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商女为帝

正文第十四章 杏花微雨初逢君1

[更新时间] 2018-06-25 12:57:21 [字数] 3140

走了有一阵功夫,陆妤知见周围的景色已不见了方才的楼台,转而走进一片偌大的杏林中。重锦的气候向来较微暖,四月初的天,寻常地方的杏花已过了鼎盛的时候,这儿的杏花却依旧绽开着迤逦的笑颜,雪白带粉的妆面,一簇一簇拥挤在枝头。风轻轻一拂过,扫落满地的杏花香,伴着阳光倾斜下的微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温柔湿润的味道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正走着,前头的织云却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面上露出惊讶失措的表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奴婢愚钝,疏忽同绣云拿钥匙了。于知小姐有所不知,我家小姐新做的衣裳都锁在内阁的檀木衣柜中,遇到大场合才拿出来穿,也是怕丫鬟们毛手毛脚,坏了衣裳。钥匙是由另一个丫鬟绣云贴身收着的,方才我走得急,忘了同她拿,这下倒是麻烦了。”织云拧着眉头,面上露出几分深切的愁绪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那当如何?”陆妤知回眼看她,脸上的表情不辨喜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织云看不清她此刻心中是个什么想法,但仍觉着周遭的空气有一瞬的凝固,故作贴心地回道“前头有个亭子,于知小姐且在那等上片刻,奴婢这就去将钥匙取来,不耽误多少时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妤知抬眼朝她指着的方向望去,隐隐约约是看到有个亭子的影子,倒也不再多说什么,点头应了,便兀自朝前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织云见她如此好说话,心下松了一口气,撩起裙角,一阵小跑朝来路奔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妤知撑着油纸伞,漫不经心地朝前头走着,走了一会儿,眼前便出现了一个装潢素净的亭子,上头悬着一个牌匾,书着“杏花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名字起得倒是朴而不俗,杏花林里杏花亭,别有一番韵味。陆妤知想着,抬脚踏上了亭内,收了油纸伞,倚着梁柱坐了下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过了多久,心下盘算着这丫鬟此去一来一回,所用的时间已是绰绰有余,仍未归来,多半是打定了将她撂在这儿吹会儿风雨的念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妤知也不再干等着,起身拿起放在一旁的油纸伞,撑开了便往外走。如此看来,这一出湿身戏码八九不离十是荆素素她们搅出来的。若是依言在那头等下去,指不定一会儿等来的不是织云,而是哪家的登徒子。女孩儿家的勾心斗角,戏本子上她可见多了,荆素素她们这一出在她眼中,也是翻不出什么新奇来。索性不去理会她接下来的布置,甩身走开,叫她扑个空便是了,自己也懒得废心神同她玩这把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荆家说大,那是真的大,眼下陆妤知不过是在其中一个林子里,左转右转,都寻不着出路。好在周围景色不错,她也存着玩赏的兴致,闲庭信步地漫步于林中,感受着杏花香雨,雏鸟争鸣,别有一番风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知绕了多久,直到斜阳垂暮,空气中只飘着零丁几点雨星子,陆妤知才走到了杏林边上。一路走来没瞧见一个人影,多半是因为今日府中大宴,所有人都聚集在前头忙碌,哪里知道林中有个找不着门道的她。四下打量周遭的景色,显然不是自己来时走过的地方,眼前矗立着的那座楼阁,玲珑别致,雕栏画栋,丹楹刻桷,可见建筑的人品味颇高。荆府中的楼阁不少,这座倒是叫她眼前一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妤知存着问路的心思,也想一睹这楼阁的构造,于是步子不停,慢慢朝那处走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穿过一道青石拱门,走进楼阁前的院落内,院子里一如方才的杏林一般,左右栽满了杏树,满树盛放着的霜雪,一时间香气沁鼻。东侧的一株杏树下置着一张四方石桌,桌上摆着一道散落的棋局,陆妤知心下好奇,便走上前去凑近了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棋盘上黑白的棋子看似随意地摆放,毫无章法,仔细一看却像是鬼山派最为世人所津津乐道的珍珑棋局。只是相较于珍珑棋局固有的黑白两子势均力敌,万马难踏的胶着局面,这盘棋局的白子似乎大有颓向,叫黑子围杀于囹圄之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妤知眉梢微微挑起,珍珑棋局之所以叫珍珑棋局,便是因着局中两子旗鼓相当,未有一方占得先机,也未有一方能打破僵局。所以珍珑棋局又叫生死局,一朝勘破,黑白之间必有一陨,这么多年来,从未有人能解其中之意。眼前这盘棋局按着是珍珑棋局的棋势所摆,但却未见双方均势,反叫黑子占了上风。