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最佳辩手

正文第六十五章 被辞退

[更新时间] 2018-06-12 15:25:01 [字数] 3139

后来白若溪发现,果不其然,从那次以后,白若溪就开始格外地关注这个万众瞩目的学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若溪被楼禹城选中以后在帮忙布置会场的时候不慎从凳子上摔了下来,当时楼禹城是主要负责人,楼禹城见状,一个箭步冲上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时候楼禹城看她的眼神她始终记得,好像是担心,又好像是关心。总之,就是那双眼给了白若溪太多的念想,乃至于后来白若溪对楼禹城的感情愈演愈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事后,作为楼禹城对自己的补偿,白若溪当即要求楼禹城亲自给他买一杯奶茶送给她,就是这家奶茶店里面的一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想起来,楼禹城的那杯奶茶好喝多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店家不用心了还是因为她当时太上心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画面越来越模糊,白若溪起身来看着周围的一切,优雅地走开,留下放在桌上的一杯没喝几口的奶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给她一次重新再来的机会,她希望自己和楼禹城从未相遇,因为遇见以后就是短暂的欣喜和漫长的痛苦,而那欣喜根本无法弥补这样的痛苦和悲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内心是焦躁不安的,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得知这个自己忽略的重要信息以后他觉得就好像走了一条错误的路之后又折回到起点重新开始,这样简直太浪费时间和精力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他最初是希望这个案子能够拖得久一点,那样谢婉莹就可以一直呆在他身边做他的助理,但是现在他有了别的想法,不知道是源于自信还是错觉,反正谢婉莹还没有忘记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这个案子早点结束了,他就要跟谢婉莹挑明,楼禹城想到这里有些不安了,却始终期待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此时的高飞正面对着教室里面漫不经心的十几个学生讲课,但是下面显然已经躁动起来了,甚至教室门外都有别班的学生仔观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飞心里也是躁郁得很,不仅仅是因为高翔的事情,还有自己心理作用在作祟,本来他就很难把握好自己的情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面的学生在窃窃私语,虽然声音很低,但是高飞还是不小心听见了杀人凶手等等字眼,这些学生更是像蚊子一般在他耳边嗡嗡作响,让他一阵心烦意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静!”高飞狠狠地砸了一下书,这是高飞第一次在课堂上说和学术无关的话,简单的两个字,但是声音很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面顿时就安静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师,校长找您。”门外站了一个打扮时髦,看上去不羁的男生,男生一只手插在兜里,一脸坏笑地看着高飞,好像面对的根本就不是一位大学教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飞放下手上的书,拿出手帕擦了擦手上的粉笔灰就走了出去,高飞刚刚走出教室,下面的学生又炸开了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的老师真的有神经病唉,你知道吗,他还说自己就是杀人凶手呢!哈哈。”一个戴着鸭舌帽的高个子男生对身边的几个人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男生的话,旁边的几个人就哄笑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他那样子,哪里是敢杀人的嘛,杀人是一件这样简单的事?”另一个男生笑着摊了摊手,一副无谓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是神经病干嘛还来教我们,这不是把我们带坏了吗,呵呵。”又有人嘲讽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飞所在的教学楼正是校长办公室,而高飞所在的三楼距离二楼的办公室也就一层楼的距离,不一会儿,高飞便敲响了办公室的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教授,来来来,关于你的事,我要和你好好说一下坐吧。”校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人,看上去很精神的模样,身形有些消瘦,但是丝毫不影响他带给人的那一瞬间的威逼感和压迫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四十岁能坐上校长的位子已经很不容易了,何况还是一个重点院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飞也没多说话就直接找了个凳子坐下来,看着校长的眼神,高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校长要跟他说的是什么事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飞,你可是我们学校的大红人了啊。”校长面带笑意,说话的语气很轻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飞不傻,自然知道校长这话里是什么意思,便也只是尴尬地低下了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你这事情呢一方面会影响到我们学校在外面的声誉,你想想啊,你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你代表的就是我们学校的形象。