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最佳辩手

正文第十九章 杀人偿命

[更新时间] 2018-05-19 16:35:05 [字数] 3099

大学的课堂上,一个戴着眼镜的略微肥胖的年近50多岁的老教授在课堂上板书。而下面的同学窃窃私语将个不停,显然学生们对这个老资历的教授不怎么感兴趣,因为教授看上去很古板很刻薄,脸上不苟言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他的眼珠一直在转动,一刻也不停地扫视着下面坐的那些学生们,学生们偶尔抬头来看几眼,不一会儿又会低下头去。老教授也没有一丝恼怒,这些,他已经习以为常了,老教授额头上的皱纹让他看上去多了几分严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为啥偏偏我们的心理学老师是这个教授啊,他讲的课一点也没有意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隔壁班的心理学教授很帅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听说我们教授在心理学领域是权威专家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学得好不代表他能教得好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教授喜怒无常,好像有毛病似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叫好像?我看他就是个神经病,有时候一本正经的模样,有时候又跟个变态似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管是什么时候,教室里的讨论声就没有间断,原本来听课的学生就不多,更多的只是为了应付学校里辅导员等我突击检查。所以下面窃窃私语的声音更加明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教授甚至知道这时又是哪一个学生在说话,但是,他始终自顾自地讲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的车停在这个学校教授下课必经的道路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坐在车上,侧着头,通过左边的窗户注视着走过来的每一个人,但是看上去却那么的不刻意。右手食指敲打着方向盘,节奏始终很平稳,终于楼禹城停止了手上的动作,目光投射到教授高飞的身上。教授手上拿着公文包,掖下还夹着一摞白色的资料,典型一副学者的模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研究心理学的人大多心理都有毛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教授的表情很奇怪,说不出来的不自然,但是他永远都是这副表情,所以完全不能像揣测别人那样去揣测这个教授的想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飞走到楼禹城车子旁边的一辆车旁,这时楼禹城将高飞的模样看得更加清楚了,高飞的头发是被染过的,染的是黑色,但是依旧盖不住头上星星点点的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教授上了车,驾驶着一辆大众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等待片刻,启动引擎,正好这个距离可以看见教授的车尾。!+?|-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驾驶着车紧紧跟着,过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左右,教授的车停了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尾随教授进了小区,看见他朝二单元走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楼禹城心中有数,这个就是U盘资料上提到的地址,那么,这些资料是准确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长舒了一口气,楼禹城才缓缓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律师事务所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律师,我们想委托你一件案子。”李锋和李铭端坐着,对面是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说说具体的细节吧,我记录一下。”被唤为景律师微笑着看了一眼眼前的两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浩然,这是一个很热情很阳光的人,有人说这样的人不适合做律师,看上去大大咧咧地很难办好这些细致的事,但是景浩然颠覆以往别人对律师的看法,把这件事做得很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锋和李铭对视而望,反而直接说道:“对方的律师是楼禹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景浩然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但是随后又恢复平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接,我知道很多律师都不接这样的案子,但是我没有关系,谁的案子我都接。”景浩然的偶像是楼禹城,但是他最大的对手也是楼禹城,印象中和楼禹城辩过两次,但是每一次和楼宇成在法庭上面的争锋相对都让他感到精疲力竭甚至最后力不从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的气势实在太强,这两起案子全都失败,但是他喜欢这种挑战的感觉,很刺激,也更能让他有一种成就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锋和李铭对视一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这样的,就是A市闹得比较凶的杀人案。在苏家和谢家订婚的宴席上发生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是这样啊,这件事我在报纸上看到过。”景浩然扶了扶眼镜,果然这是件很有挑战的案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死者是我女儿!就是姓苏的杀的!求求你,景律师,只有你能帮我们了,一定要帮我们讨回一个公道。”李铭激动地握住景浩然的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放心,我肯定会尽力,作为律师,这是我的职责。但是你女儿的事,还望节哀。”景浩然面色凝重,不经意的抽回自己的手,安抚着这个失去了女儿的男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谢啊,谢谢景律师。”李铭险些磕下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回到律师事务所,电脑显示有一封未读邮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瞟过,微微停顿了几秒,修长的手指按下鼠标,屏幕上的邮件内容让他心里一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而且据我所知,你最近接下了苏家公子的那起案件,我想跟你谈一笔交易,我肯定,这笔交易对于你我都有好处。