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最佳辩手

正文第五章 李芳芳母亲

[更新时间] 2018-05-10 16:50:24 [字数] 2911

楼禹城高大的身子径直快速地朝苏雨轩倾过去,一拳打在苏宇轩脸上,苏宇轩左变嘴角顿时渗出了血。苏雨轩双手抓住楼禹城的手臂扑了过来,两人厮打在一起,一片混乱,楼禹城抑制不住愤怒,重重的拳头雨点般砸在苏宇轩身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外面两个狱警听见里面传来桌椅碰撞的嘈杂的打闹声,快速冲了进来将两人拉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律师,这里是看守所,请你顾及一下自己的身份,不要三番四次地在看守所里动手!”其中一个30岁左右的狱警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一边拦在楼禹城的面前,一边说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律师,请你暂且离开看守所吧!我们有我们的原则,你这样的话,让我们很不好办,等你情绪稳定以后再来吧!”扯住苏宇轩手臂的另一个狱警也有意驱逐楼禹城。!+$==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宇禹城双手被警察死死地控制着,也不好再说什么,一双眼狠狠地盯着苏宇轩:“如果不是因为谢婉莹,你以为我很想帮你解决这个麻烦吗?姓苏的!我告诉你,这场官司我会帮你打赢,但决不是为了帮你!”!+$==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苏宇轩无奈地摊开手,擦开嘴角的血,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痰渍,即使脸上已经出现好几处青肿,却依旧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看不惯苏宇轩这幅恶心的嘴脸,从旁边的警察手中挣脱开来,将衣领正了正,拿起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收拾好一堆零散的文件便快速大步跨出看守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回到律师所已经是十二点半了,楼禹城没有进办公室,反而转角去了厕所。看着镜子里面发型凌乱的自己左边颧骨处还有一些青肿,楼禹城不禁苦笑,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冲动了,每次看见苏宇轩都忍不住动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因为嫉妒吗?嫉妒和谢婉莹订婚的人是他?还是因为发现苏宇轩只不过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接受了订婚?他楼禹城爱了这么些年的女人在苏宇轩眼里不过是利用的工具!想到这里,楼禹城差一点又一拳砸在了镜子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戴着指环的手指因为刚刚的打斗被硌得生疼,楼禹城小心翼翼地将它取下,用右手揉捏着左手手指,却一刻也不想把指环放在洗手台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与这个指环一模一样的另一个,他还没有来得及送给谢婉莹,在那个指环交到谢婉莹手上之前,两人就已经不再见面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还记得谢婉莹说出“分手”两个字时决然而不带任何情绪波澜的表情,乃至于现在他在谢婉莹面前,都掩饰不了内心的踌躇。水龙头的水再一次哗哗流下,精心整理了一番后,楼禹城往办公室走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一只脚刚刚踏进办公室,正在埋头忙碌的谢婉莹便敏感地朝他望过去:“吃过午饭了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吃过了。”楼禹城不冷不热地答了一句,去了苏宇轩那儿一趟,楼禹城哪里还有胃口吃饭。!+$==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脸上怎么回事?”即使隔着五米左右的距离,谢婉莹依旧将楼禹城脸上的异样看得清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小心磕在车门上了。”说完这句话之后楼禹城才发现这样的解释实在荒诞,目光不敢与谢婉莹正对,低着头整理起刚刚做的记录。!+$==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这磕得还真有点水平!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本事!楼禹城,你在我面前还是不太会说谎。”谢婉莹果然不是好骗的,她大学的心理课也不是白学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好吧,刚刚在看守所和苏宇轩打起来了,我就是看不惯他那副样子。你知道他说什么吗?他一点也不尊重你,我实在受不了他这样看待你,而且他仗着和你订婚了就肆意地诋毁我,我动机纯不纯只有我自己知道!管他什么事!”楼禹城甩下手中的文件,从西装口袋里取出一只精致的钢笔,又摆出一副气愤的样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是以律师的身份去见他,你怎么能直接在看守所里和他打起来呢?如果你不能协调好你与嫌疑人之间的关系,那么很多重要的线索你都得不到,你怎么把这场官司打下去?”谢婉莹也有些懊恼了,当务之急她只想快点解决这个棘手的案子,不想让楼禹城和苏宇轩又扯上莫名其妙关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将手中的钢笔盖揭开,原来是一只录音笔:“我把对话录下来了,你听听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录音笔里面播放着楼禹城和苏宇轩在看守所里的所有对话,谢婉莹安静地坐在楼禹城对面,两人全神贯注地盯着这支录音笔。