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为妻不贤

正文第四十章 血莲绽

[更新时间] 2018-06-13 20:01:01 [字数] 3014

怒虽怒,但绯烟还是有着一丝理智,强行使自己冷静下来后,她再度向石块后望去,只见那朵花苞前出现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依旧是幼女,而另一个,竟是她之前在信陵王府见过的,锦衣着身,样貌乖巧可人的沐玖。她为何会在此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绯烟的纤眉微微掠起,想到之前在信陵王府遇见她的那次,沐玖五官精致,巴掌大的脸上充满了乖戾的神情,威胁尉迟慕,若是没有她便没人能替他压制体内的嗜血毒。然而眼前的沐玖虽依旧是之前那般乖巧得像个瓷娃娃的样子,但是脸上却如同结了冰霜一般,少了乖戾的神色,一双扑闪的大眼睛中,多了一丝冷酷和令人发指的嗜血残暴。-%=+=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只见沐玖手执了一柄沁了鲜血的长剑,冷冷地瞅着她身前的小女孩,不知是女孩太小不懂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还是她已然麻木了,小姑娘竟是不哭不闹地同样回望着她身前这个随时都可以要了自己的命,并且比她大不了几岁的沐玖。绯烟虽离她们有些距离,但是依旧能隐隐约约听见她们的一部分对话。-%=+=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你不怕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怕,但是我说害怕,姐姐就能放了我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自是不可能,你们都是罪臣之女,能有此等机会为南疆王室献上鲜血是你们的荣幸。”-%=+=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我爹爹不是罪臣!”-%=+=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沐玖和那女孩同样是稚嫩的声音,却是一个冷酷,一个纯真,绯烟只听到了短短的这几句对话,两人的声音便戛然而止,下一秒,长剑的剑光亮起,鲜血四溢。原本还充满生气的小女孩,像一个残破的娃娃一般倒在血泊之中,而诡异的是,她体内的鲜血竟潺潺地流向那朵花苞的土壤中,被花的根茎所吸收,继而转化成了与之前一般无二的猩红纹路。然而就在沐玖和绯烟同时以为,这花将将要开了时,那猩红的纹路却是攀到了整个花苞接近顶端的位置,便不再动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居然还是不够吗?”沐玖声音冷冷,目光中又一丝不满,“这茱萸血莲当真是越来越贪心了,以往十几个幼女的血便能催使它开放,现在近百个,都满足不了它了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近百个?!绯烟大惊,她以往只听说过,摘下血莲的人必须用自己的血喂养它,不然它便会在摘下之前以一种近乎玉石俱焚之态和摘花人一同消失。却不想这血莲开放需要用这么多孩童的鲜血来灌溉?茱萸血莲六季开一次,这么说,每一次血莲绽放都有双手数的孩童遭到迫害?难道尉迟慕并不是寻不到这血莲,而是知道这血莲开放需要此等近乎没有人性的祭祀,才在嗜血毒侵入身体的痛中苦苦坚持了七年吗?-%=+=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残酷的现实让绯烟一时间有些应接不暇,她愣愣地后退,只想赶紧离开此处,却因有些失魂落魄而没有在意脚下的石子,导致石子撞击石壁发出了细小的声响。然而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哪怕是一点点的声响,都被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绯烟心中暗道一声不好,随即背后传来沐玖地一声娇喝,“什么人在那里!”-%=+=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当绯烟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两个黑衣人摁着来到沐玖的跟前时,绯烟明显发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乖戾,看来沐玖还是以前的沐玖,只是学会了伪装自己罢了。绯烟淡淡地望着她,一言不发。-%=+=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时隔多日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遇见了绯烟,这是沐玖也未曾想到的。难得南疆六皇子将这次茱萸血莲催放的任务交给了她,却不想绯烟竟出现在此处。沐玖神色复杂,她本就爱慕信陵王那般长相极佳又身手不凡的男子好些年,甚至不在乎南疆一些人的嘲讽,亲自追到南国,借着嗜血毒软磨硬泡了那个男人这么多年,可丝毫不见得尉迟慕对她的态度有所改观。-%=+=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就是眼下这个身份样貌都不及自己的女人,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能得到尉迟慕的青睐,这是沐玖怎么也想不通的。嫉妒的火苗几乎要将她的理智全部烧掉,但是眼下完成六皇子给她的任务才是重中之重,于是,强忍住内心想要将其活剥的冲动,沐玖扯出一个僵硬的笑,问道,“你怎么会在此处?”