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最佳辩手

正文第六十一章 他有神经病!

[更新时间] 2018-06-08 23:31:43 [字数] 3050

浩然木然地看着高飞,他是去找过高飞,让他出庭做证明,说出自己的亲眼所见,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高飞一上来就直接说自己是杀人凶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也想问证人一个问题。“浩然向法官提出要求。%~-~=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我的问话还没有结束!“楼禹城决然的声音止住了浩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飞说的话有待考证,楼禹城一定要亲手戳穿,找到其中的疑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辩护方律师可以继续向证人提问!“法官洪亮而严肃的声音响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么你……“楼禹城将目光投射到高飞身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等等,我是高飞的妻子王萌,我可以证明高飞有间歇性神经病!高飞纯粹是胡说八道!台下响起一个尖锐的女声,将法庭上争锋相对的两波人都给震住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将准备说出来的话给咽下去,冷冷地循着声音望过去,刚刚发言的人是王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在庭审过程中,观看的人是不能随意插话的,但是鉴于王萌身份的特殊性以及高飞状况的特殊性,法官就没有追究这样突如其来的变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请证人王萌将有效的证明呈上来!”法官一双如鹰般敏锐的双眼看向王萌,吐出强劲有力的几个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一会儿,一个蓝色的文件夹便被递到了法官面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法官只是简单的扫视了一眼夹在中间的一张白色报告纸就关上了文件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鉴于证人王萌拿出来的精神病历属实,高飞患有间歇性神经病的事情确实存在,所以高飞刚才的证词作废!休庭!“法官面色沉重而严肃,重重敲下法槌,宣告休庭。这样庄重的动作和作风与整个法庭的砖红色格调一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行,既然都有人承认了自己是杀人凶手,为什么还要休庭啊?直接宣布高飞是杀人犯就行了啊!凭什么?”苏宇轩所有的兴奋化作乌有,内心堆积起来的负面情绪在法官敲下法槌的那一刻喷涌而出,即使人群已经全部消散,他依旧大声嚷嚷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轩儿,你冷静一点,马上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苏母前去稳住苏宇轩的情绪,脸上也是沉重之色。%~-~=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本以为自己的儿子可以脱罪了,没有想到突然又出了一件这样的事,苏母内心也是压抑得难受,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怨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来这法庭里面的氛围就异常的沉重,加上心里一直悬着一块石头,苏母感觉自己心跳加快,有那么一刻只觉得头晕目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原本以为这会是最后一次庭审了,楼禹城心里也算计好了这一次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苏宇轩就能无罪释放了,但是过程还是再度变得波折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向谢婉莹投去抱歉而愧疚的目光,谢婉莹看着楼禹城高大的身子看上去那么阴郁,像是被一层乌云给笼罩着,便忍不住朝楼禹城走过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学长,这不是你的错,谁也不会料到高飞真的是个神经病。“虽然谢婉莹看高飞的第一眼就觉得他神经兮兮的,可是谁知道他还真的有精神病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我查出来了高飞有精神病的话,就不会顺着错误的思路继续走下去了。“楼禹城侧身对着谢婉莹,眼神里满是失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学长……你这么难过干嘛?这个案子还没有结束呢,这官司还只打到一半呢。“谢婉莹清澈明亮的眸子对上楼禹城那双深邃的漆黑双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的眼睛明亮得都能让他看见自己映在里面的倒影了,这双眼睛可真漂亮,澄澈透明,楼禹城心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把谢婉莹交给自己的案子处理得这么糟糕,这可真不是他应该做的事啊,处理这个案子花了差不都快半个月的时间,却什么进展都没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学长,你一贯都让自己承受这么大的压力吗?“谢婉莹从楼禹城脸上不刻意显露的表情里就可以看出楼禹城心里堆积的躁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的嘴唇微微动了动,将目光从谢婉莹身上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是,我只是希望事情能够按照我预料的那样去发展。“楼禹城说这句话的时候将声音压得很低,好像是在喃喃自语一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虽然声音低得让人难以辨识,但是谢婉莹还是听得很清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会按照你以为的那样去发展不是吗?这样的话,你比上帝还优秀了。