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最佳辩手

正文第三十四章 换律师

[更新时间] 2018-05-25 20:04:17 [字数] 3020

第三十四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氏认识的那些商界大老板随便动动手指头就是百万千万的,以谢氏目前的地位,只要谢氏举行募捐,那么捐款数绝对不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谢你,我替我妹妹谢谢你,没想到还有这么好的人,真的是好人啊!”曾杰喜极而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淡淡地一眼瞟过曾杰,曾杰正望过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这件事是苏家的公子让我做的。现在的嫌疑人是他,所以他请我自己去自首,让他脱罪,然后答应给我两百万。”曾杰很流畅地交代了事情的经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听到苏家公子这几个字的时候,没有任何反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一直盯着谢婉莹的表情,然而谢婉莹始终都是不动声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是不在意还是说她早就知道了?楼禹城在心里揣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一起从曾杰家中走了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宇轩……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长,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这件事就这样吧,苏宇轩不过是一时冲动所以做了这件事。”谢婉莹打断了楼禹城的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时冲动也不至于一直威胁我让我帮他找替罪羊吧。”这个时候谢婉莹还对苏宇轩百般维护,这让楼禹城很懊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威胁?什么意思,苏宇轩威胁你?”谢婉莹不巧将威胁这两个字听得清楚真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什么。”楼禹城淡淡地说了一句,加快步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长!你有什么直接说不行吗?为什么每次都这样藏着躲着?”谢婉莹提高音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你知道苏宇轩对我说什么吗?如果我不帮他找个人顶罪,他就把我们上次的亲密照给公布出去。”楼禹城声音低沉,但是压抑不住的是愤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亲密照?”谢婉莹不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可能也想不到他会找人盯着我们还偷拍我们吧,说实话,我没想到他这个人这么无耻。”楼禹城冷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沉默不语,眼神黯淡,却不是因为苏宇轩这样让她觉得自己被欺骗了,而是楼禹城看到了自己难堪的一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的楼禹城会怎么想呢?自己离开了他然后去找了一个这样无情无义还根本不爱她的男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宇轩在楼禹城眼中多么令人讨厌,就说明她谢婉莹过得有多么不好,三年没见楼禹城,再见面就是这样难堪的模样,狼狈的场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让谢婉莹脸上发麻发热,这时她真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要让楼禹城看见自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已经无法再替苏宇选解释甚至是狡辩,因为她知道这些都是徒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宇轩是什么样的人,楼禹城看得很清楚,谢婉莹也异常清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既然苏宇轩根本就没有把你……”楼禹城用力握着谢婉莹的肩膀面对着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长,你别说了好吗?我们之间的事都已经过去了。”谢婉莹黯然失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放下搭在谢婉莹肩膀上的双手,背过身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看着楼禹城高大而熟悉的背影,有些恍惚,这一刻让她觉得他们还停留在三年前的时光,一切都还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现在的事实是,什么都不复存在了,包括那些最初的令人难忘的日子和时光,都渐渐被谢婉莹给强制褪去了颜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顺路去了公司一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助理远远看见谢婉莹的身影就赶了过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马上通知开会,我要以公司的名义组织一个慈善基金会,这件事情最好能以最快的速度安排好,哪怕把S公司的蔡总好好哄着拖延一下项目的时间也要把这件事情安排在前面。”谢婉莹一脸严肃,语速很快,助理在一边一边睁大眼睛一边认真地听着谢婉莹的吩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总,这次慈善基金会的主题和动机是?”助理慌慌张张地跟在谢婉莹的身后询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公司的名义一是为了宣传,而是为了控制公司的资金流通。”谢婉莹干脆直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会议定在什么时候?”女助理注视着谢婉莹脸上地表情,这已经是她的习惯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今天下午两点,对了,告诉陈总,让他不要来,让他先去S公司和蔡总交涉一下关于项目推迟的事情。”谢婉莹唇齿清晰,话语间雷厉风行,丝毫不拖泥带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守所里坐着一个西装挺直的男人,戴着金丝眼镜,一脸傲然等我模样,眼神专注,直勾勾地盯着苏宇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找我帮你做的事搞砸了。”男人很淡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砸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都说好了吗,那人还答应我了。”