不禁有些羞愧。~?&=@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时候,他们布下的结界竟然被三个八阶高手生生撕开,哥哥带着灵力的声音传来“这里怎么了!”(他们一回来就见到禁卫结界,猜想我的宫殿可能发生什么事了,本来他们来找我,见这样便在外等了一会,但这结界却迟迟不撤。傲娇龙嘟囔了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这下他们仨个都等不住了,干脆直接撕开结界。)这些禁卫看见哥哥之后赶紧行礼,双手抱拳“大殿下!”,哥哥挥手,这时侯还要这些虚礼干啥?他和傲娇龙一眼便认出了站在一群禁卫后的我,将我揪了出来“纯儿,(臭丫头)发生什么了?”银念大哥也凭借对空气中那一抹清香的精确捕捉到了我身边“纯妹,怎么有火灵力与风灵力打斗后的味道?”哥哥又指着已经成了半个废墟的院子“纯儿,你告诉我,你的院子是怎么变成这样的。”我还没有说什么,我就察觉到了蠢蠢欲动的淇万,他上前一步,神情肃然,一幅准备就义的样子,我急忙一个巧劲将他往后一拉,然后丢了个封语咒。哥哥一下便看出了些门道,脸黑了下来“淇万?这里的事跟你有关?”~?&=@首发www.zongheng.com!?++?

见哥哥向淇万走去,我急忙作出反应,插到他俩中间,又在暗地里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豆大的泪珠便滚了出来,我一下扑到哥哥怀里“呜呜呜,都是我的错。”哥哥一下被我弄得不知所措,怀中的小人让他的俊脸泛上红色“怎么是你的错?”语气一下便温柔下来了。(淇万:你这可是赤裸裸的区别对待啊)遭了,遭了,我该说点什么?我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应对呢!正在这时,早些时候回来的团子看到我兴奋地冲了过来“主人!主人!”,因为它太过激动,经过废墟时将一身白毛染得黑一块,灰一块的。我灵机一动,有了,我立刻从哥哥怀里出来,一把将团子逮住,贴在它耳边“委屈一下你背锅了。”然后又趴在团子身上“都是我不好,没有看住团子,刚才又和它玩得太欢,把院子都毁了。(团子也有风灵力,如果不细看的话也是察觉不到这留下的攻击比团子风灵力的等级要高的。 众禁卫:公主好演技,问题是这么拙劣的演技,大殿下也吃她那一套啊。)那傲娇龙却看不到着头地开口“这风灵力攻击等级颇高啊,不像团子干的。”我狠狠瞪了他一眼,他立刻闭上嘴。~?&=@首发www.zongheng.com!?++?

团子一脸懵,我则递给了惜兰一个眼神,她走了过来“大殿下,我刚刚的确看到公主与团子玩耍,淇万与巡逻的禁卫发现院子有动静便出手制止。(这下也完美掩盖了高级风灵力的痕迹了。 惜兰知道淇万那个老古板不会撒谎,既然如此,那她就先瞒下,相信淇万为了她也会破一次例的。)哥哥又转向其它禁卫“是这样的吗?”,我在哥哥看不到的地方使劲朝他们眨眼睛,他们终于艰难的点了点头,我也松了一口气。“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那群禁卫将淇万给架走了。(这个封语咒在半个时辰后就失效了。)傲娇龙与银念大哥也是在这旁边看完了这出戏,我还在沾沾自喜,将这件事瞒了过去。却没想到他们三个早就将我这拙劣的演技看破了。(我小时候虽然经常拆王宫什么的,但也不至于把自己的院子都拆了吧,而且这里面还种有我许多喜欢的奇珍异草,最重要的是这其中有一种草是团子最喜欢吃的,但也是破坏的最严重的,这个是那个兔子万万不会去破坏的。不过,因为是她说的,他们也就勉勉强强的相信吧。 唉,一群被丫头迷了眼的家伙。)~?&=@首发www.zongheng.com!?++?

王宫中的修复队很快就来了,他们首先就把石桌石凳给换好了,我们也有地儿坐了。我将他们三个引到石桌旁坐好,又拉着银念大哥到惜兰面前,“惜姐姐,这是新晋的蛟王。”我说的很小声,生怕再勾起她什么不好的回忆。她这时候才看清楚这个蛟王(刚刚一心都扑在了淇万的事情上。),虽然面容和那个龙族三皇子一模一样,但他给她的感觉却和以前的蛟王如出一辙,血色的记忆又涌了上来,她开始不住地颤抖。我急忙将她拉住,抱住她“惜姐姐,别怕,别怕,已经过去了,银念大哥人很好的。”在赶路的路上,我已经给银念大哥说了惜兰的事情(我不知道的是,在我跟他说了惜兰的事情时候,他就已经先传信回去了[在他继承王位之后,他就已经为以前的那冰晶一案翻案了,虽然他们本家除惜兰无一人幸存,但他已经召回了其它偏系的人,并且将爵位还给了他们,他也感觉到了眼前之人的害怕。银念大哥上前一步将她扶起,轻声道“对不起,对不起!”(他知道父王因冰晶之事迁怒守护一族,但他没有想到守护之人竟如此害怕他。)因为我抱着惜兰,他又蹲下,看起来就是他环着我。(哥哥:这呆蛟心计颇深啊! 银天:哥哥在干什么!)为她注入舒缓的冰灵力,她顿时觉得好多了,这个新王,虽然和先王相像,但这温柔的气质是先王所没有的,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待她情绪稳定之后,他将一封信塞到她手中“我能为你做的补偿也只有这么多了。”她颤颤巍巍的把信打开“亲爱的表姐,现在本家已经重振,我们也已经拿回我们的所有东西,新王已经为我们翻案,希望你尽快回到本家,重振家族。--白杰” 她紧紧地握着信,滚烫的泪水砸到了手上。~?&=@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