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翻墙王妃:王爷总想碰瓷

正文第二十六章 真相揭露

[更新时间] 2018-06-13 23:30:55 [字数] 3044

太子也注意到皇帝和溟王之间越来越僵的气氛,他觉得这是个在皇帝面前表现自己的时候,从席位上站起来,劝说道:“四弟,今日是父皇的生辰,这么多大臣在看,你不要闹得父皇生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晋少溟转头看向太子,定定的看着他,眼眸中的深色浓郁的让人深陷其中。太子被晋少溟那样看着,不由的后背发凉,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错觉,轻‘咳’了一声,把视线从晋少溟的身上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晋少溟看着太子的一番举动,面上露出嘲讽的冷笑,大概是他不想再伪装兄友弟恭了,在场的人都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惹得众人一阵哗然,就连皇帝都惊讶到他的表现,狐疑的看了太子一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帝心里很清楚,晋少溟对皇位从来都不稀罕,所以跟身为国家储君的太子一直都是恭恭敬敬的,这样明目张胆的撕破脸,那肯定是有事了,眼神落到晋少溟手上的奏折,所有的答应,应该都在那了,沉吟一声说道:“高德图,去把老四的贺礼拿过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德图是皇帝身边的大太监,得了皇帝的话,恭敬的走到晋少溟的身边,双手捧着奏折呈到皇帝的面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子眼睁睁的看着因为自己插嘴,导致皇帝最后看了晋少溟呈上的奏折,当他知道奏折里的内容后,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大嘴巴子,没事插什么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帝拿着奏折看了许久,没有动静,惹得在场的王公大臣都伸长了脖子看着,猜测着晋少溟在奏折里写了什么。皇帝拿到奏折的时候,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深吸一口气翻开,脸色随之愈加的难看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啪”的一声,奏折合上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帝拿着奏折的手十分的用力,高德图离得最近,清晰的看到皇帝手上的青筋暴起,另一只手撑着半边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严肃的问道:“老四,你写的这些可都是真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晋少溟腰板挺的直直的,眼睛正对上皇帝的视线,回道:“自然是真,儿臣这都有人证,物证,父皇若是不信的话,大可派人去查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人证?物证?在场的人听的都是一头雾水,满头的问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帝抿了抿嘴,倒不是不相信晋少溟的话,只是此事事关重大,不拿出确凿的证据只会引起朝臣非议,皇帝招了招手让身旁护卫的去彻查这个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晋少溟也知道皇帝需要查证的时间,故而没有多说什么,起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从白天到晚上,参加了一天的万寿节宴会,朝臣们都累的不行,看着宴会上的表演都有些意兴阑珊的,眼看快要结束了,皇帝派出去护卫回来了,躬身在皇帝耳旁嘀咕了几句,皇帝的脸色越来越黑沉,最后竟然猛地把手上的杯子摔到地上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本宫殿中歌舞升平,被皇帝这摔杯子的举动,吓得纷纷跪在地上,只有晋少溟一个人坐在位子上不动不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帝看着眼前跪了一片的人,视线落在稳坐在下首的晋少溟身上,不免对他扰了自己的万寿节有些不满,黑沉的脸色下隐藏着汹涌的怒意,说道:“宣妃和太子妃,人在何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被皇帝点了名的叶容宣和慕凌烟两个人双脚一软,瘫坐在地上,同时被点名她们的心里不约而同的升起了不好的预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父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帝想到奏折上写着她们的罪行,怒不可遏的拿起酒杯就朝她们砸去,一整套皇帝最喜欢的茶具,全都化为碎片,被砸的两个人尖叫不已,却不敢躲开,就怕躲了皇帝会更生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子愣了一下,衡量了一下太子妃跟他的关系,都是一条船上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此太子在明知道会惹皇帝生气的情况下,依旧往前走了几步跪下,给太子妃求情道:“父皇息怒,烟儿她是犯了什么错,惹得您这般的生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子不求情还好,一求情就被皇帝给迁怒了,甩手就是一个酒杯,皇帝砸叶容宣和慕凌烟都没砸准过,砸太子这一下倒是正中脑门,一下子砸出了血,太子心中一震,求情的话一个字也不敢说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