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最佳辩手

正文第十一章 公司崩溃

[更新时间] 2018-05-13 10:51:55 [字数] 3024

晚上九点,天色已经很暗,律师事务所在一片夜色笼罩中散发出微弱的光。这个点,已经是下班的时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的律师事务所不像一般小型的律师事务所,规模要大得多,是A市规模最大的律师事务所。在同行里算是一流中的一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的办公室里,高大的身影端坐在办公桌前,像一座山般挺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老板,这是今天的报告。”一个西装挺直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声音细微而谨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过电脑,如墨般的眼神随着屏幕滑动飞快地扫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沉闷安静的环境依旧掩盖不住他沉稳于严肃的气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小时以后进来取。”楼禹城眼神扫过刚刚进来的那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轻微的锁门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个小时以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都是些什么东西!什么时候办事这么不认真了?随便什么东西都可以拿过来给我审核吗?告诉他们,不想干就滚!别在这儿浪费我的时间!”楼禹城直接将一堆资料甩到地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吓得脸色惨白,慌慌张张地收拾起那一堆报告,灰溜溜的出门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板说质量不过关,拿回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突然下面就是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一群人围着这个男人,眼神里满是不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会这样,这我都是熬了好几个通宵才做出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要在楼律师的事务所呆下去果然不容易,这样的报告我写得很用心了,再其他工作室也没这么认真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让我们还是新人呢?试用期当然最看重的就是我们的个人能力了,这也不能怨楼老板,毕竟A市第一律师的名号也不是空穴来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的事务所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来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淡淡地瞟了一眼墙上的银色挂钟:十一点。起身拿起大衣和文件就离开律师事务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手刚欲打开车门,兜里的手机不适时宜地震动起来,一只手滑开屏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晚了,我就不去了,你们自己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用不用,没兴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唉,就这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行行,别说我不把你当兄弟。”楼禹城挂断电话,披上衣服钻进车内。车头灯闪烁着,渐渐远去,在夜色中划出一道清晰的弧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某酒吧内,楼禹城推开豪华包间的门,大步跨进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可算是来了。”男人一副慵懒的模样,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眼神瞟过还穿着一身职业装的楼禹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么晚把我找出来,你找抽是吧!”楼禹城直接将衣服脱下甩到旁边的位置上,顺势坐下,解开衬衣最上面的两颗纽扣,顺势扯了扯,一双冷淡的眼看着这个男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晚上玩不好吗?正好给你叫个妞玩玩?”男人嘴里叼着未点着的烟,典型的社会人,但是痞里痞气的模样尽显无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瞟了一眼男人左右两边拥着的女人,艳丽的妆容,超短裙盖不住臀部,以一种极其妖娆的姿态靠在那男人肩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直接将头撇到一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你还是一点没变,吃喝嫖赌,样样不沾。好男人啊,哈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兴趣,我不好这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几年你身边也没个女人,你真耐得住,老哥,我是真服你。”男人看了眼身边的女人,继而又将目光投射到楼禹城身上,似笑非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禹城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直接说正事吧,我交给你办的事你给我弄得怎么样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哎呀,咱们都合作这么久了,怎么?对我不放心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是怕你成天沉迷酒色,把我都事给忘了!”楼禹城双手敲打着桌面,瞟过去的时候发觉那女人也望着自己,在目光碰触到的那一刻,女人撇过头去又妩媚地将手搭在男人的胸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顺势摸过去,捏着女人白嫩的手,男人脖颈上的唇印清晰可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哪一次不是把你要的情报如实地交到你的手上,这次你要我跟的人,有消息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有手段。”楼禹城笑了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呵,这一点还真不如楼律师。文件都在这个U盘里,包你满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谢谢你了。”楼禹城接过递过来的U盘,顺势要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楼律师不坐下来喝两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了,我还有要紧事要办,就不奉陪了。”说罢头也不回地走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看着被关上的门,吞下一口酒。!