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最佳辩手

正文第二十七章 异常的尸检报告

[更新时间] 2018-05-23 17:58:54 [字数] 3884

“你就不担心这件事会影响到你?”楼禹城半信半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只要我出去了,和谢婉莹正常结婚了,我肯定不会把这张照片公布出来,这样不是砸自己的脚吗?”苏宇轩一只手摸着被打的脸,眼神里面写满了不在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这是在威胁我?威胁我一定得把你搞出去?”楼禹城将照片拿起来,一只手轻轻的端着轮廓分明的下巴仔细端详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对于你来说,只是愿意不愿意的事。毕竟你在法庭上成功的帮我解了一次围,我还是很感激你的。”苏宇轩此刻的样子极其虚伪。^$$$?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自私!你永远把自己的利益考虑在第一位,从来都不会去在意别人的感受。你用照片威胁我帮你辩护和我主动帮你辩护的性质完全不一样!”楼禹城冷冷地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要最后的结果达到了不就行了吗?楼律师,你还是不要想这么多,毕竟输了官司对你没好处,你如果输了,以后还会有人找你辩护吗?别忘了,你在A市能取得今天这样的地位靠的就是你这个百分百的胜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所有人都希望得到肯定的结果,而不是提心吊胆地去期待着事情其他的可能结果,所以很多人找楼禹城,因为只有他在A市能保证百分百的胜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好意思,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输。”楼禹城的语气很坚定,很自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哈哈,楼律师,你不要太自负,你在这次庭审的前一阶段被公诉方律师说得哑口无言,这是事实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不是说结果最重要吗?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我也比较赞同你这样的观点。”楼禹城冷笑了一声,从来不敢有人对他的能力提出质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不是哑口无言,而是在等待一个能完全扳倒对方的时机罢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把照片毁了。”楼禹城狠狠地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可能,要么你就想办法找人代替我,要么我就把这个给媒体,反正如果这场官司输了我也不可能和谢婉莹在一起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所以谢婉莹在那个时候就不那么重要了,可以被你随意玩弄?甚至毁坏她的名声也没有关系?混蛋。”楼禹城不自觉地又握紧了拳头,但是他控制住了,狗可以咬人,但是人不能咬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要不是……”苏宇轩欲言又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要不是什么?找个人替代你又是什么意思?”楼禹城手指搭在臂膀上,缓慢敲打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种事你应该懂的吧,就是随便找个人,伪造他是凶手的证明,然后编造出一些理由,来证明我是无辜的。”苏宇轩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脸上还有一丝笑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样的案例我知道,但是我不是那样的律师。”楼禹城冷冷地瞟了一眼苏宇轩,苏宇轩的丑恶嘴脸他已然不想再看见,别人的命是命,他苏宇轩的命就不是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如果你能找到凶手的话最好,楼律师,你得保我,不管用什么方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觉得你真的可以威胁到我?”楼禹城转身离开看守所,头也不回地迈着大步离开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你到底照不照我说的做……喂!”苏宇轩见楼禹城这么决然,不禁恼怒地喊出来,可是楼禹城的身影早已消失在视线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上车狠狠地砸下方向盘,为什么谢婉莹偏偏和这样一个人订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愤怒地踩下油门,黑色轿车扬长而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来到高飞教授所在的大学,在停车处堵住高飞:“教授,你好,我是楼禹城,关于李芳芳的案子我有些事想询问你一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教授看也不看楼禹城一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不认识什么李芳芳,你问我干什么?别打扰了。”高飞教授的脸上还是面无表情,说话的语气却十分漠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教授,有些事实迟早会被翻出来的,你埋不住的。”楼禹城也不过多地干涉,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高飞听到这句话怔了一下,停下手上开车门的动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在胡说些什么,你再这样打扰我的话我就报警了,是不是神经病啊!”高飞不耐烦地冲楼禹城大声喊道,摆手让他走,头却始终没有抬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教授,这是我的名片,我希望你想通了能联系我。”楼禹城递过去一张名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不要,我联系你干什么,我又不认识你。”高飞愤怒的将名片推回去,钻进车内关上车门,在车里神情极不自然地看着楼禹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神经病!”高教授一脸紧张的表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教授的性格还真有些古怪,楼禹城看了看被推回来的名片,眼神瞟过缓缓启动的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教授家很有钱?几百万的车,高飞开起来也很随意,楼禹城看着车尾,在心里疑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学长,我公司里面有些急事,我得先走了,等我把事情处理完了再来。”楼禹城刚刚踏进办公室,谢婉莹就正在收拾东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事这么着急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话还没有问完,谢婉莹早就一溜烟不见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A市天宇广场附近的环形建筑在一群楼房中显得格外突兀,高大气派的建筑在空中画出一道完美的轮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太阳映照在银色的玻璃上,反射出来的光格外刺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早已换上一身职业装,细长的腿从车里跨出来,在两个男士的跟随下走进公司大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很有目标性地径直走到办公室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总,你总算来了,你看这个。”一个身材高挑妆容清淡的助理将一份资料递给谢婉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接过纸张,眼眸低垂,一目十行地扫过纸张上的字,皱了皱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女助理一直在旁边耐心等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解约?H公司的老总这不是才新上任没多久吗?这么快就急着想甩开我们?”谢婉莹从抽屉下面抽出一沓文件甩开在桌上,一页页地翻过。^$$$?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上个月和我们公司合作的项目还没有中断,现在如果取消合作的话损失的不仅仅是我们公司,这对他们到底有什么好处?”谢婉莹用手揉了揉额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额……谢总,可能是因为那个D公司的涉入吧,他们提出的条件肯定是难以拒绝的,何况D公司本来就财大气粗。”旁边的助理将另外一张合同拿出来,递给谢婉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D公司?