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最佳辩手

正文第三十章 隐藏的秘密

[更新时间] 2018-05-24 16:46:23 [字数] 3026

不得已楼禹城拿出自己的名片:“我是律师事务所的楼禹城,因为我的当事人案发现现场有教授的踪迹,麻烦你们配合一下,不然我会找警察局的人协调审讯高飞教授的事。”楼禹城冷冷地说道,眼神严肃。!~+#@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萌打开门,睁大眼睛看向楼禹城:“你是律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楼禹城微微点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萌又将目光投向谢婉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是楼律师的助理,协同他调查这个案件。”谢婉莹面带微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个女人气质出众,谈吐间很优雅,而且,好像有在报纸上看见过,但是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是谁。这是王萌对谢婉莹的总体印象。!~+#@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你们请进吧。”王萌示意两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让他们进去干什么?”高飞不解地望着王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难道你想被警察抓去做笔录吗?这样岂不是更麻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麻烦?是指的什么麻烦?谢婉莹心里一惊,隐隐约约觉得这对夫妻都藏着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高飞家里的装修是很典雅的风格,也符合高飞做研究的身份。!~+#@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高飞教授,我们不是没有理由地来找你,既然来找你就认定了是因为你在这个案子里面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楼禹城一边说,一边打手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婉莹拿出记录本准备记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和你的案子有什么关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有没有去过订婚现场。”!~+#@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去过。”教授思索了好久才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就足够让楼禹城怀疑,如果去过订婚现场,为什么要犹豫这么久才回答,莫不是心里有什么顾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婉莹握着笔飞快地做记录。!~+#@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高飞可是心理学教授,学长和高飞谈话的话是很难分析高飞的心里状态的,会不会很难问出话来,谢婉莹不禁在心里担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您是以什么身份去的呢?”楼禹城深邃的眼看着高飞,仿佛能将人锁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受邀嘉宾。”高飞坦然地回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高飞是A市心理学专业最厉害的大学里面的心理学教授,也是很有名望的一个学者,所以被邀参加两大家族的订婚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楼禹城在心里暗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那你对于订婚当天发生的那件李芳芳被杀案子有所耳闻吗?”楼禹城清了清嗓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听有人喊杀人了,一堆人就冲出来了,再后来就有警务人员过来了。”高教授很清晰地表达了当时的状况,但楼禹城仍然觉得高飞在撒谎。!~+#@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难道没有去会议室?”!~+#@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没有。”高飞一口咬定。!~+#@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监控录像上出现您的身影,这个您怎么解释。”楼禹城抿了抿干涩的嘴唇。!~+#@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没有,也许只是去厕所的时候路过会议室,这个很正常吧。很多人都会议室,偶尔好奇的说不定会进去看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您在会议室门前站了足足有五六分钟,那段时间您在那儿干嘛?”楼禹城掏出一张照片,那是从监控录像上截取下的一个瞬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照片里面,高飞教授独自一个人站在会议室门口,周围没有其他人。而高飞的目光,显然是探向会议室里面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高飞教授 能否告诉我们你在会议室看见什么了?”谢婉莹停下手中的笔,温婉的眼神看向高飞。!~+#@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这个不知道,我什么也没有看到,我就在外面听见里面有声音,就停在那儿,什么都没看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高飞在撒谎,他不想把自己看见的说出来,他接受这次询问纯粹是迫不得已要应付楼禹城,谢婉莹玩弄着手里的笔,思索着高飞所说的一字一句,都是敷衍,太敷衍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高飞教授……我觉得你应该……”楼禹城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王萌打断。!~+#@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丈夫都说了他不知道,你们也不能这样强行逼问是吧,不知道就是不知道。”王萌满脸无可奈何的表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那我们就不谈会议室里面的状况,我们来谈一下李芳芳。你知道李芳芳怀孕的事吗?”楼禹城眼神犀利,紧紧地锁定着高飞的面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高飞的表情能告诉他高飞是不是在撒谎。!~+#@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芳芳就是那个死者?”高飞一副惊讶的表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都是装出来的,谢婉莹看高飞就觉得自己在看一个戏精,高飞本来就没有什么丰富的面部表情。虽然高飞精通心理学,但是他自己不会装,他只会看,只会观察与揣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对,这是李芳芳的怀孕报告。”楼禹城用食指和中指夹着一张报告单递给了高飞。!~+#@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高飞眼中闪过一丝光亮,继而眼神变得黯淡。!