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最佳辩手

正文第三十三章 我需要钱

[更新时间] 2018-05-25 19:36:11 [字数] 3101

第三十三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件事情,楼禹城不打算亲口告诉谢婉莹,他想让她自己查出来,让她自己去看清楚苏宇轩是怎样的一个人,以及苏宇轩对她的态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想,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杀人凶手,就请你……帮我调查一下吧,我想知道他究竟是什么动机。”楼禹城心里飘忽了好一阵之后正视谢婉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学长,我这几天也没帮上你什么忙,这件事情我肯定帮你做好。”对于这些天自己没有再这里,谢婉莹心里是有些愧疚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只能在心里祈祷谢婉莹得知事情真相的时候心里不要太难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找人顶罪涉及到道德问题,而不惜以谢婉莹作为威胁楼禹城的工具则涉及到苏宇轩和谢婉莹在一起的动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对于苏宇轩来说终究只是一个工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看着谢婉莹离去的纤细背影,一股冲动涌上心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又想去揍苏宇轩了,就算打死苏宇轩也无法解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宇轩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这样的一个人渣还能成为谢婉莹的订婚对象?他想不通,难道只是因为他有钱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烦闷的披上大衣,头也不回的大步跨出律师事务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来到监狱,楼禹城准备进去却被狱警拦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先生,在进去之前你得向我们保证你不能在看守所里面对苏宇轩再动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停下,目光投向看守所里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考虑到情况比较特殊,你有先例,而且不止一次对里面的人动手,所以你得做出承诺和保证。”另一个狱警接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楼禹城冷冷地答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先生,那你进去吧,千万不要闹事。”狱警一再嘱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缓缓踏进看守所,苏宇轩敏感地抬头看着楼禹城:“你来干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来看看你。”楼禹城冷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哈哈,来看我?你是来感谢我的吧!”苏宇轩仰头大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你给我送来一只替罪羊吗?”楼禹城面无表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怎么样,还不错吧!”苏宇轩斜着眼看着楼禹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可以,犯罪动机,过程和手法都说得很清楚,难得的替罪羊。”楼禹城双手叉在胸前点了点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下次庭审直接把这个提出来就完事了,就不管我们什么事了。”苏宇轩脸上满是喜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放心,我是不会这么做的,我会戳穿你的。”楼禹城冷漠地摇了摇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苏宇轩脸色立刻变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你是不是就是盼着我不能脱罪?现在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好不容易找到愿意做这件事的人,你却说你不愿意?楼禹城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让李芳芳死得不清不白?抱歉,我楼禹城做不到你这么没心没肺。你凭什么让别人去顶你的罪,这样对他公平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反正他也离死不远了,用自己残存的命换两百万,真的已经够可以了。”苏宇轩冷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叫他离死不远?”楼禹城皱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替我的那个人本来就有癌症,家里正好也缺钱,这样做两方都能得到好处,为什么不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要一个公正的结果,而不是随便拼凑证据然后说谎换取自己想要的结果。苏宇轩,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楼禹城打量着苏宇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你是我的代理律师,就得按我说的做。”苏宇轩咬牙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哼,让我楼禹城听你的,你恐怕太看不起我楼某了!”楼禹城似笑非笑,声音却无比的凌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申请换律师。”苏宇轩话语间掺杂着胆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换,尽管换。”楼禹城无所谓地摆了摆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苏宇轩无言以对,只能愤怒的看着眼前这个他控制不住的男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谢婉莹已经回到了事务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将一个精致的银色U盘插进电脑里,快速点击着鼠标,很快,谢婉莹找到了一个名为曾杰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曾杰的地址等信息已经全部赤裸裸的展示在谢婉莹面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家千金,在市里也算是呼风唤雨的人物,要想查个人并不难,何况只是个普通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曾杰的家庭情况可以说是很差的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病历报告,曾杰患了肺癌,三年前查出来的病,到现在的话……曾杰算得上是个将死之人,谢婉莹在心里想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种人要么就是被诱惑,要么就是缺钱才会做出这种替别人顶罪的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按照资料上给出的地址找到了曾杰的住所,是三环以外的一个小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在看守所接到谢婉莹的电话说希望能和她一起去曾杰家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心想这是徒然,因为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但他依旧没有拒绝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人一同来到曾杰所在的小区,楼禹城在路上告诉谢婉莹说让她主要负责这次谈话的内容,而他则在一旁观察或者做记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曾杰看到来人露出惊讶的表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关于你昨天说的那些话,这位是我的助理。”