嗯嗯,我们和他们也有合作过的,D公司的老总确实是很豪爽的一个人,而且想办到的,往往不惜代价去得到。”谢婉莹拿过协议瞟了瞟,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去安排一下我和H公司老总的会面,最好能把时间约早一些,我那边还有一些别的事要处理,以后可能就没有什么时间了。”谢婉莹整理好桌上的东西,坐了下来,食指顶着下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的,谢总。”女助理高挑的身影消失在办公室门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学长,我这两天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就不去律师事务所了。”谢婉莹拿着听筒,睫毛微微下垂,低头看着地上的板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电话那边传来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拿着电话,有些话想说又说不出口,最终,还是挂了电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有人找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没有任何回应。^$$$?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门口的人再次敲了敲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有事吗?”楼禹城回过头睁大眼睛看向门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外面有人找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让他进来。”楼禹城冷冷地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走进来的人是景浩然,也就是那个公诉方的律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两方律师约见是最令人尴尬的一件事,浩然笔直地走进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学长,好久不见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所谓的戴着眼镜文质彬彬的学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最初我还不知道公诉方是你。”楼禹城摊开手,换了个姿势坐在靠椅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学长,我知道会是你,至少A市绝大部分案件都是找你做辩护律师的,所以我也揣测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景浩然端正着,面带微笑,露出洁白的牙齿,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找我来有什么事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想问问学长,你是怎么做到的?”景浩然端详着楼禹城,声音很平静沉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指的是?”楼禹城有些不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尸检报告你是怎么做的手脚?”景浩然的话语里透出不善和寒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是说我对尸检报告做手脚?”楼禹城的眼睛里写满了不可置信。^$$$?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自己仔细看就会发现异常,李芳芳真的两天没有进食并且体内糖分过低?”景浩然依旧端正地坐着,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的,确实有些不合理的地方。”楼禹城理所当然地吐出这几个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但是我拿到的尸检报告就是这样。”楼禹城补充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学长,对实验报告做手脚可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而且,风险也很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你想说明什么?”楼禹城此时已然很不耐烦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其实他拿到的时候就知道尸检报告上面虚假的成分,楼禹城会被公诉方律师压制也是因为楼禹城不愿意将这一点给揭露,如果顺着说下去,楼禹城能推翻这一点,控制住庭审时的不利局势。楼禹城当时别无选择,所以给出来这么荒唐的解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想说,我不愿意将这个在下一次开庭的时候揭露,所以打算私下和你解决,如果在庭审现场提出质疑的话会多出很多麻烦。重要的是,我也不想让学长受到牵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你为什么不当庭提出质疑?”楼禹城反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因为我知道你知道,学长当时犹豫了好久。”浩然盯着楼禹城的双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即使我提出质疑也没有什么作用,因为这个在原理上依旧是合法的,没有超出范围。”浩然将手搭在椅子的扶手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这个报告是被人动过手脚,而且,这个修改能将整个案子变得不一样。但是楼禹城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买通警察局的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件事不是我做的,你没必要怀疑我,因为我也在怀疑别人,任何和这个案子有关系的人。”楼禹城依旧很淡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相信学长。”景浩然起身离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也绷不住了,这件事在他心里积郁了好久,他也没有和谢婉莹说,但是楼禹城猜测谢婉莹肯定知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给李芳芳做检查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法医,老法医已经五十多岁了,姓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找到那位老法医时,老法医手头正没有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邓先生,你好,我是苏宇轩的律师楼禹城。请问李芳芳的尸检是不是你负……”楼禹城还没有说完,邓法医就推了推眼镜,严肃地打断了楼禹城的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你要尸检报告的话直接去警察局就好了,何必到我这儿来问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是,我只是想了解细节部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难道尸检报告还不够详细。”邓先生显然很抗拒楼禹城的来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现在这个尸检问题直接影响到我们能不能用法律手段给坏人应得的惩治。”楼禹城眼如墨,深邃而不见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是你们的问题,我这儿还很忙,请你走吧。”邓先生摆了摆手,示意楼禹城赶紧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不再强求,迈着大步走了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邓先生在窗子边偷偷看着楼禹城已经离开,便急忙小心翼翼地拿起电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表姐,楼律师刚刚到我这儿来了一趟,他提到了李芳芳的验尸结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我没有告诉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他现在已经走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好好,我知道了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邓法医眼神不自然地小心翼翼注视着周围的环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而楼禹城刚刚走出来,就在心里断定邓法医肯定参与了这其中的某个环节,楼禹城是学过心理学的,邓法医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不尽自然又刻意地表现得自然。^$$$?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