~+#@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李芳芳怀孕了和我有什么关系?”高飞恢复从容,将报告单推了回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希望你能出庭。”楼禹城的语气不冷不热。!~+#@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出庭干嘛?我出庭有什么用?”教授表现得异常急躁。!~+#@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是目击者,你可以证明苏宇轩不是凶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好了,楼律师,我丈夫都说了他没有看到,他只是听到了声音停顿了一会儿,难道就因为这样的举动就一定得被拉去作证吗?这不是强人所难吗?”王萌站起身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楼律师,我丈夫累了,你们还是先请回吧,他不能给你们提供什么有效的信息,你们谅解一下好吗?”王萌过去将门打开。!~+#@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楼律师,还是请回吧。”王萌指了指门口做了个请的姿势。!~+#@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婉莹和楼禹城四目而望,无言以对。!~+#@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赶他们走,难不成还要赖在这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婉莹和楼禹城收拾好东西一前一后离开高飞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始终觉得王萌知道些什么东西,她这么做都是为了保住一个人。”谢婉莹坐在副座上,将刚才的记录本递给楼禹城。!~+#@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清秀的字迹一如从前,熟悉的感觉涌上楼禹城心头,在心尖激起一朵浪潮。!~+#@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不管是高飞教授还是王萌,都好像在隐藏着什么,总而言之,今天我们这一趟什么也没有得到。”楼禹城砸了一下方向盘,无奈地将目光投向窗外。!~+#@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车上弥漫着谢婉莹身上的香味,这种味道让楼禹城很想睡一觉,让他觉得异常宁静异常困倦。!~+#@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楼禹城将头靠在谢婉莹的肩膀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学长?你这是干什么?”谢婉莹被楼禹城突如其来的动作给惊到。!~+#@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脖子酸,现在开车的话我怕会出事故,借我靠一下。”楼禹城慵懒地说道,丝毫不在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婉莹无奈,只能任由楼禹城各种奇葩的解释。!~+#@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王萌送走了高飞以后,关上门,小心翼翼地和高飞说道:“以后离这两个律师远一点楼禹城是苏宇轩的辩护人,只要他输了,我们就高枕无忧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高飞微微抬头:“楼律师在学校就堵过我,只是没有想到他会跑到我家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反正我们不要让楼禹城查到任何东西就行了,就等着吧,一旦苏宇轩被定罪,就再也不管我们什么事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楼禹城这个人真的是阴魂不散,他肯定知道我们在撒谎,他也不可能轻易放弃不去查这件事,我就怕他万一给查出来了可怎么办?”高飞抱着脑袋表现出一副很懊恼的样子。!~+#@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没事,只要你不说,他就不会有证据。”王萌递给高飞一杯茶。!~+#@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婉莹回到谢家,向谢母问起李芳芳验尸报告的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妈,李芳芳的验尸报告是你让人给做了手脚?”谢婉莹端坐在一旁,看着在客厅里忙碌的身影。!~+#@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对,怎么了?”谢母未曾察觉出有什么异常。!~+#@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谢婉莹面无表情。!~+#@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想啊,傻女儿,第一次庭审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验尸报告的事,苏宇轩肯定就被定罪了,那楼律师虽然在外面的名声很响亮,但是依我看,他也不过如此。”谢母端详着壁柜里面陈列的精美瓷器和雕塑,叹了口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妈,你这样是造假呀。”谢婉莹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气愤。!~+#@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婉莹,你这是怎么了,跟那楼禹城在一起待久了就对我不管不顾了吗?怎么能这样和你妈说话?我这也是为你们好才大费周折地托人办这事呀。”谢母已然有些生气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但是你就知道顾及你自己的想法,你难道不知道有时候你完全忽视了别人,甚至给别人带来了伤害吗?你以为你插手这件事没有毛病,但是事实上你带来了更多的麻烦。”谢婉莹提高音量。!~+#@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其实谢婉莹话里有话,这段话,也表达了她对于谢母安排当然订婚的不满,因为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对苏宇轩有没有感觉就要和他结婚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婉莹无法接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谢母心里一惊,谢婉莹从来没有用这种态度和她说话过,一直都很乖巧懂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今天谢婉莹的反应让谢母很懊恼,她将这一切都归结于楼禹城的错,她的女儿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楼禹城插足她们的生活。!~+#@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楼禹城啊楼禹城,我女儿和你在一起才呆了几天就开始对我是这样的态度。不行,这案子得马上结束了,我不能让我女儿和楼禹城再待在一起,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失不起。!~+#@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起楼禹城在饭店那种傲然的态度和语气,谢母就愈加害怕自己的女儿会被他给感染。!~+#@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