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最佳辩手

正文第三十六章 放弃这个案子

[更新时间] 2018-05-25 20:45:26 [字数] 3012

楼禹城如墨的双眼深邃不见底,看向窗外,好像能包容窗外的万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看着楼禹城的侧脸,沉静冷峻,和以前一模一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中午楼禹城刚刚吃完午饭,张志明就来到了楼禹城的律师事务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我下午还有点事,所以就提前过来了,没打扰到你吧。”张志明一脸猥琐的笑,让楼禹城连反胃的感觉都快有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来接手苏宇轩的案子对吧,在做转交手续前我们先谈一谈。”楼禹城冰冷的声音能让人坠入谷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以,我没问题。”张志明爽快地答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律师,在谈转接之前,我想先和你谈一笔交易。”楼禹城眯着眼看着张志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志明脸上有一处面积不大的烫伤,仔细看上去还是有些瘆人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据说这是被亲生父亲烫伤的,张志明小时候经常被醉酒后的父亲以各种方式弄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然,这些也只是楼禹城在调查这个人的时候无意中得知的一些消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我还赶时间,你直接把苏宇轩的案子资料给我吧,至于交易什么的,以后再说吧,我下午还有一个客户。”张志明看向楼禹城的眼神明显是故意闪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能理解张志明的心情,因为楼禹城曾质疑过他,也与他单独约见过谈过,张志明知道楼禹城去这个人不好惹,何况他还知道自己的一些事,所以从来不主动和楼禹城打交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见这次张志明居然愿意接楼禹城处理到一般的案子一定是因为苏家给了他不少的好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如果不谈的话我就只能去找警察谈了。”楼禹城提高音量,冷冷地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志明坐在楼禹城面前明显恍惚了一下,手也变得不由自主地乱动起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你是什么意思?找警察……谈…谈什么?”张志明神色慌张,不解地看向楼禹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在心底冷哼了一声,还只是开始就怕成这个样子了,没做亏心事怎么回事这个反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还记得那和个投毒案吗?”楼禹城一双眼深邃深沉,好像能将张志明给吞进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你想说什么?”张志明脚已经开始微微抖动了,他害怕的是楼禹城会亲口告诉他说他知道里面的真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他人投毒杀人的案子被你解释成自杀,张律师,楼某还要以你为榜样,向你学习这种高端的手法呢。”楼禹城面带笑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你有什么就直说,不要这样试探,你以为你还是在询问当事人吗?我是一名律师,我当然知道你的这些套路,所以你还是不要在我身上浪费口舌了。”张志明在椅子上挪动了一下自己僵硬的身子,好不容易能镇定一点说话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和检方私通的证据你当真以为我找不到吗?”楼禹城脑袋撇到一边,淡淡地吐出几个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私通?楼律师,你不要血口喷人。”张志明说这话的时候明显底气不足,犹犹豫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抿了抿嘴唇,站起身来,走到左边的置物柜,从里面翻出来一个文件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文件夹已经有些破损了,但是里面的文件都折叠整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翻看了好一会儿终于抽出一张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笑着看向张志明,将手里的东西递到张志明手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志明接过来一看,神色慌张,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睁大了眼睛看着楼禹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足以证明你的所作所为吧,还需要我多说吗?”楼禹城慵懒地坐回去,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你还查?就是为了能抓住我的把柄?”张志明突然放肆地笑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不不,这个东西我是没有打算再翻出来的,毕竟你怎样和我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你也不足以构成威胁。”楼禹城摇了摇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查这些事是为了什么,原来的那个检察官是半年前离职的,这说明你半年前还在调查这个案子。”张志明将信将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只是想证明我的揣测是对的,这份资料我几个月前就准备好了,但是从来都没有再拿出来过。”楼禹城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是刻意为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现在把这个拿出来的意思就是要戳穿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说过了是想和你做一笔交易,你懂的吧。”楼禹城斜着眼瞟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交易,你想让我做什么来换取这份文件?”