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最佳辩手

正文第十三章 贿赂

[更新时间] 2018-05-14 22:11:52 [字数] 2865

尽管苏天成嘱咐过她不要去找楼禹城,以免对楼禹城的催促反而使楼禹城慌乱而使结果更糟糕,但是苏母始终放心不下,苏宇轩的案子毕竟关系到整个苏家的将来。#?-|@首发www.zongheng.com|&#|$

“去楼律师的律师事务所。”景母对司机道。#?-|@首发www.zongheng.com|&#|$

花了半个小时不到,车子停在了律师事务所的大门前。#?-|@首发www.zongheng.com|&#|$

楼禹城正俯身看着谢婉莹之前指给他看得文件,一只手撑在桌上,一只手搭在谢婉莹肩上,没有丝毫的突兀,显得很自然。偶尔凑近谢婉莹的耳边轻声说两句,楼禹城的声音很有磁性,听起来很暖。#?-|@首发www.zongheng.com|&#|$

谢婉莹头上洗发水的味道夹杂着香水味,很好闻,楼禹城不禁偷偷凑近闻了闻。#?-|@首发www.zongheng.com|&#|$

谢婉莹感受着身后楼禹城的气息,心里发麻。#?-|@首发www.zongheng.com|&#|$

空气中弥漫着一丝暧昧的味道。#?-|@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时,未锁上的门被推开,苏母走了进来,两人沉浸在各自的臆想中,没有发现。#?-|@首发www.zongheng.com|&#|$

苏母看着前面两人,像极了一对你侬我侬的情侣。#?-|@首发www.zongheng.com|&#|$

苏母尴尬中,突然清了清嗓子。#?-|@首发www.zongheng.com|&#|$

“楼律师。”#?-|@首发www.zongheng.com|&#|$

谢婉莹慌张地往后看了一眼,正对苏母的目光,而楼禹城则表现得十分坦然。#?-|@首发www.zongheng.com|&#|$

“您这时候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楼禹城冷冷地说道,眼中不带一丝闪烁。#?-|@首发www.zongheng.com|&#|$

“楼律师啊,我儿子的那个案子,进度怎么样了,我看第一次庭审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心里有点慌,老是放心不下,所以来问问你这边的情况。”苏母想怒又不敢怒。#?-|@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保证给你们把官司打赢就行了,苏宇轩肯定能脱身,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楼禹城说这话的时候表现得心不在焉,东张西望,没有看苏母一眼。这一切,苏母都看在眼里。#?-|@首发www.zongheng.com|&#|$

“可是……”苏母欲言又止。#?-|@首发www.zongheng.com|&#|$

“你这是不相信我咯,既然你信不过我,那行吧,你们去找别的律师吧,或许只有别的律师才能帮你摆平这个案子。”楼禹城一只手转动着另一只手上的指环,微微抬起头,眼神里面满是戏谑。#?-|@首发www.zongheng.com|&#|$

苏母忙招手:“不了不了,楼律师,我信得过你,谁都知道,你是A市当之无愧的第一律师,也是所有公诉方的噩梦。怎么可能再找别的律师呢?你就最合适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楼禹城眼角扫过景母,看苏母这副样子,嘴角勾起弧度。#?-|@首发www.zongheng.com|&#|$

“谢婉莹啊,你可要好好协助楼律师啊,我们家宇轩的命就在你们手上了。”苏母依旧一脸担忧。#?-|@首发www.zongheng.com|&#|$

谢婉莹看着苏母这副沧桑的模样,感觉她变老了许多,大概是为苏宇轩操心才变成这样的吧,谢婉莹心里想。而且苏家公司陷入危机,在商界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也成了各大媒体的焦点。谢婉莹对苏家发生的种种事略有耳闻,很多公司都对苏氏集团虎视眈眈,想要吞并已经出现混乱的苏氏。#?-|@首发www.zongheng.com|&#|$

“那好,我来找你也就求个安心,既然楼律师给了承诺,那我没其他的什么事了,我就先走了。”苏母说着就要走出门去,可是双脚刚刚走到门口,突然又折了回来。#?-|@首发www.zongheng.com|&#|$

