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最佳辩手

正文第三十二章 顶罪的人

[更新时间] 2018-05-25 19:16:21 [字数] 3000

其实楼禹城现在关注的根本不是什么吵架或者脚踏两只船的事,这种无聊的话题楼禹城感到腻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最关心的是这个男人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一声不响就蹿出来,而且还说自己是杀人凶手,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还这般坦然从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无法接受这样一件荒唐的事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更加重要的是,这个人如果和李芳芳在交往的话,怎么可能李芳芳身边的人都不知道这么一个人的存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初楼禹城和谢婉莹询问了李芳芳身边的同事,朋友,邻居。大家都知道李芳芳和苏宇轩有些纠葛,却没有人提到过一个叫曾杰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嘴角闪过一丝笑意,这个案子真是越来越有趣了,这比他以往经手的任何一件案子都要有意思多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关于她怀孕的事,她怀了我的孩子,但是她居然想通过这个孩子挽回苏宇轩。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她眼里只有苏宇轩,如果是这样,那她为什么又要跟我交往?这不是犯贱是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李芳芳用孩子挽回苏宇轩?”楼禹城全然不懂这个男人在讲什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想骗苏宇轩孩子是他的,威胁他给自己一部分钱她才会去打掉这个孩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她到底是要钱还是要苏宇轩?”男人模棱两可的话让楼禹城心生疑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额……是要钱。”男人说话吞吞吐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心里有一百个为什么都被他憋回去了,因为他现在发现这件事情好像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这个男人,说的话让楼禹城无法相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孩子是你的?”楼禹城不可置信地看着曾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孩子是我的!”这个男人似乎有些激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突然想起来王丽娟所说的还有一个男人和李芳芳关系密切,是这个男人?好像可以解释过去,但是好像又完全说不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总而言之,这个男人出现得太蹊跷太突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么说你就是在会议室逮住了李芳芳和苏宇轩发生争执,然后你心里过不去,觉得李芳芳是在背叛你,所以就一气之下砸死了李芳芳?”楼禹城试探性地发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曾杰一口咬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为什么要来自首?为什么要把这些告诉我,而不告诉警察?”楼禹城习惯性地玩弄着笔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杀了人的话,心里不管怎样都会有些过意不去的吧,况且我是一个胆子很小的人,举着青铜雕塑朝李芳芳的脑袋砸下去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大胆的一件事了。”男人咬了咬嘴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单纯的因为愧疚吗?”楼禹城斜着眼瞟过去,眼神里面写满了不相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我最近晚上总做噩梦,我得知李芳芳死了的消息后,我死的心都有了。就在前天,我已经买好了药,我真的有打算直接结束我的生命的。就算警察没有发现,就算一切都还和以前一样,他们也不会来抓我,但是这并不会让我感到庆幸,相反的,我内心其实很慌乱,我已经……”男人抱着头哽咽道,声音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冷静一点,先生,你说的我都已经做好了记录。”楼禹城清了清嗓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男人用手捂住了脸,所以楼禹城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直接去警察局就好了,你为什么要来找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想,反正我横竖都是死,就不要拉别人下水了,苏宇轩没有做什么,我也不希望我犯的罪最后让别人去承担了。虽然我和苏宇轩之间没有什么交情,甚至只有仇恨,但是我依旧不希望这样的事发生。“男人拿下挡住脸的双手,楼禹城看见他的眼眶是红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还真是个不错的人。”楼禹城点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即使我是你口里所说的好人,我还是杀了人不是吗?”男人笑了,这种笑,不是开心,也不是幽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再一次微微点头,眼神扫过男人全身上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最后一个问题,会议室门口的监控录像里至始至终只出现过苏宇轩的身影,你是如何躲避监控录像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没有躲避,因为你们只是错把我看成了苏宇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意思?”楼禹城不可置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能照到会议室门口的那个监控并不怎么清晰,何况你们只是单单看身形和穿着来判断这个人就是苏宇轩。