既是珍珑,又不是珍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妤知细细沉吟,蓦地灵光一闪,颜开眼笑,素手捻起一旁棋龛中的一枚白子,往上头一放,局势忽而逆转,仿佛又恢复了千军万马间,两军气焰相当,隔河相望,战鼓擂动,旌旗猎猎,却又都按兵不动,不进一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落下棋子,似是感到有一道目光从上头射下,落在她的身上。陆妤知将撑着的油纸伞往后一移,抬起头往楼阁的高处望去,瞧见了站在窗边的一个人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该怎么形容她看到的这个人,只觉着平生所学到了每一个美好的词汇,都不足以描绘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羽冠高束,绢衣如雪,目如朗星,眉若剑梢,鼻似远山,唇点绛珠,宽肩窄腰,一袭素白色的云纹衣袍衬得他的身姿隽秀挺拔,恰似苍松傲立。他的周遭萦绕着一股缥缈若无的云气,恍然间仿佛站在窗柩边上的是九重天上的谪仙人,高洁风雅,不染一丝尘世的烟火,又皎如月华朝露,光耀灼灼,叫人难移其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就这么随意地站在那儿,也叫她觉得灿然夺目,心神微荡,不由得想起曾在书中看到过的一句:瞻彼淇奥,绿竹猗猗。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放在眼前之人的身上,再合适不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有人能将白衣穿得这么好看?陆妤知心中想到,白色穿在他的身上,仿佛这色彩天生就属于他似的,如剔透的琉璃珠子,干净,晶莹,一尘不染。她也见过不少附庸风雅的公子爱穿白衣,但在面前之人相比之下,更是不值一提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后可也得阻止大哥穿白衣。陆妤知腹诽道,经过今日,只怕再瞧见哪个男子穿白衣,她都要觉得拙了双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长歌从未想过,自己的眼中,还会出现色彩这种东西来。眼前的景象太过于神奇,以至于他恍然不敢回过神来。杏树下站着的女子撑着一把画着白鹭浸水的油纸伞,俏生生地抬头望着他,韶颜稚齿,巧笑倩兮,美眸盼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惊异的并非她生得如何云容月貌,而是此刻的他,清楚地看到她身上的,周围的色彩来。这是他打从睁眼看到这世间以来,第一次看到这个世界除了黑白灰三色以外,还有别的色彩。她头上戴着的首饰的颜色,她唇上点的胭脂的颜色,她身上衣裙的颜色,她撑着的油纸伞的颜色,甚至连同她头上绽开的杏花,都透着娇妍艳丽,五光斑斓的颜色。而奇怪的是,当他抬眼向远处望去,眼中映现的景色依旧是灰茫茫一片,唯独到了她这处,就连日光都变得分外耀眼。熏黄的落日余晖打在树下那人儿的身上,给她的周身都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彩,似梦非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顾长歌从未见过这些颜色,更不知该如何称谓它们,只是觉得分外新奇好看,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瞧,生怕一个不瞬,便会丢失了它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子?”身后的闻鄜见自家主子定定地站在窗口往下头看,心下一阵疑惑,也悄咪咪地探出头颅,朝下面望去。浅浅瞥上一眼,心中当即明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嘿!我道主子在看什么,原来是下头站着一个美人,这般姿态艳丽的女子,确是少见。只是主子不是向来不近女色,之前遇着多少个绝色美女都不为所动,怎的今日突然开窍了?这是要铁树开花了?闻鄜心想着,又朝下头看了一眼,嗯,这个的模样的确是之前见到的女子所难以比拟的,莫非主子实际上是个好色之人,如今也是为色所迷?这下也好,省得他成日担心主子是不是不喜欢女人,自己与他日夜相伴,怕不会对自个儿日久生情。有此想法,连着对自己的人身安全也担忧起来。这下可好,不用烦恼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诶主子…”闻鄜正欲同顾长歌掏心掏肺地“畅谈”一番,却不料身边的人身形一动,再看去已是飘然而下,不见了踪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陆妤知刚从美色的震撼中回过神来,正欲开口问话,却瞧见楼阁上的人身影一闪,转瞬已到了跟前。还未来得及凑近欣赏这乘风而来的芝兰玉树,只觉着颈间一痛,身子一软,轻飘飘地滑了下去,握着的油纸伞失了手上重量,翻了个身滚落到一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美色误人!陆妤知心中只跳出这四个大字,还想再多骂上一句红颜祸水,眼前已经一黑,软了身子跌落进一个沾满清莲香气的温软地方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闻鄜跑到窗边,眼瞧着自家主子“卑鄙”地出手将美人打晕,揽在怀中,心中一阵啧啧之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子啊主子啊,平日里那些姑娘小姐们近你身旁三尺,你都要厌恶地皱起眉头,示意我赶人。如今倒好,才第一次见面便将人家姑娘强揽入怀,真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一鸣惊人,真不愧是我闻鄜的主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