张志明也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明白了楼禹城话里的意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需要你做什么,恰恰相反的,我希望你什么都不要做,对于苏宇轩的这个案子你还是放弃比较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你既然要我放弃苏宇轩的这个案子就早说嘛!何必大费周折呢?苏宇轩的这个案子对于我来说可接可不接,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张志明突然刻意迎合地笑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接可不接?怎么可能,苏家开的条件是律师费的十倍还不止吧,楼禹城倒是不缺钱,但是像张志明这样的人是永远不会嫌钱多的,楼禹城心里很清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志明这个人就是心口不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那是不是我不接这个案子,你就当做没有发现过这回事,将它……永远埋在心底……”张志明警惕地看着楼禹城,那副模样像极了一个做贼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楼禹城也不多说,短短的一个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会去告诉苏宇轩说我不接这个案子的。”张志明收拾好东西慌慌张张地准备离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等,还有一件事,你认识的那几个辩护律师,最好也能和你一样,最好不要让他们接手这个案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你放心,我尽量说服他们。”张志明一脸憨笑,走出来事务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在外面看见张志明走了出去,手上也没有拿任何东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长,转接手续办好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怎么还在这儿?既然苏宇轩都已经换律师了,你不是应该走吗?”楼禹城装作不可置信的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至少要和学长打过招呼再走吧!”谢婉莹感觉有些尴尬,既然苏宇轩都换律师了,那么她也确实没有理由再呆在这儿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律师和你谈得怎么样,还顺利吧。”谢婉莹追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律师不接苏宇轩的案子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联系起刚刚张志明出来的时候慌张的神色和急匆匆地步伐,谢婉莹甚至能够想象得到楼禹城在里面对张志明说了什么威胁的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就是这样,总能一把抓住别人的软肋让其妥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想起自己曾经不也是这样在楼禹城面前一步又一步地妥协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赵志明径直来到看守所将一堆文件丢到苏宇轩面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是干什么?不是让你今天下午去做转接手续的吗?”苏宇轩看张志明慌慌张张的样子,一脸疑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案子我不接了。”张志明摆了摆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不接就不接了?你把我苏宇轩当猴耍呢?”苏宇轩抓起桌子上的文件抛到另一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个案子我应付不过来,算了吧,十倍的律师费我也不要了。”张志明头也不回地往外面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给我回来啊!证据都给你找好了,现成的人愿意顶罪,你就说说话就完事了你也不做?”苏宇轩看着张志明离去的背影大声吼叫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人回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宇轩一脚把椅子踢翻,嘴里不断的地咒骂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肯定是楼禹城,是楼禹城搞的鬼,楼禹城!等我出去了,我不会放过你的,仗着是现在在看守所里面脱不了身就肆意妄为?”苏宇轩拿出楼禹城和谢婉莹的亲密照,甩在地上,一脚踩下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志明打死也没有想到楼禹城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把柄,那个投毒案,他和检方串通好了将其制造成自杀的假象,而这一切就是为了给他的当事人隐藏罪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后张志明在法庭上成功地给当事人辩护无罪,这也是他觉得最成功的一次庭审,也是他走上藏匿罪犯的道路的开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时隔一年半,过去做过的事情却被连着根拔出来,张志明自从楼禹城的律师所走出来以后就一直心神不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随时都有可能用这个威胁他,他不能坐以待毙,张志明在心里暗暗想着,不论如何,他不能成为楼禹城操控的把柄,他要想办法弄死楼禹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志明是走在风口浪尖的人,所以从来不惧怕犯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他是律师,所以在他眼里,所有的犯罪都可以被律师给成功掩盖,所有的罪行最后都不值得一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志明在回去的路上一直想着怎样对付楼禹城,让他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宇轩已经无路可走,太年轻的律师不敢接这个案子,这个案子毕竟涉及到两大家族之间的纠葛,有的律师根本输不起。^~%^#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庭审以后会被媒体围,庭审的进度一次又一次地公布在大众眼皮子底下,要和两大家族的人打交道,而且当事人又是个纨绔子弟,这个案子的挑战太多,很多律师望而止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