苏母缓缓走到楼律师面前,从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首发www.zongheng.com|&#|$

“楼律师啊,这是委托你的律师费。”苏母说着就将卡往楼禹城手里塞。#?-|@首发www.zongheng.com|&#|$

“律师费?还没到时间,这个不急,到时候我会把钱报给你,你再给我就行了。”楼禹城推了回去。#?-|@首发www.zongheng.com|&#|$

“不是啊,楼律师,这卡里有五十万,你先拿着,等咱们苏宇轩出来了,再给你五十万,你看这样成吗?”苏母再一次尝试将卡放到楼禹城手中。#?-|@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时,楼禹城脸色变得极其难看。#?-|@首发www.zongheng.com|&#|$

“你这是在干什么?我不吃这一套。这场官司不管最后的结果是怎么样,我都会尽力去保苏宇轩,不是为了拿到胜了以后的律师费,也不是因为我看中你们苏家钱多权重。而是因为我和谢婉莹的关系,我理应帮她!你这样是把我当什么看待?”楼禹城抓住苏母的手腕,再一次把卡塞回去。#?-|@首发www.zongheng.com|&#|$

苏母一看楼禹城的脸色,慌忙道歉:“对不起,楼律师,是我太肤浅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苏母不动声色地将卡又轻轻放回了包里。#?-|@首发www.zongheng.com|&#|$

“那……没什么事我就走了,打扰楼律师了,抱歉。”苏母一脸尴尬地走出事务所。#?-|@首发www.zongheng.com|&#|$

“把我楼禹城当什么人了?真是!”楼禹城满脸不高兴。#?-|@首发www.zongheng.com|&#|$

“爱子之心太急切,你要想想,你要是官司打赢了,可就救了苏宇轩的一条命。这条命值多少钱,苏母心里不是不清楚,在商场混久了,难免会形成这样的一些习惯。”#?-|@首发www.zongheng.com|&#|$

“我不想救苏宇轩的命,我只想帮你。”楼禹城目光对上谢婉莹,目光里面满是柔情。#?-|@首发www.zongheng.com|&#|$

谢婉莹一脸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故作镇定的喝下一口咖啡。#?-|@首发www.zongheng.com|&#|$

“这咖啡怎么样?”景文皓拿起自己桌上的杯子,放在眼前,小心翼翼地吞下一口。#?-|@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是楼禹城泡的咖啡。#?-|@首发www.zongheng.com|&#|$

“还行。”谢婉莹不冷不热地答道。#?-|@首发www.zongheng.com|&#|$

“还行?下次你给我泡吧。”楼禹城将咖啡放在了桌上。#?-|@首发www.zongheng.com|&#|$

“这咖啡挺好喝的……”谢婉莹看楼禹城脸上闪过一丝失望。#?-|@首发www.zongheng.com|&#|$

“口是心非,你还是像以前一样,一点都没变。”#?-|@首发www.zongheng.com|&#|$

“你也一样。”#?-|@首发www.zongheng.com|&#|$

看守所里,苏母走了以后,苏宇轩静静地坐着,想了很久……#?-|@首发www.zongheng.com|&#|$

两个狱警听见里面传来一声桌椅翻倒的巨响,连忙冲了进去,里面的场景惨不忍睹:苏宇轩脸色惨白躺在地上,一个椅子可能因为撞击而翻倒在地上,旁边是一滩血迹和一块铁皮。#?-|@首发www.zongheng.com|&#|$

苏宇轩的手腕处鲜血不止,鲜红色血液还在继续往外涌动着,旁边的塑料杯都被沾染上一丝明显的血迹。#?-|@首发www.zongheng.com|&#|$

“快叫救护车!”其中一个狱警赶紧用手按住苏宇轩的动脉血管,对另一个狱警喊道。#?-|@首发www.zongheng.com|&#|$

“120吗,这里是西城看守所,我们这里有一个人割腕自杀……”#?-|@首发www.zongheng.com|&#|$

不一会儿,救护车停在了看守所的大门前,车上下来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急匆匆地从救护车上下来,进去将苏宇轩抬上救护车,救护车闪烁着灯光离去。#?-|@首发www.zongheng.com|&#|$