另一方面呢下面的学生对你的一件也挺大的,我也很为难,你上课完全不在状态,虽然只是一门选修课,好歹那也是要让学生没有意见才行的,不然到时候说出来就是我们学校的问题了,这样的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我知道了。”校长还没有说完,高飞就打断了教授的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可以接受学校的任何处理方法。”高飞淡然的脱口而出,面无表情的样子显得他一点都不在意这件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对不起啦,这也不是我有意要这样做是吧,你想想清楚,以后就不要来上班了吧,我会找人接替你所教授的课程。”校长淡然的吞下一口茶,双手搭在大腿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行,我先走了。”高飞缓缓起身,迈着从容的步子走出了办公室,脸上没有一丝因为被辞退而表现出来的伤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不需要一个能够养活自己的工作,毕竟他也不缺钱,何况现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时间去管这些不听话的学生。这样也好,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解脱,高飞在心里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料,高飞回到家中,却意外地发现高翔正在客厅里坐着,脸色阴沉,一眼看过去就知道应该是心情不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爸,你为什么要在法庭上说你是杀人凶手,你以为这样是为了我好吗?你知不知道如果你真的被抓了,我会愧疚一辈子,这一点也不会比我现在更加难受!”高翔抬眼看见高飞走了进来,眼中闪过一丝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翔难以抑制地将音量提高了,高飞显然有点被惊吓到,一脸错愕地看着高翔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是自己的儿子第一次发这么大的脾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爸,你们养了我这么多年我真的很感激你们,要不是你们,我就不会感受到父爱和母爱,我就应该在孤儿院里面孤独半辈子!你们真的……真的已经为我做了很多事情了,现在是我欠你们的!你们就不要让我再亏欠更多了好吗?”高翔声音嘶哑,原本很高的个子,现在却耸着肩,看上去很难受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儿子,我知道你本性不坏,我不想你因为这件事就葬送了你美好的年华。我已经无所谓了,但是你还年轻啊。”高飞一脸严肃地看着高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把,你这样不是在帮我,而是在害我你知道吗?一直以来你都很纵容我,我一点都不知道克制自己,所以养成了这样冲动,做事不考虑后果的习惯,因为每次我做错了事情,你都不会让我去承担后果,而是默默地替我擦屁股,你以为这样真的是为了我好吗?不是的!爸,求求你了,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好吗?你要是再这样做我就去警察局自首,我会坦白说出事情的经过,反正现在的我每天都良心不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行,你不能去自首,你不能!好,我答应你,我不做这样的傻事,我不再插手这件事情还不行吗?”高飞一听高翔这么说,立刻就急了,连忙劝阻高翔。高翔如果去自首,那么自己所有的努力岂不是都白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把,是我不好,你们这样为我着想,我居然做了这样的傻事,儿子不能成为你的骄傲反而成为了你们的耻辱!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可是现在已经晚了,已经晚了……”高翔看着高飞头上的几根白发,眼泪喷涌而出,面前的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但是高飞的做法让他感动不已。问天下能有几个父亲愿意为自己的儿子顶下杀人的罪过?高飞确实其中之一,而且还真的这么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翔原本不姓高,而是被高飞收养之后才跟高飞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飞和王萌本来有一个孩子,但是不幸夭折了,王萌因为身体原因已经失去了生育能力,所以就不能再有孩子。高飞不想一辈子到了来的时候还孤苦无依,就联系了自己在孤儿院工作的同学收养了高翔。那一年高翔才只有四岁左右,什么都还不懂,但是他知道自己没有父亲和母亲,和他在一起玩的那些小孩子也没有父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翔小的时候每每看见外面有的小孩子身边都会站着一个大人,就觉得很奇怪,后来才知道原来那个人就是爸爸或者妈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直到后来一个看上去很和蔼的女人将他给牵走了,每天给他好吃的好喝的,还让他叫她妈妈,那个时候他就知道了爸爸妈妈对于小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打小气高飞就很宠他,而王萌对他也是呵护倍加,当然直到长大了一点高翔才知道自己原来就是养子。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因为自己的养父和养母对于他而言和亲生父母没有什么区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翔想起以前的那些事,在看着现在已经长大成人的强健身躯,就越是觉得自己亏欠太多,不由自主的悲伤感侵袭而来,让他一度觉得脑袋发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人总是在错误已经发生以后才会知道原来的日子有多好,自己犯下的错误多么傻,但是往往醒悟的时候都已经晚了,最后只能留下遗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