=%+#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第二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起来了没,我来接你去事务所。”楼禹城的车子停在靠近谢婉莹公寓的道路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哦,学长,你以后就不用接我上班了,我的司机前段时间不是有点事请假了嘛,现在回来继续任职了,你的好意我谢谢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那好,你也方便多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停在靠近谢婉莹公寓的道路旁的路虎飞快地向前开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穿了件淡蓝色的长裙,黑色的细带高跟鞋,锁骨很明显,脖上的项链细而精致,整个人显得格外优雅,掩盖不住的贵族气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走进律师事务所的时候,像往常一样,引起了很多双来自男性的目光的关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家千金来律师事务所也有好几天了,楼老板特意指明她做助手,会不会是对这谢家千金有意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胡说,人家谢小姐都已经和苏家订婚了,咱们老板能做那种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现在苏家那少爷杀人了,这婚约谢家怕是不愿意再遵守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家少爷要是被判了,那谢家肯定是要解除婚约的呀,换做是我,我也得这么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呀,谁愿意摊上这事啊,谁也不想和杀人犯扯上关系吧,就算他苏家再怎么有钱,杀了人就是杀了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说死者死得很惨的,那苏家少爷怎么这么心狠手辣,这也下得去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就不好说了,楼律师不是接的那个案子吗?听说要给他做无罪辩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无罪辩护?楼律师就没有输过,这个案子若是能给他判无罪,我也不是不信,毕竟楼律师的实力整个A市的人都清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谢婉莹迈进楼禹城的办公室,楼禹城敏感地抬起头,然而,并没有多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的苏家,陷入危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氏集团办公室内,苏天成坐在办公桌前,显得局促不安。甩手将桌上的文件堆到一边,双手扶着额头,表情痛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走进来一个西装挺直的中年男人,男人环顾办公室四周,继而看向苏天成说道:“苏总,我们已经无法控制这样的局面了,股票下跌的幅度实在太大,这是前所未有的事啊。”男人看着沉默不语的苏天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知道了。”苏天成显然不想多说什么,双眼死死盯着桌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宇轩那件事,影响太大,外界传言苏家和谢家因为订婚宴上发生的那件事已经解除了婚约,还说……”男人表现得犹豫不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什么?”苏天成终于将头抬起来看了男人一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说谢家是不会让女儿嫁给杀人犯,白白葬送女儿的后半生。”说完男人偷偷瞅了眼苏天成的表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胡说八道!我儿子怎么可能杀人!混账东西,现如今的媒体都这么不长眼吗?这案子还没判就迫不及待的写报道!”说罢苏天成用手狠狠捶了捶桌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总,还……还…有一件事要告诉您…”男人愈加结结巴巴,犹豫不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苏天成眼神黯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和我们合作已久的F公司宣布和我们解除合约,不再继续合作下去,而且,宁可赔付数额不小的违约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些狼崽子,看我靠不住了,跑都来不及!罢了罢了。”苏天成说着摆了摆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额……苏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什么?你快说,一次性给我说完!”苏天成盯着男人,激愤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刘经理的那个项目已经无法再继续推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天质疑的目光望向男人,男人赶紧继续道:“因为公司财务状况已经无法承受项目推行所需要的资金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行行行,我知道了。”苏天成绝望地将笔甩到桌子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赶紧去安排一辆车,把人接到公司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男人转身离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小时后,苏母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公司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苏母看也不看苏天成一直,只疾步走到苏天成的办公桌旁,眼睛扫过那一堆文件,脸上逐渐显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唉,糟糕的事情接二连三的来,咱们苏家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现在老天要惩罚我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不是因为那事。”此时的景天成反倒表现得平静自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事……唉,我儿子还不知道保不保得住。这万一要是打官司打输了,我们苏家算是彻底没有翻身之日了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说给宇轩辩护的是楼律师?”苏天成眼神扫过苏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就咱们市最厉害的辩护律师,据说他接的案子没有输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行,别人终究是靠不住的,我们得做点什么。”苏天成眼睛绽放光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说……”苏母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