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最佳辩手

正文第二十四章 休庭

[更新时间] 2018-05-21 17:16:37 [字数] 3243

“被告对于这份证据的真实性是否提出质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方提出质疑,这个雕塑上面有我苏宇轩的指纹没有错,但是嫌疑人如果戴着手套行凶的话,这个上面也不会留下嫌疑人的指纹,所以说,这不能证明苏宇轩就一定拿着雕塑砸了李芳芳。楼禹城淡然地扫过审判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审判长望向原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苏宇轩如果不是要杀害李芳芳,他为什么要拿起青铜雕塑?我方对苏宇轩的动机表示怀疑。我要向被告提出这个问题。“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苏宇轩身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宇轩这时才缓缓抬起头,苏宇轩的眼神显得异常慌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当天我在会议室内与李芳芳起了争执,当时……我和她吵了起来我……我一气之下就拿起青铜雕塑砸向李芳芳,是的,我砸了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台下一片唏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就足以证明苏宇轩确实对李芳芳动手了。“原告律师看向审判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等,我想请嫌疑人说明当时的具体情况,李芳芳被你击倒后是什么情况,难道你一气之下就把她砸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她只是晕了过去,而且我砸下去的力道很轻,不至于导致后来她流那么多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这就清楚了。别忘了,被告是对苏宇轩的杀人罪提出上诉,而按照现在这种程度,最多只能算是伤人罪,所以我认为这个证据无效。“楼禹城的目光扫过原告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请问楼律师怎么解释从事发到警方介入,只有苏宇轩一个人进出过会议室,难道死者自己把自己给砸死的?“公诉方律师提高音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事发当天会议室半个小数内照到会议室门口的录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后这段录像被工作人员播放在荧屏上,录像里面展现的事实很清楚,因为画面中至始至终都只出现过苏宇轩一个人,苏宇轩从会议室走了出来,过了一会儿又进了会议室,再出来的时候苏宇轩神色慌张满身是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沉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请问审判长,这个能不能直接定被告的杀人罪?”原告律师看向审判长,审判长若有所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你这个混蛋!你是不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要让苏宇轩被判刑是不是,怎么一句话也不说?你为什么不说话啊,你居心剖测!”苏母见情况不妙,直接开口大骂起来,旁边的人看见了赶紧拉着苏母劝她不要激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请遵守法庭秩序,第一次予以警告,再这样就只能将你带下去了。”洪亮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直接无视苏母的大吼大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芳芳的死因是青铜雕塑造成的?据我所知李芳芳在事发之前两天都没有进食,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是极有可能因为身体体力不支而晕倒的。现场铜质讲台突出来的一个角也沾有血迹,难道李芳芳就不能是因为晕厥以后,头撞到了那个角,然后导致死亡?这是李芳芳的尸检报告,上面明确注明了李芳芳受到两次打击,但是真正能导致李芳芳死亡的却是在太阳穴处的那一个伤口。”楼禹城将尸检报告拿了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场突然一片安静,连刚刚情绪失控的苏母也安静地坐了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诉方律师手心冒汗,他没有想到就因为一丝血迹洒到了讲台角上,这就能解释成李芳芳死因不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果然不是虚的,他就应该料到这一点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宇轩突然对楼禹城升起感激之情,他刚刚可是差一点就被直接定罪了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审判长拿起法槌,沉闷的声音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芳芳死因不足,第一次庭审结束。“严肃的脸上不动声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母长舒了一口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行人从法庭走了出来,法庭门口围满了记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苏家·少爷的这个案子最后的庭审结果是怎么样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夫人,你能发表一下你对这个案子的看法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小姐,在订婚当天你的订婚对象发生了这样的事,您有想过要取消婚约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法庭上苏宇轩被判罪了吗?这次庭审的结果是怎样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行人艰难地避开这些记者狗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好意思,对于这件事我们不想过于张扬,在真相还没有出来之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报纸上的头条新闻就是“豪门苏宇轩杀人案宣布休庭,A市最强律师楼禹城在法庭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哇,学长,你知道当对方律师拿出监控的时候我都慌了,我也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没想到你会给出这样的一个质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我们都很清楚,这种不小心撞死的概率很低,但是这种可能确实是存在的。”楼禹城嘴角勾起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只有苏宇轩一个人进出会议室呢?