-%=+=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绯烟自是知道沐玖爱慕信陵王,而自己却与那个男人走得极近,以少女乖戾的天性,自然不会轻易地放过她,横竖都得受人摆布,绯烟倒是心中没了之前那般不安,并不回应她的话,只是自顾地环视了一眼横在周围皆是少女的尸体,清冷的声音中带了些不忍,“你就不会做噩梦吗?为了这妖花牺牲这么多女童,南疆当真是大手笔。”-%=+=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闻言,沐玖娇躯一震,继而周身散发出阵阵戾气,她怎么不会做噩梦?自从接了这个任务以来,每晚她的梦境中尽是这些少女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她们一个个满身鲜血,冷眼瞅着她,没有抱怨没有怒骂,面对她的除了冷眼还是冷眼,因为在她的长剑下,她们根本来不及说上一句话,便被她一剑穿心,祭了茱萸血莲。夜夜噩梦缠绕,若不是想着有了这花,自己便有了些许筹码,或许尉迟慕还能因此多看自己两眼。不然怎么样她都不会接下这样一个苦差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可是这些话,沐玖自是不会与绯烟说,更不会让她知道自己内心的惧怕,于是她学着南疆皇室那些皇女的造作模样,勾起一个嗜血的笑,轻声道,“南国也不见得比我们好到哪去,只不过比我晚了一步罢了。既然你来了,那便也让你祭一祭这茱萸血莲吧。传言血莲绽放极美,你有幸能看到这一幕,也算是有福了。”-%=+=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说罢,沐玖竖起长剑,正欲像之前那般一剑贯心,但想到尉迟慕对她的青睐,想到之前绯烟那般直言不讳地道出了她心中所惧怕的,不禁觉得一剑穿心太便宜她了,只有让她清楚地感知到生命的流逝,一点一点地折磨她,才能解了她的心头只恨。-%=+=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思及此处,沐玖冷笑一声,扬手一挥,长剑划破绯烟腕部的动脉,鲜血如瀑直接落入了那茱萸血莲扎根的土壤中。绯烟一愣,手腕处传来的巨大的疼痛感和血流涌出的无力感双双袭上心头,只一小会,她便觉得眼前一阵恍惚,望见沐玖脸上的笑容也显得越发狰狞起来。绯烟银牙狠咬了下舌尖,剧烈的疼痛,使她心神稍定,睁大了眼睛去望那茱萸血莲。-%=+=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只见接受了绯烟的血,那血莲上的红色纹路越加饱满,快速爬满了整个花苞,在两人惊奇的目光中,那薄如蝉翼般的血红色花瓣如同刚刚睡醒的美人一般,伸了个懒腰,一瓣接着一瓣舒展开腰肢,露出粉红而迷人的花心。莲瓣轻颤,看得绯烟的心尖皆是一颤。这花的确是极美的,但是不知吸食了多少少女的鲜血,才开得这般动人,妖艳。-%=+=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沐玖见茱萸血莲已然绽放,自己的任务也将将完成,只需将此花摘下,放入特质的盒子中,她便能完美地回南疆交差。想起六皇子临行前声声嘱咐的,一定要让最后一个放血的少女亲手将花摘下,沐玖不禁皱了皱眉头,果然娇贵的花,采摘的条件也是这般苛刻,此番若是没有绯烟的血,她怕是要自行放血来喂养这花了。这般想来,这令她百般不爽的女子倒是帮了她,那饶她一命又如何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习惯了高高在上,杀生予夺的沐玖给下属递了个眼神,那两个黑衣人便松开了对绯烟的禁锢,其中一个从胸口摸出一个瓶子,不那么温柔地将瓶中的粉末倒在她的手腕上,胡乱抹了抹,痛的绯烟险些落下泪来,但是那道伤口附近的血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只不过一句话的工夫,手腕上的血便渐渐止住,见状绯烟不由得大为惊奇,南疆的药当真奇妙至此。-%=+=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抬眼望向脸色稍有些缓和的沐玖,绯烟冷声嘲讽道,“花开了,怎的不给我一个痛快?”-%=+=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沐玖冷哼一声,“你也不用激我,若放在平日,你早已经死在我手下了,现在还留着你,不过是看在你帮助了本小姐的份上,若你将血莲摘下予我,说不定本小姐心情一好,便放了你。”-%=+=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哦?沐小姐这般有能耐怎的不自己摘下此花呢?”绯烟睨了她一眼,缓缓地道,“若是我不愿帮你摘花呢?”-%=+=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闻言,沐玖美目一横,娇叱道,“那可由不得你,你若是不愿,那我便砍下你的手。”-%=+=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似是被她的话逗笑一般,绯烟轻笑一声,继而道,“我不过是开玩笑罢了,沐小姐倒是当真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绯烟眼下只能在这个脾气乖戾的小姐面前低声下气地说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在沐玖期待的目光中,绯烟伸出玉手捏住那茱萸血莲的花茎,指尖略一使劲,将其摘了下来。-%=+=想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纵-横中文^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