律师事务所内……#?-|@首发www.zongheng.com|&#|$

谢婉莹的电话想起。#?-|@首发www.zongheng.com|&#|$

“谢婉莹,苏宇轩在看守所里面割腕自杀,现在被送到医院里面了,你赶紧去看看吧。”电话那头传来的是苏母焦急的声音。#?-|@首发www.zongheng.com|&#|$

谢婉莹心里一惊,苏宇轩这个纨绔得不行的贵族子弟,居然会在看守所里面自杀?#?-|@首发www.zongheng.com|&#|$

“好,我马上去。”#?-|@首发www.zongheng.com|&#|$

楼禹城看着谢婉莹,一脸狐疑。#?-|@首发www.zongheng.com|&#|$

“苏宇轩在看守所里面自杀了,你送我到医院去可以吗?”#?-|@首发www.zongheng.com|&#|$

楼禹城也是一脸不相信。#?-|@首发www.zongheng.com|&#|$

“苏宇轩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这案子还没结就要自杀?”楼禹城鄙夷地说道。#?-|@首发www.zongheng.com|&#|$

“呵,我也没想到。”谢婉莹无奈地摆了摆手。#?-|@首发www.zongheng.com|&#|$

两人来到A市配置最好的医院。#?-|@首发www.zongheng.com|&#|$

两人按照苏母给的病房地址找到了苏宇轩所在的病房。#?-|@首发www.zongheng.com|&#|$

楼禹城对医院有一种极其厌恶的感觉,因为楼禹城曾经陪着大他两岁的姐姐在病房里度过了长达三个月的时间以后,姐姐还是离开了他,这时楼禹城童年里一块挥之不去的阴影。#?-|@首发www.zongheng.com|&#|$

那段时间,楼禹城才十二岁,每天在医院度过的时间是最多的。而他的姐姐,在一次次地化疗以及换血之后,日渐消瘦,最后完全不成样子,即使已经被折磨成了这个样子,死神还是不肯放过她。#?-|@首发www.zongheng.com|&#|$

小小的楼禹城目睹姐姐最后离开的样子,十二岁的他以为再在医院待一段时间他姐姐就会恢复健康,就又能带他出去玩。#?-|@首发www.zongheng.com|&#|$

原来爸爸骗了他,说姐姐的病是可以治好的。#?-|@首发www.zongheng.com|&#|$

楼禹城的家也因此一贫如洗,高昂的医疗费让这个本来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而且最后的结果也差强人意。这也就是为什么楼禹城要拼了命地挤进政法学院的原因。楼禹城没有值得人羡慕的身世和地位,但是现在的他,让所有人羡慕。#?-|@首发www.zongheng.com|&#|$

楼禹城的姐姐就是在这个医院逝去的,所以他讨厌这个医院!#?-|@首发www.zongheng.com|&#|$

楼禹城和谢婉莹并肩走着,突然楼禹城眼角瞟见了一个身影。#?-|@首发www.zongheng.com|&#|$

“谢婉莹,我去趟洗手间,你先进病房吧,我待会儿就过去。”楼禹城眼睛直直地盯着某个方向。#?-|@首发www.zongheng.com|&#|$

“学长……你不是刚刚才去过吗?”谢婉莹看着楼禹眼里冒出的光,还以为看见了什么美女,结果顺着楼禹城的目光看去,空无一人。#?-|@首发www.zongheng.com|&#|$

“对,我还要去。”楼禹城不想解释。#?-|@首发www.zongheng.com|&#|$

“那行,你去吧。”谢婉莹知道楼禹城绝对有什么事瞒着她,既然不想让她知道,那就算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楼禹城正了正衣领,慌忙朝身影消失的方向赶过,在走廊的转角处,楼禹城捕捉到了那个人的身影。#?-|@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