我希望你能故意输掉这场官司!只要你输了这场官司,我保证你会得到数额不菲的一笔巨款。我很清楚如果你输了这场官司的话,你在A市的地位就会受到影响,但是我保证我给你的这笔钱肯定会多得足够弥补你的损失!可能你会怀疑我的动机,我也不介意告诉你一个事实,苏宇轩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我希望他翻不了身!真诚的等待楼律师的答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淡淡地扫过屏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笑!就凭那所谓的数额不菲的一笔钱就想收买我?简直是异想天开,我楼禹城就这么经不起诱惑?”楼禹城冷哼一声,关掉邮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旋转座椅在他的推动下转动着,楼禹城此时整个人都透露出一股寒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灵光一闪,楼禹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打开邮箱,在键盘上敲下几个字:“为了表示你的诚意,至少和我见一面,不然我怎么相信你会遵守承诺,真的给我这样的好处。你连面都不露的话,这件事还是免谈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一会儿就有了回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以在遇见咖啡馆和你见面,时间你来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满意地笑了,见到了这个人,或许一切就都明朗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下午五点,王丽娟在家里准备晚饭等待着里李铭和李锋回来,突然门铃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进来一个男人,王丽娟显然不认识这个陌生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好!我姓张,我是来送李芳芳的尸检报告的,因为李芳芳的父亲嘱咐过说如果尸检结果出来了就立刻送到李家,请问你是李芳芳的母亲吧?”男人很礼貌却不显得拘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进来说吧。”王丽娟用手示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没事,我就说几句话,李芳芳的尸检结果显示李芳芳的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男人依旧带着礼貌的微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丽娟听到这句话,头脑一片空白,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从男人手里抢过报告单就瞪大了双眼盯着报告单上的每一个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可能!不可能!你在骗我。”王丽娟痛苦地垂下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姨,你不要激动,对于你女儿的死,还望你节哀,既然报告单送到了,那我就先走了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丽娟回到客厅,眼神涣散,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默默流泪,连洗了一半的蔬菜也没有管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六点左右,李铭和李锋回到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锋看见呆坐着如同木头般的母亲,快步上前坐到王丽娟身边:“妈?你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了?又想姐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丽娟没有回应,依旧眼神呆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锋觉察到不正常,拿起放在一边的报告单,脸上表现出惊恐的神色,缓缓地转过头,看向李铭:“爸……爸,这个,姐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铭看着李锋吞吞吐吐的样子不免有些着急,一手拿过报告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铭顿时面带怒色:“肯定是怕芳芳肚子里的孩子威胁到他了所以他杀了芳芳!这个狼崽子,心肠怎么这么歹毒啊!”李铭将报告单甩到桌上,脸涨得通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可怜的女儿啊,怀了别人的孩子妈都还不知道,唉!怎么这么傻呀!”王丽娟泪眼婆娑,拿着手帕的手止不住地颤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王丽娟直直地倒了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妈!你怎么了?快叫救护车啊!爸!”!+?|-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铭见状,脸上呈现出惊慌的神色,赶紧掏出手机拨打了120。!+?|-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医院病房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度惊吓造成的休克,不要再受什么刺激就好了。”医生查看了一下王丽娟的情况就嘱咐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谢医生了!”李铭对着医生的背影喊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唉,咱们家现在这副模样,都是那姓苏的造成的,老天爷若是可怜我们这一家子,就请保佑景律师能顺利的胜诉吧。”李铭合上手掌,看着病床上的王丽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李锋扶着额头,坐在一旁沉默不语,整个病房被沉重悲伤的氛围笼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在苏宇轩的病房内,苏母刚刚办好了苏宇轩的出院手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我还得去看守所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妈看能不能找关系让你不在看守所里面继续呆下去,宇轩呀,你这个状态让妈很担心呀,妈怕你又做傻事呀!”苏母一脸担忧,摸了摸苏宇轩的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宇轩低下头没有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姓苏的!你不得好死!你害我女儿,杀人偿命!”一声怒吼将苏宇轩和苏母吓了一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冲进来一个男人,看上去很强壮,脸上是无法掩盖的怒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