太子自己都顾不上了,哪里还能顾得上太子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发了一通火,见着太子额头上鲜红的血,皇帝这才平复了心情,看都不看面前跪着的三个人,说道:“老四,这件事是你查出来的,你来说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晋少溟领命,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叶容宣和慕凌烟的身边,负手而立,说道:“好的,父皇,经本王查证,给本王王妃下毒害死本王孩子的正是宣妃和太子妃在背后合谋,不知本王说的,二位可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叶容宣和慕凌烟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太子妃的眼中流露出一股灰败的神色,颓废不语,宣妃及时找回了自己的神志,泪雨梨花的扑倒在地,跟皇帝哭诉着说道:“本宫没有,皇上明察啊,本宫与王妃无冤无仇,怎么会同太子妃合谋毒害王妃,王爷不要污蔑本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晋少溟不屑的瞥了叶容宣一眼,她以为自己敢跟皇上说就没有证据证明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晋少溟挥了挥手,展侍卫收到信号拎着本该死掉的老嬷嬷出现在宫殿中,“宣妃看看,此人你可认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叶容宣回头看了一眼,看到老嬷嬷就跟见到鬼似的往后躲,双手被地上的碎片割到都不在意,嘴上颤抖的说着:“我不认识,我不认识她,王爷莫不是随便找一个人就说本宫认识吧,皇上,本宫是冤枉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帝本来就让人核实了晋少溟上报的这件事的真假,心里已经知道是她同太子妃在幕后下的毒手,没想到证据都摆在她眼前了,她还能睁眼说瞎话,皇帝不由的怀疑自己是不是瞎了眼,宠爱错了人,竟把狼人当绵羊,“宣妃,你到现在还死不悔改,既然如此,宣妃谋害皇嗣罪名已定,废其妃位,把她送进冷宫跟皇后作伴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宣布了对宣妃的处置,皇帝的视线落到了太子和太子妃的身上,说道:“太子妃与宣妃同罪,其行为不足以为太子妃,废其妃位,贬为通房,太子治家不严,就罚他领着通房慕氏去向老四赔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皇帝说完起身就走了,临走前还生气的瞪了地上跪着的几个人,叶容宣和慕凌烟听到皇帝说出的处置结果,颓废的像失了魂的人偶一样,任由宫里的侍卫拉扯着各归各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晋少溟冷冷的看着她们罪有因得,他终于在众目睽睽之下揭发了叶容宣和慕凌烟就是给慕凌云下毒,谋害皇嗣的幕后主使,让真相大白于人前,然而做完这一切,他才发现他已经完全没有了慕凌云的消息,不知道她到底身在何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事情真相大白,皇帝并没有半点要让皇后出冷宫的意思,把叶容宣送进冷宫之后,身边没有了一个贴心的人,皇帝变得性情不定,更因此迁怒于太子,每每在朝堂之上对他鸡蛋里挑骨头,还多番斥责于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子晋少林被皇帝骂了,自然知道由头,心中恼怒慕凌烟的愚蠢,回到东宫给了她一纸休书,以毒害子侄皇嗣之名把她休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拿到休书,慕凌烟知道自己完了,什么都没有了,被太子休弃,做过的事情又被溟王揭发,都城之中谁敢再娶她过门,回到相府定然只剩下常伴青灯古佛这一条路,她怎么能答应,当着太子的面就把休书给撕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慕凌烟面容狰狞的抓住太子的衣袖,哀声抹泪的说道:“一日夫妻百日恩,相公你怎么能,怎么能把我休弃,我们曾经恩爱有加的日子,相公你都要一应抹杀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子挥手把慕凌烟甩在地上,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蔑视的看着她说道:“有一句话叫做‘大难临头各自飞’,你做了这样的事情,被四弟揪出来,他还会善罢甘休?父皇还会善罢甘休?你就等着接受他们的怒火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慕凌烟的心头一惊,她仔细想也想不到是那个环节出错了,慕凌灵在晋少溟的保护下还是被她派去的人弄死了,他又是怎么知道,顿时脸上就露出了慌张的神色,扑到太子的脚边,说道:“太子你怎的这般无情,你就不怕我父亲背弃你,转投溟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子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休弃慕凌烟,随之而来的是失去丞相的鼎力相助,这点他很清楚,想到皇帝斥责的结党营私,太子狠下心肠,冷声说道:“你尽管让丞相去投靠四弟好了,就凭你做的这些事,他会毫无芥蒂的接受丞相?痴人说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慕凌烟是被赶出东宫的,看着东宫缓缓关上的大门,她的心沉了下来,阴毒的目光从眼睛里迸出,嘴里恨恨的说道:“晋少林,既然你不仁,那就不要怪我不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慕凌烟没有回相府,而是直接进宫求见皇帝,皇帝忍着厌恶的心情见了她,慕凌烟向皇帝抖露了太子陷害前太子的事实,霎时,皇帝的脸色就变了,宣太子进宫对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