苏宇轩脸上神色紧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额……据我所知你的未婚妻,也就是谢家的千金开始着手搞一个慈善基金会。”男人小心翼翼地将眼镜取下,用布擦拭了一番,又小心翼翼地待上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我被关在这个里面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她还有闲工夫去弄那什么慈善基金会?”苏宇轩埋怨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曾杰是谢婉莹帮助的对象,所以如果他不需要那笔钱了,你的事也就泡汤了,现在苏先生能明白我的意思吧。”男人扬了扬眉,眉宇间愈加冷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该死的!干嘛这么做?谢婉莹是故意和我作对吗?”苏宇轩懊恼地捶了捶桌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该说的我也说完了,我也是按照你的要求找到了顶罪的人,但是中途你的未婚妻前来阻挠,这个也不是我们能解决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行行,你的意思是不是就是说这个问题不能解决?”苏宇轩愤怒的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算我帮你再找一百个一千个来顶罪的人,你的律师都会戳穿,都会阻挠,这个你懂吗?不是我们没有能力帮你找人,而是你这样的情况下,你的律师根本就没有和你站在同一个方向,我们做的都是无用功。”男人有些不耐烦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你……”苏宇轩欲言又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还是先和你的律师谈好再决定要不要找我们帮忙吧,如果你和你的律师本来就意见不合的话,那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的,我先走了。”男人戴上帽子整了整衣领,提起黑色皮包就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宇轩气得在原地跺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你跟我作对是吧,那就别怪我了!苏宇轩恨恨地踢了一脚桌子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很快就接到了换律师的通知,苏宇轩居然要求换下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接手的案子从来都只有当事人求他帮忙处理案子的事,从来没有过当事人要求换辩护律师的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A市有谁能替代楼禹城的位子?楼禹城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莫名地生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宇轩请求代替我的律师是谁?”楼禹城冷冷地瞟过前来报告消息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说是WHITE律师事务所的张志明律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志明这个名字楼禹城倒是有几分熟悉,倒是张志明长着一张贼眉鼠眼的脸,总的来说就是长相猥琐,看上去畏畏缩缩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长相虽然不能说明些什么,但是楼禹城对于这种长相和作风相似的律师嗤之以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找人替罪的事只有张志明才能做的得出来,这种荒唐的事,张志明为了他作为辩护律师的胜率和名气,乐此不疲的做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张志明在别人眼中也是个了不起的律师,但是这只是表象,只有楼禹城和他在一个案例中有过交集,所以知道这个人的手段一点也不光明正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张志明什么时候来拿转接文件?”楼禹城淡淡地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午就来,后天就要庭审了,所以比较赶时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呵,苏宇轩就这么看不起我吗?难道就认定如果不做这种卑鄙的事就赢不了官司?”楼禹城冷笑,缓缓咽下一口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老板,姓苏的要求换律师是他不长眼,你为他的案子忙了这么久,我都没见你对别的案子这么上心过,他不领情是他的损失。”站在楼禹城面前戴眼镜的年轻人鄙夷地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要换就让他换吧,我有办法让他知道除了我,没有人能接这个案子,我要让他求着我接这个案子。这个苏家公子太自高自大了,以为有钱就了不起,什么都能做!”楼禹城重重地将钢笔砸在桌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楼律师打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下午不是要来吗?我会让他乖乖放弃这个案子的。”楼禹城嘴角闪过一丝邪魅的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别以为你做的事我都抓不到把柄,毕竟做久了狐狸尾巴也是会露出来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长久的贼,也没有长久的律师界败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搞不好的话,张志明会身败名裂,楼禹城在心里思索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好像也是得知了这个消息所以赶到律师事务所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长,我听说苏宇轩要求换律师?他肯定是太冲动了。”谢婉莹表现得有些慌张,进来的时候脚差点绊上桌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他要换就换吧,反正换谁都是一样的。”楼禹城站在窗口,手上拿着一杯咖啡,谈吐间没有丝毫在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长,我再去和他谈一下,让他放弃这个想法。”谢婉莹说着准备离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了,正好我也不想处理这个案子了,太麻烦了,重要的是人家还不领情。”楼禹城话里有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长……”谢婉莹欲言又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