“谢婉莹尾音微微上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又想起了什么,却又在回忆即将喷涌而出的时候戛然而止,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好了,现在想起来无非是多添失落罢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面对谢婉莹故作轻松的调侃,楼禹城沉默不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我告诉你,你最好不要一直拖着,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就是故意的。”苏宇轩不知道从哪个方向突然蹿出来瞪着楼禹城就开始大声喊叫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宇轩,楼禹城已经尽力了,只是这其中出了一点小纰漏,你就不要责怪学长了。”谢婉莹说出这话的语气颇有些强硬,好像是对苏宇轩这样的做法很不满似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你居然帮着这个外人说话,难道你不希望我早点脱罪然后举行婚礼吗?”苏宇轩故作失落地低下头,却用余光偷偷瞟向楼禹城所在的方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不自然地皱了皱眉头,将目光投射到远方,显得局促不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到楼禹城这般难堪的样子,苏宇轩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你再怎么在意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还是会嫁给我,你利用你律师的身份来压迫我的傲娇呢?现在不都荡然无存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宇轩,我当然不是在帮着楼律师说话,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不管是楼律师还是我,自然都不会希望你真的被扣上这个罪名无法脱身。“谢婉莹对苏宇轩说话的语气就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等我出来了,我就娶你,你可一定要相信我呀。我们苏家为你举办的婚礼一定会是非常盛大的,我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宇轩,这些话还是等你出来了再说吧!我可没时间听你在这里说这些废话。“楼禹城冷冷地打断了苏宇轩的话,不屑地看向苏宇轩,又指了指往苏宇轩走过来的两个狱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楼禹城,”苏宇轩气急败坏,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抬眼看了看旁边的谢婉莹,苏宇轩又将身子凑近了谢婉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个……我得走了,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的打击也很大,要不是突然出了这回事,我现在就可以在你身边陪你了,你等我出来。”说罢苏宇轩依依不舍地看了谢婉莹一眼,跟着那两个面目严肃的警察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在一边,脸色愈加阴沉,一双眼虽然漫不经心地看着别的方向,但是依旧掩盖不了隐隐约约透露出来的肃杀之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庭审结束后,王萌气愤地冲过去就把高飞给拉了出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到家里,高飞则露出一脸失望地表情,反而像一个被宣告有罪的犯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在做什么呢?我答应你让你去庭审现场不是为了让你在那儿去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胡说八道。”王萌拉着高飞的袖子,脸上是掩盖不住的气愤神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看看你看看,多么好的一件事情,就这样被你给毁坏了。本来我都算计好了,他们肯定会相信我的话,这样这个案子就结束了!楼禹城不就是想保住苏宇轩吗?我做杀人凶手还不成吗?这样他就不会再追查下去了,这样翔儿就可以继续过正常人的生活,就不用战战兢兢的东躲西藏了。”高飞叹息道,语气里都是责怪王萌的意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呀,我看你就是个神经病。”王萌脱口而出一句难听的话,高飞固执的样子惹火了王萌,而高飞明明就是自己错了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更加让王萌心里来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我就是个神经病。”高飞喃喃自语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萌见高飞耸拉着脑袋,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她才想起医生说的不要对高飞说太狠的话,也不要让他受刺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不不,我是为了你好你知道吗?你出来顶罪你以为就那么简单?按照楼禹城的性子,他怎么可能让你蒙混过去,万一你被查出来落得个包庇嫌犯冒名顶罪的罪名,这可如何是好?咱们儿子已经回不了头了,我不希望你也被牵连进去。“王萌拉着高飞的手,语气温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儿子还年轻啊,我不想让他这么年轻就一辈子也抬不起头来。而我已经要退休了,何况我自己一个研究心理学的专家现在居然出现了心理问题,我已经没有什么活下去的意义了。用我的后半生换翔儿的后半生,那我也愿意。“曾经的高飞视学术研究为全部,但是当他在一段时间频繁的失常后,被王萌拉到他的朋友那儿去做了检查之后发现自己原来有间歇性精神病,他便再也不敢涉足心理学的任何研究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王萌特别能够理解高飞的心情,高飞对于研究的狂热她看在眼里,但是在经历这件事情之后,高飞便变得沉默寡言。有时王萌会看见高飞一个人在书房门口站着,目光呆滞,再也不像以前那般敏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