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最佳辩手

正文第五十一章 你是犯贱吗?

[更新时间] 2018-05-30 23:00:58 [字数] 2989

谢婉莹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个寒颤,明明在所有人看来都是温柔贤惠善解人意的谢母,给她的感觉却再也不像以前那样温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种感觉从谢婉莹从政法学院出来以后就特别明显,谢母执意要让谢婉莹嫁给苏宇轩,为此,谢婉莹还曾绝食抗议过,当然,那只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里,谢婉莹不禁觉得头疼,这些都是她最不想触及的回忆禁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马路上空无一人,楼禹城驾驶着车子缓缓进入了绿岛艺墅这一片繁华的别墅区内,别墅区内环境很好,四周可见是并排得整齐的参天大树。围绕着绿化区的是装饰在路边的紫色小灯,看上去美极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本来他的目的地不是这儿,但是在半路上楼禹城心里郁闷得很,谢婉莹的话如同针一般插在他的心尖,搅动着他不安的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来有些事情他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早点弄清楚,不然心情只会越来越糟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强压制住心里的一团火,握住方向盘的手甚至因为用力而露出很明显的青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若溪连一千万的别墅都买得起,居然还和那个社长穿出绯闻!这个女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以前从来都不会去想这些问题,但是无意中注意到也觉得这是一件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若溪是暴发户的女儿,家里不是一般有钱,他的父亲据说是炒股界的神奇人物,单单靠着炒股这一项技能就在A市买下了四栋价格不菲的别墅,于是理所当然的送给了自己的女儿白若溪一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若溪家境殷实是自然的,但是这样一个不缺钱的性感女郎居然和报社的社长险些传出过绯闻,而且那社长还是已经结了婚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重要的是,据楼禹城找人调查,那个社长和自己的前任助理,以及前前任助理都有过这种关系,而社长的老婆对于这些事情都置若罔闻,不屑一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想到这里不禁摇头,白若溪这个女人,怕是脑袋进水了!那社长有什么好的,值得她这样倒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迈着矫健的步伐走进了偏西方向的一栋别墅,天色已晚,还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楼禹城撑着一把黑色的伞走过别墅前的一条小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也顾不了那么多,这件事情他越早知道,心里就会越舒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门开了,白若溪穿着一身性感的露肩睡裙,锁骨很美很带感,银色的项链在别墅内闪耀的光下异常闪耀,她露出来的身体部位异常性感白皙。白若溪嘴唇红润脸部泛着光泽,唇角微微翘起,发梢处散发着一丝迷人的黄色光泽,微微卷起的发尾则很俏皮的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现在站在她面前的是社长,肯定已经流下了口水将她按到墙上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若溪看见映入眼帘的完美雕刻的脸,以及那颀长而健硕的身躯,嘴角泛起一丝笑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上楼禹城深邃的双眸,白若溪恍然间有曾经那般心动的感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你大半夜到我这里来是要干嘛呢?”白若溪脸颊泛红,眉目轻佻,声音挑逗,略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女人要勾引他?做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件事情要问你,你最好好如实告诉我。”很严肃的几个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不冷不热的话语,从他嘴里说出,虽然低沉但富有磁性,对于离楼禹城只有一米之隔的白若溪看来无疑是巨大的诱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怎么就那么喜欢这个男人?明明老是对她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却偏偏让她控制不住自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若溪装作忸怩不安的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大晚上的到我这里来难道就是为了问我一个问题?楼律师你别搞笑了,你还是不要站在门口了,这外面的风吹得我也挺冷的,赶紧进来坐坐吧。”白若溪说罢便一扭一摆地走进了客厅,性感的长腿时不时随着动作间而露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坐一会儿就走。”楼禹城口中飘出简单干脆的几个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女人好像误会了他的意思,楼禹城微微皱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若溪从壁柜拿出来一瓶红酒缓缓倒上,不紧不慢的样子看得楼禹城心里焦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来一杯,既来之,则安之,一起喝一杯吧,我一个人喝酒也是无聊的很。”白若溪又是一如既往妩媚地笑着,招摇的样子让楼禹城简直想把她给甩出去,虽然这是她的别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冷漠地摆手,并带着摇了摇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唉,连一杯酒都不愿意陪我喝,楼律师,那你大晚上的到这里来有什么意义吗嘛!”