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最佳辩手

正文第二十三章 庭审到来

[更新时间] 2018-05-21 17:11:53 [字数] 2758

还是以前约见的那个酒吧,嘈杂混乱,歌舞声弥乱,男人女人相互簇拥相互拥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一身正式的装束显然不太符合这里的环境,与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大的身子刚刚现身,酒吧里就有女人朝楼禹城看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鬼,为什么每次找我都会来这个低档次的酒吧!楼禹城在心里暗暗地宣泄着自己对于这种环境的不满。实在和他沉稳严肃的作风不相符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醉酒的男人跌跌撞撞地走了过来,男人显然已经醉得晕头转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走到身边的时候将酒杯撞到楼禹城的身上,楼禹城的黑色西装被浸染上酒渍后,颜色更加深了,略带着暗红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将被酒水浸染的部分撩起来,凑近鼻子闻了闻,皱了皱眉,狠狠地瞪了一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眯着眼,脸红通通的,看着楼禹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美……女……和我……喝几杯……杯?”男人一脸的迷醉,脑袋摇摇晃晃地看着楼禹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一脸嫌弃,实在不想理这个已经神志不清的男人,径直朝里面走了进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还一瘸一拐地跟在后面,嘴里还喊着“美女!美女!等等我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简直快要崩溃,直到后面那个醉酒男人的声音渐行渐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推开包间的门,果然还是一样的景象,女人和酒,加上难听得要命的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此刻,楼禹城只想赶紧得到自己需要的消息然后就飞快地离开这个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说你就不能换一个地方和我见面吗?”楼禹城迅速脱下已经被弄脏的衣服甩到对面男人的脸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嗅了嗅,感觉扑面而来的是一股酒味,便提起衣服看了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喝酒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才刚刚到这儿,哪有功夫喝酒,而且,你知道我也不喜欢喝酒,误事。”楼禹城白了男人一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这衣服上怎么一股酒味啊?“男人不解地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一个醉鬼给弄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下意识地摸到了那块湿湿的地方,很快便明白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次就不要约我到这种地方见面了,我很不喜欢!“楼禹城一脸嫌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地方不显眼不是吗?你说我一个坐过牢的人,有的时候进那些高档场合都怪不好意思的,”男人一脸无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现在这个样子还不是你自作自受吗?”楼禹城淡淡地瞟了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是是,我是自作自受。”男人也不想狡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胆子也真够大的,本来该好好享受生活的一大家公子哥,现在沦落到这种地步,能怪谁呢?我又不是没有提醒过你。”楼禹城摆弄着手指,一副漠然的表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是,也就你仗义,我以前的那些和我称兄道弟的哥们,一听说我出事了,就再也没有联系过我,更别说找他们帮忙,那更是连屁都不会放一个!”男人从嘴里取出半截烟,缓缓吐出一口白色的雾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没有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的那栋废楼几天前还是有人住的,但是那个人几天前就搬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的身子直了直,一双眼盯着对面的男人,泛着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查出那个人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假的信息,根本查不出来。“男人摆了摆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有没有任何关于那个人的线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不过作用应该不大,只知道是那个小区的。你想啊,一个小区那么多人,你从哪儿找起?“男人摆了摆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是那个小区的?“楼禹城敲打桌面的频率变得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哦!我想起来了,你之前让我查的那个教授,对,和那个教授是一个小区的,但是也不过是在那个小区住过一段时间,具体现在的地址也不知道啊。”男人若有所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就够了,这就是我希望看到的结局。”楼禹城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起身准备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的衣服……”男人拿起楼禹城的黑色西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算了吧,这件衣服我也懒得再处理了,等会儿帮我把它扔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好几万的衣服你说扔就扔?还真不是一般的壕。“男人将衣服放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什么也不说直接离开了这个位处于一条老旧街道的KTV,这个地方楼禹城很少涉及,唯一来这个地方的原因大概就是了梁辉明见面,也就是几年前涉及到一起强奸案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梁辉明是被人陷害的,楼禹城给梁辉明做辩证,虽然成功了,但是这依旧对这个大家族造成了难以言说的重大影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些案子,呈现出来的事实是一种状态,但是在人心中留下的阴影是确实存在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梁辉明不是真的有什么不纯的动机,不会这么容易被人诬陷,所以道理大家都懂,那些在A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更是无法经受这样的打击,也难以承受这样的质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从那以后,梁辉明已然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张扬,但是通过这件事,他也将楼禹城当做了自己最好的兄弟,毕竟那个时候只有楼禹城愿意帮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相信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到事务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长,那个……明天就是第一次庭审了,你准备好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好了,没有问题,你就放心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真的没有什么问题吗?谢婉莹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多少有点难以面对明天即将发生的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加油。”谢婉莹甜甜地一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打开邮箱,然而里面没有任何他期待的回信,上次戴鸭舌帽的年轻人,楼禹城还印象深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从那个小伙子映入楼禹城眼帘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那个人不是发邮件的本人。而发邮件的那个人,必然和苏宇轩的案子有什么密不可分的联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盯着电脑屏幕,将案件发生的整个过程中的细节全部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谢婉莹险些被害和这个教授之间是否有关系?楼禹城不得而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苏母如期而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明天就是第一次庭审,我就是来问一下你准备好了没有,你可一定要尽最大的能力救我们家宇轩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怀疑我会故意放水吗?”楼禹城的眼神扫过苏母,冷冷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不是,我是希望楼律师发挥好。”苏母连连摇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我对庭审现场比我家还熟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楼律师身经百战。“@#^^*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庭审现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法庭里一贯的砖红色十分气派而庄重,严肃的氛围不容戏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苏家和李家的所有人都到齐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宣告审判长和审判员入席后,便是一系列的法庭规则被宣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整个庭审现场十分沉重,审判长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脸上的皱纹已经清晰可见,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告苏宇轩,公诉方,以及两方律师陆续被传唤上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诉方律师看了楼禹城好久好久,每一次他都是在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地方败给了对面那个不败战神,即使希望渺茫,也要再搏一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家父子看苏宇轩的眼神里满是仇恨,苏宇轩手上铐着手铐,极其不自然地低着头,或许还碍于自尊吧,毕竟这是在很多人的面前开庭审讯,而苏宇轩却是作为被告人出现在这里,论谁都不可能放宽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一副坦然的表情,看了看台下的谢婉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告人苏宇轩于8月11日在订婚现场因为涉嫌故意杀人罪而被刑事拘留,于8月17号在A市第一人名法院接受庭审。“铿锵有力的声音回响在整个法庭上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告方是否对此提出质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目光齐刷刷地看向被告席上的楼禹城一行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认为没有充分的证据能够证明被告有涉嫌杀害李芳芳。“楼禹城冷冷地看向原告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其实楼禹城知道,很多证据都直接指明了苏宇轩就是嫌疑人,但是他想看的是,被告能拿得出手的证据有多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于苏宇轩是否杀害受害人李芳芳,会议厅里面的青铜雕塑就是最好的证明,据警方检查,惟一的凶器就是青铜雕塑。然而青铜雕塑上确实有苏宇轩的指纹。”说着公诉方律师拿出一个指纹核对报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从警察局拿到的证明,请审判长过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报告证明被递给了审判长,审判长拿到证明后一扫而过,微微点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