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最佳辩手

正文第二十五章 他们不合适

[更新时间] 2018-05-22 17:23:05 [字数] 2761

楼禹城想起,曾经也有一个类似的案子。辩护律师也是他,但是对于那件案子,楼禹城无能为力,他可以拯救一部分人,但总会有人因此而受到伤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种事情是难免的,就好像世界上不可能有十全十美的事,他楼禹城也不可能成就所有人,毕竟他不是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为被告人做了无罪辩护,倒是楼禹城自己其实也不知道被告是否无罪,但是这个案子的特殊性就在于楼禹城完全可以推翻这个罪名,却无法证实真正的凶手是谁,这也是他最大的遗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苏宇轩的这个案子,和那件案子相似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乃至于后来原告的唯一亲人,也就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奶奶因为这件事,在庭审结束后被告被宣布无罪释放以后,这位年迈的老奶奶在家里自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突然心情很是烦躁,他不知道怎样去释怀这些矛盾的问题。他没有恶意,但是有的人却因此受伤。&~**=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陪我出来走走吧。”楼禹城拿起手机,缓了很久,拨通了谢婉莹的电话号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电话那头传来肯定的答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傍晚五点左右,楼禹城在湖畔约见了谢婉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身穿白色长裙,虽然头发被扎起,但依旧掩盖不住天生的温婉柔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长,心情不好?”谢婉莹走到楼禹城身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的眼睛十分清澈,仿佛能照出一片天,比这湖里的水还要清澈几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转过头,眼睛正对谢婉莹的双眸,眼眸低垂,脸颊微微泛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看出来了?我以为不会有人知道我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一双俊冷的回眸里映射的都是谢婉莹的脸,两人对视了好久好久。谢婉莹不自然地将目光投向湖中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看,你在湖里看见了什么?”谢婉莹指着湖中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湖畔围了很多人,大部分都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如果别人看见楼禹城和谢婉莹,大概也会以为这是一对情侣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望过去,眼睛所见之处,除了水,还是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也没有。”楼禹城摇摇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还记得学校里面的洛河湖畔吗?”谢婉莹微微瞥头看着楼禹城的侧脸。&~**=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记得。”楼禹城低下了头,眼眸低垂,脚习惯性地踢着路上的石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扭过谢婉莹的头,嘴唇对上谢婉莹粉嫩柔软的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动作猝不及防,谢婉莹有些反应不过来,再反应过来时,不想推开又不想继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不自然地将手抵在楼禹城的腹部,终究还是将他推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后退一步,眼神不自然地游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长!你这是干什么?”谢婉莹涨红了脸,一是因为窒息,二是因为愤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记得学校的湖,我梦见湖底有那个残缺雕塑的一部分,然后我拉着你去找,可是我们还是什么都没有看见,因为我们看不见湖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你在梦里看见了湖底的一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记得楼禹城在那里第一次吻了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只是楼禹城的一个借口,楼禹城约她的理由总是千奇百怪,但是尽管如此,谢婉莹还是依旧赴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分手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对你没感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和我在一起真的没有感觉吗?”楼禹城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面满是质疑,当即将他搂过来吻了她,力度很大,仿佛让谢婉莹不能呼吸,但这依旧成了他们最后一次的亲密接触。&~**=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很果断地推开了楼禹城:“说了没感觉就是没感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头也不回的走了,这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就是楼禹城对学校里面那个洛河湖畔最深刻的记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还记得我给你讲的鬼故事吗?”楼禹城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是那对殉情的情侣?”谢婉莹的目光依旧聚集在湖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走到湖边,我给你讲那个故事的时候,你还记得你是什么反应吗?”楼禹城双手交叉在胸前,戏谑地看着谢婉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不说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你不怕,我说如果三分钟内你怕了,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楼禹城走到谢婉莹身边,低下头小声说道,楼禹城落在谢婉莹耳畔的气息让谢婉莹心里一阵酥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耍手段,我知道,和你打赌我不可能赢,就像我在法庭上永远斗不过你。”谢婉莹眼睛不敢看楼禹城,只能气愤的跺着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有他的坚持,即使有的时候有些举动会让某些人失望,比如谢婉莹,但是他还是做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同样争强好胜的人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可想而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想让自己失望,就很容易让别人失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即使谢婉莹和苏家没有那场婚约,谢婉莹最终的选择也是离开这个男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明白他们不合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那场婚约,不过是后来发生的所有事情的催化剂。&~**=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最后果真就如同谢婉莹的母亲说的“这两个人走不了多久的,他们在一起就让他们在一起吧,迟早会分的,我犯不着为这种事捉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时候,阅历深的人说的话真的会很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一场模拟法庭的对决,最后决定了谁能取得学校里面唯一一个进入景德律师培训机构培养的机会。这是全国最重要的一个律师培训机构,楼禹城想去,谢婉莹也想去 两人都是法学系很厉害的人物,所以最后的竞争名额就只能在两人之中选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说好了公平竞争,也不要有心里负担,不管最后是谁去了,都不要有压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楼禹城在法庭上耍尽了手段,让谢婉莹一次次地陷入混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她第一次和楼禹城面对面的辩论,楼禹城的各种手段让台下的人一次又一次地鼓掌。他们觉得律师就应该这样让对手无话可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楼禹城的每一个精心设置的陷阱让谢婉莹感觉自己一次次被欺骗,虽然是模拟法庭,但是这种感觉深深刺痛了谢婉莹的心,她觉得楼禹城此时才是揭开面罩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说辩论是会伤感情的,因为每一句话都是为对方量身打造的毒刺,都是赤裸裸的伤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人因为模拟法庭的事一直都很忙,所以基本没有单独见面,再后来,谢婉莹在模拟法庭上对楼禹城大声指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所做的一切都是可以被接受的,所以他从来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也从来不觉得自己做的有哪些不合理的地方。毕竟楼禹城在所有人严重都是那个高傲切且优秀的最强辩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在台上,台下惊叹的女上一堆接着一堆,明里暗里追楼禹城等他女生也是一堆接着一堆,即使那个时候楼禹城已经和谢婉莹形影不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同样,谢婉莹作为学校法学系的屈指可数的美女,又在谢家光环的笼罩下。喜欢谢婉莹的人也很多,只是都不敢高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在这一刻很绝望,楼禹城在法庭上给她的感觉,实在太陌生,有那么一刻,她觉得,楼禹城和自己的距离好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湖心有什么值得你这样一直看着?”楼禹城走到谢婉莹身边,谢婉莹的目光已经在湖心停了好久好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什么,想事情去了。”谢婉莹回过神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铭今天来找我,在我面前跪了下来。”楼禹城不冷不热地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你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因为凶手本来就不是苏宇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你能找到别的凶手吗?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另一个人有罪,那么对于公诉方怎么交代?”楼禹城在谢婉莹身边踱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沿着湖畔散步吧,边走边说。”谢婉莹提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点了点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并肩走在湖畔,微风偶尔撩起楼禹城额头上的碎发,这让谢婉莹想起了以前楼禹城带她去海边散步的场景,海比湖要大,但是承载的回忆没有湖那么厚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长,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你也不是神,你主宰不了一切。”谢婉莹温柔的声音传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的目光偶尔游离,但是这一刻,他定住了脚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转过来看着谢婉莹:“你说的我都懂,但是……”楼禹城犹豫不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人在湖畔旁的一举一动,都被一双眼看在眼里。而楼禹城亲吻谢婉莹的画面,也被永远定格在一张照片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