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最佳辩手

正文第二十九章 只需证明无罪

[更新时间] 2018-05-24 16:41:24 [字数] 2906

按照谢母的要求,邓法医去见了楼禹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外面的人进来通知说是邓法医请求见楼禹城时,楼禹城是有些疑虑的。当时楼禹城去找他,邓法医一口否定,也不愿意和楼禹城有任何的接触或者是攀谈,就那样将楼禹城赶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邓法医的行为让楼禹城觉得自己不可能再有机会从邓法医的口中得到任何消息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他居然主动找上门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邓法医变脸比翻书还快吗?楼禹城盯着邓法医,用冷静的目光迎接他进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上次你来找我的时候,我是没有打算向你透露什么的,但是现在我想清楚了。”邓法医坐在楼禹城面前,楼禹城的眼神让他浑身不自在,毕竟上一次他毫不留情地将楼禹城赶走了。碍于情面,怎么也说不过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一眼就看出来邓法医心中的焦虑和不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邓法医,上次的事我不在意,你现在能过来找我就已经很好了。”楼禹城面带微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这样的,上次你不是问我李芳芳的尸检报告的细节吗?其实我当时就知道你肯定发现这个尸检报告有问题,其实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随意修改一小部分的内容其实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么说,尸检报告你确实修改过?”楼禹城将信将疑地看着邓法医,期待着一个满意的答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是谢夫人让我这么做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楼禹城就能理解了,谢夫人想要救苏宇轩,这样做的话在某种程度上算是帮了楼禹城一把,不至于让他在那次庭审上,面对公诉律师的质疑而无话可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谢母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如果按照谢母的意思说下去,这个案子将没有终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帮我?”楼禹城勾了勾嘴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只有这样才能保证苏宇轩不是杀害李芳芳的凶手,但是我们最初是没有想到这个会成为你在法庭上反驳公诉方的一个重要依据。”邓法医至始至终神色都镇定自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不需要你们插手 这个案子也是百分百的赢。”楼禹城十分自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我知道您厉害,但是你凭什么去证明苏宇轩的无罪。”邓法医不可置信地看着楼禹城,这个男人比他想象的还要高傲得许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因为我替无罪人辩护。”楼禹城一针见血,让邓法医哑口无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太虚了,楼律师,您说这话一点也不实在,丝毫不能证明些什么。”邓法医狐疑地看着楼禹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后我会在法庭上证明的。”楼禹城不甘示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吧,楼律师,为此前来只是想告诉你一声,这一切都是我和谢夫人设计的,也是希望你能顺水推舟把这个案子给快点了结。所以你不要再去查那个尸检报告的事了,我们是一个阵营的,又不是敌对关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这样的做法只能拖延庭审的时间,但是不能让这个案子快点了结。要想了结这个案子就必须得找到真正的杀人凶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杀人凶手究竟是谁?这才是楼禹城觉得最应该去关注的问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邓法医走后,谢婉莹如期而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长,你说让我和你一起去查那个尸检报告的事?”谢婉莹看着端坐在办公桌前方高大的身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了,这都你你妈妈找人做的,刚刚有人说明了这一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妈妈?我没想到我妈还会插手这个案子的细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妈好像把苏宇轩看得很重要?”楼禹城试探性地发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苏宇轩是我妈早已认定的未婚夫人选,大概几年前我妈就有了这种想法。而且,苏宇轩曾经认我妈做干妈,所以一直以来我妈都把他当做亲生儿子那样对待。”谢婉莹细细地解释着背后的缘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到底是谢母挑老公还是谢婉莹挑老公,为什么苏宇轩符合的都应该是谢母的标准而不是谢婉莹的标准?楼禹城始终猜不透那些大家族的长辈都是抱着一种怎样的态度去处理自己儿女的婚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妈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楼禹城仿佛忽然想到了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好奇地望着他,期待着下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算了,也没什么。”楼禹城本来打算把苏宇轩威胁他的事告诉谢婉莹,但是转念一想,觉得这样对谢婉莹没什么好处,反而会让她压力更大,所以就放弃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莫名其妙的回过头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学长不想说就不说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我不是不想说,就是……”楼禹城见谢婉莹好像生气了,赶紧解释,但是依旧不想说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后再告诉你。”