直到听到某一处,谢婉莹脸上明显表现出失望,这一切,楼禹城都看在眼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录音结束后,两人都沉默不语,四目相望,无言以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一阵手机铃声打破了这种尴尬的沉默氛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的,我是谢婉莹……嗯,好的……对,我和楼律师为苏宇轩辩护……明天有时间……行…那就明天上午吧。”楼禹城一言不发地盯着谢婉莹的每一个动作,他发现谢婉莹的嘴唇有些干涩。!+$==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挂断电话,谢婉莹看了楼禹城一眼:“李芳芳的母亲打过来的,说明天和我见一面,就在她家。”!+$==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也好,现在案子也没什么进展,就去李芳芳家看一看吧,监控里面那个戴口罩的男人,和李芳芳绝对有什么不寻常的关系,具体的,只有通过李芳芳母亲才能知道了。”楼禹城终于将视线从谢婉莹身上移开,转而倒了一杯水,递给谢婉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脸上青肿的地方,得处理一下,自己用冰块敷一下,再涂些去肿的药。”谢婉莹看着眼前这张俊俏的脸因为局部青肿而略微不对称,小声提醒着楼禹城。!+$==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想起了苏宇轩,心里不禁偷笑,苏宇轩伤得可比自己严重多了,至少自己砸在他脸上的次数可不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帮我处理一下吧,我自己弄不来。”楼禹城一脸无辜地看着谢婉莹,他想起以前在学校里,每次打篮球磕到了哪里或者撞到了哪里,都是谢婉莹耐心地帮他处理这些不大不小的伤。!+$==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直到谢婉莹走了以后,很多习惯都在悄悄改变,但是很多事情,他都无法释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自己去医院。”谢婉莹知道楼禹城心里想的什么,没好气地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我不处理了,我情愿就这样搁着。”楼禹城一副小孩子任性的模样噘着嘴,将脸撇到一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谢婉莹拿他没办法,起身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药箱,又拿起一块干毛巾出去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觉得谢婉莹对自己并非没有感情,想到这里突然心情舒畅,将笔直而修长的腿翘到另一个椅子上搭着,双手绕后,头枕在手臂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一会儿,轻盈而熟悉的脚步声传来,伴随着从置物柜上拿东西发出的细微声响,挠得他心里痒痒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谢婉莹凑到他跟前,带来一股清香,让楼禹城觉得很是舒服:“你就这样躺着别动,我先用冷水给你敷一下。”谢婉莹温柔的话语让楼禹城觉得那样的熟悉,说完谢婉莹将毛巾掂在手中,再对折了一下,轻轻贴在楼禹城脸上青肿的那部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楼禹城感受着来自谢婉莹的气息,以及脸上那一阵冰凉带来的舒适感……!+$==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李芳芳家在市中心F区3号楼,楼禹城驱车载着谢婉莹前往李芳芳家中。两个小时的车程让谢婉莹有些疲惫,谢婉莹在副座上不知不觉睡着了,一路上,楼禹城开车都很稳,谢婉莹也睡得很香,中途没有醒过。楼禹城在开车的过程中还不忘时不时地看看谢婉莹熟睡的侧脸。待谢婉莹醒来,发现车已经停在小区里面,楼禹城双手插在胸前,静静地坐在旁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既然到了你怎么不把我叫醒呢?”谢婉莹揉了揉双眼,脸撇向楼禹城,略带责备的口吻问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没有,正准备把你叫醒的,你就醒过来了。”其实楼禹城已经在这里停了二十来分钟,看谢婉莹疲惫的样子,想让她好好睡一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两人来到三号楼12层1207号房门口,楼禹城修长的手指按下门铃。!+$==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一会儿,门被打开,眼前是一个身型微胖的妇人,面部色泽红润,看来就是李芳芳的母亲王丽娟,王丽娟没什么精神,眼角还有泪痕,看来丧女之痛将这个心灵脆弱的老妇人打击得很严重。!+$==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三室一厅的房子,家里明显是有意布置过的,茶几光亮,还有些许水痕,明显是刚刚被擦拭过的,所有的物品都摆放整齐,没有一丝杂乱。阳台上摆放着盆栽,这个房子选得很好,阳光可以从阳台那边照射进来,即使没有开灯屋里也很亮堂。!+$==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只是整个家因为李芳芳的死而蒙上了一层灰,自带黑白色。!+$==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