所有人都没有见过我,所以即使是我,看见的人也不会察觉出异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怎么可能看错?”楼禹城开始怀疑男人在说谎,他的说法不过是自圆其说,里面一堆漏洞都难以解释清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男人拿出一套和苏宇轩穿的衣服一模一样的衣服,缓缓解开夹克的纽扣,然后轻松地套上从袋子里面拿出来的那套衣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果然,这时再看男人就发现他和苏宇轩的身材极其相似,甚至从背后根本看不出一丝破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觉得这件事情太过于巧合,怎么可能那么巧,李芳芳喜欢的两个人就那么相似,楼禹城看着男人在自己面前完成这一系列动作,反而皱了皱眉,眼神里闪过一丝烦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我是故意要让苏宇轩成为替罪羊的,这一切都是我筹划好了的。”男人正了正自己身上穿的那一套衣服,面对楼禹城缓缓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没有话说,李芳芳和苏宇轩表面上是分开了,但是其实偶尔还会有纠葛,但是这个时候李芳芳已经和曾杰在一起了,曾杰对此耿耿于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直到他发觉李芳芳决定用孩子来威胁苏宇轩的时候,曾杰再也压制不住心里的怒火,他对李芳芳的恨到达了极致,为了同时报复这两个人,曾杰设计了这么一出在会议室发生的杀人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就是整件事情的经过,楼禹城在脑海里面一遍又一遍尝试将情节捋顺,但是始终内心不安,楼禹城始终觉得这件事情完全不是曾杰所说的那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了,我知道了,谢谢你对我的信任,也谢谢你提供了这么多重要消息,在法庭上我还会需要你的帮助的。既然现在我已经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你可以走了。”楼禹城面无表情地打发眼前的这个男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曾杰利索地收拾好衣物之类的东西,便悄然离开了楼禹城的办公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习惯性地往某个方向瞟过去,某人还没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坐在办公室的身影高大笔直,拿起旁边的手机,迟疑了一会儿,按了下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今天不来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知道谢婉莹是个大忙人,公司里面的事特别多,所以今天很有可能又有什么急事要去处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没什么事,就是确认一下你……来不来……”楼禹城隔着手机讲话也表现出很真实自然的尴尬表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到那边谢婉莹说准备挂电话了,楼禹城换了个姿势坐着:“额……有人到我这儿来自首说他是凶手,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你真不打算来看看吗?”楼禹城看了看桌上做的笔录,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好。”楼禹城挂上电话便慵懒地靠在椅子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在电话里面听到的确实是说有人来自首说是凶手,便火速从公司往楼禹城那儿赶过去,但是听了楼禹城的陈述后却发觉自己真是空欢喜了一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人说的全部都是谎话,学长,我不相信你没有听出来。”谢婉莹在办公室里来来回回地踱步,步伐轻盈而缓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楼禹城看着谢婉莹从欣喜逐渐转变为平淡甚至最终转变为失望的表情,心里不禁偷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把我骗过来干什么?”谢婉莹不满地噘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不这么说你当然不会来,不过我现在确实是忙不过来,你帮我查一下那个叫曾杰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学长,你心里肯定已经有想法了。”谢婉莹听楼禹城的语气就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算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既然你会这么问我的话,那你岂不是也知道。”楼禹城笑了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不不,我当然不知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怔了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谢婉莹肯定不知道,她肯定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夫是一个为了救自己所以威胁律师凭空制造证据来找替罪羊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且他的未婚夫居然用谢婉莹做为谢氏千金的名望来威胁他,这种人典型就是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的那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一点也不假,岂止是推磨,有钱的话,让别人干什么都可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楼禹城没有猜错的话,这个男人就是苏宇轩打算买通来顶罪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没想到苏宇轩敢说敢做,起初在看守所的那一番话,楼禹城以为他只是一时冲动才会这么说,现在看来不仅仅是说说而已,苏宇轩都已经找好了人来替他顶罪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楼禹城说什么也不会允许这件事发生的,纵使这样可以了结所有人的心愿,让事情有一个满意的结果,楼禹城也不会这么做,这是他的原则问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