白若溪摆出一副不乐意的表情,语气里面是略带撒娇的责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撇了撇眉,这个女人怎么每一个动作都是在故意要勾引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不是和谢婉莹说了什么?”楼禹城面对白若溪的妖艳姿态,依旧不动声色,反而甩出这干脆利落的几个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若溪一听谢婉莹这个名字,眼中闪过一丝不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么晚了,楼禹城冒着风雨赶到这里就是为了跟她再提起这个名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若溪在心里嗤笑了一声,这个女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啊!以前我敬你和楼禹城是真爱,楼禹城我让给你了你不好好珍惜,现在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若溪挑逗地看着楼禹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你在说什么呢?我和谢婉莹可是有好久都没有再见过面了呢。”声音一贯的妩媚,具有女人独有的诱惑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吗?”楼禹城一字一顿地突吐出这两个字,语气里面都是听得出来的质疑和冷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傻女人撒谎也不知道看看对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你就这么在意我和谢婉莹说了什么吗?那你就坐下来陪我喝上几杯,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全都告诉你了。”白若溪闪了闪迷人的眸子,唇角勾起笑,魅惑地看着楼禹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当然不吃这一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的意思是要威胁我?”楼禹城反而冷冷的看着白若溪,眼神里面闪着一丝愠怒,这个女人的做法是越来越过分了,他怎么能容忍她赤裸裸的威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若溪清楚地看见了楼禹城脸上的阴沉,周遭的空气好像也跟着一起被凝固了,白若溪不禁打了个寒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这样一个严肃而时刻思路清晰的人可能不吃这一套,白若溪才发觉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赶紧改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我只是想试探试探谢婉莹到底喜不喜欢你。”白若溪坐下来姿势亲昵地扶着楼禹城的肩膀,一双眼妩媚地看着他,面容之间有一丝小委屈的模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得到了你想要的结果?”楼禹城不屑地看着白若溪,就是这个女人从中作梗,让他现在和谢婉莹的关系,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在面对谢婉莹的时候险些没有话说,而她简单的试探试探就能解释她这样做的原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不禁皱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若溪见楼禹城对她的态度还是一贯的冷漠,心里就很不愉快了,竟然有些控制不住地指着楼禹城尖声喊道:“楼禹城 那个女人又不喜欢你,他都已经和苏宇轩订婚了 你还这样缠着她干嘛?你犯贱啊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声音在偌大的别墅内未免太过于刺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了好久,好像空气都凝固了一般,楼禹城沉默不语,反而是白若溪一脸错愕地看着楼禹城俊俏的面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完了,她刚刚做了什么,白若溪心里简直要难受死,她居然说楼禹城犯贱?而且楼禹城居然一言不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若溪感觉脸颊发热,腿都开始发抖,她刚刚确实是冲动了,乃至于面对着楼禹城只有说不出来的愤怒,继而就转化为骂楼禹城犯贱?她现在简直想扇死自己,她居然骂楼禹城犯贱啊!天呐!白若溪的一脸错愕继而转化成绝望的神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对不起,学长,我刚刚……太…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若溪这次是真的忸怩不安,站着都不是滋味,说话也结结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淡然地扫视过白若溪,脸上的阴沉并没有消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给我一杯红酒。”楼禹城感觉自己胸腔闷热,内心躁动不安,喉咙微微发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是真的想要喝点酒了,即使他很少喝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若溪听到楼禹城主动要求喝酒,眼中闪过一丝不解,但是又乖乖地快速地给楼禹城倒下一杯红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接过酒杯的手显眼的还是那个戴在手上许久的指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白若溪眼神敏锐,也看见了这样一只不凡的指环,瞬间睁大了眼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全球屈指可数的设计师赫本的作品?学长!你是怎么把这个指环弄到手的?”这个指环,换作一般人肯定不认识,但是白若溪一样,好歹也是一个记者,自然见多识广,这枚指环肯定就是赫本最骄傲的作品之一没错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曾在时尚杂志上看见过关于这对指环的介绍,情侣定制款,奢靡而不显俗气,有的只是来自于对爱情纯真炙热的信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款指环,无疑是比较尊贵的情侣指环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