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最佳辩手

正文别为我难过

[更新时间] 2018-05-31 22:59:28 [字数] 3005

白若溪突然将焦点放在这枚指环上面一是因为这指环确实能吸引她的注意,更重要的是她想借机拉开话题。|!?#*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骂楼禹城的那一番话实在是刺耳,甚至让她无心再勾引楼禹城!也让她不敢再与楼禹城谈论接下来关于楼禹城想要知道的问题。|!?#*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也不理她对着这枚指环大呼小叫,只是淡淡地抿下一口杯中的红色液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生气从来都只是憋在心里,不会表现在脸上,而他的一举一动,都是在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情绪。|!?#*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眼神扫视过白若溪全身上下,冰冷的气息撩得白若溪浑身不自然。|!?#*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料楼禹城一把搂过她的腰将她困在身边,白若溪一脸错愕。|!?#*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脸色有些泛红,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刚刚说我犯贱?”楼禹城将下巴搁在白若溪的左肩上,在白若溪的耳畔低语,呼出的温热气息让白若溪肩部发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的声音很有挑逗性,磁性的声音本来就具有诱惑力,何况此时面对着她的还是一个自己一直想要得到的男人,一个她整整喜欢了大学四年的男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若溪心跳加速,全然忘记了自己刚刚对楼禹城说出的那一番难听的话,此刻只忘情的感受着来自楼禹城身上温热的气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就这样和白若溪保持着亲昵的姿势,而白若溪似乎也静止住了,任由楼禹城这样和她这么亲近地接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见自己抛出的话没有得到回应,搂住白若溪腰部的手紧了紧,但是眼神闪过一丝凌厉和锋芒,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不是喜欢我吗?”又是一个反问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专属的男性的磁性嗓音一度让白若溪沉沦,虽然有些嘶哑,但在此刻恰到好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学长……我是喜欢你,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你又不是不知道。”白若溪将脸在楼禹城肩部蹭了蹭,柔弱的声音里有些埋怨的意思,埋怨的是楼禹城从来都不把她看在眼里,楼禹城从来都没有在意过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用指尖抚过白若溪的发梢,低下头来玩弄地看着白若溪,深邃的黑色眼睛如同大海般漫无边际,将白若溪紧紧包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若溪看着楼禹城的样子有些出神,对上楼禹城那双眼睛,愈发觉得自己离不开这个男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学长……”白若溪轻声呼唤,声音柔弱,却又有着一丝妩媚和魅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有些呆住了,这声呼唤和某人有些相似,低头专注地看着怀里的那个女人,终究不是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心底的焦躁又升起来,让他感到异常的不安,眼神里闪过一丝怒意。|!?#*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若溪感觉到了楼禹城的变化,将手放在楼禹城的下巴处,纤细的手指抚过楼禹城的整个脸颊,楼禹城回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个明明很陌生的女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如果这个人是谢婉莹就好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不喜欢你,我只想告诉你,就算你和我这样亲密就算你再怎么撩我,我心里想的依旧是另外一个女人!”楼禹城的话语恢复冰冷,没有一刻当时的温柔。|!?#*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若溪停在楼禹城脸上的手顿时就僵住了,整个人都僵住了,她没有想到楼禹城这番举动,不过是想告诉她一个事实:他不喜欢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冰冷的一句话让白若溪觉得自己的血液都凝固住了,周遭的空气也变得异常冰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而她仿佛是被楼禹城丢进了一个巨大的冰窟窿,里面没有一丝温度和光亮,只有楼禹城一双深邃的眼睛在某一处窥探着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大概没有什么比这样被人戏耍更令人绝望吧,白若溪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这个男人从来就不可能属于自己!|!?#*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依旧专注地看着白若溪,但是白若溪从这双眼睛里看到的只有冷漠和嫌弃。|!?#*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若溪一把推开楼禹城,愤怒地看着眼前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若溪的眸子里仿佛有红色的火焰在燃烧,而在那一团火焰中,俨然就是楼禹城的影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就因为我刚刚说的那番话,所以你要这样报复我对吗?楼禹城!”白若溪近乎疯狂地喊叫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低下头玩弄着手里的指环,静静地看着这个疯狂的女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你倒是说话呀,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不喜欢我就算了,还要恶意中伤我,难道这就是你的乐趣?”白若溪愤怒地指着楼禹城的鼻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最讨厌别人这样,指着他的鼻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说过多少次我不喜欢你了,我不要你干涉我和谢婉莹之间的关系!”楼禹城脸色阴沉,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很淡漠。