这一点我实在想不通。”谢婉莹若有所思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不就成了密室杀人吗?这种问题应该是警察去探索的,但是A市的警察是什么样的你心里也清楚,能少点事就尽量少点事。“楼禹城轻蔑地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浩然正坐在办公室内,眉头紧皱,俊秀的脸上有一丝愁容,他想不出更好的论点去解释李芳芳的死因,但是他又不想就这样休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的理由太牵强,但是在法律范围内却依旧是有效的,这也是楼禹城最让他头疼的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一个人在办公室将李芳芳的尸检报告看了一遍又一遍,依旧没有发现任何问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案子对于他来说无疑比任何案子都有价值,因为对手是楼禹城,楼禹城是他一直想超越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会这样?楼禹城完全是在胡扯,为什么这种荒唐的理由法官也信?我不服,法官是不是早就和楼禹城他们串通好了,或者说苏宇轩早就将那个法官给收买了。“李铭气得捶胸顿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爸,你别多想,我们的律师肯定会想出办法来的,这不是还没有结束吗?这还只是休庭呢?“李锋在一旁劝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现在就恨不得让那个姓苏的被宣判,明明杀了人,却因为楼禹城的辩护就休庭,凭什么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什么姐两天都没有进食?妈,你在家里难道没有注意到吗?“李锋看向一旁的王丽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肯定是因为得知了苏宇轩订婚的消息伤心生气,就没胃口,唉,那几天我怎么劝她也没有用,在家里也一句话不说,整个人看上去萎靡不振的,我看着都心疼。”王丽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这么说来还不是那姓苏的间接造成的吗?”李铭依旧不服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爸,这个在法律条件上不允许啊,这只能算成是受害者自己的过失,不能通过这个来治苏宇轩的罪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些法律条款从来就没有为我们这些受害人考虑!难道眼睁睁看着这些被告自圆其说吗?这太荒唐了,不行,我不能让我的女儿死得这么冤。”李铭冲出门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爸?你干嘛去?”李铭刚刚想追过去就只听见一声门被摔上的巨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爸太冲动了,你最好追上去看看,我可不想他又闹出什么事,上次在医院他殴打苏宇轩就差一点被拘留了,这一次你去拦着他别让他做出什么傻事。”王丽娟不放心地看向李铭冲出去的方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李铭直接冲进楼禹城的律师事务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正在午休,闭着眼躺在靠椅上,腿搭在办公桌上,突然一声巨响将他惊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铭就这样冲了进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通过在法庭上的第一次庭审楼禹城知道这个是李芳芳的父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一眼就看出来了李铭是来干什么的,毕竟作为一个辩护律师,基本所有的公诉方都会对他表示不满,而他已经打算坦然地接受这一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知道您到我这儿来的目的是什么?”楼禹城淡淡地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您是不是知道苏宇轩是杀人凶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没有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料李铭就这样直直地跪了下来,高大的身躯瞬间缩成一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求求你,楼律师,让杀人凶手得到该有的惩罚吧,不要为杀人凶手说话。这些法律的条条框框我们不懂,但是我只知道,我女儿死得不清不白,但是现在我却不能替她报仇,你知道我这个做父亲的有多难受吗?李铭居然流下了眼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只见过那些一进来就指着他的鼻子骂的公诉人,但是像李铭这样一进来就跪下的公诉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一个父亲对女儿最爱莫能助的时候才会做出的事,楼禹城心里顿时一阵触动,这样的场景他见不得,他宁愿李铭指着他的鼻子大骂他一顿,这样他至少还能骂回去,但是面对李铭这样的举措,楼禹城显然手足无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起来。”楼禹城站起来就拉李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除非楼律师答应我将凶手绳之以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我答应你,如果凶手真的是苏宇轩,我一定不会袒护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铭这才缓缓站起来,望着楼禹城,他不知道这个男人可不可信,但是除了这样做,他没有别的办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两个律师他都惹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谢你,楼律师,一定要公正公平啊!”李铭拉着楼禹城的双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点头,将李铭拉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李锋冲了进来,还好,李铭没有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李铭在来之前就想着要揍楼禹城一顿,但是万一楼禹城将这份帐算在这个案子上,与他们更是争锋相对的话,对自己也不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知道,对楼禹城这种人,只能来软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吧,我已经拜托过楼律师了,我们回家吧。”李铭对李锋喊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锋不知所以然,也只好跟着李铭一同离开律师事务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刚刚还抵抗不住的困意已经全都消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