楼禹城用手指了指谢婉莹,谢婉莹微笑示意。“我觉得有必要再向你询问一下具体的情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问题,过不了多久就会再次庭审吧,楼律师有什么不明白的就直接问我。”曾杰苍白的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曾先生,昨天您到律师事物所说您是这件凶杀案的凶手,这就意味着你要出面下一次庭审并提出证明。同时这也就意味着您将成为首要嫌疑人接受最终的判决。”谢婉莹说话的语速很快,表情也很严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些我知道,既然我决定了要自首,那我肯定是做好了这种准备的。”曾杰一脸坦然,没有丝毫慌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曾先生,你确定?”谢婉莹不死心,她心里始终期待着曾杰能够放弃替别人顶罪这件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曾杰再一次点了点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谢婉莹语气更加重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要杀李芳芳?”曾杰不确定自己是否听懂了谢婉莹的意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你为什么要说谎,你为什么要说李芳芳是你杀死的,你明明就是个和这个案子毫无关系的人。”谢婉莹目光坚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曾杰将手不自然地放在了身后,眼神恍恍惚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李芳芳就是我杀的!”曾杰声嘶力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不解地看着这个男人,她想不通究竟是什么迫使他这么积极地替别人顶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有什么苦衷可以说出来,如果是有人强迫你,我们可以帮你解决。”谢婉莹目光温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有什么是她能帮助解决的事,那么她希望这个人不要白白浪费自己的时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我心里有负罪感你懂吗?我杀了人为什么还要逃,为什么不自首啊!你们为什么不让我赎罪?”曾杰表现得异常激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和楼禹城对视了一眼,双双表示无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先生,你冷静一点,我们不是不让你自首,可是人不是你杀的,我们只是希望你不要冒名顶替,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说了人是我杀的难道你们还不明白吗?就是我杀的。”曾杰极力解释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因为需要钱吗?”站在一旁许久没有说话的楼禹城终于开口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据我所知,你还有一个妹妹吧,你妹妹不久前出了车祸,现在还躺在病床上,而肇事人逃逸了。”楼禹城犀利的眼神扫过曾杰的全身,虽然是反问的话,说出来确是肯定的语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曾杰沉默不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需要那笔钱,不然我的妹妹就成了植物人了。”曾杰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为什么这样逼我,这是我自愿做的事啊!我只不过是想拿到我想要的东西。你们看看我这个样子,我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我每天都只能等死了。这个时候如果还不能为我妹妹做一点什么的话,那我或者有什么意义?我的时间不长了,不管怎么死都是死,可是我妹妹还年轻啊。你们忍心吗?你们忍心看着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就那样在床上躺一辈子吗,她再不手术就没有机会了。”曾杰蹲下来抱头痛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你的妹妹醒了之后发现他唯一的哥哥是个杀人犯的话,她会怎么看待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内心动容,曾杰的一番话让她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真实存在的情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是我什么都不做的话,那她都不可能醒过来了,只要能醒过来,就说明还有希望,还能活成她自己喜欢的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曾杰转头看着墙上的一幅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看,她是不是画得很好,我妹妹想当画家。如果我能拿到两百万,就算把手术的钱给结了还能剩下好多钱,这些让我妹妹有追求梦想的资本,这是我在将死之际能留给她的最后的东西。”曾杰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楼禹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就让我顶罪好不好?就当做是帮我行不行,求求你们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会为你开展募捐活动,我们会帮你凑够手术费。”谢婉莹真诚的目光看向曾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听到这话不禁一愣,他没想到谢婉莹愿意为了一个毫不相干也从来没有认识过的人举行募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曾杰不可置信地看着谢婉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说的是真的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我很快就能帮你凑够手术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是谢氏千金,以谢氏集团的名义,开一个慈善基金会都没有问题,何况只举行一个小小的募捐活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