|!?#*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若溪甩了甩凌乱的头发,这是她误以为会和楼禹城激战的时候在楼禹城怀中蹭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大步走到壁柜边,拿起一整瓶红酒潇洒地打开便往嘴里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丢尽了脸面,为了这个从来都不曾关注过她的男人,可是即使这样,他还是喜欢他!|!?#*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干脆麻痹自己,就好了,这个时候白若溪觉得自己才是真的犯贱。|!?#*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高大的身躯从沙发上立起来,大步走到白若溪身边,一把拿过红酒瓶,低头看着白若溪。|!?#*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哪怕是这个时候,白若溪对上这张上帝精心雕刻的俊俏的脸,也有那么一刻的出神。|!?#*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干什么?还给我!”白若溪踮起脚尖想要从楼禹城手上拿过那一瓶红酒。|!?#*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无奈地将酒瓶举得更高,白若溪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勉强够到楼禹城强健有力的臂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要喝这么多酒。”楼禹城皱着眉看着白若溪。|!?#*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语气里有几分温柔。|!?#*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你这是在可怜我还是在同情我,你凭什么不让我喝酒?你以为你这样同情我我就会感激你吗?”白若溪一把推开楼禹城。|!?#*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坚定如山的身躯即使是被白若溪这般用力的一推,也不过是微微往后退了一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女孩子,少喝点酒。”楼禹城固执地不让白若溪喝酒,这声音听上去简短,但是也像是对白若溪的关心。|!?#*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若溪心猛的揪紧了,明明楼禹城不喜欢他,但是这样关心的话他也依旧不吝啬地对她说出来,楼禹城真的是个模糊的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如果这样的温柔是因为他喜欢她就好了,而不是因为他是他的学长,也是她的朋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若溪眼睑下垂,脸上的神色愈加伤感。|!?#*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你真是个混蛋。”白若溪眼眶已经微微发红,一直以来随性洒脱的她从来都不将追求自己的一堆男人放在眼里,却一次次地为楼禹城红了眼眶,可是……楼禹城根本就不喜欢她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若溪忍不住失声痛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伫立在原地,神色淡然地看着泣不成声的白若溪。|!?#*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别为我难过。”|!?#*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若溪心里嗤笑,别为他难过?她也不想啊,但是喜欢一个人就是这么无法控制,不经意间就会因为他的一举一动而失落难过,现在他叫她不要为了他难过,说起来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可是她又该怎么去控制自己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若溪双手手指都快要掐进肉里了,咬着牙盯着不知名的某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脸上看不出喜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等待了好久,白若溪终于平静了一些,虽然眼眶依旧泛着红色,但是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咬牙切齿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轻轻地将刚刚从白若溪手里夺过来的酒放在了壁柜上,顺便看了一下墙上的钟,不知不觉已经晚上九点了,这一来,好像耽误了很多时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又忍不住皱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只想知道你给谢婉莹说了什么。”楼禹城淡淡地看着眼前已经看上去神色憔悴的女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不是……我告诉了你,你就要走了,你来我这里就是想知道这件事。”白若溪知道楼禹城一向都是目的性很强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楼禹城都懒得到她这里来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若溪想到这里心里有是一阵失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果然,楼禹城只是微微点头,肯定了白若溪的猜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时候,白若溪已经不想再对楼禹城有什么表示了,楼禹城都已经说得这么清楚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其实楼禹城不是第一次对她说这么绝然的话,只是每一次事过之后,白若溪就将这些不愉快的事情抛之脑后,毕竟这些画面留在脑海里对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承认我是见过谢婉莹,我给她看了你拍的那张照片,就是那张你用来威胁我的照片。”白若溪神色坦然,擦了擦眼角的泪,强挤出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现在想想,在楼禹城面前失控地哭了出来可真是丢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既然你对我这么不客气,那你的那个社长……”楼禹城停顿下来,静静等待着白若溪的反应。|!?#*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若溪心头一震。|!?#*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行,学长,就看在你刚才欺负我的份上,咱们就算是扯平了,不然我告你非礼,你刚刚那一系列的挑逗不是赤裸裸的非礼吗?”白若溪自然不能让楼禹城把这张照片给社长看到,不然她算是彻底完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