楼禹城只能憋出这么一句话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长!我发现了一个问题?”谢婉莹挑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一直都在考虑找到杀人凶手来替代苏宇轩,但是你不是说过吗?这些事应该是警察去干的,我们只是辩护律师,只需要证明苏宇轩无罪就行了,这个和杀人凶手有什么关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没有说话,在原地怔住,仔细想了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我们要找到证据证明苏宇轩无罪?”楼禹城竖起食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我们需要目击证人,来证明苏宇轩杀人不成立,不管是时间还是杀人手法或者是其他的任何一个方面,只要能够证明这一点,就够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不过是法学系的第二辩手,楼禹城忽视了这个问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反证的手法应该是庭审阶段律师用得最多的手法,但是楼禹城偏偏在这个案子上忽略了这一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过去再一次把监控录像调了出来,这个看了无数次的录像,画面定格在会议室门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心理学教授高飞也出现在监控里面,但是他没有进去,好像在旁边站着看些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他的目光所见之处,就是会议室里面的场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单单看这个模糊的身影,很难分辨出来是谁,甚至这个人可以被完全忽略但是楼禹城对高飞教授再也熟悉不过了,他确认这个人就是高飞教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和楼禹城对视而望,十分默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飞和这个案子的关系实在太密切,楼禹城不得不关注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长,高飞见到的应该就是我们想要的真相。”谢婉莹停止了录像播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不会配合我们的,我找他谈过了,他是一个性格很古怪的人,看上去很难接近也很难相处。”楼禹城对高教授唯一的印象并不怎么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么说学长已经找过他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楼禹城对上次在学校和教授的会面印象深刻,毕竟高教授一直都在抵触楼禹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不我单独去试试。”谢婉莹专注地看着楼禹城,等待着他的回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行,我和你一起去。”楼禹城立即脱口而出低头思索,始终不放心让谢婉莹一个人去面对高教授这样一个脾气不怎么好还十分古怪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对于高教授的住所地址已经很熟悉了,毕竟他前前后后跟踪教授来了这个小区好多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飞所在的小区是一个高档小区,结合高飞开的车来看,高家很有钱,据说高飞是富二代,高家给高飞留下了一笔丰厚的财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高飞基于对心理学的热爱,一直致力于研究心理学并且在心理学研究领域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高飞平时似乎不怎么爱与人打交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楼禹城派人寻问高飞周围的人得到的结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将车停在小区内,小心翼翼地替谢婉莹打开车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对目相望而后径直走进楼区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按了好几次门铃,一直都没有人回应,楼禹城耐着性子等了好久门终于开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站在门口的是一位夫人,楼禹城一眼看出她就是高飞的妻子王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是?”王萌面对两个陌生人的来访露出疑惑的表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想找高教授。”楼禹城开门见山,干脆直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样啊,高飞他出门了,大概过一会儿才能回来,你们有什么事呢?”王萌始终站在门口,将门半开着,不解地看着楼禹城和谢婉莹两个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萌对于他们的戒备之心楼禹城已经明显感觉到了,这让楼禹城更加怀疑高家的冬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眼神示意,楼禹城很快就懂了,不要和王萌说他们的目的,这个女人不会轻易对他们敞开心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我们可以在这儿等教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话还没有说完,身后突然传来低沉的声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你这个神经病,干嘛找到我家里来?”是高飞,高飞阴沉着脸,看着楼禹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教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准备解释,高飞就打断了谢婉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快走,别跟着我,不然我就报警了。”高飞怒目而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